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六十三章 晋爵维艰

第五百六十三章 晋爵维艰

    秦堪如同活吞了一只苍蝇般恶心,不,是一堆苍蝇。

    头一次发现李东阳的嘴也能毒到这个地步,一想到莺莺燕燕的青楼阁子里,两位鹤颜鸡皮花枝招展的老太太一左一右服侍他喝酒,还对他上下其手吃豆腐,秦堪便生生打了个冷战,浑身冒出一层鸡皮疙瘩。

    现在秦堪也终于明白为何承天门广场上的大臣们看他是这样一种怪异而欠抽的眼神。

    李东阳痛心地摇摇头:“古今俊秀风流者多矣,有好女子细腰者,有好金莲小脚者,甚至好男风亦是千古雅事,你秦堪好歹也是堂堂钦封国侯,放着天下那么多好女子不要,偏好白发老妪,这是什么毛病?”

    秦堪yīn沉着脸,抿唇不发一语。

    昨rì唐子禾确实化妆成白发老妪,他也确实和唐子禾牵手漫步护城河边,不过……这事怎能解释?难道告诉李东阳昨rì与我漫步者其实是一位绝sè女子,只不过化了妆,为什么化妆?没什么大不了,最近她不小心造了个反,杀了几千个官兵,官府正在追缉她而已……

    真这么解释,老迈的李大学士大抵会赏给秦堪一记鞭腿吧。

    见秦堪脸sèyīn沉,李东阳好奇道:“说说,你这异乎常人的癖好莫非其中有何妙处不成?白发老妪……就那么有意思么?”

    秦堪脸sè愈发难看,这个谣言可算是把他的名声毁了,虽说秦堪向来不在乎什么名声,不过显然这个名声例外。如今大明的社会风气还是非常宽容的,“风流”二字绝对是褒义词,男人上青楼与jì女们各种缠绵悱恻都被人写成优美的诗句,在士林里广为流传。誉为佳话。

    然而秦堪这事显然不属于佳话范围,别人风流,时人冠以“少女杀手”“少妇杀手”,至不济叫个“村姑杀手”也别有一番乡趣雅致,而秦堪这事若传开了,士人们指着他的脊梁骨背地里叫他一声“老nǎinǎi杀手”,今后叫他怎么活?

    秦堪仰头望着漆黑的天空,悲愤怆然。

    寅时一刻,钟鼓司的钟声敲响。大臣们不急不徐按品阶排好朝班,沉厚的宫门缓缓开启,百官上朝时间已到。

    秦堪站在勋贵班里,脸sè很yīn沉,几个继承了老爹爵位的年轻伯爷和侯爷在队伍里朝他挤眉弄眼。趁值rì的监察御史没注意,压低了声音问了一个和李东阳一样的问题,白发老妪究竟有何妙处。

    这几位勋贵平rì跟秦堪关系不错,秦堪也偶尔和他们一起青楼邀jì买醉寻欢算是应酬,天津新开市舶司打造海船准备出海走私,这几位勋贵也出了份子,被秦堪绑到一条船上。

    一码归一码。秦堪敬李东阳是长辈,刚才一直忍着没吱声儿,这几个不长眼的勋贵既然主动凑上脸来,不扇不合适。天大的利益关系此刻都扔一边去,抽了再说。

    安安静静的朝臣队伍刚进了午门,队伍便非常罕见地大乱起来。

    山yīn侯秦堪不知何故忽然夺过队伍旁边禁宫武士的金瓜锤,朝着几位勋贵没头没脑打去。朝臣大惊,位首的杨廷和厉喝了好几次都无效。几位勋贵被秦堪打得哭爹喊娘抱头鼠窜,颇有当初李梦阳执金瓜追打寿宁侯之赫赫威势。

    宫中大汉将军见形势不对,又不敢得罪权势如rì中天的秦堪,于是陪着笑脸拦在秦堪和勋贵之间,混乱中被秦堪的金瓜锤击了好几下,秦堪这才喘着粗气作罢。

    队伍内外数十位监察御史气得浑身直颤,指着秦堪大骂权jiān张狂,扬言必上殿参他云云。

    秦堪扔了金瓜锤,若无其事地站回了朝班,对御史们的大骂仿若不闻。目光横扫过去,总觉得今rì的大臣全长着一副欠抽的嘴脸,面目分外可憎。

    *******************************************************************

    小风波过去,百官依次入殿站好。

    奉天殿内,宦官尖着嗓子喝一声皇帝视朝,没过多久,头戴金冠的身穿龙袍的朱厚照一步一步走进殿内。

    今rì的朱厚照似乎与往常不太一样,在百官的目光注视下,朱厚照走得很慢,很小心,两腿夹得很紧,走起来一扭一扭的,殿门至龙椅这一小段路朱厚照走得极其艰辛,皱着眉每走几步便停一下,然后龇牙咧嘴嘶地倒吸一口凉气,接着继续走,大腿夹得紧紧的,小腿却分得很开,标准的外八字步,难看极了,偏偏朱厚照上身却保持着威仪挺得笔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神态非常诡异。

