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五十四章:真正的敌人

第七百五十四章:真正的敌人

    目送唐文龙离开。!

    张孚敬的脸上浮出了一丝冷笑。

    他眯着眼,继续拟票,一天当值下来,回到府邸,因为是刚刚抵京,所以张孚敬的所住的宅邸很是简陋,他从前是个没油水的官,平时也是两袖清风的做派,里头的陈设就更加简单了,除了雇了两个轿夫,一个看门的老头,一个老妈子,宅里一个人都没有,至于家眷,倒是还在乡中,不便接来。

    张孚敬确实是个不讲究的人,清廉程度很高,比起此前的几任阁臣,很是难得。

    他前脚进了宅子,后脚看门的老仆便过来,道:“老爷,张大人来了。”

    张孚敬淡淡一笑,道:“人在哪里?”

    老仆道:“安排在了厅里。”

    张孚敬点头:“没什么人看到吧?”

    老仆道:“张大人是个很谨慎的人,来时也是乔装打扮,很是低调,这一路上小心翼翼,不会有什么大碍。”

    张孚敬点点头,道:“你去看着吧,若是有人拜访,就说老夫身体不适,已经歇下了。”

    老仆颌首点头,连忙去了。

    张孚敬快步进了厅子,旋即便看到有人背着手,在看厅中墙壁上的字画。

    此人便是兵部尚书张进用,自从杨廷和被诛,张进用就病了,

    ‘病,的很重,而朝廷眼下也顾不上他,徐谦显然对他这病人也没多大的兴趣,没了杨廷和,收拾他不过是一句话的事罢了。

    张进用的脸色明显不是很好,不过他此时兴致勃勃,似乎察觉到了动静,忍不住莞尔笑道:“这幅画,乃是张公的杰作?万里江山图,好图,好图。”

    张孚敬坐下摆摆手道:“张大人来访,不知有何见教?”

    张进用叹口气,旋即在侧坐上坐下,道:“现如今是风雨飘摇啊想当年,张公在京中观政之时,老夫也在京中,那时候,你我也算有几面之缘,只是不曾想,后来你我各自际遇不同哎······”叹口气,张进用随即道:“张公送来的书信,下官已经看过了今日前来,就是想听张公指教。”

    张孚敬不久前,确实给了张进用一封信,也正是因为这封信,张进用才‘起死回生,,眼巴巴的跑了来。

    张孚敬微笑:“杨廷和死了,张大人,只怕也要大祸将至吧,现在徐部堂没有功夫收拾你可是这并不代表,等到他站稳了脚跟,再将你和杨廷和的那些党羽铲除干净。老夫若是张大人,只怕就高兴不起来,徐部堂做事向来不留后手,张大人,小心哪。”

    张进用脸色一变,他若是不担心这个,那就真是没心没肺了,谁都知道,自己是完了乌纱帽保得住保不住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身家性命保得住保不住还是两说。

    张进用冷冷看张孚敬:“怎么张公是来取笑下官的吗?”

    张孚敬笑了笑:“若是要取笑你,就不会将你请到这里来,况且落水狗,草莽痛打还有些意思,可是以老夫今时今日,会做这等自降身价的事?”

    张进用默然。

    张孚敬继续道:“老夫让你来,是想救你一命,不过想要活,还得自救,一切都看你自己了。”

    张进用突然觉得,这个看上去一眼就容易被人看穿的新任内阁大臣,竟是越来越让人猜不透了,他到底卖什么关子,又到底想要做什么?

    张孚敬平淡如水的道:“我这里,有一封奏疏,张大人若是想活,就抄录一封,明日递来内阁吧。”说话的功夫,一封奏疏从张孚敬的袖中抽了出来,旋即,直接抛到了张进用的手上。

    张进用很是狐疑,接过之后,连忙打开,只看了一眼,顿时面如土色。

    奏疏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说天子年幼,不能署理政务,宜请贤明代政,郡王徐谦,为人勤恳,忠心耿耿,可以代政,宜召唤入宫,假天子而号天下,加封徐谦为摄政王,总揽天下军政。

    这封奏疏简直可以用粗浅来形容,不过里头说的事,却是非同小可,原本这个摄政王的位置,本是益王殿下的,可是如今,却是要让张进用去给徐谦抬轿子。张进用甚至开始怀疑,这压根就是徐谦指使张孚敬交代自己这样做,以此来满足自己的野心。

