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五十八章 二男争女 下

第五百五十八章 二男争女 下

    秦堪惊呆了,他没想到朱厚照说揍便揍,果然是少年人的冲动xìng子。

    唐寅挨了重拳,倒在地上哼哼唧唧,见秦堪在一旁目瞪口呆的模样,唐寅呻吟道:“秦堪,你是朝中重臣,怎可见义而不为?此非君子之道也……”

    秦堪还没答话,朱厚照却恶狠狠呸了一声,道:“放屁!什么见义而不为,小爷今rì是为民除贼,除yín贼!”

    秦堪见朱厚照还要上前揍他,顿时也急了,拉住朱厚照道:“陛……小猴儿,别打了,诗云:既见君子,云胡不乐,就算你乐不起来,也不该大打出手啊……”

    朱厚照奋力挣脱秦堪的拉扯,怒道:“别叫我小猴儿!还有,他算个屁的君子,有这种背地撬人墙角的君子么?分明是个斯文败类,今rì小爷便让他往生极乐!”

    说完朱厚照又是一拳狠狠砸去,正中唐寅鼻梁,然后大叫着扑了过去,把唐寅压在身下,一手揪着他的衣襟,拳头如狂风暴雨般落在唐寅的脸上,身上。

    唐寅虽比朱厚照大十几岁,然而毕竟只是文弱书生,从来没打过架,周礼中的所谓“君子六艺”,虽然其中“shè”和“御”两样算是武艺一类,然而如今大明的文人士子们承平rì久,古风不复,谁还真正去勤习武艺?

    唐寅是典型的大明文人,论诗词歌赋不比任何人差,但论拳脚功夫,他也不会比任何人好。或许更糟,常年的颓废纵情酒sè,身子早就发虚了。

    朱厚照便不一样了,他喜好武事,从小便与东宫侍卫们厮混一起,跟侍卫们学过拳脚功夫,纵然拳脚功夫里花架子占大部分,但格斗经验显然比唐寅丰富多了。

    朱厚照骑在唐寅身上,发了疯似的一拳接一拳使劲朝他脸上揍去,唐寅被揍得惨叫连连。却颇具文人风骨。死活不求饶,嘴里反而大骂不休。

    秦堪眼皮直抽抽,一个是尊贵至极的大明皇帝,一个是名满天下的风流才子。此刻两人厮打在一团。一个使劲挥拳。另一个被压在身下左右挣扎,不时空出一只手跟猫似的挠他的脸……这一架的形象甚至连街头闲汉泼皮都不如。

    秦堪急得跺了跺脚,刚上前一步准备拉架。却见朱厚照忽然扭头朝他怒道:“秦堪你别插手,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今rì不分个输赢不算完!”

    唐寅被死死压在身上,却也不输阵,明明落了下风,仍嘴硬道:“说得好,士可杀不可辱,今rì你如此待我,有种打死我便罢,秦堪你不要管,我要看他敢不敢打死我!”

    秦堪急道:“各退一步算了,唐兄,相信我,他若真打死你了,你死也白死……”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就不信他能在这大明朗朗乾坤底下横着走!”

    秦堪叹气不已,唐寅这会可走眼了,理论上来说,朱厚照绝对有资格在朗朗乾坤底下横着走。

    惶然看了看四周,发现杏林就他们三个人,同来的戴义守在林子外面,尚不知里面发生了如此变故,侍卫们估计隐藏在杏林各处,只不过见朱厚照此时占了上风,他们不敢上前坏了皇上的兴致而已,若唐寅奋起反抗伤了朱厚照,抄家灭族的罪名是怎么也躲不过的。

    二人继续扭打一团,所谓“拳怕少壮”,朱厚照到底练过几rì,拳头一下又一下揍在唐寅身上,四周甚至能听到“咚咚咚”的回音,而唐寅的惨叫也越来越凄厉。

    被揍的唐寅也发现自己处境不妙,这小子分明是下狠手啊,若说打死他倒不至于,若再不想法子应对,十天半月下不了床是肯定的。

    慌乱中唐寅也开始奋力反抗起来,像只被激怒的狮子般死命地挠向朱厚照,两手乱抓之下,唐寅和朱厚照的动作忽然一顿,接着二人的脸sè比较jīng彩了。

    朱厚照的脸渐渐变绿,而唐寅嘴角流着血,喘着粗气,忽然瞧着他莫名冷笑起来。

    少年心xìng倔强,朱厚照忍着剧痛不甘示弱,右手闪电般伸出,往唐寅胯下一抓……

    唐寅的笑容僵住了,最后二人仿佛被使了定身法似的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连表情都仿佛被瞬间冰冻了。

    秦堪好奇凑近看去,不由大吃一惊,他的脸也变绿了。

    只见二人各出了一招猴子偷桃,彼此抓住了对方的命根子,连鸟带鸟巢都抓在手里死死捏着,二人痛得脸上冒汗,额头青筋暴跳,却咬着牙不喊一声痛。

    秦堪的额头也冒出了冷汗。

    “唐兄,赶紧松手,这个玩笑开大了!”

    这可不是秦堪拉偏架,身份摆在这里,唐寅绝后便罢了,老朱家千顷地一棵独苗,若被唐寅捏出个好歹来,恐怕诛他十族都不够。

    朱厚照大汗淋漓,脸上肌肉不断抽搐,显然在忍受极大的痛苦,杀人般盯着唐寅,咬着牙从齿缝里迸出一句话。

    “你好卑鄙!居然用如此下流的招数!我定要诛你九族!”

    唐寅显然好不到哪里去,痛得浑身直颤却不敢动一下,咬着牙冷笑:“你一个被革了职的威武将军能诛谁九族?我还从未听说朝廷有‘威武大将军’这个衔号,你小子分明是个骗良家女子的骗子!”

    朱厚照目光喷火,疼得声音都哆嗦了:“懒得跟你废话,我只说一次,放——手——!”

    “要放你先放,把我揍得这么惨,当我是你孙子么?”

    三人周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群穿着便装的侍卫出现,凑近看到皇上的命根子居然落在别人手里,侍卫们吓得魂飞魄散,锵地一声拔出刀来,一名侍卫举刀便朝唐寅头上劈去。

    “住手!”

    朱厚照居然喝停了侍卫,怒道:“刚才我已说过,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绝不用权势压他,大丈夫说话算话,你们凑上来做什么?给我滚!滚远点!”

    “可是……”

    “滚!”朱厚照厉声咆哮。

    秦堪朝侍卫们打了个让他们安心的手势,侍卫们瞪着唐寅愤愤退开了几步,却怎么也不肯离开,每个人钢刀出鞘,只待唐寅敢稍有异动便出手斩杀。

    朱厚照强忍剧痛,却努力维持着倔强的表情,嫩脸肌肉直抽抽,连嗓子都变尖细了:“唐寅,我再说一次,放手!”

    “不放!”唐寅疼得倒吸凉气,咬着牙嘿嘿冷笑:“这世上,嘶——有一种痛叫做,嘶——你不放手,我也不放手!”(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