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匪患猖獗

第五百八十九章 匪患猖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一纸圣旨出西门,天下风云动。

    这是一道jǐng告意味很浓重的圣旨,圣旨由内阁大学士杨廷和匆匆写就,送到司礼监盖上皇帝宝玺大印后,再由通政司核准颁行。

    关于宁王跋扈不臣这件事上,杨廷和的表现似乎很热心,朱厚照扔了一句“申饬jǐng告”后什么都不管,剩下的几乎全是杨廷和在忙活。

    派去宣念圣旨的人也由是杨廷和亲自指派,这个人的分量可不小,他是弘治皇帝的大姐夫,朱厚照的姑父,长康长公主之夫,驸马都尉崔元,爵封京山侯。

    京师派出一位侯爷兼皇亲向藩王宣旨,规格算是比较隆重了,至于为何派崔元这个人去宣旨,杨廷和也有他的小算盘,且先不看圣旨的内容,宁王如果没像张公公那样脑袋被门夹过,一定能从宣旨之人的身份便可以判断出京师朝廷对他的意思,驸马都尉算是半个皇家人,从辈分上来论,宁王朱宸濠也得叫崔元一声姐夫,朝廷派他的姐夫来宣旨申饬jǐng告,其意无非是告诉他,这件事并没有闹大,皇帝希望把这件事控制在家事的范围内。

    不得不说杨廷和委实用心良苦,他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消弭这场兵祸,宁王以前做过什么不要紧,只要圣旨到了南昌,宁王能够jǐng觉并且及时悬崖勒马,那么这件事仍可以继续捂住盖子,天下依旧太平……

    …………

    圣旨出京的同时,还有一骑快马也跟着出了京。

    此骑与圣旨无关,是秦堪私人派出去的南京老弟兄老班底,他的速度显然比驸马都尉崔元快多了,几乎是马歇人不歇,算得上八百里快马了。

    他的任务也跟宁王有关,秦堪给潜伏在南昌城里的锦衣卫探子们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从宁王府救出唐寅!

    秦堪的朋友不多,随着身份地位的水涨船高,他的朋友更少了,像唐寅这种相交于贫寒的朋友死一个便少一个,秦堪损失不起。

    对这个酸书生,秦堪委实有一肚子怒气,如今朝廷与宁王大战在即,双方暗里各自厉兵秣马,江西战云密布,这个节骨眼上唐寅竟不知死活一头闯进宁王的地盘,简直是找死。

    怒气归怒气,待唐寅从南昌平安归京,秦堪少不得会抽他一顿,但他的朋友绝不能眼睁睁看他死在宁王手里,或者被宁王裹挟而丧了一生清名。

    ******************************************************************

    唐寅也想逃,他比谁都想迫切离开宁王府这个鬼地方。

    自从上次逮着机会却在王府内迷了路后,唐寅痛定思痛总结经验教训的同时,也开始了新一轮的逃跑计划。

    夜幕即临,晚霞漫天,已是掌灯时分。

    宁王朱宸濠坐在王府书房里,他的面前坐着幕僚长史李士实。

    箭已在弦上,朱宸濠也越来越忙碌了,大军发动需要很多条件,军心士气,军械粮饷,民间**,甚至气候地理等等,这些都是大军发动前必须准备充足的。

    “王爷,粮饷不愁,足够大军维持一年有余……”李士实捋须沉稳地道。

    宁王也点头,自己的底细当然是自己最清楚:“这几年来,本王狠下心用了许多雷霆手段,征集而来的粮饷堆积如山,这个方面本王倒是不担心,只是……苦了南昌城的百姓啊,本王对他们有愧疚……”

    李士实急忙道:“yù成大事者,不可有一时妇人之仁,南昌城的百姓确实受了苦,来rì王爷登临大宝,君临天下,那时再好好补偿南昌百姓便是。”

    宁王点头,嘴里说着愧疚,其实心中一片漠然,如同喊了一句没有任何意义的口号一般,很快便转到了下一个话题。

    “军械方面如何?”

