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一十八章:打的就是你

第七百一十八章:打的就是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杨廷和含笑道:“凡事有因才会有果,今日廷议徐谦大发雷霆是因,可什么是果呢?张部堂,你是兵部尚书,朝中的事,想来你也清楚,徐谦要的果是什么?”

    张进用虽然不知如何答,却忍不住怒道:“莫非他是犯贱,非要惹得怨声载道!”

    这句话本是张进用的负气话,可是杨廷和却是搁笔,笑道:“对了,这就是果,他就是要惹怒所有人,你自己想想看,他这么做,不就是想让所有人对他怨声载道,所有但凡是有良心的大臣都要忍不住跳出来指责他吗?”

    张进用糊涂了,道:“杨公认为他是故意的?可若是故意的,对他又有什么好处?莫非是他骨头痒痒,非要别人骂他不可?况且承认了是他授意直浙动兵,难道他就不怕将来有人秋后算账?”

    杨廷和笃定地道:“这是因为对他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至于秋后算账,那是以后的事,他要的是当下,解决了当下的问题,以后的问题自然也就迎刃而解。”

    张进用更加糊涂:“当下有什么问题。”

    杨廷和淡笑道:“立太子!”

    张进用似乎知道些眉目了,其实他是当局者迷,身为兵部尚书,利益受到损害,所以钻了牛角尖,现在听杨廷和一提醒,立即道:“杨公的意思是,姓徐的故意如此,就是想让天下人指责他,以此来掩护立太子的目的?假若如此。此人的居心未免太过险恶。”

    杨廷和吁了口气,道:“其实到了今天,什么问题都已经不成了问题,擅自动兵说不是问题?是不是大罪?老夫可以告诉你。是,这是欺君罔上之罪,是专权。可是老夫也可以告诉你,这些罪换做半年前,或许是关系重大,可是到了如今,却是不值一提。为何?这是因为天子已经大病不起,大家的问题就只有一个,由谁来做这个天子,徐谦扶立中山王殿下。一旦中山王登基。这些罪其实就是功。可假若登基的不是中山王……”杨廷和浮出一丝冷笑:“就算他徐谦是圣人。无可指摘,那么以他现在的权势,也是罪无可恕。你明白老夫的意思了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张进用悟了。

    有罪无罪,现在言之过早,这朝中的许多人,往往都没有看到问题的关键,总以为徐谦承认了自己擅自调兵,这就是罪无可恕,以为抓住了徐谦的要害,这一次可以给徐谦颜色看看,可是现在想来。杨廷和说的极有道理,有罪无罪,不在别人怎么看,是罪还是功,也不是他们说了算。

    要解释这种现象,只需要提到一个人就可以清楚了——于谦。

    于谦是什么人,其实历史已经有了定论,此人是个圣人,他人品端正,他两袖清风,他扶大厦于将倾、挽狂澜于既倒,瓦刺入关,包围京师,大明朝危在旦夕,若不是他站出来,大明朝能活多久,那也只有老天才知道。

    一个拥有圣人品德的人,一个功勋卓著的人物,一颗大明朝最耀眼的新星,在代宗继位之后,他悉合时宜、号令明审、片纸行万里无不悕息,他忧国忘身、口不言功、自奉俭约、所居仅蔽风雨。

    代宗在的时候,他就是圣人,可是英宗复辟,这么一个人立即就成了罪人。不久之后,石亨人等,诬其谋立襄王之子,处死!

    同样一个人做了同一件事,结果皇帝更替,对待的结果却是大不相同,一个是高官厚禄,一个却是杀之后快,说到底,皇帝才是关键。

    徐谦有没有罪,有。

    杨廷和有没有罪,也有。

    可是徐谦想要把罪名变成功劳,就必须扶立中山王,所以他不在乎自己身上有什么罪名,最重要的是,无论如何也要让中山王登基。因为中山王本来就得到绝大部分大臣的支持,中山王登基之后,年纪幼小,想要站稳脚跟,就必须借助新党,借助徐谦,这是共存共荣的关系,因此徐谦无论有多少罪,在中山王眼里,这一切都是为了扶立他做的错事,在别人眼里的罪过,自然而然,在中山王眼里也就成了旷世奇功。

