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强行绑架

第五百八十六章 强行绑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唐寅的命运可谓坎坷多难,大约刚出生的时候被霉神亲过,纵然才华盖世,但活了半辈子除了才名以外,没一样顺畅的。

    科场舞弊案,被结发妻子抛弃,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人结果发现当今皇帝是他的情敌,抑郁之中想来一场说走便走的旅行,企图告诉自己人生仍活得潇洒,刚在南昌城一露面,又被宁王那双罪恶的眼睛盯上……

    记忆中除了秦堪那个话本里的唐僧以外,似乎没别人比他更倒霉了。

    唐寅浑然不觉已陷入危险中,仍在酒肆内喝着酒,桌上的菜一样没动,酒坛却已空了一半,每大灌一口酒他便抬头痴痴望着酒肆的窗外。

    窗外有蓝天白云,有鸟鸣犬吠,美景里带着几分人间的烟火气,似乎一切都很美好。

    是啊,这么美好的风景,美好的人生,为何偏要为一个从没拿正眼瞧过他的女人暗自伤怀,甚至独身远走到这个遥远陌生的南昌城里来?

    唐寅端着杯怔怔看着窗外,如同王守仁悟道一般,忽然间想通了。

    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计较,这样不好,不好……

    想通了的唐寅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很幼稚,居然干出远避千里治疗失恋这种蠢事,于是他大灌了一口酒,瞬间做了一个决定。

    他决定喝完这坛酒以后便回苏州去,这一年多来秦家给他的资助不少,渐渐地他也存下了一笔颇丰的银子,这笔银子用来买下桃花坞足够了,买下桃花坞后他还决定好好在新买的房子里住一年,每rì邀朋引友对月吟诗,过一年自己想要的风雅rì子,然后再次进京,央求好友秦堪给他谋个官职,再娶一房大户人家的清白闺女,从此相亲相爱到老……

    这样过一辈子挺好的。

    唐寅想着想着忽然笑出声来,然后又大喝了一口酒,抑郁多rì的心情瞬间变得晴朗起来。

    也不知唐寅到底受过怎样的诅咒,老天就是看不得他心情太好,于是麻烦找上门来了。

    就在唐寅大笑出声后,酒肆外的中年文士不急不徐风度翩翩地走了进来。进门后的目标很明确,脚步不停径自朝唐寅走去。

    走到唐寅面前,中年文士朝他长长一揖,微笑道:“敢问足下可是名满江南的风流才子唐解元?”

    唐寅回过神,楞了一下,道:“正是唐某,不知足下是……”

    “呵呵,冒昧打扰了,在下南昌举子刘养正,久仰足下大名,今rì得见,幸何如之。”

    见刘养正是有功名的读书人,唐寅不敢怠慢,急忙起身规规矩矩长揖回礼。

    二人互道久仰,刘养正顺势便在桌边坐下,唐寅叫店家添了一副碗筷杯碟,二人互相碰酒饮尽。

    “没想到江南第一才子竟到了我南昌,可真是南昌士子之幸也,伯虎兄若不弃,吾yù四散名帖告之全城士子来聚,咱们以酒会友,以诗会友,也好为我南昌府志上留下一桩千古佳话,不知伯虎兄意下如何?”

    有名气的文人每到一地,总有许多士子慕名拜会,互以诗酒言志抒情,这是大明士林的风气。

    唐寅闻言面有难sè,虽说士林风气如此,但也有前提条件的,前提便是大家都比较熟稔的情况下,可唐寅对南昌的士子包括面前这位刘养正一无所知,嘴里的“久仰”只是客气话而已,大家根本不熟好不好。

    “真是不巧,在下马上要离城回江南了,刘兄来rì若有闲暇,不如去苏州一聚,我必扫榻相迎,共谋一醉。”

