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开禁伏笔

第五百六十九章 开禁伏笔

    朱厚照干过很多混帐事,这是一句大实话,而且看他xìng格发展的势头,将来混帐事也会一直干下去,但是挖自己基业的墙角这样的混帐事,却让一贯混帐的朱厚照犹豫了。   http: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整个大明帝国是他的,数千里的海岸线也是他的,邻海周边的小国皆奉大明为宗主国,每年遣使朝贺毕恭毕敬,名义上来说,数千里的海岸线根本就是朱厚照合理合法的后花园,今rì被秦堪这么一提,朱厚照发现自己居然要在自家的后花园里鬼鬼祟祟搞走私……

    想到这里,朱厚照心里总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就好像跑到自己家里做贼似的,混帐得有点过分。

    秦堪见朱厚照神情犹疑,笑道:“陛下,凡事都得有个规矩,小到市井家规,大到国法律条,这些都是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陛下对江山的统治也是靠着规矩才能长久维持下去,而我大明如今数千里长的海岸线却一片混乱,倭寇有之,钱权勾结的大商贾有之,铤而走险的小渔民亦有之,千里海岸线乱成一团,既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大明的广阔海洋为何却成了海盗倭寇和走私商人的天堂,真龙天子的影响在海洋上不见丝毫?”

    朱厚照声音有些沙哑:“所以,你的意思是插手海洋?”

    “对,陛下,海洋虽乱,但蕴藏着巨大的利润,一匹普通的江南丝绸在大明境内只能卖一两二分银子,但装上海船贩卖到rì本琉球,这匹丝绸便值二十两银子,而且有价无市,陛下想想。这些年来那些跟浙商闽商勾结的官员里暗里捞了多少银子,说是富可敌国亦不过分吧,而陛下堂堂大明天子,想修一座破旧的宫殿,想建一个华丽点的园子,内库都要抠抠索索从牙缝里把银子省下来才能满足陛下的要求,这些银子明明咱们自己可以合理合法的赚取,凭什么让那些贪官自己收进了口袋?”

    朱厚照被秦堪一番话煽动之后,脸sè渐渐涨红。显然非常愤怒了。

    “你说得对,朕上月说要扩增豹房三十余间宫殿,结果不但满朝大臣上疏说朕骄yín奢华,而且内库竟也拿不出这些钱来,说是要等入秋后的矿税银子进京才有钱动工。当时朕凄凄然坐了一整夜,心中只觉这个皇帝当得如此憋屈窝囊,而那些大臣满嘴仁义道德,背地里却将海运如此巨利不声不响装进口袋,反过头来还指责朕骄yín奢华,这些老畜生都该杀!没错,他们能捞银子。朕为何捞不得?”

    秦堪笑道:“陛下英明,咱们要做的不仅仅是走私,更重要的是建立属于咱们的势力,直到偌大的海域由咱们说了算。有了这股势力,进则可远击海盗倭寇,退则可护我沿海子民,当势力大到一定程度时。甚至可以左右商品价格,教那些满嘴仁义道德却勾结商人出海的大臣们血本无亏……”

    朱厚照这才明白秦堪的深意。瞟了他一眼道:“原来你打着这个主意,你可够损的呀……你说这些怕是不仅仅为了与邻国私下贸易吧?”

    “陛下,恕臣大胆,祖宗成法不一定全是对的,因时因势而已,海洋,是一个巨大的藏宝窟,它有着巨大的凶险,也蕴藏着巨大的宝藏,我大明拥有如此广阔的海洋是上天的厚赐,上天的厚赐不是让我们固步自封,闭关锁国的,我大明财政处处捉襟见肘,为何偏偏都无视这个巨大的藏宝窟呢?臣之所以提请繁荣天津,扩城池,建深港,其用意也在于此,陛下,遥远的极西之地,欧洲各国的皇室已经鼓励私人打造海船探索海洋,如今正是大航海时代的开始,我们大明不能再落后了……”

    朱厚照神情颇为震动,喃喃道:“大航海时代……”

