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五十一章:尘埃落定

第七百五十一章:尘埃落定

    王氏说罢,大喝一声:“来人!”

    王氏的坚决态度,倒是唬住了不少人,一队队早已预备好的校尉蜂拥而入。

    徐谦躲过杨廷和砸来的茶盏,不客气的道:“将这些反贼,统统拿下!”

    校尉们很不客气的动手了。

    那些捋起了袖子的百官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秀才遇上兵、有理讲不清,虽然他们未必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

    可是一旦动了校尉,情势就很快的压住,数个校尉拿住了几个领头闹事之人,其中一个就是杨廷和。

    杨廷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狼狈,此时羞愤难当,他何曾料到,自己也会成为阶下囚,杨廷和旋即大笑:“好,好,且看你如何收场!”

    徐谦看了王氏一眼,王氏朝他点点头。

    徐谦直接上前,揪住他的领子,道:“现在就看看你如何收场吧,你密谋毒杀天子,可是确有其事?”

    杨廷和镇定自若,道:“yù加之罪。”

    徐谦笑了:“杨公,你已经老了,你做的那点事,再如何不露痕迹,可是终究,也不过是可笑的雕虫小技罢了。来人,将他押下去。”

    慈宁宫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只留下了王氏和徐谦。

    王氏看了徐谦一眼:“杀了益王,拿住了杨公,可是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徐谦道:“自是捉拿他们的党羽。”

    “之后呢?”王氏道。

    徐谦道:“娘娘想说的是?”

    王氏嘘口气:“诛了杨廷和,天下大乱当如何?”

    徐谦正sè道:“先除了再说,先扫清了京师,再做其他打算。”

    徐谦态度坚决,这是有前车之鉴可循的,宋时的新旧党之争,你方唱罢我登场,说白了,其实就是斗争还不够激烈,眼下这个时候,徐谦既然已经动了手,就没有回头的可能。

    王氏道:“可是天下乱了,又有什么好处?”

    徐谦道:“天下不会乱!”

    王氏诧异道:“是吗?徐卿当真有把握?”

    徐谦道:“微臣有这个把握。”

    听了徐谦的话,王氏呼了口气,淡淡道:“你放心去办事吧,哀家老了,哎,中山王要尽快登基,陛下的丧事,也不容有失。”

    徐谦点点头:“微臣告退。”

    王氏突然想起了什么,道:“近来宫里的事多,倒是耽误了红秀的婚事,这天女的婚事,耽误不得啊,是了,徐爱卿,你看,这公主下嫁给谁家才好。”

    徐谦愣了一下,明白了什么,其实事到如今,大家已是一条线的蚂蚱了,有王氏就有徐谦,有徐谦王氏和中山王rì子才能过的舒坦,现在不过是希望大家更加紧密而已。

    徐谦老脸一红,原本想扭捏几下,不过旋即一想,这种事有什么好扭捏的,这玩意就好像通jiān一样,都已经勾搭到了一起,再装糊涂,那就太没意思了,徐谦道:“娘娘,其实微臣觉得,下嫁给微臣,也是蛮好。”

    王氏原本还想把这意思说出来,然后在劝说徐谦一下,徐谦少不得要客套几句,说什么微臣才疏学浅,微臣家有贤妻,不敢如何如何,不过这家伙倒也痛快,王氏不由哑然失笑:“嗯,去吧。”

    所谓的去,其实就是干活去了。

    这宫里头还有最后一件事没有办完,当然要加紧去办妥当才好。

    在宫中一处偏殿里,衣冠散乱的杨廷和盘膝坐定,他闭着眼,根本不去看眼前的徐谦。

    徐谦坐在他的对面,冷冷打量杨廷和,突然问:“正德驾崩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正德皇帝会突然驾崩,于情于理,许多事都说不通,你是当时的内阁首辅,千万不要跟我说,这和你没有关系?”

    杨廷和不理他。

    徐谦又道:“张显一个术士,若是背后没有人支持,他断然不敢轻易对陛下下此毒手,他必须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若是没有人支持,就算他能够成功,没有人怀疑是他毒杀了天子,可是他也必死无疑,除非,有人在陛下死后,能得到最大的利益,同时能够庇护他的安全,唯有这样,他才敢铤而走险。”

    杨廷和张目,喝道:“徐谦,到了如今,多说无益。”

    徐谦叹口气,道:“你说的对,多说无益,不知杨公,还有什么遗言吗?”