    难怪这张孚敬口称能救自己一命,原来,他想自己给姓徐的提鞋倒也无妨,因为他确实想活,谁都有求生的欲望,张进用并不蠢。

    只是如此,就难免被人唾弃了,张进用心里乱成一团,而在这时候,他突然抬眸,看了一眼张孚敬,随即又低下头去看这份奏

    不对……事情不该是这样。

    张进用发现了问题,发现在这个所谓奏疏背后的一个重大问题。

    徐谦整死益王的借口是什么?正是宗室不能摄政,无论徐谦本意是什么,可是至少,他高举的大旗就是如此,就好像文皇帝要造反,可是举得旗帜却是靖难一般,这是他们的牌坊,是他们的遮羞布。可是现在,徐部堂这么快就急不可耐的要取而代之,自己来做这摄政王,这可能吗?

    不可能!

    张进用几乎可以确认,因为这是很愚蠢的行为,怎么愚蠢呢。因为天下虽然稳住了京师,暂时控制住了京营,可是并不代表,徐谦的日子好过,现在的徐谦,就如坐在一堆干柴上,三大营内部,依然有人对他滋生不满。天下的清议,虽然被一些报纸混淆了是非,可是大多数人却对徐谦这样的行为带着愤怒,只是敢怒不敢言。边镇的巡抚,依旧也在观望,其他各省的地方官员,大多数对徐谦也不认可。

    在这种情况之下,徐谦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来做摄政王。张进用几乎可以想见,在这暂时维持住的微妙-平衡之中,徐谦一旦来做这摄政王,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这就如干柴遇上了烈火,瞬时之间,星火便可成燎原之势。

    张进用固然和徐谦不对付,但是也知道,徐谦不蠢,他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况且太皇太后之所以如此全力支持徐谦,就在于要除掉益王,除掉益王又为了什么?自然是害怕大明朝出个摄政王,最后丢了自己亲孙儿的江山,也就是说,谁要做摄政王,谁就得倒霉,太皇太后就会不留余地的收拾谁。

    假若这封奏疏递上去,天下人都会怀疑,这是徐谦指使,既然是徐谦指使,那么接下来会如何?太皇太后必然对徐谦产生怀疑,而三大营也必定蠢蠢欲动,怒不可遏的读书人肯定要跳出来滋事,两京十三省,到边镇的四镇巡巡抚,只要有一个人振臂一呼,那么必定,会造成倒徐的局面。

    徐谦除非疯了,才会做这样的事。

    可是······张孚敬为何要让自己上这样的奏疏呢?

    张进用眯着眼,看着脸色平淡的张孚敬,一切都明白了,张孚敬不简单,他的野心,也不只于在徐谦之下讨饭吃,他要做第二个杨廷和,正如杨廷和那般,在嘉靖皇帝驾崩之后,在天下不满的时候,火中取栗,以内阁大臣的名义站出来,借用太皇太后对徐谦的怀疑,立即拉住太皇太后,同时联络那些早已蠢蠢欲动的力量,突然对徐谦动手,正如当年杨廷和铲除江彬一般除掉徐谦。只要除掉了徐谦,张孚敬的声望不管从前如何低下,无论他的出身有什么瑕疵,到时,他必定会成为百官拥戴人人敬仰的人物。

    这个人……好厉害的手段。

    张进用倒吸了口凉气,人家压根就没有出面,也没有站出来和徐谦为敌,而是‘好心,的给徐谦推一把,等到时机成熟,顿时便可以众望所归。

    张孚敬面对张进用的目光,依旧平淡如水,仿佛一切事都没有发生过,只是平淡的喝了口茶,道:“张大人给个准话吧,这件事,你办不办?”

    张进用对待张孚敬的态度一下子恭敬了许多,从前的时候,他瞧不起张孚敬,认为他连庶吉士出身都不是,认为他从前,不过是个小人物,完全是靠投机才有今日,可是现在,他竟是如对待杨廷和一般毕恭毕敬,这个人······很不好惹,而这个印象,已经深深的刻入了张进用的骨子里。

    张进用苦笑道:“下官尽力而为。”

    他已经走投无路了,张孚敬既然寻了他,就已经料定了他只能接受,因为他没有任何的选择,要嘛是被人整死,要嘛奋力一搏,显然,张进用也确实也试一试,这个游戏到了现在,似乎还没有结束,杨廷和的死并不是结束,只是个开始,因为姓徐的会发现,在他的面前,有一个更凶险的敌人,这个敌人在暗处,比毒蛇更加可怕,心思之缜密,手段之阴狠,更是常人难以项背。

    第二章送到,大BOSS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