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一十九章:不撞南墙不回头

第七百一十九章:不撞南墙不回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周昕挨打了,伤得很重。!

    街头斗殴,在哪一朝哪一代都是常有的事,打架本就是人类的本能,是兽xìng。便是在这首善之地的天子脚下,也依旧是屡禁不绝。

    像寻常的殴斗,顺天府自然会解决,至于如何解决,往往是看顺天府的大人们的心情。

    心情好,就重判,一句大胆刁民,将肇事者打个半死不活,心情不好,也重判,天子脚下你也敢滋事,照旧还是打个死去活来。

    可是御使被打,还是头一遭。

    顺天府这边接到了消息,一下子懵了。然后立即三班差役齐出,赶到了事发的地点。

    判官曾安觉得自己挺倒霉的,今rì他当值,就遇到了这么个事,这件事很严重,绝对会上达天听,连朝廷命官都挨打了,可见这顺天府内的治安何其败坏,一个处置不好,只怕乌纱帽不保。更让曾安觉得严重的是,一般人,谁敢打御使?那是什么人动的手呢,人家有这个胆子,如此有恃无恐,就肯定不是小人物,那么还查办还是不查办?你若是查办,天知道最后会得罪什么人,可要是不查办,上头肯定会有压力,周昕那边也没法子交代。

    到达了事发地点,这里已经围满了人,然后就看到东倒西歪的轿子,还有被人搀起的周昕。

    周昕的尊容,很是惨不忍睹,这样的打法,连曾安都觉得说不过去,曾安连忙上前,一副死了爹娘的样子上去劝慰。周昕见来了官差,立即大叫起来:“天子脚下,天子脚下啊,竟有这样的凶徒,如此殴打本官,竟还扯本官的裤子,扫本官斯文·查,一定要查出凶徒·……”

    曾安苦笑,忙道:“自然是要查的,只是······”

    “只是什么?你们这些废物·废物!”

    连续骂了几声,好不容易消气,曾安倒也能理解他的心情,等他渐渐平复一些,才道:“大人,当时的情形如何,能否告知一二·唯有如此,才好查出凶徒。”

    周昕冷笑道:“老夫好端端的坐了轿子去当值,谁知前头有刁民堵路·轿夫去问,结果这些人便一拥而上,将老夫打成了这样。”

    “他们生的什么面貌?”

    “面目可憎。”

    “声音呢

    “声如恶兽。”

    曾安没词了,只好道:“那么下官派出差役,去问问左邻,看看有没有人看到凶徒面貌,届时画出图影,按图索骥,定能给大人一个交代。”

    周昕气得颌下的半截胡子都直剌剌的·恶狠狠的道:“不用去查,我知道是谁动的手,是那徐谦·昨rì在崇文殿,我驳了他的面子,他当场大发雷霆·还说要我好看,保准就是他,狗贼可恶,竟敢殴打朝廷命官,胆大包天,我和他势不两立、不共戴天。”

    曾安脸sè顿时变了,昨天的事他也有耳闻·现在看周昕的样子,他立即明白了什么·要命啊……

    假若真是徐谦命人做的,这个案子,还怎么查,徐谦是什么人,这自然不必多言了,这个家伙,可是出了名的不好惹啊,莫说是自己,便是刑部尚书,只怕也惹不起他,更不用说,刑部尚书张大人,本来就和姓徐的穿一条裤子。

    说的难听一些,就算顺天府结案,把案子报到刑部去,多半刑部那边也会打回来,把徐谦指使人殴打周昕的事驳回来。

    当然,曾安还没有嫌自己的命长,所以也不敢去招惹徐谦,可是眼下,又该怎么办?

    见曾安脸sè苍白,周昕顿时明白了什么,冷笑道:“怎么,你怕了?好,好,老夫就知道,你和姓徐的沆瀣一气,蛇鼠一窝,都不是好东西,你们不查,那就等着。”

    曾安不敢授人口实,正sè道:“这是什么话,不过大人一口咬死了乃是徐部堂所为,可有证据?”

