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三十一章:不成了

第七百三十一章:不成了

    大家的态度情有可原,你张进用自己要摆出一副专家的!姿来,说什么必定是冒功,大家看你是兵部尚书,看了你的资历之后,才信了你,跟在后头起哄。

    结果怎么样?结果悲剧了。现在大家仔细回头想了想,就感觉自己成了傻子,给人家做了嫁衣,被人卖了,还在帮人兴冲冲的数钱。

    有这么贱吗?

    本来征倭的事,争议巨大,虽然暂时平息下来,可是这依旧还是一个污点,将来说不准还可以再翻炒一番,拿来清算一下。结果现在倒好,人家报捷,大家一个个兴致勃勃的说要重赏,说是什么旷世之功,这里头有个最关键的问题,那便是大家都叫好,都说这征倭征的好,那么某种意义来说,就承认了征倭的正当性,只有征倭合情合理,所以大捷才好嘛。

    结果大家是送脸下乡,给人家提供了正当性的借口,最后还把新党上下的人,统统都重赏了一遍。

    大家都看着杨廷和,想看看杨廷和怎么说,杨廷和却是在观察徐谦,想看看这是不是徐谦的阴谋,而徐谦淡然处之,神若冬水一样不见波澜。

    场面很尴尬,谁也没有吭声了,一切都在不言中。

    感觉自己被坑的人,这时候也没有老脸跳出来痛骂,得了好处的人,暗爽都来不及,也没必要跳出来吸引仇恨,当然,最风口浪尖的张进用,恨不得自己找条地缝钻进去,老脸通红,似乎也自知自己这一次误了大事。

    当然,他的心底却是波涛汹涌,因为以他对兵事的理解,不可能发生的事居然变成了可能,这新军的战力,到底可怕到了何等程度·他几乎不敢想象,便是让他统领天下精兵,筹划一年,进行征倭·只怕也绝不可能有这样的战绩,而现在,一切都成为了现实,现实就是,海路安抚使司创造了又一个奇迹。

    良久,张进用终于挤出一些笑容,这笑容很是勉强·仿佛有人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非笑不可。

    好不容易,张进用才道:“大捷……很好嘛·很好,不过此前,朝廷就已有嘉奖,这一次,就不必再嘉奖了,赏罚固要分明,却不能无度。”

    他说话的时候,感觉到许多人想把他吃了,张进用的自信心还有自尊·一下子崩溃。

    这一次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这他甚至已经彻底的动摇了自己的自信,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可笑的井底之蛙。

    一个人,尤其是张进用这样的人,一旦失了自信·一旦对自己都产生了怀疑,后果是严重的,至少现在,他连说话,都带着几分忌惮,至于像方才一样,和张子麟据理力争·那已是断不可能。

    徐谦微微一笑,道:“张大人说的是·既然已经赏过,那就不必再赏了,不过嘛,伤亡的将士,朝廷该抚恤的却是要抚恤,兵部少不得也要拟出个章程出来。”

    以往的张进用肯定要眼睛发红,你坑了我还想要抚恤,呸!休想!

    可是今日的张进用,竟是鬼使神差一般,蜻蜓点水的点头,道:“这是理所应当。”

    其他人,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个时候能说什么,难道能说,我们之所以倡议重赏,是因为其实是想坑你们新党,想看你们的笑话,想抓住把柄,将来弄死你们?这种话不能说。可是让他们弹冠相庆,他们也实在庆不起来,于是一个个装作是哑巴,谁也不吱声,最后终于有人忍不住了,道:“方才部里送了一些公文来,老夫去处置一下。”

    “喝了这么多茶,肚子有些不舒服。”

    “近来身子不好,头晕眼花,去歇一歇。”

    大家各自散去。

    徐谦含笑的回自己公房。

    这时候,有人急匆匆的进来,来人是个太监,道:“大人,陛下精神好了一些,请大人立即去暖阁见驾。”

    这里的一举一动,隔着墙都有无数的耳朵在听着,徐谦倒无所谓,批示完一个户部送来的公文,旋即起身,道:“烦请公公带路。”

    和这太监一前一后出了公房,外头并没有闲杂的人,不过徐谦几乎可以感觉到无数纸窗轻轻推开一条缝隙,许多眼睛在盯着自己。

    徐谦没有吭声,随他们妄自揣测,到了暖阁,外头几个御医随时候命,纷纷朝徐谦见礼,徐谦对他们点头,随口道:“陛下近来身体如何?”

