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四十七章 决战前夜(下)

第五百四十七章 决战前夜(下)

    “下马就擒?”身陷重围的葛老五仰天一声长笑,眼神暴戾地盯着毛锐,喝道:“老子这些年纵横天下,干的就是杀头的买卖,皇帝小儿老子都不放在眼里,何时下马就擒过?老子就在这里等着,谁有本事拿我上好头颅去请功!”

    毛锐亦大怒:“狂妄反贼,不知死活!给我拿下!”

    数百京营骑兵举刀策马向葛老五等人冲杀而去.对待这些已成气候的反贼,京营将士不会有丝毫留手,这是一个阶级与另一个阶级的对抗,谁负谁死。

    葛老五压抑许久的豪迈之气顿生,举刀长笑几声,一手拉着缰绳,双腿狠狠一夹马腹,马儿朝毛锐发力冲去,葛老五一刀朝毛锐劈落,毛锐微惊,举枪便架住,刀枪相磕发出震耳的金击,刀刃上传来的巨力令毛锐连人带马往后踉跄退了两步。

    “哈哈,什么狗屁伏羌伯,连老子这一刀都吃不下,你的功夫是从师娘裤裆下学的吗?”

    毛锐大怒,挺枪便刺,葛老五马上一个拧腰闪身躲开,反手抓住毛锐的枪杆,用个“震”字诀使劲一抖,毛锐顿觉握枪的虎口生疼,手中铁枪情不自禁撒手。

    二人厮斗两个回合只在呼吸间,却已胜负分明。

    “不要活口了,给我乱刀劈死!”毛锐瞋目厉喝,面上一片羞怒。

    一片雪亮的刀林在夜色的火光里盈盈颤动,刀光若电,如追韶华。

    反军中顿时有几人惨叫出声,中刀从马上摔落。

    领队的小将奋力架住刀,急喝道:“葛将军,末将拼死为你断后,你赶紧回城,快!”

    葛老五一声不吭,一刀横扫而出,三名京营军士应声倒地。

    与此同时,反军中又有几人中刀落马而亡。

    葛老五听着袍泽的惨叫声,如困兽般发了狂,拍马往前冲,手中的钢刀舞得密不透风,竟生生让他杀出一条血路。

    “你们先回城,老子功夫高,他们留不下我,快!”葛老五回头大声道。

    “扔下主将不管生死,我们回了城也是个死,葛将军,咱们一起杀出去……”

    话没说完,小将忽然一声闷哼,表情变得极度痛苦,身躯摇晃一下,睁得不瞑目的眼睛从马上摔落。

    葛老五一声悲啸,扭头遥望中军大营正中绣着“秦”字的帅旗,赤红的双眼闪烁着愤怒和嫉恨,接着拨马便朝霸州城方向飞驰而去。

    毛锐气得浑身直抖,数百精锐骑兵竟留不下数十人,最后竟还是跑了一个,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放箭!绝不让他活着回城!”

    漫天箭雨在黑夜中激射而出,一道道黑色的流光直追葛老五的背部。

    ******************************************************************

    “元帅,葛将军领小队出城袭扰中了明廷大军的圈套……”

    元帅府里彻夜不眠布置防御的唐子禾大惊,娇好的身躯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葛老五如今人在何处?”

    “正在明廷大营边沿往回赶。”

    唐子禾身躯颤了几下,阖目片刻,冷静地道:“南城门鸣锣敲鼓,吸引明廷注意,派一百骑兵从东城门出城接应葛老五,快!”

    …………

    …………

    一夜厮杀血战,整整一小队反军全军覆没,葛老五被接应回城时,背部密密麻麻插着无数支利箭,像只刺猬似的无力趴在马上。

    众人进城,城门砰地一声关上,葛老五从马上滚落下地,使劲推开欲搀扶他的军士,努力挺直身子,大声道:“我……要见元帅!”

    话刚说完,葛老五嘴里喷涌出大口大口的鲜血,身躯摇晃不已,旁边的军士心酸大恸,上前搀扶时却再次被他狠狠推开。

    “快请元帅!我时间不多了!”葛老五厉喝,嘴里的鲜血不停地涌出。

    “葛老五,我在这里。”唐子禾的声音一如往常般清冷,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葛老五目光已渐涣散,艰难侧头看去,只看到一道模糊俏丽的身影,近在咫尺,如隔天涯。

    费力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葛老五声音嘶哑道:“唐子禾,刚才冲陷敌营,我杀明军三十二人,我算不算一条汉子?”

    “算。”唐子禾眼圈含泪。

    得到唐子禾的肯定,久绷的心弦忽然一松,葛老五大口吐着血,膝下一软,面朝唐子禾单膝跪下。

    “你喜欢盖世英豪,我每曰勤练武艺,你喜欢书生才子,我每曰不眠不休熟读书经,你期待有人保护,我终曰寸步不离,你期待被人呵宠,你三餐起居皆由我经手……”葛老五的血越吐越多,显然背后的利箭伤了肝肺。

    看着唐子禾使劲咬着牙却泪如雨下的俏面,葛老五咧开嘴惨然一笑:“我多想再活几年,再多学几年,待到有一天我完美无缺地站在你面前,你还会如今晚一样拒绝我么?”

    唐子禾扑通一声单膝跪在他面前,忽然奋力扇了他一耳光,哭着道:“葛老五你这蠢货,你做这些有什么用?不管你怎样的完美无缺,你终究不是他,明白吗?”

    “哈哈,哈哈哈哈……”葛老五拼尽力气仰天狂笑,笑声悲怆。

    似乎某种支撑他的信念轰然倒塌,葛老五终于软软倒地。

    人在弥留,气若游丝,口中吐出的鲜血染红了前襟,葛老五看着悲恸万分的唐子禾,忘情伸手似乎想抚摸她的脸,不知怎地却缓缓收回。

    “你的脸真好看,可是我的手很脏……唐子禾,没人比我更清楚你的苦,我错了,我不该逼你,你终究只是一个女人啊……有件事我一直忍着没说,当初天津城外的那支箭确是京师造作局所制,不过那种箭矢京营官兵能用,锦衣卫能用,东厂西厂也能用,伏击咱们的人,我不能肯定是不是锦衣卫所为……对不起,我需要你用仇恨来忘了他。”

    “因箭而造的孽,最终死在箭下,我之一生,报应圆满了……唐子禾,若有来生,江湖再见……”

    葛老五喉头发出“嗬,嗬”的弥留之音,最后头一偏,在唐子禾面前气绝而亡。

    …………

    …………

    中军大营帅帐前,秦堪披着大髦面无表情看着大营边沿的喧闹。

    丁顺匆忙走来行了一礼,道:“侯爷,刚才有人袭营,中了毛锐设下的埋伏。”

    “全歼了?”

    “呃……临乱跑了一个,那家伙显然是练家子,杀我三十余人全身而退,不过他身中多箭,估摸也活不了了。”

    “天罗地网居然也跑掉一个,毛锐好本事。”秦堪冷笑。

    丁顺移开话题,道:“侯爷,那逃出去的五千反贼有了下落,密云卫倾巢而动与那五千反贼遭遇,双方大战一场,五千反贼被杀得只剩数百,潜入深山,当时有锦衣卫密探观战,发现为首者并非唐子禾,而是个男的,只是身材酷似,那人已在大战中被杀。”

    秦堪眉头微动:“也就是说,此乃唐子禾疑兵之计,实则她仍在霸州城中……”

    “对。”

    深深吸了一口气,秦堪的语气冷若寒霜:“擂鼓聚将,准备攻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