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六十四章:满门皆富贵

第七百六十四章:满门皆富贵

    佑庆七年。!

    这八年里,发生了许多事,徐谦连娶二女,徐家又多了两个女主人。当政八年,新政已是逐渐铺开,虽然旧党阻力仍在,可是大势所趋,已非人力所能挽回。

    朝中的风气却还是如故,徐谦不打算整肃,也没功夫整肃,新政推行之后,新党崛起,所占的读书人已占了天下一半,便是旧党,也不再复从前的保守,毕竟时代在变,尤其是佑庆二年开始了赎买土地之后,许多士绅虽然不情愿,可是最终还是抛弃了土地,逐渐去接受了新的事物。旧党的基础岌岌可危,不得不求新求变。

    内阁大臣丰熙一直以来,对徐谦的施政都有抵触,只不过他毕竟只是一个阁臣,官大一级压死人,两座新党的大山压着他,令他透不过气,更别提说新党对他冷漠倒也罢了,便是旧党的几个部堂,也是时常给他下扳子。各种嘲笑纷沓而至,丰熙自己也不太争气,但凡是他拟出来的票拟,总是被人用各种理由封驳回来,有一次河南大旱,这位丰大人为了一展自己的才华,居然批了个‘此乃失德之故,当地官吏,当下文罪己,。

    这票拟出来,真真没把人吓死,其实有了灾情,大家在自身上找找毛病也没什么,但凡有灾害,清流们跳出来大骂几句,说是肯定有失德之处,应当引以为戒,有时候灾情严重,甚至连天子都不免要下诏罪己,这倒是没有错。

    可谓这位丰学士坏就坏在他忘了清流和政务官员的区别,你清流可以空谈,可以琢磨着是不是哪里有失德之处,可是你现在是内阁大臣了,人家上书,是让你内阁学士来解决问题的,可不是让你来找问题出自哪里的若是无论遇到什么天灾,内阁大臣都拟个票,说是要罪己,说是失德,那还要内阁大臣做什么,还不如请几个道德先生来,专门来给大家教化一下什么是德行好了有了德行,仿佛就不会有灾害一般。

    户部给事中当然二话不说把奏疏封驳回来,偏偏这位丰学士觉得这是盘踞在户部的无耻新党借机给自己难看决定要好好整治自己一番,这时候,自然不肯退让,既然你们封驳,那就召开廷议,倒要看看,道理站在谁这一边。

    等到廷议时,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是用神经病的眼神看丰学士,身为丰学士同党的陈新陈部堂很不客气直接就冒出来了一句:“国朝百年,凡遇灾难,未尝有内阁如此票拟。”

    丰熙梗着脖子争辩:“难道国朝不是以德治天下吗?”

    于是乎大家傻眼了,你还真不能和这样的人较真,这个人的世界观里,多半是非黑即白多半只认死理。

    徐谦倒是痛快,直接道:“丰学士吃药了吗?”

    丰熙道:“徐学士莫非也知道老夫近来身体不适?”

    徐谦道:“多吃药,不要停!”紧接着解散了廷议,至于廷议的记录,徐谦都不好意思让宫中存档,私下命人删节了一些原话,对这记录之人道:“给朝廷留点体面吧。”

    丰熙还是不明白怎么回事,总是觉得大家都针对于他,然后他发现,针对他的何止是朝中诸公第二日的报纸标题是‘丰学士脑疾、徐学士关怀备至,。

    丰熙气的哆嗦,差点没把报纸吃下去。

    丰学士这一下子当真成了万众瞩目的人物。

    接下来的几年,丰学士便在这枪林弹雨中度过,新党骂他,旧党骂他,新党笑他蠢货,旧党恨他碌碌无为放任新党推行新政,你就算不给力也不要闹笑话,不要让旧党蒙羞。

    丰学士一看不对劲,耗了几年,觉得没脸呆下去,索性愿乞骸骨,请宫中准允告老还乡,可是宫里却没有答应,却是出面安抚他,说他乃是柱国之臣,万不可起这样的念头,现在天子年幼,缺不得丰学士。

    便是徐谦,也是死死的拉着丰熙不肯让他走,这么好的挡箭牌,放走了实在可惜,旧党对新党的怒火,对新政推行的不满,几乎都宣泄到了这位丰学士头上,这厮若是走了,大家掉转枪口,肯定要冲着自己来

    在旧党眼里,徐谦可恨,张子麟可恨,可是丰熙却是最可恨,这就是为何同党中出了败类,首要的任务就是先除败类而绝不对外的原因,因为这种人对旧党的危害更大。

    八年过去,新政已有小成,海路安抚使司的上传遮天蔽日,游弋四海。一座座工坊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头,在福建,在岭南,在浙江,在山东,各省卫所逐渐编练新军,浩浩荡荡的大潮,在内阁主持之下已是无可抵挡。

    佑庆七年即将结束,旧党摩拳擦掌,八年之期就要到了,许多人觊觎内阁已久,新旧党的党争此时在新一次公推的酝酿下,已到了高潮。

    只是八年前的旧党和现在的旧党早已不同,八年前旧党占了天下七成,而如今,已是五五开,旧党固然想要内部整合,重新再战,对徐谦来说,也早已不足为虑。

    紫禁城。

    佑庆天子稚气未脱,兴匆匆的穿着一身小一号的皇家校尉铠甲,召见了徐谦。

    佑庆天子很个男子汉了,至少表面上,他一直都在模仿徐谦神情,比如徐谦皱眉的时候鼻子会微皱,比如严肃时会下意识的托一托下巴。

    佑庆天子召见徐谦,并非是他的本心,而是刘太后暗中吩咐的。

    “陛下,徐学士第三个儿子已经诞生了,没有徐学士,你我孤寡母,早给人害死,陛下能有今日,多赖徐学士尽心竭

    “母后,你已和朕说过三百遍了。”

