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一十四章 龙之逆鳞

第五百一十四章 龙之逆鳞

    刘瑾倒了.

    意料之中的结果,却是意料之外的过程。

    锦衣卫,东厂和西厂史无前例的联起手,厂卫缇骑尽出,大索全城。

    朱厚照还在从刘瑾私宅回到豹房的路上,无数与刘瑾有关的党羽大臣尽皆被厂卫锁拿,焦芳,刘宇,张文冕,毕亨这些阉党核心人物当场被拿下,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丁顺和千户李二,常凤等人似乎早已知道了结果,刘瑾被拿入有司内狱的同时,全城抓捕刘瑾党羽的行动便已开始。

    天子之怒,伏尸百万。

    当团扇把柄暗藏两把淬毒匕首被搜出来以后,朱厚照终于对刘瑾动了杀心。

    这是朱厚照的底线,也是朱厚照的逆鳞,刘瑾终于触及到它了,或者说,有人帮刘瑾触及到它了。

    厂卫露出了它蛰伏已久的獠牙,在朱厚照狂怒的命令下,凶神恶煞闯进了京师无数大臣的府邸,垂头丧气的刘瑾党羽被戴上重枷铁镣拿入诏狱,无数女眷老人哭天抢地被关进了大牢,等待着承受皇帝暴怒的后果,不少自知作孽深重无法幸免的大臣索姓在自己家中悬梁自尽,更有甚者干脆狠下心先杀了自己的妻子儿女再自戕,因为他们不愿见到自己的妻女即将被送进教坊司,被千百男人羞辱践踏,也有的大臣心存侥幸,趁着对刘瑾的最终审理还未出结果,于是收拾了细软带上妻小出逃……

    突如其来的变故,平静的京师一点征兆都没有,便忽然掀起了惊涛骇浪,大明正德朝最大的一次朝堂清洗徐徐展开……

    *****************************************************************

    山阴侯府依旧平静。

    若说平静中有什么不一样的话,今曰的秦府家主秦堪表现似乎有点反常。

    一大早便坐在池塘边喝酒,石桌上搁了两副杯筷,从天没亮一直坐到下午,沉默地盯着池塘呆呆出神,谁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直到下午申时,丁顺匆匆进府求见侯爷,杜嫣金柳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纵然秦堪什么都没说,可二女隐约也猜到秦堪在等某个消息,相公的脸上写满了山雨欲来,也酝酿着狂风暴雨。

    丁顺已是侯府常客,进门问过管家后便兴冲冲地闯到池塘,瞧见秦堪面前摆着几样小菜,丁顺不由一楞,接着一脸喜色道:“侯爷,刘瑾倒了!”

    秦堪的脸上并未浮现多大的喜意,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中,他只是缓缓闭上眼,仰天呼出一口浊气。

    “终于倒了!……也该倒了!”

    丁顺由衷地朝秦堪躬身抱拳:“这一切全托侯爷神机妙算,今曰早朝大伙儿按侯爷的谋划,一步一步将刘瑾逼上绝路,侯爷威武!”

    秦堪笑了笑:“威武倒不至于,我只不过把握住了陛下的心思而已,刘瑾最致命的弱点在于他对陛下的认知仍停留在东宫时期,他一直以为陛下还是当年那个没心没肺的单纯太子……”

    顿了顿,看着渐渐放晴的天色,秦堪深深道:“刘瑾忘了,再单纯的人都会长大的,一个长大的男人必然有他守护的东西,这个东西或许是心爱的女人,或许是道德真理,或许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家……”

    丁顺笑道:“陛下守护的东西自然是祖宗留给他的基业。”

    “对,祖宗基业是陛下的底线,也是他的逆鳞,所以唯有给刘瑾的头上戴一顶造反的帽子,才会彻底的激怒陛下,才会真真正正伤到陛下的心,陛下才会毫无留恋地对刘瑾痛下杀手。”

    丁顺恍然道:“难怪以前那么多言官参刘瑾贪墨,擅权,残杀忠良,侯爷皆不以为然,从不掺和其中,原来那时侯爷便已看清这些由头是参不倒刘瑾的,唯有坐实了造反这条罪名,触到了陛下的痛处,刘瑾才算真正走进了绝路……”

    秦堪笑着点点头,然后道:“事情都办得利索吗?没留下把柄吗?”

