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五十八章:公推

第七百五十八章:公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张孚敬很糊涂,实在不明白这唐文龙要讲的是什么。不过他意识到,自己出了疏漏,这是肯定的,因为他看到徐谦看他的眼神,这是一种猫戏老鼠的神色。

    张孚敬觉得不太对劲了,只好耐着性子问:“唐大人,老夫还是有些不明白。”

    唐文龙笑吟吟的道:“张公若是不明白,何不遣人去内阁把今日的奏疏都拿来,给大家过目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唐文龙身上,大家感觉到,唐文龙所说的今日的所有奏疏,肯定是关键。

    不等张孚敬答应,太皇太后王氏淡淡道:“来人,去取。”

    “是。”

    一个太监飞快去了。

    过不了多久,提着一篮子的奏疏来。

    唐文龙道:“诸公一份份传阅吧。

    所有人带着狐疑,尚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越是如此,就越是好奇,这奏疏当然是一份份先给太皇太后看,紧接着又是递给刘太后,再之后递给张孚敬,依次传递下去。

    足足半个时辰,大家才传阅完毕。

    然后,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太皇太后变色,是因为不曾想有这么多人如此胆大妄为。张孚敬变色,是因为他感觉天崩地裂,感觉自己即将完蛋。至于其他人·如那礼部尚书陈新,却是老脸青一块红一块,若有所思。

    随即,唐文龙挑选了几本奏疏出来,含笑道:“这一本,也是要立摄政王的奏疏,只不过建议的却是国戚刘善摄政,这刘善乃是刘太后的兄弟,说什么只要刘善摄政,宫中才可安心。”

    “还有这一本,请立的乃是内阁大臣张公·还有这一本······”

    张孚敬脸色苍白如纸。

    他意识到,自己被人打了一个时间差,徐谦很快就得知了消息,并且立即让人上了奏疏·再联络了唐文龙,让唐文龙飞快将这些奏疏送进内阁去。

    于是问题就出来了,奏疏是送去的,到底是什么送去,那也只有天知道,你说你没有看,你如何证明?唐文龙完全可以说·这些奏疏是和请立徐谦的奏疏一并递进去的,既然你张孚敬看了这一本,怎么可能没有看到其他的奏疏·既然所有的奏疏都看了,为什么独独拿请立徐谦的奏疏来廷议?

    张孚敬感觉自己被冤枉了,这一手就好像他冤枉徐谦一样,唐文龙咬死了是清早送去,你能说什么?

    唐文龙冷笑,旋即正色道:“方才有人说,那份请立徐部堂的奏疏,乃是徐部堂授意,那么下官要问·莫非这本请立国戚刘善的奏疏,是刘善授意的吗?”

    刘太后便是刘贵人,现已尊为太后·刘太后听了,脸都绿了,若是按这个说法·这简直是将自己的兄弟往火坑里推啊,她连忙呵斥道:“胡说八道,哀家那兄弟,一向顽劣,很不懂事,你若是说他爱胡阄,哀家倒也罢了·可要说他有什么图谋算计,这简直就是血口喷人。”

    唐文龙连忙道:“微臣知罪·微臣断没有这个意思。”而后他又看向张孚敬:“还有这一封,请立的乃是张公,那么微臣要问,这份奏疏,又是谁授意。”

    张孚敬感觉天都要塌下来,顿时天昏地暗,连忙矢口否认:“老夫断没有指使。”

    “这就是了。”唐文龙义正言辞道:“你没有指使,国戚刘善也没有指使,其他的奏疏都藏在内阁,为何偏偏,廷议专门议的是徐部堂的奏疏,又为何会有人说,这是徐谦指使,要陷徐部堂不仁不义,好在下官在通政使司办事,恰好又都过目了一下这些奏疏,假若没有过目,岂不是徐部堂跳进了黄河也洗不清了?”

