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四十四章:讲道理嘛

第七百四十四章:讲道理嘛

    ,慎被打懵了,显然作为嘉靖朝最大的一个官二代,他从殳有受过这样的‘礼遇,,只有他殴打别人的份,自是无人敢动他一根毫毛。

    他接受不了,无论是自尊还是情感上。

    杨慎愤怒了,他咆哮道:“狗贼,我和你不共戴天!”

    啪啪……

    徐谦更不客气,人家都已经和自己不共戴天了,徐谦不介意多赏他几个巴掌。

    几个校尉将他死死的扯住,杨慎打的眼冒金星,脑子嗡嗡作响,死命想要挣扎,可是哪里挣脱的开,几番努力,都是动弹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痛倒也罢了,这每一巴掌,都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自尊心上,让他羞愤难当。

    徐谦收了手掌,淡淡道:“你再说一遍。”

    “狗贼,竖子!”

    “啪啪……”

    徐谦今日,似乎已经不再注意自己所为的官仪,何止是杨慎眼睛红了,便是他,也已经眼中露出杀机。

    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徐谦已经有些疯狂。

    只是在旁的文武百官们,此时却是大气不敢出,他们惊愕的看着这个场景,许多人再看身边全副武装的校尉,他们意识到,徐部堂今日···…似乎是要疯了。

    人家既然对杨慎动了手,那么就压根没有想到过后果,或者后果早就已经想好了,那就是送杨家父子上西天,否则断不可能,如此的撕破脸。

    许多人愤怒起来,可是愤怒是一回事,多数人还是敢怒不敢言,人家既然动了手,肯定是有依仗,没有三两三,又怎么敢如此肆无忌惮,再看这些杀气腾腾的皇家校尉这时候和徐谦打擂台,后果可想而知。

    而此时脸色最是惨然的,就莫过于朱槟。

    朱槟呆了,他是个斯文人想来也不曾想到,这一番到紫禁城到此一游,会遇到这么个猛人,会遇到这么一个事。

    朱槟和其他的宗室不一样,他是个有头脑的人,一个有头脑的人,无论遇到天大的事都会思考。

    而他思考一番之后,陡然发现,徐谦打的是杨慎可是真正的目的,却是自己。

    或者说,杨慎从一开始,其实就是个小丑,一个小丑,可有可无,人家当着大家的面如此羞辱他,以徐谦的身份,不过是儿戏而已打的就是你,又如何?有本事喊你爹来。

    当然,徐谦的目的不是要引杨慎他爹出现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真正的目的是朱槟。

    表面上,好像徐谦是在行凶,可是这种行凶,只能算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杨慎很嚣张,声称不行大礼,这确实有点大逆不道,而徐谦借着人家一句牢骚话直接甩了膀子就动手,这更加不对况且翰林学士,哪里是说打就打,说拿就拿。

    而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其实根本不值一提,无非是说,徐谦已经和杨廷和翻脸,要收拾他儿子。

    可是更深的原因却是朱槟,朱槟是不是亲王?朱槟是不是要代政,朱槟是不是素来贤明,朱槟需要不需要内阁的支持。

    好嘛,现在倒是好了,徐谦在这里,来回给杨慎耳光,你这贤王,难道不发一语,别人可以做缩头乌龟,你这堂堂宗室亲王,难道能无动于衷?徐谦这样羞辱杨慎,你既是要代政,难道连站出来制止的胆量都没有,一个如此没有担当的人,也配号令天下。

    最重要的是,朱槟和杨廷和可谓神交已久,大家一拍即合,虽然没有什么太深的联络,可是为了彼此的利益,勾搭在了一起,杨廷和拥护朱槟入京,而将来朱槟代政之后,自然也急需拉拢杨廷和来对付新党,甚至于对付徐谦。对付徐谦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铲除朱载基的党羽,只有这样,朱槟这代政才能代的安稳,若是一不小心,代着代着做了天子,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好嘛,大家守望相助,说难听点是狼狈为奸,大家厮混一起,虽然还没有建立起兄弟般的感情,可是眼下,人家的儿子在这里如此受辱,每一巴掌,打的既是杨慎,同时也是杨廷和,你堂堂一个天下人眼里的贤王,一个将来还要和杨廷和勾搭一起的代政王,此时却是无动于衷,隔岸观火,这像话吗?