    丁顺环视四面,压低了声音笑道:“锦衣卫寅时天没亮便将刘瑾私宅围了,将所有的家仆全部锁拿带走,切断了刘府和宫中司礼监的联系,再将东厂西厂大张旗鼓叫来,这中间起码有一个时辰的空档,这一个时辰内空荡荡的刘府自然任咱们为所欲为,兵器盔甲和玉玺就是在这个时辰内埋好的,然后再给顺天府的侦缉高手塞了银子,于是高手发现刘府的掩埋痕迹便顺理成章,任谁都瞧不出漏洞……”

    秦堪叹息道:“刘瑾陷害残杀忠良无数,他一定没想到自己也死于被人陷害,因果报应,循环不爽,冥冥中真的有一双眼睛注视着世人……”

    随即秦堪道:“接下来陛下应该会下令三司会审,刘瑾还没死,咱们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将刘瑾的罪名坐实,还有,对其党羽要一网打尽,刘瑾关押之地重兵把守,严禁任何人与他接触。”

    “是。”

    丁顺应了以后,看着秦堪略显疲累的脸色,小心道:“侯爷,最大的敌人刘瑾倒了,您好像并不是很高兴?”

    秦堪苦笑道:“我应该高兴么?动用了如此多的人力物力,一环套一环的布局,甚至付出了一场战争的代价才把刘瑾扳倒,况且一个刘瑾倒下去又怎样?大明如今的现状难道杀一个太监便能改变么?……丁顺,这不是荣耀,也不是胜利,对整个大明而言,我们只是在内耗,而且内耗并没有结束,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争斗,我们还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丁顺一脸茫然地眨着眼。

    秦堪泄气地叹了一声:“我跟你说这些干嘛,去吧,把该安排的事情安排妥当,做到滴水不漏,诛除刘瑾只差这最后一刀了。”

    “是。”

    丁顺应了一声,接着表情有些古怪地瞧着秦堪。

    “侯爷……”

    “还有什么事?”

    “今曰朝会群臣发动,共诛刘瑾,其中发生了一点点小意外……”

    “什么意外?”

    “呃……中途司设监太监毕云进殿,说绿林响马盗起事,攻占了霸州,杀了霸州知府,还杀了霸州钦差提督太监梁洪,并发下檄文,说是刘瑾搜刮霸州,百姓苦不堪言,故而响马盗大举反旗,兴兵而伐不义……”

    秦堪确实意外了片刻,接着苦笑道:“这道檄文倒来得巧,虽说不算雪中送炭,至少也是锦上添花,不过霸州造反,又是一桩麻烦事……”

    丁顺面容古怪道:“侯爷,属下倒觉得,这檄文并不算是巧合……因为霸州造反的头目有两个人,一个是霸州绿论响马盗头子张茂,另一个却是侯爷的熟人,当初从天津逃出去的唐神医,唐子禾,张茂和唐子禾两股人马合成一股,反军共计五千余人,这才占了霸州城,侯爷,这道檄文大约也是唐子禾的手笔……”

    秦堪两眼睁圆,吃惊地看着丁顺,接着脸色渐渐阴沉难看。

    唐子禾!

    她居然又造反了!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如此纷乱颠沛的世道,一个女人到底想掺和什么?理想和志向一定要靠造反作乱来实现吗?

    秦堪心头仿佛压了一块乌云,唐子禾或许才智超凡,或许暂时能打得朝廷手忙脚乱,然而最终的结局却一定不会如她所想那般顺风顺水,大明朝廷的力量不是她一介区区女流能挑战的,弘治皇帝和诸多名臣花费一生心血奠定的中兴基础,也不是靠占领一城一池能推翻的。

    这个女人在玩火,她在刀尖上跳舞,舞姿很美,却如烟花乍绽,留给世界的只有瞬间的璀璨。

    丁顺见秦堪久久呆怔不语,愈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神情不由愈发小心翼翼了。

    “侯爷,唐姑娘虽说是人间绝色,但是这个女人太烫手了,简直无法无天之极,属下斗胆说句不敬的话,您还是赶紧把对她的念想掐了吧,您如今贵为朝廷勋爵,又极受天子宠信,这个女人一次两次造朝廷的反,将来侯爷若把她纳入房中,恐怕……恐怕对侯爷的前程不利,陛下若知她的身份,想必也会非常不悦,毕竟扯上造反这种事任何人都干净不了,诚如侯爷您刚才说的,‘造反’二字可是陛下的逆鳞,碰不得的啊。”

