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四十五章 :杀人

第七百四十五章 :杀人

    朱佑槟是个很没有节艹的人,他的退缩,实在让人寒心.

    可是最让人心急的却不是这些失落的百官,恰恰是徐谦。

    伤人一千,自损八百,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徐谦打杨慎,不但痛的是杨慎的脸,还有徐谦的手。

    他动杨慎,就是要逼朱佑槟,朱佑槟但凡是有一丁点的野心,就会挺身而出,和徐谦反目。

    可是结果,这孙子缩了。

    杨慎这厮,显然是白打了。

    只是虽然缩了,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徐谦却是知道,这件事一定要有个交代。

    无论你有没有野心,无论你有没有胆子,朱佑槟既然入了京,既然众望所归,既然得到了杨廷和这些人的极力支持,那么这个人,就决不能留,留下就是祸患,今天他缩了,并不代表他的野心全部浇灭,但凡还有机会,必定还要死灰复燃。

    所以,今曰非要逼迫益王和自己作对不可。

    徐谦冷冷一笑,目光在百官中打了个转,最后目光落在朱佑槟身上,道:“可是益王殿下?”

    益王第一次见到这样可怕的人,他生长的环境里,是断不会有这样凶恶之人的,就算再凶恶的人,到了他面前,多半也会像小猫一样温顺,人人彬彬有礼。他吓得面如土色,硬着头皮道:“孤王便是。”

    徐谦微微一笑,道:“原来益王早就在了,倒是徐某人多有冒昧。”他顿了一下,道:“既然益王殿下在,那么就不妨请益王出来评评理,这杨慎如此胆大妄为,目无礼法,本王打他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虽然封王,可是徐谦从来没有向人自称本王,毕竟大明朝没有异姓封王的先例,自己开了先河,已是破了天荒,自然要低调一些,没必要引来别人的反弹。

    可是现在,他直言不讳的自称本王,意思很明白,他告诉朱佑槟,大家是平起平坐的,气势上,就压了益王一头。

    朱佑槟脸色苍白,他也清楚,徐谦这是逼自己表态,而且非表不可,因为他看到,徐谦的拳头握的很紧,后头几个校尉,也都更加剑拔弩张。

    他长吐一口气,只得道:“杨大人,确实是过分了。”

    百官哗然。

    虽然都知道益王殿下这是示弱,可是如此轻易屈服,实在让人失望透顶。

    百官们本身就是软骨头,欺善怕恶可以,皇帝不收拾他们,他们狂妄一些,摆出一副老子敢骂你皇帝的姿态出来,显出自己很有胆量也可以。可是碰到真正敢动手的徐谦,他们却一下子软了,可他们固然是软骨头,并不代表别人也是软骨头,尤其是益王,至少他们心里,总会有那么几个高大的形象,益王就是其中一个,结果这个形象全然崩塌。

    徐谦怒了,他愤怒的地方在于,你这孙子缩的也太快太过彻底,原本他还想挑衅,让益王忍无可忍,自己找个机会,果断办了他,谁知道这家伙是自己说什么他应什么,简直就是把自己精心设计的‘陷阱’当做平地。

    他脸色掠过一丝杀机,狞笑道:“是吗?益王殿下也觉得这杨慎罪恶滔天,好,很好,来,将益王拿下!”

    朱佑槟呆住了,你要讲道理啊,你方才打人,倒也罢了,可是本王一退再退,你还要做什么?

    “徐部堂,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徐谦感觉朱佑槟在侮辱自己的智商,自己好歹也是状元出身,连栽赃陷害都不会,还混什么?他冷冷道:“杨慎见了大行皇帝竟不跪拜,行三跪九叩大礼,你既然明知杨慎有错,为何还站在这里,为何不拜?大行皇帝在时,对你颇多照拂,圣恩浩荡,你却是视而不见,站在这里,莫非要等大行皇帝来拜你吗?来,拿下了,立即交由宗令府治罪,届时本官呈报太皇太后,让太皇太后来处置。”

    几个校尉毫不犹豫的抢步上去。

    朱佑槟惊呆了,这简直就是莫须有的罪名,是强词夺理,只是这个时候,他悲哀的发现,人家压根就不想和他讲理。

    朱佑槟连忙后退,甚至转身要逃,只是另一边,又有几个校尉合围上来。

    其中一个校尉已经到了他的面前,朱佑槟二话不说,连忙拿手要去招架。

    一直冷眼旁观的徐谦眼眸中掠过了一丝疯狂,随即大喝:“朱佑槟,你好大的胆子,皇家校尉要拿你,你竟敢反抗,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他返过身,毫不犹豫的抓住了身边校尉腰间的剑柄,随即刷的一声抽出了宝剑,快步冲上去。

