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四十章:拼出一条血路

第七百四十章:拼出一条血路

    徐谦话音刚落,还要开口。!

    这时杨廷和毫不犹豫的道:“徐谦,外界早有传闻,说是胆大包天,妄图借天子而令天下,这件事,可是有吗?你我终究是外臣,现在中山王殿下幼弱,你以为阻挡益王殿下入京主政,就可以一手遮天?”

    这番话,很是厉害,一个莫须有的帽子,任何人沾上了,干系都是不小。

    杨廷和开了口,其他人纷纷跟进,这个道:“宗室入京,我等才能心服口服,任何人阻止宗室入京,就是别有所图。”

    那个道:“这天下姓朱不姓,你想做什么7”

    一句句诛心之词,尽皆都是阴狠无比。

    徐谦淡淡一笑,居然一向激动的他,这时候竟是淡然以对,他平淡的道:“诸公这是要将徐某人批倒斗臭吗?”

    杨廷和正气凛然的道:“不过是让你少有妄想而已。”

    徐谦不再做声了。

    这种罕见的沉默,让杨廷和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他所认识的徐谦,绝不是一个沉默的人,这个家伙,无风尚且三尺浪,可是现在,为何却是沉默了。

    一个平素不甘寂寞的人,一旦沉默起来,绝对是非同寻常,尤其是在关乎所有人身家性命的时候,徐谦的反常表现,反而更让人觉得畏惧。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杨廷和已经没有了选择。

    徐谦不再反对,张太后大喜,道:“既然如此,那么便如杨先生所愿,宜立即召益王入宫,暂代政务,哀家这便宣旨。”

    众人纷纷道:“娘娘圣明。”

    在徐谦眼里,这些人十足的在玩弄着一场闹剧,不过是闹剧也好

    是其他的也罢,他已经不再关心。

    当这些人方才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将徐谦比拟为假借天子号令天下的曹操时徐谦便已知道,他已经没有必要争辩下去。

    从张太后宫中出来,徐谦没有迟疑,直接到了一处侧殿。

    方才忙忙碌碌,又是见太皇太后又是见天子,徐谦显出了几分疲惫,不过他还是打起了几分精神。

    三三两两的人开始汇聚到了这里。

    有司礼监的黄锦。

    有御马监的春生。

    有皇家学堂和新军的王蛛、陆炳、齐成。

    还有刑部尚书张子麟。

    人数其实不多可是这些人,都是宫中徐谦可以商量大事的人。

    在场的人其实都很悲痛,悲痛之情比之外头拿些如丧考妣的人要真挚的多。不管怎么说,其中绝大多数人,他们原本就受过嘉靖不少的恩惠,无论是嘉靖再如何混蛋,可是依旧有一批嘉靖朝的得益者,嘉靖一死,这些人固然不至于痛不欲生,可是伤感难免。

    徐谦喝了口茶,茶香入口精神一震。

    他简要的将在张太后那里的事说了出来,慢悠悠的道:“看来,他们是铁了心的要迎益王了。”

    王蛛冷笑他虽是个武人,却也晓得里头的厉害,朱载基乃是他的外甥益王主政,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好处,人家是宗室亲王,又主持政事,而朱载基一岁不到,这种情况之下,用不了多久这朱载基只怕就要……

    最坏的打算就是朱载基早夭,而后益王名正言顺登基就算益王不敢如此做,可是主政之后,为了巩固权利,将王家、陆家这些所谓的嘉靖心腹党羽清除是铁板钉钉的。

    因此王蛛忍不住道:“大人为何不据理力争?”

    徐谦淡淡道:“据理力争?拿什么争?”徐谦一句反问,让人哑口无言。

    是啊,拿什么争,大臣站在自己对面的是绝大多数,杨廷和好歹是内阁首辅,说的话绝对是一言九鼎,而张太后呢,张太后的根本利益本身就和朱载基背道而驰,她这太后,假若让朱载基顺利登基,顺利主政,谁也不会对她有所感激,等到朱载基长大一些,其母刘贵人甚至可能进行报复。而迎益王主政则全然不同,益王必定只是宗人,张太后拍板让他主政,这是一个天大的恩情。与此同时,益王作为藩王,肯定会遭人质疑,所以他想要站稳脚跟,就必须寻求合法性,在大明朝,尤其是皇帝年幼的情况之下,太后假若给予足够的支持,那么合法性就不成问题。

    所以迎益王入京,对张太后是最好的结局,益王需要借助张太后的合法性,张太后可以借益王来对付刘贵人母子,双方一拍即合。

    再加上大臣们的造势,一切都可以水到渠成。

    凭徐谦一张口,反对的了吗?

