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四十三章:再说一遍

第七百四十三章:再说一遍

    朱佑槟是个贤王,这一点毋庸置疑,他通经史,懂琴棋书画做人也比较厚道,生活自然也不腐化,宗室里头,这样的人实在是难得。

    可是再贤,照旧也有自己的小心思,起先嘉靖相召,他是一百个不乐意,压根就不敢入京,可是现在呢,时局却是大不相同,朱佑槟此时也变得野心勃勃起来。

    如今张皇后相召,意思已经很明显,因为此前,天子就有旨意,让朱佑槟入宫议政,原本这份旨意,是先把朱佑槟骗进京师来严加看管,可是现在,却恰好成全了朱佑槟,也给了张皇后一个借口。

    在午门外候着的百官,也大多数晓得这位王爷即将炙手可热,自然有不少人凑上来示好,而朱佑槟文质彬彬,态度和蔼客气,一改大家对宗室的种种恶劣形象,给人一中如沐春风之感。

    这时,午门开了,所有人身穿孝服,鱼贯而入,可是刚刚进去,却突然又一队校尉冲出,这些校尉,一个个凶神恶煞,使人不敢亲近,当先一人按剑道:“奉太皇太后之命,诸位先去天子灵前行礼,待大礼过后,立即去慈宁宫商议大事。”

    “大事,商议什么大事?”有人觉得不对劲。

    哭灵是必须的,大礼也是必须的,可是大家不傻,要商议大事,那也该在崇文殿进行,比如商榷一下新皇帝登基的日期,商议一下谥号,还有一些下葬的筹备工作。

    可是跑去慈宁宫太皇太后那儿商议,这就非同寻常了。

    前来交涉的乃是王蛛,王蛛的脾气本就不好,冷笑道:“这是太皇太后的意思。”

    有人在人群之中道:“未曾有太皇太后干政的,就算是议事,那也该请太后出面。”

    王蛛眯着眼,按着腰间的剑柄不动,身后的校尉也有些紧张·场面虽然剑拔弩张,不过他们倒还是保持着克制。

    百官们有不少人意识不妙-了,当然不肯轻易就范,在这种问题上·他们倒是很实在,现在大家又都聚在一起,胆子也大,于是三不五时,便有人在人群中开黑枪:“太皇太后年迈,眼下又痛失大行皇帝,本就悲不自胜·我等岂可惊扰了她老人家。”

    言外之意是,你太皇太后管的也太宽了,这种事·还真轮不到你来做主。

    “我看这不是太皇太后的意思,是背后有人在假传懿旨。”人群中的杨慎挑唆道。

    朱佑槟则是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倒是没有说什么,可是心里却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怎么突然之间,太皇太后跳出来,而且看这些校尉,都是早有准备,显然·这都是谋划好了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现在情况不明朗,他倒也不敢率意发言·这种事,当然是让百官们去质问。

    王蛛道:“诸位,本官的意思已经传达·大家自己看着办吧。”

    “哼,事有反常即使要,诸公不要上当,咱们按着礼法来。”

    “什么时候,一个禁卫,也敢耀武扬威了。”

    “天子新丧,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一句句责难·铺天盖地,本来这些大臣就很恼火·王蛛不啻是火上浇油。

    杨慎胆子大,冷冷一笑:“我们先去行大礼,至于其他的,不必理会,诸公,走吧。”

    说罢率先走在最前,其余人见杨慎打头,也都精神了不少,纷纷往谨身殿去。

    嘉靖的遗体已经装入梓棺,而这里也暂时成了停放天子遗体的地方。

    众人鱼贯而入,一个个露出悲戚之情,可是进了殿,又发现了不对。

    杨公呢?

    徐谦呢?

    还有那一个个大臣呢?

    按理来说,他们虽然在宫中,可既然是行大礼,怎么可能不见他们。

    杨慎觉得不对了,这家伙一向不是善茬,一看自己的父亲不在,再联想到进宫时的场景,却也不行大礼,道:“内阁和各部的几位大人在哪里?”

    有太监道:“他们已经行过大礼了。”

    杨慎怒道:“这是什么道理,既是行大礼,岂可如此草率,他们不来,我们便在这儿等着。”

    此时朱佑槟也不由站出来,温言道:“不错,这礼法里头,可不是这样的,历来也没有这样的道理,还是请诸位大人一起来吧。”

    那太监只好道:“大人们已经请去了慈宁宫。”

    又是慈宁宫,众人一片哗然。

    这时候便是傻子,都晓得有问题了,杨慎冷笑连连:“可笑,可笑,哪有这个节骨眼上,还去觐见太皇太后的道理,不成,还是那句话,他们不来,我们就等,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行大礼。”!正,着,却是有人从侧门进来,淡淡道:“杨学士。”!