    几个御医相视,都是摇头。

    很显然,状况很不好。

    徐谦也没有多言什么,跨入阁中,向病榻上的嘉靖见礼,道:“微臣见过陛下。”

    榻上的嘉靖有了回应,道:“来,赐坐。”

    声音很勉强,带着孱弱。

    有太监搬椅子,徐谦侧坐下,道:“陛下要多休息。”!

    嘉靖发了一会儿呆,似乎是刚刚用过了药,身子状况好了一些,道:“嗯,朕知道的,朕让你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徐谦道:“还请陛下示下。”

    嘉靖道:“朕有感觉,朕也就这几天的时间了。”

    徐谦眉头皱了一下,猜测嘉靖为何说出这番话。

    嘉靖苦笑道:“人有旦夕祸福啊,都说朕是天子,现在才知道,原来朕也是普通人。”这句话,带着某种自嘲。

    徐谦只能说:“吉人自有天相,陛下勿忧。”

    嘉靖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你要早做准备,朕有一种感觉,近来的气氛不对,大臣们太沉默了,可怕啊,朕和他们斗了这么多年,他们越是沉默,就越是可怕,朕不怕他们闹,就怕他们不闹,可是朕不成了,全靠你了。”

    徐谦动容,道:“既然如此,陛下当早立遗诏。”

    遗诏……才是大家最关心的。

    嘉靖摇头,道:“不急,再缓一缓。”嘉靖沉吟了一会儿,说出了自己的担心:“要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况且益王不是还没有入京,听说已经到了天津,要催促一下,让他即刻入京,不可停留。”

    徐谦犹豫了一下,道:“听说益王也病了,在天津那边,神志不清。”

    嘉靖冷笑:“他不是神志不清,他是在拖延时间,他想效文皇帝。”

    一语道破了人家的居心,嘉靖依旧还是嘉靖,从来不会给任何人脸面。

    嘉靖继续冷笑道:“这才是朕最担心的,他有防备,可见他平时天天叫嚷着天地君亲师,都是空话,朕叫你来,为的也是这件事,徐谦,你敢杀亲王吗?”

    徐谦正色道:“陛下有命,微臣就敢。”

    嘉靖道:“朕若是没有命令呢?”

    嘉靖绝不可能有命令,或者说,绝不可能颁布这样的一个旨意,益王就是一根刺,卡在了嘉靖喉头上,让他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益王在拖,而嘉靖拖不起,所以益王必须要死。

    徐谦叹口气,道:“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微臣没什么不敢。

    “好。”嘉靖松了口气,道:“朱载基近来听说身子也不好,幸赖母后照料的好,总算现在身子也恢复了一些,他毕竟太年幼了。”他神智已经开始有些不清,反复念叨了几句话,突然剧烈咳嗽起来,一股腥臭传出,一个御医上前,大惊道:“拿银盆来,陛下吐血了。”

    宫中大乱。

    有御医请徐谦出去,徐谦急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御医道:“怕是不成了。”

    “不成了是什么意思?”徐谦追问。

    御医一脸苦瓜相:“宜早料理后事。”

    徐谦的头像是被锤子狠狠重击了一下,嘉靖方才还说,自己还有一些日子,虽然不多,可是不成想,一旦恶化起来,竟是到这个地步,他连忙道:“陛下还能醒吗?”

    御医道:“可能。”

    徐谦也不迟疑,道:“你们好好看顾着,我去拜谒太后。”

    徐谦飞快的朝慈宁宫去。

    与此同时,也有小太监见里头不对,也是飞快赶往内阁,气喘吁吁的大叫:“不成了,不成了。”

    内阁里的所有大臣一个个原本神经紧绷,可是此时,却都像蜜蜂蛰了一下,便是杨廷和,此时也坐不住,连忙出来,正色道:“什么不成了

    小太监道:“陛下已经不成了。”

    有人呵斥道:“胡说八道,这样的话也敢乱说?”

    小太监似乎也发觉自己用词不对,吓得连忙小退几步。

    杨廷和却是不以为意,道:“宫中可有口谕下来?”

    “并没有。”小太监道:“陛下来不及,又昏迷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昏迷,就未必能醒过来,就算醒过来,何时才召大家入宫觐见?

    遗诏,才是最重要的,其实早就该立下遗诏了,只不过大家都在拖,所以才耽误了功夫。

    杨廷和捋须,左右看了一眼道:“徐大人呢?”

    有人道:“听说方才去暖阁觐见了。”

    那小太监却是道:“去慈宁宫了。”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