    “军械也准备得差不多了,昨rì凌十一来报,王府武库内共计囤积长刀两万柄,圆盾一万面,白蜡长枪两万余支,还有这些王爷收买京师工部及造作局官员暗中买来的鸟铳两千支,百虎齐奔箭,神火飞鸦箭,火龙出水箭各两千支,火药铁弹若干……”

    宁王面sè微喜:“有了这些军械火器,攻城掠地足矣,这些东西才是本王心中的宝贝呀。”

    李士实笑道:“这些东西是助王爷成就大业的本钱,不过咱们终归不能太依赖火器,王爷的根本,却是天下的士子民心,以及手中掌握着的将士兵马,他们才是王爷赖以争夺天下的根本啊。”

    说起民心,宁王神情凝重了。李士实说得没错,民心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起事檄文可已写好?”

    “早已写好,只待王爷起事挥师,檄文便可在数rì之内传遍天下每一个角落……”

    李士实眯着眼笑道:“王爷派人在京师散播谣言,说当今皇帝非先帝亲生,如今已传得人尽皆知,那个小昏君就算浑身长满嘴也说不清楚,王爷用这个理由起事,打着复我朱姓血统的旗号,实在是个绝妙的主意……”

    宁王哈哈大笑:“对,我朱姓宗室何其多也,一个来历不明的小**有何资格坐拥江山?建文时燕贼朱棣骗我先祖,说好江山共治之,如今他朱棣一脉坐了百多年江山,也该轮到我宁王一脉了!”

    万事俱备,宁王的心情很好,只消闭上眼睛,他仿佛便看见京师金殿里那张黄灿灿的龙椅在向他招手。

    李士实见宁王欣喜的模样,他知道此刻宁王在想什么,轻声道:“王爷,咱们跟那些什么都不想只知立旗造反分田地的泥腿子们不一样,自古造反首需大乱,如今正德皇帝昏庸无道,宠信刘瑾秦堪张永等这些jiān佞,逼刘健谢迁刘大夏这些忠直老臣名臣一个个告老致仕,朝中诸多忠臣被杀被贬者不计其数,朝堂官府被这些人弄得乌烟瘴气,此已具备大乱的条件,如今咱们最重要的,便是争取天下士子民心,民心在手,王爷当可纵横睥睨天下,则万民夹道而迎,如此,方可称义军,方可称正统,方可断绝正德最后一丝气运。”

    到底曾做过一部侍郎,不得不说,李士实的目光比普通造反的乱民远大许多,一言便直指夺取天下的最关键处。

    宁王深以为然,不停点头,思索半晌,忽然站起身道:“本王去瞧瞧那个傻呆呆的才子唐寅,这位的名气可不小,若他答应入本王麾下,哪怕他什么都不做,对天下的士子和读书人来说都是一杆大旗。”

    李士实笑着点头:“王爷所言正是。”

    二人正要走出书房,不料房门忽然被打开,王府另一位幕僚刘养正满面焦灼之sè走进来。

    “王爷,不好了,唐寅……疯了!”

    宁王倒吸一口凉气:“疯了?怎么可能!”

    李士实神情凝重:“好端端的他怎会疯了?”

    刘养正悔恨道:“学生见王爷这几rì频频劝说唐寅归于麾下,而唐寅却死活不肯答应,学生yù为王爷分忧,今rì掌灯时分便带了一坛好酒和几样小菜去他房中以酒论道论诗,打算饮至酣处时再好好劝他一番。与他喝了几杯后,唐寅好像有些醉了,卷着舌头挖心掏肺的样子告诉学生,说他幼年时患有癫痫,由此并发疯癫之症,这些年好了很多,不过偶尔还是会犯,特别有时候喝酒喝多了也犯……”

    刘养正无比苦涩道:“……学生当然不信他这些鬼话,于是笑着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骂一声‘顽皮’,结果唐寅忽然脸sè大变,浑身颤抖不已,扑通一声便倒地不起,浑身剧烈打着摆子,而且口冒白沫儿,翻着白眼儿,两腿还直扑蹬……”

    宁王冷笑:“哼,装病这种事,本王才是老祖宗,唐寅这点道行差远了!”

