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四十六章:抄家

第七百四十六章:抄家

    在这深宫,一举一动都需深谋远虑,动手杀人,一是立威,而是彻底的断绝旧党后路,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徐谦要告诉这些皇家校尉,告诉宫外的父亲,告诉自己在锦衣卫中任职的亲族,告诉黄锦,告诉新党,告诉所有人,从现在开始,只有破釜沉舟,走到了现在,断无侥幸,徐某人已经自断后路,诸位跟着徐某人,放心大胆的干吧。

    做大事,尤其是涉及到了宫变的大事,其实问题永远都不在于你犯下过大的罪过,一旦打算动手,就不在乎你杀的人是谁,你要杀多少人。

    关于在于,你作为主谋之人,有没有决心。

    玄武门之变,李世民率先shè死李建成,弑杀他的兄长,当时埋伏于玄武门的亲信,足有数百人之多,为何李世民要一马当先,亲自动手,先杀李建成?

    原因只有一个,李世民要断自己的后路,他要告诉他的同党,一旦事败,死无葬身之地的,千刀万剐。大家看到了李世民的决心,再无疑虑,于是孤注一掷,和李世民一起开创历史。

    徐谦这一剑,并非泄愤,至少这个时候,皇家校尉们目光毅然起来,他们已经知道,眼下已经没有了回头路,所有人不自觉的紧绷神经,露出几分决然之sè。

    杨慎看到徐谦这一幕,骇然无比,他虽是嚣张跋扈,可是还不至于到这个地步,若说从前,徐谦在他眼里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角sè,他毕竟是翰林学士,出身也不比徐谦差,又有个好老子,徐谦能得到的东西,他照旧也能得到。可是等到徐谦成为户部尚书,他对徐谦便多了几分嫉恨了。

    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年纪轻轻做户部尚书,而我这内阁首辅之子,却还在翰林院蹲着。

    杨慎很不高兴,看徐谦很不顺眼。

    可是现在,杨慎对徐谦,就只剩下刻骨的仇恨和恐惧了,恐惧稳稳压倒了仇恨。

    徐谦这时候似乎又注意到了他,朝他一撇,道:“杨学士还有话说吗?”

    杨慎像是斗败的公鸡,默不作声。

    徐谦淡淡道:“一并拿下,下锦衣卫诏狱,定要严刑审问,挑唆百官不行大礼,这是大不敬之罪。”

    百官们清醒过来,这时候无论大家是什么想法,此时也已经无济于事了,因为这时候,他们想什么,根本就不重要。

    众人纷纷行了大礼,而后乖乖退出殿去。

    有太监上前,道:“诸位大人随徐大人入慈宁宫。”

    无人反对,便是先前大声抗议的几个人此时也不敢吱声了。

    众人浩浩荡荡的到了慈宁宫。

    在慈宁宫里。

    杨廷和为首的一批大臣显然已经不耐烦了,太皇太后王氏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他们压根就没心思听,可是毕竟是太皇太后,要走也没这么容易,于是只好一个个心不在焉。

    杨廷和已经感觉不太对劲了,满腹狐疑,徐谦去了哪里,太皇太后这是想做什么。

    一时之间,杨廷和也猜测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心里不断的在推演徐谦可能采取的动作,可是越猜想越是糊涂,益王殿下显然已经是入了京,可是要说徐谦会对益王殿下不利,杨廷和倒是不担心,他之所以不担心,是因为认为徐谦还不至于如此丧心病狂,这毕竟是下策中的下策,除非徐谦想要鱼死网破,宁愿闹到天下大乱的地步。

    正在这时,外头有太监进来,道:“娘娘,百官们到了。”

    王氏点点头,道:“请进来说话吧。”

    紧接着,在徐谦带领下文武百官们鱼贯而入。

    他们一个个脸sè苍白,如丧考妣,魂不守舍,至于徐谦,却是格外引人注目,因为这个家伙衣冠有些凌乱,身上散发着一股浓重的血腥。

    杨廷和大惊失sè,这时徐谦跨前一步,拜倒在地,道:“微臣徐谦,见过太皇太后。”

    王氏点头,道:“起来吧。”

    她的目光,慈和的看向百官,见徐谦神情笃定,已经知道徐谦已经把事情办成了。

    徐谦却是不起,道:“娘娘恕罪,微臣前来,是特来请罪的。”

    “请罪?”王氏故意露出疑惑之sè,道:“徐爱卿何罪之有?”

