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五十二章 :安抚人心

第七百五十二章 :安抚人心

    “刘老哥想来对徐部堂有些意见,不过这都是误会,其实呢,大家都是自己人,你想想看,徐部堂一家人都有爵位,会对不住自己吗?至于说编练新军,其实也不是刻意针对刘老兄,咱们的子弟可是直接荐入皇家学堂的,和那些平民子弟自然不同,皇家学堂里出来的,还怕将来没有好差使吗?你看那些二十多岁便任指挥任千户、佥事的,哪一个不是皇家学堂里出来的人。至于刘老哥的土地,其实也别怕,徐部堂说了,往后呢,要用土地来抵干股,具体的详情,兄弟一时也说不清楚,不过老兄放心,绝不会教大家吃亏。”

    张鹤龄滔滔不绝的在游说,嘴皮子都说干了,掰开手指头,一二三四五,将新政的各种好处说出来,又道:“其实徐部堂对刘老哥,是素来仰慕的紧的,他一直都跟咱们说,咱们这些人里头,多数都是酒囊饭袋,真正有本事能为朝廷效点力的,也只有刘老哥了,要不然刘老哥是五军营都指挥使,咱们却不是呢。从前的许多误会,就此算了吧。”

    王成脸色一板道:“老张,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做徐部堂和刘老兄有误会,什么时候的事,我怎的不知道?徐部堂和他有误会吗?你说有误会,那么我来问你,都有什么误会,徐部堂可曾对刘老兄有过微词,还是刘老哥对徐部堂做了什么苟且之事,没有嘛!既然没有,这误会从何说起。我记得,刘老兄娶儿媳的时候。徐部堂还拿了三千两银子随礼呢,有误会。还会随礼?”

    刘乾哭笑不得,只能一声不吭。

    魏国公世子一拍大腿:“是啊,压根就没有误会,哪里来的什么误会,大家都是自己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什么都不说,今夜徐部堂在家中设宴,你肯不肯去。我说实话,你不去我是不去的,徐部堂固然和我关系好,可毕竟你算起来还是我二舅,我是帮亲不帮理,肯定是站在二舅这边的,不过,二舅,毕竟是人家盛情相邀。咱们总得给他两分颜面,毕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不是。”

    刘乾冷笑道:“哼,杨公有什么罪,益王有什么罪。为什么说杀就杀?”

    “这个……”大家傻眼了。

    刘乾道:“他的轿子,刘某人是宁死也不抬的,他要设宴。你们谁要去凑热闹,和老夫何干?你们休要多言。我意已决。”

    刘乾确实是打定了主意,接下来便出现在了徐府。因为方才那番话,显然是希望给自己立个牌坊,指望着别人给他多一点台阶,这就和漫天要价落地还钱一个道理,脸皮厚算什么,吃这一行饭的,哪有脸皮不厚的道理。

    刘乾成了徐某人的座上宾,徐谦对他倒还客气,酒过三巡之后,便有小婢斟了醒酒茶来,同座的人打了个哈哈各自散去,有的是去茅房,有的是家中不宁,得回去面对河东狮吼,有的笑嘻嘻的说还没喝够,拉了几个又寻地方吃喝去了。

    堂中只有冉冉红烛摇曳,除了徐谦和刘乾,空无一人,徐谦呵呵一笑,道:“我的家小,大多都去了杭州,所以冷清一些。”

    话里有话,刘乾道:“徐部堂难道也怕?”

    徐谦叹口气,道:“当然怕,咱们这些人,说好听点,是王侯,说不好听点,拿就是刀头舔血,没有一刻安生啊,大明朝这么多王公,说是世袭罔替,可是又有几个,能够延续至今,太祖杀了一批,到了英宗时又是断子绝孙了一批,此后又是三三两两,隔三差五总会有人出事,若只是孑身一人倒也罢了,可是偏偏,家里有老有小,这一出错,就是一锅端,不易啊。”

    这番话,倒是触动了刘乾的心事,确实不易,就比如这一次,成了就是生,输了就是死,益王完蛋了,杨廷和也完蛋了,自己差点一头栽下去,也完蛋了。

    徐谦笑吟吟的道:“所以我害怕,可是你又何尝不害怕,有一句话叫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都不想挨刀子,怎么办?当然是一团和气,可是有些时候,又不能和气,我和杨廷和,太皇太后和益王,那都是不共戴天,有他没我,有我没他。只不过,刘指挥和我不同,我们还没到这个份上,我们还有商量的余地,共存岂不是更好,何必要拔刀相向?刘指挥今日肯来,拿就是给徐某面子,我已想好了,此次诛杨逆,刘指挥也是居功至伟,这功劳簿子上,少不了刘指挥一笔。”