    杨廷和冷笑:“你杀了老夫,天下必定大乱。”

    徐谦笑了:“这却未必。”

    杨廷和森然看他一眼,道:“是吗?那么老夫倒要拭目以待了。”

    徐谦道:“只可惜杨公看不到那个时候了。”

    徐谦压低声音,慢悠悠的道:“要对付你那些所谓党羽,其实很是简单,无非就是借力打力而已,王莽新政,其实也可以试试。”

    说完这句话,徐谦站起来,不再看他,道:“杨公,再见了。哦,不对,是,永别了。”

    他走了出去,外头陆炳带着几个人按刀而立,在外头紧张的候着他。

    一见徐谦出来,陆炳连忙上前,道:“大人……”

    徐谦平淡的道:“送他上路吧。”

    陆炳点了点头。

    徐谦也不多言,施施然的踱步而去。

    王莽新政……

    殿中的杨廷和一下子不再关心自己的安危了,而是被这所谓的王莽新政四字骇了一跳,旋即他差点要跳起来,姓徐的,疯了!

    他这分明是找死,分明就是找死!

    杨廷和当然清楚,徐谦这是找死,王莽是怎么完蛋的?王莽失败了,徐谦居然敢去做,他难道不知道,这是必死无疑吗?

    可是……为何徐谦如此自信满满,莫非他认为,王莽做不成的事,他能做成?

    不,绝无可能!

    杨廷和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

    他这纵横数十年的老狐狸,又怎么可能理解呢,其实他自己不得不承认,他已经成了老而腐朽的人物,不是他实力不济,而在于这个世界,他已经看不清了。

    砰……殿门被撞开,陆炳带着几个校尉进来,面无表情的道:“卑下是来送杨公上路的。”

    ……………………………………………………………………………………………………………………………………………………………………………………………………………………………………

    大行皇帝的遗诏颁布,中山王朱载基为天子。

    紧接着,又是一道懿旨出来,益王与杨廷和勾结,图谋不轨,已经伏诛。

    这两道圣旨出来,第一道遗诏,让不少人欢欣鼓舞,嘉靖不是个好皇帝,而在这个民智较为开放的大明朝,显然大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高兴,嘉靖终于死了,大家心里的大石已经落地。

    只是益王和杨廷和伏诛,却是吓唬住了所有人,所有人目瞪口呆,旋即,许多人勃然大怒。

    这是yīn谋,这是jiān贼诛杀了忠臣,朝廷之中,出了曹cāo。

    国子监闹的最凶,消息一到,监生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砸,先将国子监砸了个稀巴烂,然后如cháo水一样涌出来,要铲除jiān佞。

    好在,锦衣卫和顺天府早有准备,一队队的锦衣卫带刀堵住了大门,一个个差役在附近巡守,捉拿一些翻墙而出的监生。

    百官还没有出宫,所以这个时候,也是群龙无首,所以也没闹什么大事。

    京师的情况,毕竟和其他地方不同,这里有旧党,也是王党的巢穴之一,虽然王党的人数在读书人中并不占优,可是也足以抗衡,再加上京师的寻常百姓和商贾,则是王党的铁杆,一些贵族,更是和王党关系匪浅,所以,也不可能闹出什么大事,只要能稳住这些义愤填膺的读书人,就不会有什么大碍。

    而在五军营里,刘乾听到了消息,脸sè顿时苍白,他意识到,自己错过了时机,动手的最好时机,是在杨廷和未死之前,他在外头一闹,宫里的人就不敢对杨廷和动手,而后再里应外合,不怕杨廷和不就范。

    可是现在呢,现在还要不要动手。

    他依旧还在犹豫,刘乾发现自己挺悲剧的,堂堂五军营的大头目,手掌这么多大军,原本是一个极大的威慑,结果人家压根没把他当一回事,早就把该办的事都办了。而现在,似乎也没有把自己当一回事。

    其实还是有人将他当一回事的,至少这个时候有人来拜访了,拜访的人很多,都是京师的一些重要王公,王成、张鹤龄兄弟还有其他公侯若干人。

    大家登门,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攀交情,大家在京师,关系错综复杂,可以说,满京师的贵族,其实都是亲戚,不是你的姐姐是我的嫂嫂,就是我的姑姑是你老母,毕竟贵族就这么多,大家都要婚娶,而贵族一向恪守着内部通婚的传统,自然而然,想不串联都不成。

    刘乾看着这些来人,也只能苦笑以对,他只能感叹,刘某人果然不是做大事的人啊。

    ……………………………………………………………………………………………………………………………………………………

    第一章送到。(未完待续。)

    亅wWw, “梦”“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