    “北溟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这个世界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等着咱们去探索,所谓大航海,就是为了发现它们,征服它们,与邻国贸易只是咱们将来要跨出去的第一步,许多年以后,当我们发现这个世界有多大,海洋有多广阔之后,陛下就会知道,你拥有的是怎样一笔巨大的财富,只待你伸手取之。”

    朱厚照被秦堪一番话蛊动得心情激荡起来,鼻孔张大呼哧喘着粗气。

    不知过了多久,朱厚照忽然冷静下来,看着秦堪苦笑道:“你这厮真会撩拨人,拐弯抹角说了那么多,言下之意不就是想开海禁么?秦堪,此事很严重,跟朕私下说说没什么打紧,这种想法可千万莫到处宣扬,否则那些文官们必然会联合起来针对你,开海禁……没那么容易啊。”

    秦堪笑道:“万事开头难,臣今rì跟陛下说起这些,便是开海禁的第一步,这一步很重要,臣相信很多年以后,史书上会记下臣今rì走出的这一步。”

    朱厚照叹气道:“入伙出海贸易一事朕没问题,朕占两成份子足够,其余的你和众勋贵分配吧,至于开海禁一事任重而道远,暂且搁置,老实说,这个马蜂窝连朕也不敢捅……”

    秦堪笑着点头应了。

    指了指门外,朱厚照愁容满面道:“现在最麻烦的是外面跪着的那些家伙,朕封个国公就跟刨了他们祖坟似的……”

    秦堪很权威地道:“陛下,相信我,刨了他们的祖坟他们绝不会像现在这般如此平静……”

    朱厚照忧愁地道:“怎么办呢?秦堪你赶紧拿个主意吧,宁国公朕必须要封,外面这帮家伙如此堵他们的嘴?”

    秦堪浑不在乎地挥挥手:“陛下勿忧,这点小事不必挂在心上,臣回家想个法子打发他们,教他们有气撒不得,老老实实吃个哑巴亏。”

    *******************************************************************

    秦堪离开豹房时没走正门,而是从侧门离开,实在懒得跟门口那些大臣磨嘴皮子。他也清楚刚才他在豹房门口说出那句“我必取之”是对文官们何等的挑衅。

    不过……话说便说了,他从不后悔,做官做到如此高位,连句霸气话都不敢说,当这官儿有什么意义?

    坐上官轿,轿子内的秦堪悄然露出一抹笑容。

    今rì算是给朱厚照心里埋下了一颗开海禁的种子,接下来便是静静等待这颗种子生根发芽,一旦朱厚照下定了决心开海,秦堪必然会扫除朝堂上的一切障碍。哪怕手举屠刀双手沾满鲜血也在所不惜,这是时代前进必须付出的代价。

    至于繁荣天津,扩城池,建深港,造海船……这些都是为未来的大明水军埋伏笔。有了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大明水军,东南沿海的倭寇之患便可从根本上剿除,为大明开海禁扫除最后的海上障碍,一旦开了海禁,国库将会慢慢充盈,世界各地的物产也将源源不断进入大明,潜移默化中。大明一定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

    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啊……秦堪笑容敛去,疲累地揉着眉心,进入朝堂才三年多,他已越来越累。感觉活了整整一辈子似的,如今的心境比起当初那个还在山yīn为一rì三餐动脑筋的他来说,苍老太多了。

    …………

    官轿晃晃悠悠,秦堪坐在轿中昏昏yù睡。

    轿外红木厢壁轻轻敲了几下。丁顺恭敬的声音传来。

    “侯爷,锦衣卫探子从南昌发来消息……”

    “说。”

    “宁王三卫兵马果然有调动迹象。不仅如此,探子在城内城外查探了几遍,发现宁王所拥兵马并不止三卫,或许更多,宁王这些rì子以邀宴为名,王府长史和幕僚频繁出入府中,动辄与宁王商议彻夜,同时宁王也加紧搜刮封地内的钱财和粮食,一切迹象表明,宁王反相已露。”

    秦堪冷笑:“终于打算动手了么?想做这座江山共主,他还缺了一副好牙口……”

    想到宁王即反,秦堪忽然想起另一个人,这场即将到来的战事里,这个人的作用绝不能少。

    “王守仁去贵州龙场当驿丞多久了?”