    手中的剑在他手中沉甸甸的,可是徐谦抓的牢牢,一双眸子,宛如见血的野狼,恐怖的吓人。

    朱佑槟呆住了,浑身冷汗如注,差点要瘫倒在地,他看到了徐谦的眸子,徐谦的眸子里分明在告诉他,这个人,要杀人。

    两个校尉已经拿住了他,使他动弹不得。

    徐谦毫不犹豫,冲至这朱佑槟面前,而后一剑狠狠刺入他的胸膛。

    朱佑槟发出哀鸣,这个素来以仁义着称的王爷,一下子,脸色扭曲起来。

    第一剑只是刺进了肋骨,无论如何,都插不进去。

    朱佑槟的身子则是在不断挣扎,显然这一剑柄没有致命。

    徐谦像是疯了一样,虽然鲜血溅了他一身,虽然他的嘴皮子也在不断的颤抖,虽然他发红的眼睛,已经流露出了几分同情。

    朱佑槟无罪,甚至可以说,这个人比起嘉靖天子来说,好了千倍万倍。

    可是理智告诉徐谦,这个人必须要死,他不死,自己怎么办,徐家怎么办,新党怎么办,直浙怎么办?一个个人走马灯似得浮到了他的脑海,有他的儿子徐恒道,有他的妻子,有他的老父,有他的恩师,有邓建,有赵明,有张子麟,这一个个人,眼下都将姓命寄托在自己的身上。

    千万人的身家荣辱,都维系于一身。

    既然开启了新政,那么他就注定了他有今天。

    徐谦的心里,有一种快感,也有一种痛苦的煎熬,他觉得很痛快,可是他又不想杀人,他不愿意滥杀无辜,可是这一丝理智,终于被疯狂掩盖。

    “逆贼人人当诛!”徐谦爆发出一阵怒吼,旋即狠狠将卡在朱佑槟肋骨上的宝剑抽出,旋即,又是狠狠扎进朱佑槟的腰腹:“狗贼,去死吧!”

    朱佑槟脸色越来越扭曲,眼睛像要吐出火来,他死死盯着徐谦,发出咆哮。

    “本王何罪,本王何罪……本王何罪!”

    校尉放开了他,他一下子瘫倒在地,像泥鳅一般在地上来回扭动,地上一滩滩的血水弥漫开来。

    最后,他的蠕动越来越勉强,越来越微弱,渐渐的,没有了反应。

    呼……

    徐谦像是长长的松了口气,解脱了,似乎……一切都解脱了。

    他握住自己剑的手,忍不住在颤抖,这不是他第一次杀人,可是这却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生出畏惧。

    内心的深处,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这种恐惧,从利刃扎入朱佑槟血肉伊始就没有停歇过。

    本王何罪这四个字,像是重锤,一次次的敲击徐谦的心,他心速跳动很快,每跳动一下,仿佛整个人都有些呼吸不畅。

    随即,他紧紧地握住了剑。

    他确实害怕了,他意识到,他害怕,既是因为他对朱佑槟抱有同情,同样,他也害怕自己和朱佑槟同样的下场,今曰他不杀人,明曰就有人来杀他,正是因为对这种下场的恐惧,正是因为这种害怕,所以他才疯狂。

    “唯一克制自己畏惧的方法,就是让我的敌人,就是握紧手中长剑,让我的敌人,比我更加害怕。”

    咬了咬牙,徐谦深吸一口气,他的眼眸,从冰冷的尸首上移开。

    然后,他看向文武百官,百官们早已吓得身如筛糠,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次入宫,看到的竟是这一幕。

    没有人去看徐谦的眼睛,因为那眼神杀机毕露,让人望之生畏,足以让人从此噩梦不断,大家都在沉默,也绝不敢去看徐谦手中依旧染血的长剑,因为那剑刃上流淌的血水依旧温热,滴滴答答,使人恐惧无比。

    徐谦收了目光,淡淡道:“拿手巾来。”

    一个胆战心惊的太监,小心翼翼的送上来锦帕。

    徐谦将剑还给它的主人,仔细的擦拭着自己的手,随即道:“朱佑槟胆大包天,对大行皇帝不敬,大逆不道,图谋不轨之心已是昭然若揭,现在他已伏诛,诸公,有什么话说。”

    沉默……

    一直弥漫着恐惧的沉默在殿中回荡,谁也不敢发出任何异议,甚至于,连附和的勇气,居然都在大家的身上消失了。

    徐谦冷冷一笑,露出轻蔑的笑容,将锦帕丢在地上,道:“很好,该行大礼了。”

    …………………………………………………………………………………………………………………………………………

    第一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