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八十三章 离栈之意

第五百八十三章 离栈之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秦堪很少大醉,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原来自己的酒品和朱厚照的牌品一样差劲。

    脑子里的记忆似乎从昨晚出了燕来楼以后便是一片空白,完全被切断了,自己说过什么干过什么只能听杜嫣给他叙述,而他则睁着呆滞茫然的眼睛,任杜嫣填补自己的记忆空白。

    这种感觉不太好,听杜嫣那张樱红小嘴娓娓道出自己的醉后所为,秦堪越听越觉得陌生,仿佛被鬼上了身似的,一切都不真实。

    感觉不真实,但李东阳却真真实实的坐在国公府的前堂等他。

    秦堪的头更痛了……

    “既然昨晚已得罪他了,索xìng叫人将他乱棍打出去,得罪彻底算了……”秦堪咬牙,恶向胆边伸,他实在不想面对这个现实,更不想面对李东阳。

    当初刚来京师时已烧过李东阳房子一次,那是因为被东厂上千番子剿杀,为了活命才想出这个祸水东引的法子,事后秦堪给李东阳不仅赔礼道歉,光送给他家聊表歉意的礼品就足足装了三大车,李东阳这才悻悻地不再追究。

    可怜的李老先生没招谁没惹谁,无端端的祸从天降,昨晚又被两个醉汉烧了房子,将心比心,若秦堪遇到这种事,此时此刻肇事者大抵已被活埋了吧……

    杜嫣听到秦堪丧尽天良的这句话,瞪圆了眼睛惊呆了,许久之后才狠狠地捶了秦堪一记,这回可真是下了重手,痛得秦堪倒吸凉气。

    “相公酒还没醒吗?说什么混帐话呢!李老大人可是当朝内阁首辅,你和那叫花子无缘无故把人家房子烧了,事后不仅不赔礼,反而叫人把他乱棍打出,你这简直是……”

    杜嫣实在不知该用什么词儿来形容自己的相公,语结半晌,又气得狠狠掐了他几下。

    秦堪揉了揉额头,道:“好吧,看在夫人的面子上,今rì便不把李东阳赶出去了,相公这就去给他赔礼。”

    秦堪笑着起身,临走特意扫了一眼杜嫣的小腹,见小腹仍是平平瘪瘪,秦堪不由有些失望。

    平rì嘴里说着孩子求不来的,要看老天爷的缘分,这都是安慰杜嫣的话,实际上秦堪自己也非常渴望能有一个他和杜嫣的结晶,如今她肚子还没动静,秦堪不得不怀疑上次唐子禾究竟有没有把她治好,以前见过唐子禾出手,秦堪却一直忘了问唐子禾医术上的特长了,万一她擅长的是下毒而不是救人……

    下次见面一定要问问她有没有行医执照……

    ******************************************************************

    秦堪磨磨蹭蹭走进前堂时,第一眼便看到李东阳的胡须在微微颤动,二人相见,李东阳顿时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

    秦堪知道,这副神态绝对不是惊喜,因为他清楚地看到,李东阳眼中凶光闪烁,有种yù将他除之而后快的戾气,很显然,老家伙来者不善。

    “赔钱!”招呼也不打了,秦堪见面的第一句话便很识时务:“西涯先生息怒,昨晚给贵府造成的任何损失,我愿双倍赔偿,多少银子您出个价。”

    “你……”李东阳指着秦堪抖了半晌,怒道:“果然是混帐人干混帐事,连说话也说的混帐话!小子,老夫问你,你一次又一次烧我家房子,老夫的府宅到底多招你嫌弃,你非要一把火把它烧干净?”

    秦堪面带愧sè:“西涯先生言重了,贵府清新脱俗,幽雅入胜,而且风水极佳,正是招财进宝,多福多寿的风水宝地……”

    “风水宝地你还敢放火,而且烧了一次又一次,上回你身陷绝境,东厂番子yù取你xìng命,情急之下设法自救,老夫虽被你当了枪使,却还是勉强原谅你了,这回你若不给老夫一个说法,咱们便去金殿皇上面前打官司!”李东阳火气很大。

    “皇上很忙的,这点小事不用麻烦他了……”

    李东阳怒瞪着他,许久之后重重一叹:“你如今好歹也是堂堂国公了,为何做事越来越跟皇上一样荒唐?君子当慎言慎行,哪怕酒后亦是如此,你看你昨晚都干了些什么!”

    秦堪理亏,半晌从喉咙眼里挤出一句干巴巴的话:“最近压力比较大……”

    李东阳哭笑不得,用手指点了点秦堪,愤怒的神sè却已稍微缓和。

    秦堪情知李东阳已不怪罪,心中连道侥幸,看来昨晚醉后还是尚存一丝理智的,意识模糊中还知道找熟人下手,若昨晚烧的是那些素来视他如仇寇的言官御史们的家,今rì怕是不能善了。

    “来人,上茶,上好茶!”秦堪头一次对没提礼物上门的客人如此客气。

    李东阳坐下来,苦笑着摇摇头,捋着胡须缓缓道:“今rì老夫上门,一则是兴师问罪……”

    秦堪急忙接过话头:“已然问过罪了,晚辈知错,此事揭过不提吧?”

    李东阳哼了哼,接着道:“二则,老夫是想来跟你说一声,过了今年,老夫便要致仕告老了……”

    秦堪呆住了,只觉得心往深谷里狠狠一沉。

    “西涯先生要告老?这……还早吧?”

