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朝堂生谣

第五百六十二章 朝堂生谣

    霸州之战已成了唐子禾最大的梦靥,那攻城的炮声,山崩海啸般的喊杀声,还有穿着布衣的百姓奋不顾死冲上城头与官兵决战,却含恨倒在血泊里的一张张死不瞑目的面孔,至今仍在唐子禾脑海中浮现。

    这是一笔沉重的债,唐子禾选择了偿还,背负重债一死了之是懦弱的,唐子禾选择倔强地活着,用余生偿还她欠下的债。

    秦堪除了叹息还能说什么?

    摇晃的车厢内,二人沉默许久,仿佛都闻到当初霸州城下弥漫着的浓烈硝烟味道,无数金铁相交和惨叫声里,那血与火交织成的幻像仿佛巨兽张开的大嘴,吞噬着秦堪和唐子禾的心神。

    说是兴亡百姓苦也好,说是一将功成千骨枯也好,三千条xìng命在他和她的意志下终究已逝去。

    他和她都想改变这个世道,只是方法不同,如果可以的话,秦堪死后宁愿像武则天那样留一块无字空碑,他的一生做过对的事,也做过错的事,杀过的敌人也杀过无辜,种种对错留给后人们评说。

    做了,便是做了,无怨无悔。时间倒回当初的霸州城下,秦堪仍会选择举起屠刀。

    “秦堪,我又要离开你了……陪我下车走走好吗?”唐子禾幽幽叹息。

    秦堪敲了敲车厢木壁,马车瞬时停下,车外已快到京师城门,二人踏着落rì的余晖,在京师的护城河边静静缓行。

    不知何时二人的手牵到一起,落rì在他们身上洒下金黄sè的光芒,二人长长的影子仿佛融为一体……

    ******************************************************************

    唐子禾走了,秦堪看着她孤独的背影在落rì里渐行渐远,想到她独自一人要面对江湖上的风急雨骤,一个人吃饭睡觉。一个人躲避风雨……秦堪的心忽然间感到刺痛,为她。

    “偿还了所有的债,我回来找你,秦堪,那时我会戴上红盖头,希望你亲手把它揭开。”

    这是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

    寅时。

    百官聚集承天门等待宫门开启。

    京师永远不缺少八卦,仿佛京师从官员到百姓都长着两张嘴,一张嘴负责吃饭,另一张嘴比较贱。张家长李家短,都能拿出来品头论足一番,十八层地狱里有一层拔舌地狱,就是专为这种人而设的。

    大臣们穿着各sè官袍,迎着chūnrì微寒的晨风站在承天门外。三五成群聚在一处低声议论交谈,人群中不时传出一阵轻轻的笑声。

    御前街方向远远走来一乘官轿,官轿在承天门前停下,当身穿蟒袍的秦堪走出官轿时,广场上交头接耳的众臣们为之一静,人人皆用一种秦堪看不懂的目光注视着他。

    秦堪心下奇怪,虽然他很少参加早朝。可谓是金殿上的稀客,而且因为平叛离开京师半年,但也不至于让大家用一种仿佛不认识他的陌生目光看待吧?

    平灭叛乱大胜还朝,按理群臣应该主动走来向秦堪贺功。可是秦堪站在承天门前的广场上,却仍是孤孤单单一人,无数人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仿佛他身上带着瘟疫一般。

    秦堪无声苦笑。

    这个朝堂里。他仍是孤独的,不论为朝廷立下多大的功劳。他仍是所谓清流大臣们眼中幸进的佞臣,就算立下泼天的功劳,佞臣仍是佞臣,仍是清流眼中必yù除之而后快的目标。

    他现在能做的大概只有横眉冷对千夫指了吧。

    可是……这些人就算不认同,他们此刻一道道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是怎么回事?为何大家好像看到一个光着屁股跑出来的男人似的?

    秦堪在众人怪异的目光下顿时觉得有些不自在,他甚至低头在自己身上打量了一阵,衣袍,金带,玉佩,官靴……穿戴没有任何问题,这些家伙们难道集体得了疯牛病?

    人群中只有严嵩和杨一清主动朝秦堪走来,严嵩仍是兵部左侍郎,他已主动向吏部递了函,申请去天津任知府,吏部的批复很快,二话不说便答应了,下月就要离京赴任。他是秦堪爪牙的事实早已满朝皆知,自然也被清流们划入了jiān臣的范围,这样一个jiān臣主动离开朝堂中枢,是大家都求之不得的事。

    杨一清平了安化王造反之后已升任吏部右侍郎,随着刘瑾的倒下,昔rì被刘瑾打压贬值的经历成了他不畏强权的政治资本,有了这些资本垫底,杨一清从甘肃回京后便被提拔为吏部右侍郎。

    严嵩和杨一清非常坦然地朝秦堪躬身一礼,秦堪急忙拢袖还礼。

    “侯爷平乱有功于社稷,下官等为侯爷贺。”严嵩看着秦堪微笑道。

    秦堪摆手:“先别忙着贺……”

    朝广场周围的群臣们努了努嘴,秦堪丝毫没压低声音,很不客气地道:“这帮家伙怎么回事?今rì他们的气质为何如此粗俗?一群人就跟丐帮开大会似的……”

    这话显然被许多人听到,话音方落,秦堪便听到周围许多怒哼声。

    严嵩和杨一清的脸sè有些怪异,想笑又不敢笑,嘴唇嗫嚅几下,正待开口,却见大学士李东阳缓缓走来。

    秦堪急忙主动见礼:“见过西涯先生。”

    李东阳矜持地点点头,捋着胡须道:“山yīn侯平乱辛苦,功在社稷……”

    说了几句官面话后,李东阳忽然压低了声音,用一种怒其不争的语气道:“你小子怎么回事?年轻人风流一点不算坏事,但你风流起来为何如此惊世骇俗?”

    秦堪愕然:“西涯先生何出此言?我何时风流了?”

    李东阳重重一哼:“还装!昨rì傍晚,有人见你在城外护城河边,与一白发老妪牵手漫步,共沐夕阳,据说你们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共许山盟海誓,缘定今生,将来黑发人送白发人……”

    秦堪目瞪口呆,静默许久,挣红了脸低吼:“哪个王八蛋传的谣言?”

    李东阳抬手朝广场一划拉,就跟牧师回血似的一扫一大片:“整个朝堂的大臣们都知道了,难道你还不承认?”

    说着用一种“为何你堕落成这样”的痛惜目光看着秦堪:“老夫本打算明rì邀你燕来楼聚宴,但你如今这种口味怕是不大可能让你宾至如归……老夫上哪儿找两个非良家的老太太陪你饮乐?罢了,聚宴之事还是容后再说吧。”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