    可是杨廷和呢,杨廷和为首的一批人已经表明了立场,就算他是于谦那样的圣人,中山王登基之后,他也是罪恶滔天,必定是出之后快的人物。

    所以现在来说谁有罪无罪,其实都是假的。真正的问题就在于,谁登基。

    想通了这个关节,那么一切都清楚了。

    徐谦不傻,他在廷议中如此过份,并不是因为吃了没事做,非要惹得大家骂他才好,而是因为要惹起公愤,把大家的眼球都吸引过去,而嘉靖可以趁此机会做最后的谋划。

    张进用老脸一红,如此明显的阴谋,自己居然蒙在鼓里,这实在是很不应该,他连忙道:“这姓徐的,果然是诡计多端,既然如此,应当怎么做?”

    杨廷和道:“说来说去,其他的争论都必须放下,必须得让大家死盯着太子的事上,决不能立下太子,否则,徐谦便是滔天大功,必定要主持朝局,而到那时,老夫只怕自身难保,至于你……”

    杨廷和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是意思已经很明白,谁做皇帝,决定了所有人的命运。

    大明朝的皇帝很奇怪,尤其是到了正德时期,你要说皇帝真有什么权利,那也不对,因为朝廷的大事,几乎都是内阁六部做主,皇帝基本上已经是虚君了。可是你若说他无权,那又不对,若是遇到了党争,天子若是铁了心的支持其中一方,那么另一方,就要倒霉,倒大霉,甚至可能连你的性命都保不住。

    杨廷和这一次,为的就是储位,所有人围绕着继承人的问题,几乎所有人都卯足了劲头,因为谁要是出了差池,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杨廷和沉吟片刻:“这些事,你要和一些人讲清楚,让大家知道,没必要纠缠于今日的廷议,问题的关键,依旧还是立太子,只要耗着不让中山王成为天子,事情就好办,可是一旦成了太子,就不太好说话了。”

    张进用也变得谨慎起来,道:“明日我便上书,把话题重新扭转回来。有一些人,也会事先打好招呼。”

    杨廷和捋须点头,道:“很好。是了,听说益王就要入京?”

    张进用道:“不是已经发了旨意吗?杨公不知情?”

    杨廷和淡淡的道:“旨意直接发去了宗令府,显然宫里是刻意想避开内阁,请益王殿下入京,天子这是起了警觉了。”说罢,挥挥手,道:“眼下多言无益,老夫还有许多票拟要拟定,你也去忙自己的吧。”

    ………………………………………………………………………………………………………………………………………………………………………………………………

    朝中一阵叫骂,可是一夜之间,这种叫骂就平息了。

    一来是张进用上书,重新提起了中山王不适合入住东宫的问题,认为虽是皇长子,又是亲王,可是东宫乃是太子居所,入住东宫,显然很不合适。

    其实朱载基并没有入住宫中,他现在住在慈宁宫,由两个太后一并抚养,这入住东宫,并不是真正的住进去,其实更像是一种待遇,比如中山王入住东宫之后,东宫就要遴选官员,让大家在东宫办公,颇有点像开府建衙的意思。

    一道奏疏递上去,重新将眼下天子立太子的矛盾给挑了起来,大家感到了不同寻常,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

    可是徐谦岂会让他们如愿,既然是来惹的大家把大家关注在自己身上,他的办法有很多,鲜明出众本就是他的本色,紧接着,一件大事发生了。

    事情某种意义来说,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误会的主人公,自然是昨日在廷议上痛骂徐谦的御使周昕。

    周御使流年不利,一大清早,他就坐轿子去都察院里当值。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他坐在轿子里,经过了某条街道,而后他悲剧的发现,前面堵了路。

    于是他的轿夫自然要上前,让人将车马挪开,这是稀松平常的事,亮了身份,对方多半会给这个面子。

    结果人家一听是御使周昕,立即有人叫骂:“周昕?就是那个在百花楼里嫖娼不给银子的王八蛋?好啊,找了这么久,今日也算是冤家路窄,来人,打!”

    于是数十个泼皮一拥而上,一点都不客气,直接赶跑了轿夫,独独周老爷坐在轿里,想跑都没处跑,被数十个人围住,一阵痛打,斯文丧尽不说,浑身多处骨折,彻底的打成了一个猪头。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