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兴兵叛乱

第五百九十五章 兴兵叛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宁王朱宸濠庶子十余人,但正妃所出的嫡子却只有两个,朱拱椿的死对宁王的打击不小。

    朱宸濠在殿内大发雷霆,其余的妻妾则小心地躲在一旁抽泣,却无一人敢上前劝慰宁王。

    暴怒中的宁王是惹不得的,以前很多侍妾仗着自己貌美且得宠,在宁王面前稍稍有些放肆,结果第二天便莫名其妙成了失踪人口。

    在发现朱拱椿身亡的当时,南昌便被宁王下令封城,王府侍卫大索全城,地毯式的翻遍了城内的每个角落,然而那该死的唐寅和陌生女子却不见人影。

    摔了无数花瓶杯碟,**了心中怒气之后,宁王不得不面对丧子的事实。

    满殿悲苦的气氛里,王府侍卫匆匆来报,李士实和刘养正两位先生在书房等候王爷。

    宁王悲伤的眼神闪过一丝痛楚,渐渐变得冷漠无情。

    他知道李士实和刘养正会说什么,万事俱备矣,只待东风。

    明rì便是六月十四,宁王的寿辰,这一rì,他将迈出改天换地的第一步。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儿子尸骨未寒,心中痛楚无以复加,可他却不得不做出无比欢喜的样子大宴宾客,因为明rì对宁王百年一脉来说将是至关重要的一rì。

    朱宸濠怔怔站在殿zhōng yāng,不知想些什么,许久之后目光渐渐变得冷漠无情,看着殿内的正妃侧妃和侍妾们冷冷道:“拱椿之事先瞒下来,任何人敢泄露半句,杖毙!明rì本王要在王府大宴宾客,尔等当知晓厉害。”

    说完朱宸濠甩了甩袍袖独自离开。

    大殿内,正妃娄氏看着朱宸濠的背影,愈发感到寒心。

    娄氏出身名门,闺名素珍,她的父亲是兵部郎中,祖父是著名的理学宗师娄谅,娄谅是当世学问大家,就连王守仁年轻时也曾拜在娄谅名下求学。

    娄妃自小家教甚严,而且她本身的学问也很不凡,更是一位非常罕见的女诗人,“sè美而工词章”,最重要的是,娄妃xìng贤明,晓大义,数年前察觉宁王有不臣之心后,娄妃忧虑yù绝,又不敢直言劝慰,身为诗人才女的她写了一首七绝,委婉地劝慰宁王悬崖勒马,其诗曰:“妇语夫兮夫转听,采樵须知担头轻。昨宵再过苍苔滑,莫向苍苔险处行。”

    只可惜宁王的野心蒙蔽了理智,对正妃的劝慰浑不在意,仍旧一意孤行。

    儿子死了,丈夫造反,娄妃只觉浑身冰凉,似乎生机已离体而去,越来越远……

    *******************************************************************

    六月十四,宁王朱宸濠寿诞,王府大宴宾客。

    一大早便有许多官员前来贺寿,王府内人山人海,四处布满了武将和侍卫,家仆和侍女们堆着喜气洋洋的笑容,如穿花蝴蝶般在宾客人群中翩翩飞舞。

    一担担的寿礼抬进门,各种恭敬的贺寿词滔滔不绝,宁王府表面上沉浸在一片喜气欢欣的气氛里,谁都不曾发现,王府内宅禁地的厢房里,数千披甲武士刀出鞘箭上弦,静静地等待着发动的信号。

    喜庆欢欣的宁王府,一丝杀机悄然弥漫。

    江西布政使,江西巡抚,江西按察使,南昌知府,宁王三卫指挥使……江西地界上军政首脑人物全部聚集宁王府,为这位朱家宗室藩王贺寿。

    独坐寿堂主位的朱宸濠今rì笑得很开心,满脸喜悦的笑容丝毫看不出他昨rì还经历过丧子之痛,连他儿子的尸骨还停在王府后院内宅里未曾下葬。

    吉时到,随着礼官冗长高亢的唱名,诸多宾客按身份地位依次上前给宁王祝寿,一篇篇花团锦簇的贺寿诗篇和词章从宾客们嘴里宣念出来,朱宸濠捋须颔首,笑得愈发开心了。

    拜寿过程长达一个多时辰,待所有宾客拜完寿,时间已过了午时,随即宾客们各找席位坐下,王府开宴,一盘盘jīng美别致的菜肴被家仆侍女们端上宴桌。

    华丽喜庆的王府前殿内,江西布政使,江西巡抚以及各知府,指挥使,按察使坐在一桌,由宁王亲自相陪。

    一杯杯美酒落入众人的肚中,宴席的气氛也越发热闹,几位江西的军政主官不论真心还是假意,脸上的笑容却十足的真诚喜悦。

    大概宁王对众人的虚伪表情也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决定给众人心里添点堵。

    端着酒杯站起身,朱宸濠缓缓环视众人,席间的热闹喧嚣顿时变得寂静无声。

    朱宸濠的第一句话便颇有几分石破天惊的味道。

    “诸位皆是朝廷重臣,以为当今圣上若何?”

    此言一出,满堂静谧。

    江西右布政使胡濂眼皮微跳,神情有些尴尬,江西巡抚孙燧面露冷笑,浑若无视地把玩着手中jīng致的酒盏儿,其余几位知府和卫指挥使面面相觑。

    虽无一人说话,但每个人的心都在缓缓下沉,他们已感到今rì恐怕会出事,臣下和藩王背地里议论皇帝可以说各时各地皆有,但宁王选在这个喜庆的时候没头没脑问出这么一句话,显然还有后文。

    见席间无人答话,幕僚李士实上前一步,沉声道:“王爷问得好,当今皇帝年幼不经事,而且xìng子荒唐昏庸,早年宠信内宫八虎,将朝务国事尽付阉贼刘瑾,刘瑾死后又宠信佞臣秦堪,弄得满朝乌烟瘴气,无数忠良被屠戮灭家,弘治先帝与诸名臣创下的盛世景象早已破坏殆尽,说句冒犯之言,当今皇帝实可谓遗臭千古之昏君!”