    刘养正眉头皱了皱,当了多年的宁王府幕僚,他已很不习惯听到别人的拒绝了。

    正待开口再劝,酒肆外忽然脚步杂乱,一大队王府侍卫将酒肆团团围住。

    刘养正愕然了片刻,接着摇头苦笑。

    宁王殿下太没耐心了,一听说江南才子来了南昌便马上派他出来劝说其入王府为幕僚,结果他这里才开了个头儿,宁王却坐不住了,竟亲自前来相请。

    酒肆内一阵慌乱,客人们如惊弓之鸟,纷纷扔下铜钱走人。

    唐寅也被眼前这一幕关门打狗的架势吓到了,见酒肆外穿着暗红服饰的王府侍卫一个个杀气腾腾的盯着自己,唐寅满头雾水,不知自己莫名其妙得罪了南昌城里的哪尊大神。

    一阵略显做作的豪迈笑声从酒肆外传来,声至,人也至。

    “这位可是名满江南的唐解元?某乃大明宗亲宁王,久仰唐解元大名了。”宁王一身月白儒衫,可能为了刻意讨好唐寅,明明是魁梧的武将身材,儒衫套在身上多了几分不伦不类的味道。

    唐寅皱了皱眉,虽说刚从失恋的yīn影里走出来,不过看见情敌的亲戚还是不怎么开心的,于是只是起身颇为冷淡地行了个礼。

    宁王垂头扫了一眼桌上的酒菜,皱了皱眉,笑道:“陋酒粗食怎配得上名满天下的才子,本王素喜与名士吟风弄月,王府此时已备了上好的酒菜,还有婀娜多情的歌伎琴奴,莺歌漫舞只酬知己,两厢情悦风月无边,情至深处何妨……啊,何妨rì上一rì,这个,……yù仙yù死,啊,对吧?”

    到底不是文化人,宁王说着说着嘴里的词儿便露了馅,越说越粗俗了。

    刘养正暗暗皱眉,礼贤下士也是有讲究的,姿态很重要,只怪唐寅名气太大,宁王生怕跑了这条大鱼,连仪态都顾不上了,可是这般说法唐寅若肯入王府才叫怪事,心急的人哪里吃得了热豆腐?

    果然,唐寅的态度愈发冷淡了……

    “多谢宁王殿下厚爱,只是唐某有急事现在要出城回江南,只怕要辜负殿下的心意了,还请殿下恕罪……”

    宁王眼睛一眯,刘养正不习惯被拒绝,宁王更不习惯被拒绝,这些年来敢拒绝他的人基本都被埋进土里了,比如前面四任江西巡抚……

    想要得到这个人才,又不能把脸皮撕破,宁王可谓纠结之极,一旁的刘养正悄悄给他使了个眼sè,示意宁王先用温言安抚,再说招揽的事,然而或许刘养正的眼神天生凶悍,也或许宁王理解能力不高,更或许宁王殿下很忙,很赶时间,收到这个眼sè后,宁王却误解了刘养正的意思。

    “哈哈,唐解元倒是客气,不过本王是不拘小节之人,唐解元用不着跟本王太客气的,来人,将唐解元请进王府。”

    王府侍卫如狼似虎般冲上来,一左一右架住了唐寅,不由分说便将他往酒肆外抬去。动作快速且熟练,显然宁王殿下干这种绑票的买卖不止一次两次了。

    唐寅大急,声音都变了:“宁王你焉敢侮辱斯文乎!”

    “本王盛宴以酬,将唐解元待之以上宾,天下谁敢说我侮辱斯文?”

    “宁王殿下,慢着!慢着……”唐寅左右挣扎不过,心中惶急万分:“宁王殿下,京师宁国公秦堪是唐某的兄弟,唐某朝中有人……”

    不提秦堪还好,一提秦堪,宁王眼中顿时冒出一股戾气:“呸!秦堪算个什么东西,迟早有一天本王要将他千刀万剐!架走架走!”

    唐寅大惊失sè,惶急之下搬出了最后一座不知是否存在的靠山:“我……我跟当今皇帝陛下抢过女人!”

    宁王和刘养正呆住了。

    这个理由……

    酒肆一片寂静,不知过了多久,宁王忽然变得和颜悦sè,看唐寅的目光如同高山看着流水,子期看着伯牙,酒肆内顿时洋溢着浓浓的知己味道。

    “人才啊!你天生就是属于宁王府的人才啊,啥都别说了,来,跟本王回府,本王有很多话要向你倾诉,顺便你再说说跟皇帝抢女人的事,谁抢赢了?”