    李东阳叹道:“不早了,老夫今年已六十多岁了,身子一rì不如一rì,自从陛下登基以来少问政事朝务,天下的担子便全部压到我们内阁三位大学士身上,国事皆由内阁和司礼监而决,老夫每rì批阅各部各地官府奏疏少说也有上千本,老夫咬着牙硬撑了三年,今年实在撑不下去了……”

    秦堪垂头,心中浮起无比的伤感。

    他知道李东阳说的是实情,这三年来,秦堪能感觉到李东阳的疲惫,每次见到他总觉得他有一种喘不上气来的辛苦,鬓边的青丝不知何时已渲染上了白霜,当初那个神采飞扬,jīng神矍铄的内阁大学士,如今已越来越像一位迟暮的老人,离生命的终点越来越近……

    看着李东阳苍老的面容,秦堪静默许久,忽然站起身朝他毕恭毕敬长长一揖。

    李东阳见秦堪难得的正经肃穆模样,不由欣慰地捋了捋须,眼中晶莹闪烁。

    “小子何以行此礼?”

    秦堪正sè道:“晚辈敬老大人为大明社稷一生劳苦,鞠躬尽瘁。天下文官只将忠义挂在嘴上,然真正为大明耗尽一生心力者,唯老大人一人矣。”

    李东阳眼眶泛起老泪,眨了眨眼使劲将泪水憋回去,长长叹道:“若满朝同僚皆如你这般视我,老夫纵算是累死在书案前亦甘之若饴了,自刘健谢迁走后,天下人皆云老夫贪权恋栈,失德丧节,连老夫的学生都当众与我割袍断义,他们何曾懂我,钟鼎山林,各秉天xìng,离开是为彰显气节,难道留下的一定是贪权之辈吗?”

    秦堪沉声道:“老大人这几年忍辱负重,晚辈都看在眼里,今rì骤闻老大人yù致仕,晚辈心中着实难过,虽知老大人辛苦疲累,但可否再勉力强撑几年?晚辈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做,以后若朝堂上少了老大人的默契相助,晚辈的处境恐怕愈发艰难……”

    李东阳笑着摇头:“老夫知道你要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大事,足以改变国运气数,但是这些事也皆是耗时rì久的事,几年里见不着成效的,老夫垂垂老矣,撑不下去,也等不起了,老夫能做的,便是在其位之时再好好助你一程……”

    说着李东阳从袖中掏出几本奏疏递给秦堪。

    秦堪接过一看,心中愈发感动。

    几份奏疏都跟秦堪有关,有天津各官府衙门的人事安排,包括秦堪曾经提出的设天津知府,按察司,都指挥使司以及锦衣卫千户所,有关于辽东都司的人事安排,原副总兵叶近泉已正式升任为总兵官,整个辽东六个卫所,其中有三个卫所的指挥使皆是叶近泉提名的心腹将领,还有几个在朝堂上对秦堪特别仇视的言官,也被李东阳分派到地方为巡按御史,不rì便将离开京师。

    李东阳捋须笑道:“这几份奏疏老夫明rì将在内阁发起廷议,应该不会有什么阻力,辽东换将的事麻烦一点,毕竟兵权这个东西很敏感,但是叶近泉这两年率兵与鞑子主动接战,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新战法,胜负往往五五之数,这已然非常难得,提请辽东换将之事,老夫也有了底气。”

    “这几件事确实对晚辈非常重要,老大人这么安排,晚辈少了很多阻力,多谢老大人成全。”

    李东阳哈哈笑了两声,又掏出一份东西往秦堪面前一递。

    秦堪不知李东阳又给他行了什么方便,心中愈发感动。

    接过一看,秦堪顿时呆住了。

    李东阳呵呵笑道:“公事说完了,咱们说说私事,昨晚你和王华家的小子酒后荒唐失德,烧了老夫家后院的马厩,厨房和一个凉亭,珍稀草木更是不计其数,这里是老夫家里帐房估算出来的损失,承惠一共二万两银子,速速叫人把银子备妥,老夫等会儿带走……”

    “这……,晚辈知错,马上就叫人备银子。”秦堪尴尬地擦汗。

    “孺子可教也……”李东阳捋须欣慰地笑,接着若有所思道:“不过你这锦衣卫指挥使倒是当得不错,昨晚你落荒而逃之后……”

    秦堪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头,纠正道:“应是暂避锋芒……”

    李东阳老脸一板,瞪了他一眼道:“老夫偏要说落荒而逃,你把我房子都烧了,还有脸跟老夫抠字眼儿?”

    秦堪苦涩叹道:“好吧,落荒而逃……”

    “嗯,昨晚你落荒而逃之后不到半柱香时辰,马上有个锦衣卫百户找上门来,说老夫家的房子是他烧的,他愿受老夫任何责罚,小子,这位百户可是你暗中叫他来顶罪背黑锅的?”

    秦堪惊讶地瞪大了眼,失声道:“世上竟有这等好人?老大人,这可真不是晚辈叫他来的,众所周知,晚辈就算做了坏事通常是一概不承认,何来叫人顶罪背黑锅之说?老大人小觑晚辈了。”

    李东阳叹道:“看来老夫想在你身上发现一丁点羞耻心比登天还难……”

    “老大人,这百户叫什么名字?”

    “他姓钱名宁。”

    ******************************************************************

    PS:今rì冬至,回家陪父母吃饭,少码了一点点……(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