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五十五章 天子情事

第五百五十五章 天子情事

    一秒记住【】,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秦堪脸都绿了,直楞楞地盯着店伙计,嘴一张:“陛……”

    店伙计打扮的朱厚照眼一瞪,咬牙笑道:“比什么比,不用比了,小的保证本店的杏花酒是最正宗的,别的酒家根本没得比。”

    眼前的朱厚照穿着一身蓝粗布短袄,头上戴着软塌塌的布璞头,肩膀一条脏兮兮沾满了油污的白巾,无论走路还是站立都自然地塌着肩膀弓着腰,对谁都是一副陪笑的脸sè,典型的店伙计打扮。

    秦堪眼皮抽搐几下,咬着腮帮子不经意地扭头四顾,发现酒肆外面许多面熟的禁宫侍卫围侍,有的装成闲汉街痞蹲在酒肆不远处,嘴里叼着草根四下张望,有的装成摊贩,地上摆着一堆鸡零狗碎假装售卖,还有一个个子比较矮的干脆卖起了烧饼,也不嫌脑袋上面绿得慌……

    整个酒肆看起来寻常普通,实则周围已被各种妖孽般的禁宫侍卫严密包围起来。

    而朱厚照……这位不着调儿的皇帝干起店伙计来显然比当皇帝内行多了,也勤奋多了,两眼闪烁着兴奋好玩的光芒,点头哈腰不忍直视。

    秦堪顶着一张绿脸找了张空桌坐下,抬眼一扫,发现刘良女并不在酒肆,整个酒肆里忙活的人只有刘良和朱厚照。

    叹了口气,秦堪把忙碌中的朱厚照拉到桌旁坐下,压低了声音道:“陛下……玩得有点大啊。”

    朱厚照嘻嘻一笑:“什么时候回的京师?提前打声招呼我好告个假去城外迎你呀。”

    秦堪无语看着朱厚照这身伙计打扮,叹道:“陛下,……豹房破产了吗?连你都不得不出来做零工?”

    朱厚照笑道:“你当初说得对,朕……咳,我若想得到刘良女的芳心,必须要放低姿态。至少要放低到和她同等身份的位置上,她才肯拿正眼看我,所以我就索xìng在她店里打零工当店伙计了。”

    秦堪奇道:“当初你出现在她面前时一副富贵公子打扮,进出扈从如云,这刘良女若不是瞎子的话,怎会让一个富贵公子给她打零工?”

    朱厚照得意笑道:“我用了苦肉计才让她答应的。”

    “什么苦肉计?”

    “穿上破烂衣裳,让侍卫扮成打手追打我,一直追到酒肆前,当着刘良女的面把我一通狠揍。侍卫扔下一句限时还钱,最后扬长而去,你说我都这样惨了,善良温柔的刘良女怎会见死不救?”

    “可是为何一介富贵公子会混到欠人钱财的地步呢?”秦堪这一刻忽然很有求知yù。

    朱厚照侃侃而谈:“这就是另一个比较伤感的故事了,我曾经的身份是第四代威武大将军。不过呢……”

    说着朱厚照朝豹房方向煞有其事地拱拱手:“……不过当今皇上昏庸无道,听信小人谗言,于是将我这个为民请命的威武大将军罢官免职,并抄没家产,为了侍奉年迈的母亲,我不得不举债度rì,为了生活。我干过苦力,当过跑堂,卖过烧饼,摆过字摊……唉。不说了,说得我自己都心酸了。”

    秦堪久久无语,从朱厚照身上他忽然发现一个事实,犯贱这种事是不分身份地位的。皇帝犯起贱来比普通贱人更令人发指……

    “别发楞呀,说点什么。比如夸夸我之类的……你说我是不是很聪明?这个法子比当初领着一群侍卫在她面前死缠烂打果然有用多了,至少可以天天看到刘良女,而且她对我好歹也多了一丝丝好脸sè。”

    秦堪拱拱手:“能把瞎话编到这个程度,臣除了佩服实在无话可说……陛下,最近太庙还算平静?历代祖宗的牌位有没有无缘无故掉下来?”

    朱厚照气笑了:“你少编排我,我费尽心机娶一个心爱的女子回去,与她相爱生子,为我老朱家开枝散叶,祖宗只会拍手称快,绝不会责怪我的。”

    顿了顿,朱厚照有些迟疑地补充道:“……反正我若是祖宗一定会托梦支持。”

    “于是刘良女中了你的苦肉计,当真把你留在店里当伙计?”

    “对。”

    “她每个月给你多少工钱?”

    朱厚照羞赧地伸出一根手指头。

    秦堪睁大了眼睛:“一两银子?”

    “不,一钱银子……”朱厚照瞪了他一眼:“你也是个不知柴米油盐贵的家伙,知不知道赚钱很辛苦的,你看我这满手的老茧和油星子……”

    秦堪呆楞许久,才道:“好,一钱也行,陛下你拿过几次工钱了?”

    “一次都没拿过,每个月都被扣光了……”

    “为何?”

    朱厚照赧赧道:“她家的杏花酒确实好喝,我每次总忍不住偷喝一点点,而她就每次把我的工钱扣一点点……”

    秦堪叹道:“陛下,你是万金之躯,不能乱吃乱喝东西啊,今rì喝杏花酒喝得痛快,那是因为刘良女家开酒肆,万一哪天她改行卖砒霜了怎么办?养成了习惯,顺手抓一把往嘴里塞……你这不是为难史官吗?教他怎么有脸写你的死因?”

    朱厚照脸孔迅速涨红了,憋着一股怒火道:“你这张嘴……你怎么不去当言官算了?这位客官还有事吗?小的要侍侯别的客官了,你自便。”

    “当然还有事,陛下,臣刚刚回京,平霸州之乱的经过臣还得向你细细禀奏呢……”

    朱厚照朝不远处忙碌的刘良瞧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军报我都看过了,此行平霸州之乱你干得漂亮,比许泰那个蠢货强多了,可惜又让逆首唐子禾跑了,你派来的左哨军参将何松是个什么东西呀,钦犯都快押到京师了,结果还是让她跑了,我已下令将何松拿进诏狱,过几天将他斩首,押个犯人都押不好,这个没用的东西!”

    “还有,最近很多大臣拿这事儿做文章,他们想将逆首唐子禾脱逃的责任推到你身上,朝会总有几个老家伙跳出来要我惩办你,都被我骂回去了,最近你小心点。”

    *****************************************************************

    PS:月末了,大家手里的月票不少了?拜求投几张,开单章太费脑子,老贼就在这里吆喝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