    杨慎是侍读学士,所以称呼为学士,倒也不过分。

    来人正是徐谦,徐谦这一次没有穿戴官服,而是和朱佑槟一样,一身龙服,他一步步进来,身后是一队皇家校尉,随即皱皱眉,道:“怎么回事?陛下刚刚大行,诸公为何阄事?难道就不怕惊动了大行皇帝的在天之灵吗?”

    杨慎一见到徐谦,眼睛都红了,他可不傻,近来京师的种种举动,杨慎已经感觉到,自己和徐谦,已经是不共戴天,现在自己的父亲没了踪影,他心里忧愤,自然也不客气,大喝道:“徐谦,你为什么在这里?”

    徐谦道:“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还有,我乃天子敕封的王爷,又是户部部堂,你直呼我的名讳,又是什么意思?”

    一句句都是争锋相对,谁也不曾想到,嘉靖死后,大臣之间的激烈冲突,竟是徐谦和杨慎之间展开,不过仔细一想,却也是情有可原,这两个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都是盛气凌人的人物,矛盾积攒了这么久,今日图穷匕见,自然谁也不肯让步。

    杨慎却是正色道:“你休要拿官帽子来压我,我只问你,家严在哪里?你们自称去见了太皇太后,为何独独你在这里,我看你们根本就是胡说八道,别有居心。”

    杨慎一席话,让不少大臣也跟着鼓噪起来,大家都感觉到了不对,而现在杨慎又肯领头,因此胆子也大了不少。

    徐谦眯着眼,淡淡道:“本官奉太皇太后的懿旨,负责陛下后事,本官不在这里,又能去哪里?”

    杨慎笑的更冷,道:“我看没有这样简单,分明是你们早有图谋。快,请家严和诸位大人出来,否则,我等决不罢休。”

    “决不罢休,那么你想做什么?”徐谦突然笑了,笑的颇为开心。

    杨慎凛然道:“少不得,要大阄一场。”

    “那就闹闹开,本官倒要看看,谁敢来闹,倒想看看,谁敢造次。

    杨慎呆住了,徐谦这个家伙,竟是如此过份,眼下既然是撕破了脸,杨慎也是无惧,这位小爷可是历史上曾经埋伏于宫中,带着人要殴打其他大臣的猛人,别人听了徐谦的话或许会忌惮,可是唯独是他,却是依旧争锋相对:“我就敢造次,你能奈何?”

    杨慎跨前一步,恨不得将徐谦撕个粉碎,他如此竭斯底里,却也是无可奈何,自己若是退后一步,自己的父亲又不见踪影,最后可能让姓徐的得逞,至于姓徐的会得逞什么,他当然不知道,不过这个态度,却是决不能动摇。

    徐谦冷冷一笑,道:“是吗?你想阄事?来,拿下。”

    一声令下,身后的校尉很不客气,纷纷涌出来。

    “谁敢杨慎大叫,道:“你们要造反吗?这还是不是大明朝的天下,敢在这里拿朝廷大臣?”

    一下子,像是炸了马蜂窝,许多大臣的脸都红了,一个个道:“徐谦,你休要欺人太甚。”

    “你这是谋反。”

    徐谦眯着眼,一动不动。

    而校尉们已经扑上去,几个大臣要阻拦,校尉倒是不敢轻易动手,这时候徐谦道:“谁敢阻拦,直接打趴下。”

    话音落下,立即一个想要阻拦的大臣直接被击倒在地。

    大臣们被唬住了,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这姓徐的吃枪药了?

    杨慎已被几个校尉拿住,直接拖到了徐谦的面前。

    徐谦看他,目光冷漠,一字一句的问:“你方才说什么,你说你想造次?你再说一遍。”

    杨慎昂首,吐了口吐沫,道:“我便是要造次,又能如何?”

    徐谦的脸色微微有些狰狞,他忍这个家伙已经很久了,虽然曾是同僚,可是这家伙仗着有个内阁首辅的爹,一向嚣张跋扈,有时对徐谦,也是倨傲的很。

    今天,徐谦对他绝不会有丝毫客气。

    啪……啪……

    徐谦扬手,直接正反给杨慎两个耳光,他目露凶光,一字一句的又问:“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第一章送到,还有三天,本月就要结束,有月票的要赶紧投了,过期就作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