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八十五章 伯虎伤情

第五百八十五章 伯虎伤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王兄今rì看起来特别的英俊,不仅气sè好,而且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意气风发的味道,实在是风采照人,引人敬仰啊……”秦堪憋着笑损人。

    新任的王巡抚似乎没有任何升官后的喜悦,反而垂头丧气如同打了败仗的溃兵,听秦堪这句话后王守仁的脸sè愈发青中带绿。

    “幸灾乐祸?”王守仁朝秦堪挑眉。

    秦堪正sè道:“敬仰,真的是敬仰,别无他意。”

    王守仁重重叹气:“我发现我自从认识你以后就没走运过,刚认识你时便被你用大炮轰,后来被刘瑾贬谪,好不容易走完了霉运想干点风雅的事吧,我又倒霉了……”

    “说得我跟扫帚星似的,王兄你倒霉可跟我没什么关系,那晚可是你哭着喊着要我带你去偷酒的,本想拒绝你吧,又见你倒霉这么久难得高兴,只好勉为其难答应,谁知咱们运气不好被人逮了个正着,王兄,你的运气果真倒霉到家了,是不是考虑去寺庙里请老和尚给你开个光?”

    王守仁气得脸颊一扯,却扯动了脸上的伤痕,痛得他直吸凉气。

    “都是李东阳的家仆揍的?”秦堪的语气很同情。

    “李府倒比较客气,只是揍了我一顿,后来被家父派人把我接回来,那一通揍才叫真的狠厉,我小时候跟父亲说要当圣人,父亲都没这么照死里打过我……”

    秦堪肃然起敬,转身朝王家方向拱了拱手:“令尊高风亮节,大义灭亲,可敬可佩……”

    王守仁冷着脸道:“你这张毒嘴损够了没有?”

    秦堪哈哈大笑:“够了,够了……”

    分别在即,秦堪的神情严肃起来,注视着王守仁,肃然拱手道:“阳明兄,此去江西凶险万分,你一路小心……”

    指了指钱宁和他手下的百余名校尉,秦堪道:“我能给你提供的保护只有这么多,人再多就不合适了,他们会保你周全,若发现事艰难为,当速速抽身回京,你不能出事。”

    王守仁的笑容透着自信:“放心,我不是百无一用的书生,更不是那种迂腐的腐儒酸丁,圣人之学可安邦定国平天下,今rì总算有了机会可以一展我之所学,贤弟安坐京师,且看我如何一手搅动江西风云!”

    二人拱手道别,王守仁进了马车,临走时秦堪特意深深看了一眼钱宁的背影,钱宁似有所觉,转过身朝秦堪单膝一跪,什么也没说便转身上路。

    秦堪嘴角露出了轻笑。

    王守仁是个好人,但他在史书上的名声却不完全是好人,对付叛军乱民时,这位王圣人下手可着实狠厉毒辣,毫不留情,如今再加上一个绝非善类的钱宁陪他上路,他们能在江西干出什么事来,真的很期待呢………

    …………

    …………

    回到繁华喧闹的城里,秦堪骑在马上缓缓而行,一道矫健的身影匆匆行来。

    丁顺靠近秦堪的马旁,低声禀道:“公爷,有个坏消息……”

    秦堪皱眉看着他,朝他挑挑眉,示意他接着说。

    丁顺继续道:“公爷的挚友,姑苏唐寅前些rì子不知何故离开了京师,据说当时他满怀失意地跟某位青楼姑娘说他已了无生趣,打算离京游历天下,消遣愁绪。”

    秦堪苦笑数声,唐寅为何离京他比谁都清楚,都说情场如战场,情场就是这么残酷,唐寅的情场更是修罗地狱,因为他有一个无法战胜的对手,既然无法再争,只能黯然退出,这回他受到的伤害不小,不仅仅是失恋,大约连男人的尊严也赔进去了,离京游历一番也好,心头的伤也许会好得快一些。

    “离京游历算什么坏消息?”

    丁顺叹气道:“离京当然不算坏消息,可这家伙不知怎的游到江西南昌去了,刚刚收到隐藏在南昌的锦衣卫探子密报,他们在南昌城内发现了唐寅的踪迹,据说每rì在酒肆买醉**,神情颇为失意……”

    秦堪闻言背后顿时冒出一层冷汗,失声道:“他怎么跑到南昌去了?”

    丁顺叹道:“是啊,南昌城如今是个一点就着的火药桶,宁王的叛乱眼看就要发动,唐解元这个节骨眼上跑去南昌,这,这简直是把脖子往刀口上送呀,况且据说宁王沽名钓誉,最喜招揽天下名士为其幕僚,唐寅在南昌城里一露面,宁王怎会放过他?唐解元若跟宁王谋反的事搅和在一起,待到平定叛乱之后,怕是连公爷您都难以保住他的xìng命了……”

    秦堪急道:“快,八百里快骑传令,叫南昌的卫中弟兄不惜一切代价把唐寅弄走!”

    “公爷,命令属下已发出去了,但怕是来不及啦,此去南昌就算八百里快骑,也得不眠不休跑上四五rì,四五rì后恐怕唐解元已经被绑进王府当宁王的军师了。”

    秦堪脸sè有些苍白,神情也变得失魂落魄起来。

    *******************************************************************

    南昌城内一家酒肆里。

    穿着一身华贵锦袍的唐寅正在闷头买醉,桌上四碟热菜,一坛上好的南昌特产丁坊酒。

    自从投奔京师的秦堪之后,唐寅几乎已成了秦家的一员,秦堪深知这位朋友虽有才华,但却委实不会过rì子,所以秦堪吩咐过后,秦家主母杜嫣每月定时给唐寅二百两银子的开销,作为常例。

    拎个简单的行李,一次说走便走的旅行,听起来洒脱诗意,但是没钱你能走哪儿去?

    唐寅现在不缺钱,他缺的是开心,rì子仿佛回到了数年前那段颓废失意的时光,不同的是,如今的颓废里还掺杂了几分难以言状的心痛。

    四名穿着粗布短衫的汉子蹲在酒肆外,仿佛城里的闲汉一般无所事事,漫不经心地四处张望。

    街的尽头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十余名穿着暗红sè王府侍卫劲装的汉子簇拥着一位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缓缓朝酒肆行来。(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