    太皇太后王氏松了口气,误会,一切都是误会,如此看来,这应该不是徐谦蓄意为之,肯定是一些投机倒把的大臣,脑子发热,想要借机讨好一些权臣,既然不能以此来疑心张孚敬和张善,那么实在没有理由去怀疑徐谦。

    反倒是唐文龙一句话很有意思,张孚敬这个人,似乎别有所图,否则他看了这么多奏疏,其他的奏疏都藏着掖着,偏偏拿这份奏疏来做文章,这心思可想而知,到底是希望徐谦能摄政呢,还是压根就是想陷徐谦于不义。

    王氏深深的看了张孚敬一眼,张孚敬尴尬的道:“这些奏疏,老夫并没有…···”

    他的处境和徐谦方才的处境一眼,就算是辩护,问题是别人信吗?你说没有看过就没有看过,就正如徐谦方才说自己没有授意一样。

    不少人看向张孚敬的脸色,带着几分鄙视,甚至一些旧党,都抛来不屑为伍的眼

    王氏似笑非笑,依旧看着张孚敬,张孚敬开始慌了,脸色开始变幻不定,可越是如此,就越是坐实了他做贼心虚。

    此时徐谦站了起来,正色道:“今日,我便在这里表个态吧。”

    所有人摒住呼吸。

    徐谦道:“从今而后,再有人奢谈摄政者,杀无赦,以谋反论处,无论是谁,只要敢说,敢上书奏议,都是如此。就算国法能容,本官也不能相容!”

    这句话,掷地有声,让人感受到徐谦的态度坚决,产生敬畏。

    随即,徐谦淡淡道:“再有,别人请立张公还是张善做摄政王,本官管不着,可是现在有人请立本官为摄政王,无论此人是出于好心还是歹意,这件事,本官不管,堪为人臣吗?”

    徐谦向王氏行礼:“微臣斗胆,只怕要冲撞娘娘了。”起身之后,走向张进用,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将她提起来,道:“张大人怎么说?”

    张进用惊呆了,期期艾艾的道:“这分明是你指使我的。”

    可惜这句话,已经没有人相信,徐谦不客气,大明朝素来有官员在宫里打人的传统,一拳头直捣他的面门,大喝道:“你敢发誓,发誓若是真如你所言,全家死绝,不得好死!”

    张进用咬着牙关,疼的眼泪都出来,这个誓他不敢发,最后像是个烂泥一样:“是张公指使,是张公指使,张公说了,按着他说的做,到时候可保我平安……”

    张孚敬一屁股跌坐下去,整个人没有了血色。

    徐谦再不理张进用,回过身来,死死盯住张孚敬:“张公又怎么说?”

    “我……我……”

    徐谦道:“张公这么做,又有什么企图?这件事要不要说清楚?”

    张孚敬悲哀的发现,所有人都不怀好意的看向了自己。

    王氏已经勃然大怒,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一切都是张孚敬自导自演,唆使张进用上书,借此挑拨离间,同时陷徐谦于不义,想从中牟利。

    张孚敬叹口气,跪倒在王氏脚下,道:“微臣万死,请娘娘准微臣致使。”

    王氏冷笑:“不准!来,拿下,查办。”

    张孚敬明白,自己完了,聪明反被聪明误,被徐谦反将了一局,不但让太皇太后对徐谦的信任更高,还搭上了自己。

    几个太监将张孚敬架了出去。

    殿中的人面露惭色,便是礼部尚书陈新都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呆坐着,起身道:“徐部堂,多有得罪。”

    方才几个叫的凶的大臣也纷纷硬着头皮出来致歉。

    廷议到了这里,已经有点可笑了。不过······这个时候,陈新上奏道:“娘娘,眼下殿下还未登基,可是内阁又无大臣,宫中不能理事,内阁有是空无一人,还请娘娘继续主持廷议,这一次要议的,乃是内阁大臣的人选。”

    内阁大臣很关键,可以说大明朝可以没有皇帝,但是绝不能没有内阁,因为内阁是真正治理天下的机构,天下的大小事务,没有内阁的票拟,就办不成。

    所以陈新的提议,确实是当务之急。

    王氏点点头,毫不犹豫的道:“让徐谦入阁罢,至于其他的人选,等到天子登基之后,再做处置。”

    徐谦却是摇头,道:“微臣不敢领受。”

    王氏只道他是客气,她也知道大臣们都有三辞的毛病,因此笑道:“你现在是众望所归,除了你,哀家想不出其他人来,你不必再拒绝了,这件事,哀家做了主,不容更改。”

    徐谦却是坚持道:“微臣无德无能,万不敢领受,况且外朝对微臣多有非议,假若微臣入阁,岂不是坐实了专权二字,微臣以为,内阁大臣的人选急不来,暂时可以由各部尚书轮流入内阁票拟,至于人选方面,可由天下人公推。”

    “公推……”

    一开始,大家还以为徐谦只是表面上客气一下,可是客气有客气的说辞,至少假意拒绝的人,是不会拿出其他办法出来的,而现在,徐谦居然来了个公推。

    有人一头雾水,也有人沉吟不定,更多人在暗中揣测,这个徐谦,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