    大臣们不高兴了,皇帝走路竟然这幅鬼样子,看起来就跟刚被阉了的太监似的,这成何体统!

    原本满腹怒火的秦堪见朱厚照这模样,不由勾起了嘴角,想笑又不敢。

    很显然,跟唐寅打架的后遗症还没过去,唐寅的抓鸡龙爪手对朱厚照的伤害不是一天两天能消除的。

    大臣们忍住气静静等朱厚照艰难坐上龙椅,值rì宦官还没开口,便有义愤填膺的大臣走出朝班。

    “陛下三不五时罢朝偷懒也就罢了,离宫擅居豹房暂且不提了,亲小人远贤臣终rì与佞臣为伍只顾嬉戏取乐臣也不说了,陛下今rì岂可越来越过分!从奉天殿门到龙椅陛下一共走了一百三十步,臣敢问陛下,这一百三十步哪一步的姿态像是君临天下的皇帝!”

    工部给事中宋扬出班愤而奏禀,话刚说完,眨眼间数十名大臣站出朝班同声附和。

    朱厚照正忍受着下体传来的阵阵痛苦,昨rì与唐寅那番打斗太过猥琐,痛得他一夜没睡好觉,天没亮顶着一对黑眼圈艰难上殿,谁知屁股还没坐稳下面的大臣便拿他走路的姿势挑刺儿。

    “宋卿退下,朕。嘶——”朱厚照说了半句便忽然圆睁双眼,极其痛苦地倒吸一口凉气,下面的大臣们朱厚照这突然变化的表情吓了一跳,不少人条件反shè似的往后退了一步,惊恐地注视着他。

    顾不得朝堂仪态,朱厚照龇牙咧嘴将手放在裆部揉了两下,动作猥琐得跟饥渴痴汉似的,片刻之后才把手挪开。

    这个非常不雅大失皇帝仪态的动作显然激起了大臣们更大的愤怒。

    内阁大学士杨廷和最气愤,没别的原因。只因他曾是詹事府詹事,左chūn坊大学士,名副其实的帝师,朱厚照的每一个失当的言语和动作,都等于在直接抽他杨廷和的脸。

    杨廷和出班沉声道:“陛下。老臣忝为帝师,敢问陛下,臣当年为左chūn坊大学士时教陛下读书,学孔孟之道,明帝王礼仪,便是这般教你的么?周公建成周洛邑,始成礼制典章。天下莫此为庆,故以成法传延千年,陛下乃天之贵子,当言如龙吟在天。行如猛虎巡山,龙行虎步方显帝王威仪,陛下今rì行走姿态如此不堪入目,沉稳俱无。猥琐之极,敢问陛下此为何故?”

    一番责问训斥令朱厚照脸sè青红不定。旁人参劾或许朱厚照不当一回事,但杨廷和却是教他多年的老师,朱厚照不敢不听。

    嘴巴无声张合几下,朱厚照想解释一下自己身体有伤,然而话到嘴边却停住了。

    说实话吧,委实没脸开口,总不能说昨天跟某个风流才子为了抢女人而恶战一场,而且恶战的招式比他刚才走路的姿势更猥琐……这话能说吗?开不了口啊,说出来会成为全天下的笑柄。

    “朕……错了。”朱厚照有口难言,只好瘪着嘴委委屈屈道歉。这一刻他有些淡淡的后悔,昨rì为何不下令把唐寅一刀剁了。

    人群中的秦堪差点笑出声来。

    今rì他和朱厚照可算是难兄难弟,都遇上了倒霉事,而且同样的有口难辩。

    杨廷和见朱厚照认了错,虽然态度不诚恳,但对一贯在朝堂上无理取闹的厚照式作风来说,今rì算是破天荒头一回了。杨廷和也不忍心太过苛责,于是退回了朝班。

    …………

    因为皇帝走路姿势的问题,朝会上便耗了小半个时辰,几名御史正待出班参劾秦堪午门施暴之事,无奈内阁大学士李东阳却领头开始禀奏国事。

    朝会有朝会的规矩,一旦说到正经国事,御史们也不便拿这点小事参劾别人了。

    朱厚照忍着痛,强打起jīng神听内阁诸学士发起一项又一项的廷议,农桑商贾赋税边军……每天都有堆积如山的政事,自刘瑾被诛之后张永掌了司礼监大权,张永可比刘瑾聪明多了,一上任便亲自拜访了内阁三位大学士,言语谦和,态度恭敬,很快博得三位大学士的好感。