    “证据自然是你们来找,叫老夫找什么证据

    “这便是了。”曾安松口气,道:“无凭无据,怎可诬赖别人,这件事,顺天府自然会全力去查办,大人慢慢等消息就是。

    这种踢皮球的把戏,周昕见得多了,可是又无可奈何,只得冷冷一笑,道:“就算办不了你,可是清议还在,老夫就不信,你姓徐的丧天害理,会没有报应。”

    京师沸腾了。

    人们的议论和顺天府的官员不同,顺天府遇到这种事,得拿出真,可是议论这东西,就完全凭借脑补和猜测了。!

    周昕被打,舆论哗然。

    许多人几乎一致咬定,必定是徐谦所作所为,堂堂部堂,居然命人殴打御使,这等手段,不但无耻,而且还下作。

    各种各样的流言传出来,有人骂,自然也有人捧,人的想法毕竟不可能雷同,也有人认为,在这风口浪尖上,徐部堂怎么可能指使人去打周昕,要知道,这周昕只是个御使,就算冲撞了徐谦,又能拿徐谦如何,可是徐谦指使人动手打人,这不是故意找不自在,找骂吗?昨天你威胁了某人,今天这个人就挨打,换做是正常人,应该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才是。

    百姓们怎么议论,那是他们的事,毕竟对他们来说,议论不过是找找乐趣而已,一阵风过去,也就什么都没了。

    可是在都察院那里,却等于是捅了马蜂窝,同僚被打,这就等于**裸的打在他们的脸上,他们也是御使,今rì有人可以指使人打周昕,难保明rì,没人打到他们头上,正因为如此,所有人都同仇敌忾,不久,左都御史亲自登门,前去周昕家中探视,让他好好休养,其他的事,自有都察院出面。

    而周昕呢,却只是不断叫冤:“大人,是那徐谦,必定是那徐谦,要给下官做主,做主啊。”

    左都御史yīn着脸回到了院堂。

    其实他不愿意惹事,虽然是战斗力最强的都察院最高长官,左都御史郑隐和还是懂的万事留一线的道理,可是他不愿意惹事,不代表别人可以来惹他。御使挨了打,打的也是他的脸,别人不将御使放在眼里,难道不就意味着没把都察院,没把他这左都御史放在眼里吗?

    你徐谦怎么嚣张都没关系,郑某人招惹不起,由着你去闹,可是你现在惹到老夫头上,这口气,咽不下去。

    都察院的头头脑脑都已经请了来,众人汇聚一堂,最后郑隐和拍板:“各科各道的御使,从现在开始,所有手头的事都要放一放,天下的贪官污吏多的是,不急着查,可是眼下,这朝里出了这么个大jiān大恶之徒,我等就不能坐视,不能让姓徐的欺到头上!”

    郑隐和发了话,御使们jīng神一震,此事倒是关乎了大家的福祉,谁也不敢提出什么质疑,纷纷道:“遵命。”

    暖阁。

    黄锦脚步飞快的抵达了龙榻之前,拜倒在地,压低声音道:“陛下,御使周昕被打了,都察院群情激奋,百官闹了起来,有人到了午门之外,恳请陛下严惩凶徒。”

    嘉靖几乎是奄奄一息的躺在榻上,他先是愕然,随即脸上升起了一丝红晕,道:“徐谦这家伙,还真是什么事都要做绝,不做绝,他浑身的骨头痒痒。”丢了这句话,他毫不犹豫的道:“传旨慰问周昕,同时让顺天府查办凶徒,不必怕,顺天府还没有查出来的胆子,就算真查出来,徐谦也不能留下什么把柄,放心去查就是。再传旨意,命刘文昌、桂鄂、杨舒三人入京,至东宫任职。”

    “再传旨意,大同总兵芦赐宏回京。”

    一道道旨意发了出去,黄锦不敢怠慢,连道遵旨。

    嘉靖冷冷一笑:“敕陆松、吴中、陆征、张凯、杨胜觐见,是了,还有徐昌。”

    黄锦道:“奴婢这就去办。”

    内阁······

    一个书吏将事情传报到了杨廷和耳中。

    杨廷和眼眸微眯,目中掠过了一丝杀机,咬牙切齿的道:“可恨。

    他这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去,下名刺。”

    “不知杨公要下给何人?”

    杨廷和似乎觉得不妥,又摇摇头,道:“罢······不必这样张扬,老夫另外去请,你下去。”

    孤零零的坐在值房里,杨廷和的手指关节打着节拍,双目微眯,脸sè很不好看。

    求月票。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http://i./

    http://i./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