    刘养正苦笑道:“学生当时吓坏了,可是不由得不相信,装疯这种事虽然常有听说,但很少有读书人能舍却脸面真干这事的,后来学生叫来丫鬟给唐寅掐人中,唐寅醒后两眼通红,疯疯癫癫到处乱跑,不仅当着丫鬟的面在院子里撒尿,而且还抓泥土往嘴里塞,一会儿大哭一会儿大笑……”

    刘养正目光渐渐浮上惊惧之sè:“王爷,学生真的只是随便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啊……”

    宁王的脸sè顿时变得很难看:“装疯的把戏,当年的燕王朱棣干过,他装起疯来至少还算文雅,顶多只对别人傻笑或是当街抢东西,这姓唐的为了逃离本王的掌控竟连泥土都肯吃,本王难道令他如此厌恶吗?”

    ******************************************************************

    半个月的行路,王守仁终于进入了江西地界。

    刚踏进江西最北部的九江府,王守仁便受到了江西人民的热烈欢迎,欢迎的方式颇为别致。

    两天之内,王守仁一行总共遇到了四次土匪山贼的袭击,开场白虽然各不相同,大抵不脱离“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范围,而且土匪们显然受过良好的训练,厮杀时进退有据,攻守皆备,说实话,大明普通卫所的正规官兵都不如他们。连大圣人王守仁都忍不住以小人之心度各位山贼土匪的君子之腹,真怀疑他们是不是卫所官兵缺钱花乔装出来搞副业……

    钱宁及麾下百余锦衣卫负责保护王守仁,遇到第一拨土匪时,这帮在京师里吃惯了太平粮的锦衣卫们还大摇大摆亮出腰牌吆喝,谁知人家土匪或许不识字或许是不大想给锦衣卫面子,二话不说劈头便是一刀……

    一直到遭遇了两次相同的情况后,钱宁和麾下的兄弟们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在江西这块地面上,锦衣卫的招牌真没什么作用,人家土匪打劫打得铁面无私童叟无欺,根本不买帐。

    于是钱宁和兄弟们索xìng不再拿腰牌出来献丑了,遇到土匪山贼便真刀真枪迎上去厮杀成一团。

    才只进入江西地界两天,钱宁麾下锦衣卫百余名弟兄便战死十余人,重伤二十余人,照这种趋势走下去,大家绝无可能活着走到南昌。

    钱宁累了,感觉不想再杀了,只想抖手朝天发一支穿云箭,然后千军万马来相见……

    “王大人,不能再走了,咱们必须知会江西各地官府和卫所官兵,下官没想到江西匪患如此猖獗,咱们这百多人怕是护不住大人周全,大人,您的巡抚身份该亮出来了。”钱宁无比苦涩地道。

    王守仁一直表现得不慌不忙,似乎目前的困境早在他的预料之中,神情淡定得如同得道高僧,连笑起来也是那么的高深莫测。

    原本心绪不安的钱宁等人见到王守仁这副智珠在握,万事皆在掌中的笃定表情,大家如同吃了定心丸似的渐渐平静下来。

    他们知道,能被锦衣卫总老大秦公爷引为生平至交的人,绝对不是简单角sè,瞧他那笑容,佛祖拈花也没他笑得那么缥缈,瞧他那二郎腿,抖得多么的从容自若,瞧他那不停抽搐的眼角……普通人能抽得那么好看唯美么?

    总之,王大人一定有办法让大家活着到达南昌,必须的。

    “还请王大人拿个章程,下官等人定唯大人马首是瞻。”钱宁重重抱拳。

    王守仁缓缓点头:“嗯……江西匪患确实猖獗,本官也没料到如此难应付,硬拼不是办法,本官决定急行军到下一个集市,然后每人买一匹马……”

    钱宁眼睛大亮:“对!咱们以骑兵对付土匪,一轮冲锋过去便可令土匪伤亡惨重……”

    王守仁捋须轻飘飘看他一眼,悠悠道:“谁说本官要用骑兵对付土匪?”

    钱宁愕然:“大人的意思是……”

    王守仁叹气:“傻子都知道,骑在马上逃命比较快一点啊……”(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