    刘乾无言,这么大的一个杨党份子,才一会儿功夫,就成了徐党份子了。

    只是徐谦说得对,没必要分出个你死我活,还是安安稳稳过日子要紧,前些时日担惊受怕的过日子,他是受够了。

    徐谦抿抿嘴,又道:“至于你担心的其他事,我到时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你放心便是,其实谁也不想砸谁的饭碗,从今天开始,我向你保证,大家都可以安生的过日子。”

    刘乾苦笑:“那么下官便拭目以待。”

    刘乾对徐谦的拉拢还算满意,虽然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措施,不过诚意却是到了,有这个诚意就好办。

    况且现在大局已定,他固然想翻脸,可是师出无名,在政治上,又没有一个拿得出的人,此时,当然是乖乖就范为好。

    而徐谦稳住了五军营,虽然只是暂时稳住,却也算是一块心中大石落定。

    送走刘乾,徐谦并没有睡,而是在小厅里,和几个族人叙话。

    徐家这些人,已经渗透于京师各处,各自独当一面,平时很难聚在一起,今日倒也算是难得。

    咳嗽一声,徐昌看了徐谦一眼,道:“事情定了吗?”。

    这个事情,当然是大局,徐谦笑吟吟的道:“杨党虽然没有肃清,不过兵权暂时掌在手里,有新军和勇士营,至于五军营和三千营,暂时也不敢轻举妄动,至少在这京畿,暂时不会出什么乱子。朝廷百官这边,虽然现在没有出声,可是绝大多数,暂时也不敢跳出来,声怕被人扣一个杨党的帽子,只是据闻有一些人,在给边镇的一些巡抚传递书信,却也要小心了。”

    两京十三省,其他的督抚都不可怕,唯独这宣府、大同、山西、辽东这四处巡抚最是小心,明朝所谓的十三省,并不包括宣府、大同、辽东,因为大明朝的概念里,这里并非是省一级的构建,只不过从前驻了总兵,此后,为了驻扎文官,以文抑武,所以出任这四地的文官大多是以巡抚的身份,这四镇的巡抚,几乎掌握了三十万大明精兵,实力非同小可,若是平时,自然不必担心他们,可是这个节骨眼上,他们若是串联起来,借口朝中出了奸佞之类的理由南下‘勤王’,那就真要天下大乱不可了,至于其他十三省,多数也不是什么好鸟,只要有人肯站出来,依着他们现在的立场,肯定是求之不得的。

    徐谦淡淡道:“鱼死网破,应该还不至于,不过边镇的武官,也大多对我们印象不好,若是这四镇巡抚当真要闹事,还真要小心防范。现在是人心浮动,最重要的,还是稳住忍心。”

    徐昌点点头,笑道:“哎,想不到咱们会走到这一步。”旋即看向徐勇道:“我让你打听各省的消息,各省那边,有什么变化?”

    徐勇道:“直浙那边自不必说,至于其他各省,倒是都没有什么动静,似乎是在观望。”

    徐福道:“如意坊那边,已经聚财九千四百万两,都是发售的债券所得。”

    徐谦心里大致算了一下:“所以眼下最紧要的是,是如何安抚人心,哎,眼下的局面,和当初在杭州开新政一样,面临的都是一个问题,说穿了,其实就是怎么分好处的问题,现在那些旧党认为自己的利益受损,所以他们才要闹,眼下唯一的法子,就是让人人都有好处,人人都能得到实惠,咱们在京师,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也足以威慑了,眼下只要能安抚住人心,等时间过去,事情就好办了。”

    徐昌道:“那么你有什么法子?”

    徐谦沉吟道:“只是暂时有一个初步的想法,具体如何,却还要再看看,等中山王殿下登基之后再说罢,想来那些人,也都在盘算,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先让中山王殿下登了基,一切就名正言顺了。”

    徐昌苦笑:“眼下是刻不容缓啊,杀人的时候是痛快,可是要安抚人心,却是没有这么容易,你要杀人,爹能帮着你一把,可是你要安抚人心,你这做爹的,就实在没什么法子了。”

    ………………………………………………………………………………………………………………………………………………………………………………

    第二章送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