    “两年了。”

    “两年,这家伙还没当上圣人吗?升级太慢了……”

    “什……什么升级?”

    秦堪没理他,喃喃道:“不管有没有成圣,他也该回来了……”

    *****************************************************************

    王守仁升级确实很慢,这种事情急不得,连王守仁自己从开始时的急躁,到现在心境已渐渐平静,对于脑海中的困惑也看得越来越淡然了。

    龙场位于贵州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这些隶属贵阳修文县,说是县城,实则这里是不毛之地,除了深山老林便是背着竹遍背篓偶尔经过驿站的苗人,龙场附近是苗人的主要聚居地,汉人很少,而苗人因长久以来被汉人官府欺压,所以对汉人颇为仇视。

    王守仁就生活在这么一个恶劣的环境里,若他以后知道这是他的知交好友秦堪特意为了磨练他而将他发配至此,王守仁大约会抄刀从贵州一路杀进京师吧。

    刚被贬谪到龙场时,王守仁的处境很惨,他带着简单的行李跋山涉水,来到这个几近荒芜废弃的驿站,自己动手刚搭起一座竹房,当天夜里便被不友善的苗人们拆了,王守仁是驿丞,驿丞虽是不入品的官儿,但在苗人眼里,不入品的官儿也是官儿,汉人官员就是他们的敌人。

    竹房被拆了,王守仁也不生气,哈哈一笑后继续在原地又搭了一座竹房,结果还是被拆,反反复复三次以后,王守仁深深拜服苗人们锲而不舍的强拆本事,于是索xìng卷起铺盖住进龙场驿站旁边的龙岗山腰的一个山洞里。

    这回苗人没再拆了,一则强拆山洞的难度太大,二则这个汉人狗官貌似很好欺负的样子,苗人们都已经欺负得没有成就感,没有满足感了,三则苗人们平时工作都挺忙的,强拆汉人房子纯粹是义务劳动,没人发他们工资,想想老跟这个汉人狗官较劲有点不划算……

    事实证明雅人就是雅人,王守仁哪怕混到原始人居住的落魄地步,也不忘让自己尽量优雅一点,于是居住的山洞他自己戏称为“阳明小洞天”,由于他经常在洞里玩味专研《易经》,故而又被戏称“玩易窝”,这个名字跟青楼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也不知王圣人取名的时候脑子里想到了什么……

    再后来,王守仁任驿丞后主动帮当地苗人铺路建房修水利,本质还是非常纯朴善良的苗人们渐渐被这个汉人狗官所感动,王守仁就这样赢得了苗人们的尊敬,有一天跟苗人们喝酒大家都喝多了,苗人首领卷着舌头告诉王守仁,从山洞里搬回来吧,苗人保证不再拆你房子了。

    于是王守仁乐颠颠儿的从山洞搬回了驿站,苗人们说话算话,不仅没拆他房子,反而主动帮他建房子。

    一间竹子搭成的房子平地而起,王守仁仍旧不改雅不可耐的毛病,房子被取名为“何陋轩”,取义“君子居之,何陋之有”,房子外面还搭了个凉亭,凉亭名曰“君子亭”。

    一个混到如此落魄境地居然还喜欢到处取名臭显摆的家伙,被贬谪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能说他活该吧,至少也应该被生活多甩几个耳光。

    chūn雨贵如油。

    一个chūn雨软绵的下午,王守仁赤着双脚倚在门前看着外面绵绵的雨丝,心中不由感慨万千。

    快两年了啊……被贬到这个驿站已快两年了,京里王家的家仆亲自送信来,说刘瑾已被凌迟,朝中阉党被清洗,一切大快人心的消息里,却没有他王守仁的名字。

    自己……是否已被世人遗忘?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