    不仅如此,张永也吸取了刘瑾的教训,不敢擅权专断,哪怕朱厚照再不耐烦,张永也风雨无阻地事事禀奏请示,这样一来朱厚照可就累苦了,每天他要批阅的奏本尽管筛选再筛选,堆在案头仍像小山一般高。

    一件件国事奏毕,朱厚照宽袖捂嘴,隐晦地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道:“你们的事都说完了,没解决的交给内阁三位大学士再行商议定夺,但有件事情朕却很奇怪……”

    朱厚照直起身板朝殿中众臣扫视一圈,拧眉道:“数月前霸州民乱,反贼声势壮大,逆首唐子禾分兵而击北直隶,河南和山东,致使三省生灵涂炭,百姓陷于战火,全托山yīn侯秦堪平乱有方,一举收复霸州,并分兵击溃三省反贼,历时半年终平此乱,昨rì秦卿终于班师回京……朕很奇怪啊,如此大的事情,尔等为何提也不提一句呢?”

    都察院右都御史屠滽出班道:“山yīn侯秦堪收复霸州,陛下当赏赐金银布帛,以彰其功。”

    朱厚照眉头皱得更深了:“屠卿,秦堪收复的可不止是霸州,而是北直隶,河南,山东数十个城池失地,只赐金银布帛,天下人岂不笑朕刻薄寡恩?”

    话刚说完,朝班中有人重重一哼,监察御史李襦走出朝班,大声道:“陛下且慢赏赐,臣参劾山yīn侯秦堪挟功自大,飞扬跋扈,禁宫之内夺锤追打勋贵,山yīn侯虽有功,但无德,我大明素以孝德治化天下,无德之人怎可论功?”

    说完十余名言官御史同时站出班,一脸愤怒齐声附和。

    朱厚照的耳朵里显然长了筛子,不想听的话自动忽略,所谓无德云云根本没在意,反倒对秦堪夺锤打人一事饶有兴致。

    “秦堪夺锤追打勋贵?说说,怎么回事?”朱厚照兴奋劲儿一上来,连下体的疼痛似乎都减轻了许多,屁股在龙椅上扭动几下,就差当众盘起腿再叫包瓜子边嗑边听故事了。

    秦堪是满朝公认的jiān佞,对jiān佞落井下石的机会御史们怎会错过?于是十几名御史七嘴八舌把前因后果一说,特别添油加醋将秦堪与白发老妪漫步夕阳下山盟海誓等等说了一遍,尽管满朝皆知这件事,御史们说完后还是引来满殿笑声,有几个素来看秦堪不顺眼的家伙笑得特别大声,非常的幸灾乐祸。

    “哈哈……”朱厚照也大笑,笑着笑着发现朝班里秦堪的脸sè十分yīn沉,朱厚照立马止住笑,憋红了脸肃然道:“太不像话了,老牛虽可吃嫩草,海棠怎能压梨花?此事大大不妥,咳,秦堪,白发老妪莫非有何不为人知的妙处吗?”

    杨廷和怒哼道:“此乃金殿,请陛下庄重!”

    朱厚照急忙敛了笑,正sè道:“大臣家的私事你们不要拿到金殿上来说,至于所谓挟功自大,飞扬跋扈云云,皆不足信,……无缘无故把你跟别人家孤寡nǎinǎi撮合在一起你不急眼啊?此事作罢,朕自问是开明君主,赏功罚过分明,秦堪有功怎可不赏?朕决定……”

    见下面群臣全都支起耳朵等待下文,朱厚照清咳一声,大声道:“朕决定将秦堪晋爵一级,剌封国公,以彰赫赫平乱之功!”

    满殿寂静……

    朱厚照没得到回应,不由皱眉道:“诸卿以为如何?说句话呀。”

    扑通!

    殿内同时跪下一百多名大臣。

    “陛下不可!”

    “请陛下收回成命!”

    “黄口小儿何德何能,二十余岁竟幸进国公,简直荒谬!”

    “君昏臣佞,社稷江河rì下,先帝啊——”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