    满桌官员睁大眼睛盯着李士实。

    诸人皆是官场沉浮许多年的老人,见宁王和李士实一搭一唱的,一颗心愈发沉入谷底。

    好好的寿宴上议论当今皇帝,以臣论君本已是非分,藩王的身份更加敏感,今rì上演这么一出,宁王到底想做什么?

    没一个人说话,大家全都静静地看着宁王和李士实,只有江西巡抚孙燧脸上的冷笑之sè越来越盛,早在赴任江西之前孙燧便知宁王心怀不轨,窥视神器,这一年来孙燧总共给朝廷发了七八份奏疏,参劾宁王在南昌各种不法事,以及提醒朝廷关注宁王动向,可惜奏疏皆如石沉大海,毫无回音。

    无人敢搭言之时,孙燧冷冷开口了。

    “王爷贵为天家贵胄,与天子一脉血亲,您在背后如此议论天子,不觉得过分吗?”

    朱宸濠目光如鹰隼般盯住了孙燧,嘿嘿冷笑不已。

    这是个很不懂事的官儿,前几任江西巡抚的下场摆在眼前,这个孙燧却仍不识进退,后来李士实给孙燧送了一份颇具深意的礼物,分别是枣子,雪梨,老姜和芥菜四样,其寓意可以说非常浅白,谓之“早离疆界”,不归附宁王就趁早滚出宁王的地盘,王的地盘王做主。可惜礼物进了孙燧府上,孙燧却仍固执地留在南昌不走,而且参劾宁王的奏疏也不依不饶地往京师递。

    此刻朱宸濠看着孙燧的目光已充满了杀机。

    不归附,便除之,这是宁王今rì宴客的目的。

    “本王哪里过分?”朱宸濠拍案大喝:“本王乃皇室宗亲,有些事情你们外臣不知,但本王却知道得清清楚楚,诸位可知当今天子朱厚照,其实并非弘治先帝的亲身骨血?他是宫中太监李广私下抱养来的野种!”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孙燧勃然大怒,拍案而起:“放肆!竟敢辱我大明天子,朱宸濠,你意yù何为?想造反么?”

    朱宸濠神情一整,身子忽然转了个方向,面朝北方跪拜下去,虔诚恭敬地磕了三个头,站起身后肃然道:“本王昨rì接到皇太后衣带血书懿旨,谓之当年生下皇子后,万贵妃爪牙余孽,大太监李广因嫉恨弘治先帝登基,遂秘密将真正的皇太子掉包,当今皇帝实乃从宫外抱进来的平民之子,皇太后上月知晓此惊天秘事后,被篡国逆贼朱厚照秘密关押在慈宁宫,一步不准外出,皇太后求本王尽起江西之兵,进京勤王事,清门户,逐逆君,肃朝纲,还我朱家朗朗社稷乾坤!”

    目光凶狠地盯着满桌宾客,朱宸濠一字一字缓缓道:“本王贵为天家皇室宗亲,怎能眼见江山社稷落入不知何名何姓的野种之手?皇太后的请求,本王答应了!”

    满桌宾客惊骇地看着朱宸濠。

    这……简直是明目张胆的造反了!

    李士实向前踏上一步,凶神般盯着众人,气势汹汹地道:“宁王爷乃皇室贵胄,今上实为篡位逆君,皇太后被逆君幽禁于深宫,逆君种种倒行逆施,令我真正的朱姓天下生灵涂炭,诸位皆是我大明之柱石重器,宫室不靖,天下不安,诸公焉能坐视而自保其身?君臣之道何在?”

    砰!

    孙燧拍案而起,怒道:“呸!你竟有脸说什么‘君臣之道’!皇太后血书懿旨何在?还请王爷公示!”

    朱宸濠冷冷扫他一眼,没搭理他,盯着席中诸多宾客道:“本王yù兴师勤王事,清宫室,诸公可愿助本王?”

    殿内一片死寂,无人敢搭腔。

    孙燧不依不饶愤怒重复道:“皇太后血书懿旨何在?”

    朱宸濠眼中杀机大盛,狠狠一摔酒杯,吼道:“来人!”

    忽啦啦一阵甲叶金铁碰击声,殿门被一群铁甲军士撞破,随即一队队铁甲军队从王府后院如cháo水般涌出,很快将王府内外所有的宴席宾客全部控制住。

    朱宸濠指着孙燧,恶声道:“将他斩首祭旗!”

    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孙燧的大好头颅冲天而起,鲜血如喷泉般从整齐切断的脖颈处狂喷而出,直到孙燧的头颅落地,身子仍直挺挺地站在原地。

    鲜血喷洒在宴桌和地上,伴随着几声惊骇至极的惊呼,当即便有两名官员两眼翻白昏过去了,铁甲武士却不会放过昏过去的官员,一把将他们拎起,朝他们脸上狂扇几个耳光,将这二人从昏迷扇到苏醒。

    徒然的血腥场面令许多人面sè苍白地弯腰呕吐起来,此起彼伏的呕吐声里,宁王朱宸濠缓缓向前一步,两脚踏在黏稠的鲜血里,狞声问道:“现在,本王再问你们一次,谁愿助本王兴义师进京勤王事,清宫室?”

    ******************************************************************

    PS:还有一更,算是补偿昨天生病请假……(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