    所有的人脸色黯然,大家都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绝境。

    张子麟虽是刑部尚书,却是王党领袖之一,一旦益王主政,必定会和旧党勾结,要铲除,首先就是要除掉新党的一些旗帜人物,徐谦位高权不容易动手,那么首当其冲的就是他张子麟,张子麟几乎已经可以预想到,半年之后,有大臣出面弹劾自己各种罪状,而后内阁和益王命有司查办,最后官兵查封了自己的府邸,而自己,则是彻底身败名裂,可是不可避免的会有牢狱之灾。

    对陆炳和王蛛来说,更是如此,益王怎么会放心,陆家和王家这种嘉靖的外戚和死党掌握兵权,在亲军和皇家学堂以及新军里担任要职,若是不铲除陆家和王家,他这代政的王爷,只怕要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了。

    黄锦是兴王府出来的,一直都陪侍着嘉靖,跟着嘉靖作伴了一辈子,他也没有任何的选择,就算他肯给益王做狗,可是益王也是宗亲出身,他的身边,也有随侍的太监,难道你黄锦能有这些和益王朝夕相处的伴伴们亲7

    所有人都沉默了。

    他们知道,眼下最困难的时候到了。

    平时这些人,因为有天子庇护,所以多多少少,都有些有恃无恐,可是嘉靖一死,他们便发觉,自己所努力的一切,都极有可能成为泡影。

    大家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徐谦。

    徐谦慢悠悠的道:“本官动嘴皮子,说不过他们,就算这道理讲得通,又能如何?这个世上,不是谁有理就成的,他们是十张嘴,我们是一张,多说也是无益。”

    “可是。”陆炳道:“难道我们就这样任人宰割,坐以待毙?”

    徐谦淡淡一笑:“你想坐以待毙吗?”

    陆炳毫不犹豫的摇头,其实陆炳此前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毕竟是嘉靖的伴读,当年在安陆伴读的时候,他就养成了一股内敛的性格。可是内敛不代表软弱可欺,尤其是自从进入皇家学堂之后,屡建奇功,现如今已经焕然一新,整个人身上多了几分锐气。

    他斩钉截铁的道:“卑下不愿坐以待毙?”

    徐谦看向王蛛。

    王蛛乃是国戚,嚣张惯了的,毫不犹豫的道:“二哥,我的性子你是知道的。”

    徐谦莞尔,看向黄锦。

    黄锦一身冷汗,却还是道:“杂家若是在司礼监混不下去,就做不成人了。”

    这是一句很实在的话,但凡是失势的太监,下场最为凄惨,不但做不成人,或许就是想做畜生也不可得。

    徐谦看向张子麟。

    张子麟沉吟道:“事到如今,也唯有拼出一条路来。”

    那春生含泪道:“奴婢是刘贵人身边的人,若是让那王太后掌权,王太后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奴婢,到时候,非要被她捉去喂狗不可。”

    徐谦淡淡道:“其实,你们做不成人,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咱们现在的处境,是想做别人的奴才也不可得啊。既然如此,那么就只好拼一拼了。只是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实属大逆不道,事成,则大家依旧是荣华富贵,衣食无忧。

    事不成,到时咱们只好在黄泉路上作伴了,大家肯跟徐某人冒这个险吗?”

    短暂的沉默。

    最后所有人道:“富贵险中求,咱们已经有了富贵,可是也没了退路,要保住这富贵,唯有拼死一搏。”

    徐谦道:“好,从现在开始,咱们就杀出一条血路。”

    他看向陆炳、齐成、王蛛:“新军和皇家校尉,要随时待命,待我再去见一趟太皇太后,到时自有命令传来。”

    三人行了军礼:“遵命。”

    他看向黄锦,道:“东厂那边,要控制住,先不要动,不过到时会有大用。”

    黄锦咬牙道:“杂家自是晓得的。”

    徐谦看向春生:“勇士营要立即集结起来,加强宫中的警戒,这一点,其实不必吩咐,你应当知道,尤其是要保护刘贵人还有慈宁宫,明白吗?”

    春生道:“放心,一只苍蝇,只要没有徐大人的手令,也进出不得。”

    徐谦最后看向张子麟,道:“待会儿,便会有百官入朝,到时候,你尽量去联络一些咱们的人,一旦有什么变故,决不能惊慌失措,到时,我还要借重。”

    说罢,他刷刷的写了数十封便笺,交给黄锦,道:“这些书信,想尽办法传递出宫,定要选一个信得过的人,决不能出差错。”

    黄锦最重重点头。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