    听到丁顺诚挚贴心的劝慰,秦堪回过神,神情更加苦涩了。

    “刘瑾是我亲手用‘造反’二字把他送上绝路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我怎么可能重蹈他的覆辙?丁顺,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霸州是京师南屏障,朝廷不会眼睁睁看着霸州有失,马上就会出动大军围剿他们了,唐子禾的命运,已不是我能掌控的了……”

    丁顺沉默片刻,忽然道:“侯爷,若陛下指派你去平定霸州之乱呢?刘瑾已倒,陛下如今唯一能相信的人就是你了,再说唐子禾又是从你手指缝里逃出去的,派你平乱非常有可能……”

    “那我就亲手把她平了!”秦堪目露煞光冷冷道。

    …………

    …………

    看着丁顺急匆匆离去的背影,秦堪静默半晌,神情忽然变得萧瑟起来。

    刘瑾倒了,秦堪却感到一阵莫名的空虚,不是那种狂妄的“天下已无敌手”的空虚,而是发自骨子里的,对这个原来历史上国祚只有不到三百年的王朝的悲悯。

    但愿,有他这个意外来客的时代里,历史会不一样吧,至少原来历史上跋扈到正德五年才伏诛的刘瑾,这一世在正德二年便走上了绝路。

    寒风乍起,池塘平静的水面上泛起圈圈涟漪,秦堪摩挲了几下肩膀,感到有些冷。

    一件黑色皮裘轻轻搭在他的肩上,秦堪扭头,见杜嫣正一脸笑意地看着他,她的笑容像池塘的水面一般平静,恬然,偶尔也如此刻一般泛起涟漪。

    “相公,天冷了,回屋吧。”

    秦堪暂时抛去心头种种沉重,笑着点头:“好,回屋,等会儿估摸有位贵客上门,叫厨娘张罗一下酒菜……”

    叹了口气,秦堪苦笑道:“今曰怕是想不醉都不行了。”

    ******************************************************************

    天快擦黑的时候,贵客果然上门了。

    贵客确实很贵,天下没有比他更贵的了。

    禁宫侍卫将侯府层层戒备围侍,朱厚照穿着黑绸儒衫,神情颓然落魄地走进了侯府的前堂。

    秦堪似乎已在前堂等候多时,见朱厚照进门,秦堪起身朝朱厚照拱拱手:“臣已等候陛下多时了,此时酒尚温,菜未冷,炭盆里的火也烧到恰好。”

    尽管心情十分痛苦难受,朱厚照仍忍不住奇道:“你知道朕要来?”

    秦堪笑道:“臣不仅知道陛下要来,更知道陛下很想喝酒,很想一醉解千愁。”

    朱厚照瞪着他:“朕的豹房也有酒,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来你这里喝酒?”

    秦堪叹息着笑道:“因为这里不仅有酒,还有朋友。”

    听到这句话,朱厚照眼圈一红,接着哇地大声哭了起来,久抑一整天的情绪在此刻全然释放出来,哭得撕心裂肺,悲伤至极。

    “秦堪,朕今天……今天失去了一个最信任的人,一个我视之如亲人的人,朕……好难受!朕觉得自己活着都没滋没味了。”

    秦堪静静看着朱厚照,此时的他全无皇帝的威仪,哭得像个大孩子,今曰从朝会时开始积压的失望,愤怒,伤心和痛苦,终于在秦堪面前毫无顾忌地宣泄得淋漓尽致。

    “陛下,臣想问问你,从小到大,你得到的东西多,还是失去的东西多?”秦堪忽然静静问道。

    朱厚照止住了哭声,想了一会儿,哽咽道:“朕是天之骄子,当然是得到的东西多,除了父皇和,和……刘瑾,朕几乎未曾失去过什么。”

    秦堪叹道:“既然得到比失去多,臣以为你现在应该开怀大笑,你应该庆幸自己生在极其尊贵的天家,你应该清楚全天下就你一个人投了一个最好最尊贵的凡胎,至于你失去的东西,比如说某些人的背叛,自己付出的信任被辜负,还有那投出去却注定得不到回报的感情……这些东西相比你得到的,又算什么呢?”(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