    ******************************************************************

    京师西郊皇家猎场。

    朱厚照尚武,登基以后便是皇家猎场的常客,弘治皇帝喜静不喜动,荒芜多年的猎场内野兽猎物繁衍极多,结果倒便宜了朱厚照,遇到这位喜欢打打杀杀的皇帝,野兽们的命很不好,很缺乏安全感……

    今rì的皇家猎场外围全面封锁,猎场内喊杀声震天,但却并非围猎,而是演武。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演武,由秦堪给朱厚照提供的灵感,演武内容是红蓝双方对抗,红方是秦堪一直秘密训练的五百少年兵,而蓝方则是御马监所属两千名勇士营将士。

    蓝方的统兵将领是勇士营参将孙英,跟着秦堪征战过几次后,孙英如今已被升为总兵了。而红方的五百少年兵则由朱厚照亲自统领,秦堪则站在场外充当演武的裁判。

    猎场内四处旌旗飘扬,杀气冲天,蓝方勇士营在平原开阔地带扎下营盘,而红方五百少年兵则潜入猎场深山伺机而动。由于人数上的严重悬殊,蓝方勇士营的将士自绝胜券在握,士气更是气贯长虹。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演武,但作为一方统帅的朱厚照却显得非常兴奋,人数上的劣势更激起了他强烈的好胜心。

    白rì里经过三次试探xìng进攻后,五百少年兵不得其果,于是转入了深山不知所踪,当天sè渐渐黑下来后,胶着的战势暂时进入僵持状态。

    直到入夜近子时,连勇士营孙英都觉得皇上应该不可能偷营时,营盘外忽然发生了巨变,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喊杀声由远及近,勇士营将士纷纷列队迎敌时,无数支火箭shè向营盘,营盘内的帐篷和辎重顿时被点燃,熊熊烈火冲天而起,虽然勇士营将士阵形未乱,但孙英却勃然大怒,当即下令点齐兵马向营外扑去。

    三四百名少年兵正面接敌,吸引敌军注意时,近百名少年兵悄悄从营盘的另一侧摸进了敌营,战势的扭转很出人意料,接近敌营帅帐,少年兵忽然发起突袭,一鼓作气冲进了帅帐,一番恶斗后,朱厚照竟亲自将钢刀架在孙英的脖子上……

    …………

    …………

    “蓝方主将被杀,红方胜,本国公的裁判结果孙英你服不服?”

    宽敞的帅帐内,秦堪笑吟吟地瞧着满脸愧sè的孙英。

    孙英委实羞得无地自容,闻言朝朱厚照和秦堪单膝一跪:“皇上威武,末将输得心服口服。”

    朱厚照再也无法保持矜持,得意的笑声充斥着帅帐。

    “好!传朕的旨意,勇士营两千将士演武辛苦,每人犒赏五两银子,总兵孙英赏银百两,丝帛十匹。”

    孙英感激地连连磕头不已。

    “五百少年兵不负朕望,果然是一支骁勇之师,看来秦堪你对他们的cāo练是下足了功夫,他们每一个人朕都很满意,传旨,五百少年兵休沐十rì,每人赏银十两,肥猪百头,另外朕再赐他们‘天子亲兵’的封号。”

    旨意传出营帐,帐外顿时传来少年兵们欣喜的欢呼声。

    “谢皇上恩赏,吾皇万岁万万岁!”

    秦堪看着得意洋洋的朱厚照,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凭心而论,朱厚照今rì的表现非常好,原本秦堪以为他是一个只知吃喝玩乐的昏君,却没想到朱厚照的军事素质如此高,他只是将前世一些军事理论轻轻点拨了几句,朱厚照便心领神会,而且以寡击众大胜,干得非常漂亮。

    “秦堪,朕最应该犒赏的人是你,你给朕所说的‘特种战术’没想到如此有用,不过咱俩这么熟了,朕就不犒赏你了,将来你再替朕好好立几个大功劳,朕在朝堂上有了底气堵那些狗官们的嘴,那时再封你一个异姓王便是。”朱厚照笑嘻嘻地道。

    秦堪神情不变,一旁的孙英却愕然不已。

    异姓王啊,大明自洪武以后便没再封过王了,永乐皇帝最信任的将领张玉在靖难之战时功劳最高,可谓永乐皇帝麾下第一骁将,最后也只不过封了一个英国公,位列诸国公之首。

    可眼前这位少年皇帝倒好,一开口便说给秦堪封王,秦公爷圣眷之隆,大明立国百多年来实属罕见之至。

    货比货该扔,人比人该死,孙英又嫉又羡地看了秦堪一眼,随即便垂头不语。(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