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四十一章 相思无用(上)

第五百四十一章 相思无用(上)

    酒是上好的女儿红,秦堪仰头一口饮尽,酒入愁肠,却说不出是何滋味,心头仍如压着千斤石头沉甸甸的。

    霸州造反,朝廷平叛,十万京营jīng锐摧枯拉朽势不可挡,一座城池不可能守得住,待破城后该杀的杀,该安抚的安抚,安民告示一贴,造反主犯装上囚车往京师一送,秦堪的任务便算完成,很简单的一件事。

    然而这件简单的事里却多出一个秦堪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的女人,简单的事情变得不简单了。

    爱恨交缠,yù舍难舍,硬起心肠挥兵来攻,然而见到她的瞬间,秦堪又感觉到自己的心软。

    这个要强却楚楚可怜的女人,他该拿她怎么办?

    唐子禾抿唇看着秦堪饮尽一杯酒,然后朝她亮了一下杯底,杯底是空的,却满载着坦荡。

    唐子禾嘴角一勾,下马走进了凉蓬,在秦堪对面坐了下来,却并不急着喝酒,反而盯着秦堪的脸,辨别着当初分离前的不同,她看得仔细而认真,仿佛妻子看着自己久别的丈夫,生怕错过任何一个跟回忆不同的细节。

    咫尺距离,相对无言。

    良久,秦堪叹道:“此去经年,唐姑娘,别无恙乎?”

    唐子禾凄然一笑:“只恨我还是我……”

    秦堪盯着她那张jīng致中带着几分刚毅的俏脸,缓缓道:“曾经答应你的事,我正在做,我没有骗你,五年以后再看天津。它一定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唐子禾眼圈一红,很快逼回了眼眶中的泪,语气生硬道:“秦侯爷,你我现在在千军万马前。你要说的就是这些琐事吗?如果是,恕本帅不奉陪了!”

    唐子禾起身转头便走,她的脚步很慢,慢得像岁月。

    女人放慢脚步。只是为了等心爱男人的一句挽留。很多男人就是因为不懂女人,所以才把她们从不舍推向不得不舍。

    秦堪懂女人,他没让她失望。

    “唐姑娘……”秦堪叹息:“如今你我大军一触即发,血战之前为何不能平心静气坐下来喝一杯,算是酬了当初天津的故人之情。”

    唐子禾眼泪再也忍不住簌簌而下。

    “秦堪,现在说这些还有何用?走到如今这一步,你我都身不由己,你不能为了我而退兵,我不能为了你而归降。因为我们现在不仅仅只为自己活着了……”

    秦堪缓缓道:“戮杀千万的屠夫佛都允许他回头是岸。你为何回不了头?唐姑娘。不要给自己的自尊找借口,你坚持的所谓志向根本就是个错误!这座江山就算被你们打下来了,你确定你治理江山一定比当今皇上好吗?你如何治贪?如何治河?鞑子南侵如何抗击?倭寇袭边如何应对?税赋如何收?臣党如何制衡?土地集中的趋势如何削弱?”

    连珠炮似的问题将唐子禾问懵了。呆呆地看着秦堪,眼神中闪过一丝不知所措。

    秦堪叹道:“你只知道造反。只知道用暴力打下江山坐龙廷,这世上的事错综复杂牵发动全身,打江山用刀,治江山难道你也用刀吗?蒙古人占了咱们汉人的江山却不懂治理,只知无尽的杀人,破坏,结果元朝政权维持了多久?不到一百年便轰然倒塌,唐姑娘,你曾说‘不为良医,愿为良相’,这‘良相’是那么好当的吗?”

    唐子禾眼中渐渐迸出怒意,沉声道:“秦堪,你叫我出来就是为了教训我么?江山打下来了自有学问人帮我治理,本帅用得着你帮我cāo心吗?直接说正事,我的耐心不多了。”

    秦堪垂头叹道:“归降朝廷,如果你还相信我的话,降了。大军开拔前我已向陛下求了旨意,绝不杀降虐降,许你等自解兵器归乡,我更能保证你安然无恙,唐子禾,降了,你应该知道大军攻城的后果,涂炭生灵之前,只盼你及时回头,莫造杀孽……”

    唐子禾眼中瞳孔瞬间缩成针尖,盯着秦堪冷冷道:“不!我绝不归降!今生我或许做错了一件又一件事,但这件事我没错!你高居庙堂顶峰,怎知民间疾苦?你可知霸州被明廷的狗官们糟蹋成什么样子?你可知霸州的百姓过得多苦?这朝廷早该亡了!不换出一片朗朗青天,我唐子禾死不甘休!”

    秦堪摇头道:“此皆刘瑾梁洪之过也,如今梁洪被你们杀了,刘瑾被陛下亲自下旨凌迟了,而我这次带来的不仅只有刀兵血光,我还带来了陛下的仁政,带来了朝廷对霸州百姓的补偿和歉意,废霸州马政,免霸州税赋……”

    秦堪话没说完,却被唐子禾冷冷打断:“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就算你当着全霸州百姓的面宣读皇帝圣旨,你且看霸州百姓谁还会信!”

    秦堪沉默了,他的心渐渐沉入谷底。

    “看来你铁了心要反,我说什么都没用了……”秦堪黯然叹道。

    “不错,我刚才说过,我回不了头了,数万兄弟的xìng命系于我一身,我怎敢拿他们的xìng命冒险?”

    秦堪无奈道:“你一个女人……争霸问鼎那么有意思吗?”

    这句话激起了唐子禾的傲气,闻言冷笑道:“谁说女人便不能争霸问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女人也可以有!我就要用我这双手,亲自称量天下的英雄……”

    语气一顿,唐子禾的笑容愈冷:“……况且我已称量过了,所谓英雄不过如此,如果男人们就这点本事,这天下我取之何妨!”

    秦堪终于被她激起了怒意:“唐子禾,你太狂了。你所说的‘英雄’,是那被你杀掉的刘瑾家奴梁洪,还是那不中用的许泰?”

    唐子禾像只天鹅般执拗地高仰起头,不甘示弱地看着他:“……也可以是你!”

    *******************************************************************

    PS:牙还是有点痛,脸还是有点肿,名副其实的厚着脸皮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