    “母后和你说这些,是告诉你,徐学士第三个儿子既然已经生了,陛下得施以恩惠,又该封爵了,不如依循徐恒道和徐恒正的先例,立即下旨·封为公爵,况且这个儿子,还是太康公主所诞,宫中更不能薄待。

    “好。”佑庆天子一口答应。

    刘太后又道:“别的公爵无封地,可是徐恒道和徐恒正都有封地,一个是在台湾府,一个呢·是在新开拓的新直浙,近来倭国请求内附,不如这个·封地便在倭国吧。”

    佑庆天子哪里知道这是刘太后的政治手腕,用一些不太实际的土地,敕封徐家,台湾府本就是海路安抚使司收回大陆,所谓新直浙,更是远在千里,位于爪哇国下方,一片新大陆,至今这大陆到底有多大,也无人知晓·只是有不少商贾在那里建设了港口,不少人前去开荒。这些对大明朝来说,尽都是可有可无·敕封徐谦,一方面是拉拢,另一方面却是借花献佛。

    “知道了,知道了。”佑庆天子得了刘太后的指使·召来徐谦,将刘太后的主意统统宣布,如小大人一样,道:“徐爱卿,倭国在哪里?”

    徐谦傻眼,你敕封倭国给我儿子,你现在问我倭国在哪里?

    徐谦只得道:“倭国在朝鲜之下。”

    佑庆天子道:“朕听说过朝鲜,可是也不知朝鲜在哪里?”

    徐谦语塞:“距离辽东不远。”

    佑庆天子点头,虽然还是不明白,却还是似懂非懂。

    徐谦道:“陛下再过两年·便可入皇家学堂锻炼,到时,自要熟读海图图志,大明万里江山,陛下也定能看明白。”

    佑庆天子眼睛一亮:“皇家学堂里能坐大船吗?朕要坐大船。”

    徐谦道:“今年年底,正是太皇太后寿诞,海路安抚使司将聚三百舰队于天津·恭祝太皇太后万寿无疆,到时候·陛下可以去看看。”

    佑庆叹口气:“还要等到年底。徐卿…···”他看左右无人,又改了口:“徐叔叔,朕总是问宫里的人,朕的父皇是什么样的人,可是宫里的人都语焉不详,便是皇祖母,也不作声,大家都说,你和父皇名为君臣,实为兄弟,你和朕讲讲吧。”

    小皇帝想爹了。

    徐谦不疾不徐的坐下,有太监给他斟茶,润了润喉咙,徐谦郑重其事的道:“先帝是个好皇帝,先帝在的时候,文成武德,开新政,东征倭国,北扫大漠……”

    佑庆天子嘘口气:“我要做父皇那样的好皇帝。”

    徐谦点点头:“陛下会比先帝做的更好。”心里捏一把汗。

    佑庆目视远方:“嗯,朕会比先帝做的更好。”

    佑庆二十三年。

    寒冬腊月里,徐家老小已从京师启程,前往台湾府过冬。

    长子诚国公徐恒道率船队来迎,徐恒道已经大了,眉宇之间有徐谦的影子,颇为俊朗,在船舱里,他低声在埋怨:“自父亲致仕,这新党是越来越不争气了,前两年还有张阁老在维持,现在的这个徐阶,竟不能统合新党,这一次虽然拿到了首辅,可是旧党有两个旧党入阁,许多人都指望父亲大人出面,整肃新党呢。”

    徐谦淡淡一笑,道:“这些事,为父已经不想理会了,你也不要搀和,安心做自己的国公罢。”

    徐恒道颌首点头:“二弟那边,传来了书信,说是想回直浙住一趟,新直浙那边太苦寒了。”

    徐谦道:“苦寒也得呆着,那里不比倭岛和台湾,前几日,不是说有许多海盗出没吗?他这信国公,不能只贪图享乐,地方是偏僻了一些,可是徐家有一口气在,就得有人镇着。”

    不知不觉之间,徐谦这个曾经的‘新党,,在儿女们看来已成了一个老顽固。

    徐恒道只得点头,道:“是。”

    徐谦道:“为父乏了,你也去歇了吧。”

    硕大的楼船趁着月色,游弋于波涛之间,船队向东,一直向东……

    完本了,每一次完本的时候,老虎就很难受,因为已经没什么可写了,狗尾续貂,就意味着骗钱,很多时候,适可而止是最好的选择,写了将近一年,老虎同样难以割舍,人生有几个一年,在这一年里,大家通过一本书联系在一起,回想起来,一年又觉得过于短暂,在这三百个日夜里,老虎感谢大家的陪伴,永远感激。

    新书《公子风流》已上传,每一本书的结束,对于老虎这种专职的写手来说,就是一个新的开始,老虎不能指望所有人都去支持新书,老虎想告诉大家的是,每一本书,老虎都费尽心血,或许会有能力不及之处,但是老虎一直以最端正的态度对待自己的书,自己的读者。

    感谢大家,感谢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