    所以某种意义来说,徐谦来回打的,就是他朱槟的脸。

    更可怕的事,百官们受了惊吓,这些人都不是重臣,重臣早就先人一步随杨廷和和徐谦入京了,所以并没有什么德高望重的角色,唯一一个领头的,还是杨慎这样的愣头青,人家倒是′锋了,只可惜是领头挨揍。!

    再看身边这些杀气腾腾的武夫,所有人大气不敢出,敢怒不敢言,不敢造次。

    可是他们心底还存着希望,许多人的目光,不可避免的看向朱槟,朱槟毕竟是亲王,毕竟是宗室,毕竟在大家心目中,是德高望重之人,益王殿下,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杨公平时可没少说你的好话,让你入宫,据说也是杨公极力在太后面前劝说,可谓操心劳力,你不出来,怎么对得住人家?

    看到这一双双充满渴望的目光,朱槟想死的心都有,他只是个亲王,不是流氓,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他虽然是个讲道理的人,可是看到徐谦这可怕的模样,说是不害怕,那是假的,人家显然是要鱼死网破,就等自己跳出来,自己一为杨慎开脱,这厮肯定说自己身为宗亲,也不行大礼,和杨慎狼狈为奸,到时候会不会把巴掌打到自己脸上,那也只有天知道。

    这个世上,官大一级不可怕,因为官大一级固然压死人,可是人家终究还是讲道理的,可是遇到这种不顾一切,压根就是要跟你玩命的家伙,你怕不怕?

    只是现在这时候,朱槟便是想装糊涂也不成了,他只好在众人殷殷期盼的目光中排众而出,大喝道:“天子灵前,谁敢造次?”

    这一句话,勉强算是中气十足,不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未免心里有点发虚。

    结果这个时候,徐谦又是来回两个耳光,狠狠打在杨慎脸上。

    朱槟呆住了。

    其实在出面之前,他想过种种可能,比如说徐谦肯定会反驳自己的话,而自己又当如何反驳他,只要大家讲了道理,一切就都好说了,讲道理嘛,朱槟不怕,他读了这么多书,道理还是有的。

    结果人家压根就当他是空气,你的声音这么大,人家没听见,反而火上浇油,杨慎还没再说一遍呢,就两个耳光上去,打的杨慎脑袋发昏,满脸的血印子。

    朱槟的脚下。他悲哀的发现,自己挺傻的,摆在自己的问题,似乎也很棘手。

    如果这个时候,你缩了,别人会怎样看,你好歹是亲王啊,是宗室啊,是贤王啊,姓徐的可以破罐子破摔,可以不顾一切,可是你不能啊,你能忍气吞声吗?你一声大喝,人家理都不理,将你当成了空气,你还能做缩头乌龟吗?一个缩头乌龟,显然是得不到别人尊敬的,毕竟平时你说了这么多的大道理,总不能事到临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吧。

    况且你还是要入宫代政的人,说话直如放屁一般,还代什么政,老老实实在建昌府玩泥巴岂不是更好?

    人家请你来,是让你来解决问题的,不是让你来当空气,若是要做空气,中山王殿下就做的很好嘛,不过人家至少滔滔大哭一声,至少还能让奶娘哄几句。

    可要是你恼羞成怒,似乎也欠妥当,姓徐的太凶,看这架势,是要杀人,你要是再说几句重话,说不准人家就真的要一巴掌打在你身上了。

    朱槟欲哭无泪,他悲剧的发现,京师这趟浑水,实在不是人趟的,早知如此,自己兴冲冲的送脸进宫做什么,还不如在建昌府呢,至少小日子过得舒服自在。

    朱槟固然是宗室的佼佼者,可是再如何佼佼者,终究还是逃不开宗室的一些规律,他害怕了。

    他羞愤的看着一双双愤怒又带着几分希望的眼眸,然后灰溜溜的缩了回去,眼睛一转,瞥到了其他地方,来个眼不见为净。

    其实他不是没有野心,不是不晓得这样做很没前途,也不是不知道,这么做只会助长人家的气焰,可是他更明白,前途这东西,似乎是要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朱槟倒是付得起,可问题在于,不但需要代价,居然还需要风险,风险这个东西,就不是他能负担的了,他毕竟是有后路的人,他好歹是个亲王,有一条很宽敞的后路,实在没有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第二章送到,最后三天了,同学们,这个月没有开过单章,但是还是需要大家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