    徐谦道:“微臣主持大礼,因有人滋事,微臣不得已,已诛一人,又拿办了一人。”

    杨廷和此时在人群中寻找益王的身影,可是哪里找得到什么益王,他突然发现,便是杨慎,似乎也不见了。

    王氏道:“杀的好,拿的好,大行皇帝刚刚驾崩,此时正值纷乱之际,不容有丝毫闪失,若是有人滋事捣乱,为平息事态,这既是不得已的做法,也是权宜之计,杀得是谁,拿的又是谁?”

    徐谦脸上露出些许的冷笑,正sè道:“诛的乃是朱佑槟,拿办的乃是翰林学士杨慎,朱佑槟和杨慎合谋,在大行皇帝灵前捣乱,微臣要将二人拿住,朱佑槟反抗,不得已之下,微臣只好将其诛杀,至于杨慎,胆大包天,胡言乱语,微臣亦是命人将其拿下。”

    啪……

    杨廷和身躯颤抖,整个人打了个冷战。

    他现在算是明白,为何益王殿下和杨慎没有出现了。

    这个徐谦……疯了。

    而现在,杨廷和也几乎要疯了。

    益王乃是他的赌注,纵观宗室,唯一能拿得出手,能服众的人只有朱佑槟,选择了朱佑槟,就等于是站在了道德的至高点,能收买人心,对杨廷和来说,朱佑槟入宫主持政务,这是最好的结果。

    可是现在……死了。

    杨廷和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筹码,一下子没了。更可怕的是,徐谦为什么要这样做,他难道不知道,一旦开了杀戒,自己绝不会善罢甘休,京师里的三大营也极有可能随时哗变,两京十三省,必定会有无数人愤然而起吗?

    更何况,自己的儿子也搭了进去,杨廷和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儿子,杨慎不但是杨廷和血脉的延续,更是他政治生命的延续,其中的重要xìng,可想而知。

    此时,徐谦还道:“微臣为以防万一,已让东厂立即前往杨慎的府邸,拿住他的家小,所谓一人有罪,必定还有同党和余孽,他的家人,只怕也参与了同谋……”

    轰……犹如惊雷,一下子将杨廷和震得面如土sè。

    他呆住了。

    到杨慎家中拿人,杨慎虽然早已娶妻,但是和杨廷和并没有分家,口里说是去杨慎家拿人,实际就是跑去杨廷和家拿人,抄杨廷和的家。

    …………………………………………………………………………………………………………………………………………………………………………………………………………

    与此同时。

    一队东厂番子已是将杨廷和的府邸团团围住,这些人俱都是明火执仗,由一个太监带领,人人杀气腾腾。

    杨家占地不小,而且老爷乃是内阁首辅,少爷乃是翰林学士,何等富贵,平rì里,只有一些护院把守,防禁并不森严,毕竟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地方,一般人谁敢来造次,主要是做做样子罢了。

    可是现在,杨家内部已经慌乱成了一团,老爷少爷都进了宫,突然来了这么多番子,这天一下子仿佛塌了下来,让人惊慌失措。

    太监眯着眼,露出残忍之sè,淡淡道:“老祖宗说了,这里头,有许多的乱党,统统都要拿下,一个都不要留,快,破门,冲进去。”

    一声令下,无数番子拔出了刀剑,一起破门而入。

    …………………………………………………………………………………………………………………………………………………………………………………………

    顺天府。

    一个消息传来,顺天府尹并没有入宫,因为这个时候,天子脚下尤为重要,所以历来朝廷都有规矩,一些要害的衙门,一应官员都不得擅离职守。

    府尹黄兴得到了一份奏报,旋即面如土sè。

    有东厂的番子围住了杨家。

    黄兴脸sè骤变,差点没有一头栽倒在地。

    杨家,哪个杨家,能让差役屁滚尿流前来禀告的,自然不是寻常的杨家,寻常的杨家,顺天府才管他去死。而且不是这个杨家,又怎么可能劳动东厂,东厂是吃素的吗?东厂一旦出动,肯定不会往寻常人家去。

    这就好像,大理寺断然不会去查办一个县里的小书办一样,杀鸡焉用牛刀,需要动用牛刀的,除了那个杨家,还能有谁。

    黄兴傻了眼,顺天府就这点不好,这里富贵人家太多,这里有权有势的人也太多,这些人你管不着,可是一旦出了事,你还是脱不了干系。

    东厂为何要动杨家,到底是杨家当真出了什么事,还是有其他的隐情?

    黄兴越想越是不对劲。

    …………………………………………………………………………………………

    第二章送到,最近章节码字速度犹如蜗牛,一小时才八百字,痛苦啊。

    亅(梦)(岛)(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