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一十六章:你犯事了

第七百一十六章:你犯事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御使周昕跳出来,等于是吹响了对徐谦**倒算的号角。

    在坐的大臣,一个个jīng神一震,显然许多人已经等候多时,谁都不希望这件事和稀泥一样的混过去,毕竟姓徐的出格的事做的太多,每次都能全身而退,反而惹来了一致的不满,现如今又遇到这样的大事,大家继续做傻子那才怪了。

    周昕的话很重,几乎等于是指着徐谦的鼻子骂了。

    倒是和徐谦穿一条裤子的大臣一个个不吭声,此时都不禁皱眉,因为周昕骂的是徐谦,所以大家也不便说什么,估摸着害怕惹来众怒。

    杨廷和眯着眼也不做声,一副这事和自己无关的无辜之态,不过到底和他有没有关系,那也只有天知道。但是至少,杨廷和应当是对此事乐见其成的,反正骂的又不是他杨廷和,权当是看热闹。

    徐谦的目光,扫视着这殿中的每一个人,所有人的表情,都收入他的眼底。

    他没有急于去开脱,而是似笑非笑的将目光最后落在周昕身上。

    周昕没有等到徐谦急不可耐的辩解,心里并不轻松,被徐谦的目光一扫,竟是感觉到,这位部堂大人眼里露出来的几丝讽刺。

    不错,就是那种彻骨的讽刺,周昕能清晰的感觉到,仿佛自己是跳梁小丑一般,在徐部堂眼里,还不如一只蚂蚁。

    这种感觉让周昕很不舒服,可同时,又感觉到压力如山一般的来。

    原本以为,他振臂一呼,大家一起跳出来对徐谦进行批判。又或者,自己一番质问,徐谦生怕牵涉到欺君罔上,不得不连忙辩解,可他一旦辩解,就容易失态,自己在气势上,就可以对这位部堂大人占据绝对的优势,谁晓得自己充了大头,结果那群私下里将徐谦骂翻了天的同僚们竟是一言不发,更悲剧的是,徐谦似乎气定神闲,似乎一点都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

    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开弓没有回头箭,周昕不是不懂这个道理,所以他不得不继续硬着头皮,厉声道:“怎么,徐部堂答不出来,还是心里有鬼,不敢回答?”

    这一刻,周昕突然觉得自己神圣起来,自己站在光明的一面,站在正义的一方,仿佛此刻,自己一下子魏征附体。

    徐谦哂然一笑。

    笑的很莫名其妙。

    你丫的,你笑什么,周大人好歹是个御使,人家如此大义凛然,难道就不能小小的尊重一下周大人?

    大臣们纷纷摇头,突然又一种预感,这位周大人,似乎要悲剧。

    徐谦旋即道:“你问的这些话,其实呢,没有错。”

    一听徐谦开始发言,所有人都不由jīng神一震,他们很想知道,徐谦到底有什么底气。便是连杨廷和,此时也阖开了一丝眸子,一丝jīng光在徐谦身上掠过。

    徐谦放下了茶盏,继续道:“本官确实和直浙那边,三天两头会通一些书信,而且,这直浙稍有风吹草动,也逃不过本官的眼睛。”

    承认了,周昕突然激动了,脸sè涨得通红,找死啊,这是作死啊,他不但不为自己辩解,居然还往枪口上撞。

    徐谦又道:“至于你说,本官授意直浙官员们这么做,其实呢,也不是空穴来风,本官确实有过一些暗示。”

    周昕惊呆了,这徐谦,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他难道不知道,这是廷议,一言一行,都要记录,都要封存?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吗?

    徐谦的脸上,浮出了冷笑,他旋即道:“只不过是不是欺君罔上,是你一个小小御使说了算的吗?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指斥本官?你知道不知道,你犯事了?”

    这一句话,问的周昕哑口无言。

    他突然悲剧的发现,这姓徐的简直就是不可理喻,简直就是个疯子,他绞尽脑汁,以为打中了徐谦的七寸,结果人家坦然承认,居然还在这种场合,如此大义凛然的责问自己。

    到底……谁他娘的犯事了?

    周昕难以理解。

    而这时候,徐谦已经长身而起,拂袖冷笑:“不要以为,你背后有人,就可以肆无忌惮,也不要以为,抓住了一两句话柄,就想如何,咱们走着看吧。”说罢,没有多言,拂袖而去。

    这是廷议啊,这家伙说走就走,你就算要走,怎么着,是不是该向杨廷和打一声招呼,好歹你也装个样子,一副腹痛的样子,装作是身体不适才是吧。

    可是这个家伙,丢下一句jǐng告,说走就走。

    “……”

    所有人目瞪口呆,大家都没有缓过劲来,按理来说,生气的不是在座的诸位吗,按理说,徐谦犯了这么大的错,甚至可能牵涉到欺君罔上吗?怎么这个家伙,如此理直气壮,还如此放肆?

    而且对着御使,直接说你是什么东西,这句话是大大的不应该,御使是什么?御使可是朝廷认证的朝廷命官,只要是命官,就绝对不是东西,错了,御使是人,本身就不是东西,便是杨廷和,也绝不会如此嚣张,就算痛斥,那也是在私下的场合,在廷议上说这句话,又是什么道理。

    所谓全身都是破绽,就是没有破绽,因为一个人压根就没规矩,你还跟他谈什么规矩?

    沉默,在沉默之后,突然有人反应过来,侮辱御使,坦诚授意直浙官员,还有威胁朝廷命官,擅自离开廷议,这种种的东西加在一起,简直就是传达一个信息,这位徐部堂,就是逆天了。

    虽然方才,许多人并没有发言,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们事后不可以评议,兵部尚书张进用拍案而起,怒道:“岂有此理,这像个部堂吗?像个朝廷命官吗?这到底像不像话,他将这里当成了街市口,还是把这里当做了他的户部,诸公方才也是听到的,他自己亲口承认……”

    “混账!没有王法了。”

    “一定要**,要**,立即将廷议的记录送入宫去,老夫不信,陛下就真的如此纵容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下子,崇文殿炸开了锅,许多人暴跳如雷,甚至有人捶胸跌足。

    正如张进用所言,这太不像话了,大家的感觉就是,徐谦压根就是在小孩子过家家,不但大胆,而且还刺伤了他们的尊严。

    姓徐的,有没有将大家当成一回事,莫非真把大家当成了棉花和泥塑的雕像,在这崇文殿里,当着大家的面,如此放肆,这还了得了。

    有人几乎要吐血,捶胸道:“呜呼,国之将亡,妖孽出矣。”

    读书人嘛,就好这一口,不呜呼一下,不扯几句皇帝老子的江山要完蛋,仿佛都不能显示出自己的真知灼见,也显现不出的先见之明,虽然大多数时候,江山还是蒸蒸rì上的,毕竟大明朝已经被喊完蛋了一百多年,依旧还在挺立,不过世上压根就没有千年的帝国,理论上来说,任何王朝和帝国都如人一样,总是会死的,今天不蒙对,说不准明天就蒙对了。

    大家的愤慨之情,已经完全跃然于纸上,方才徐谦在的时候,大家还不好说什么,重臣们绝不会直接和徐谦翻脸,因为他们擅长软刀子捅人,就算下一刻要在背后**一刀,前一秒钟也绝对是对你笑脸相迎。而那些寻常的大臣,自己掂量了一下,又觉得自己在徐谦面前实在没有多少分量,也没有胆子去学周昕,其实就算周昕,也是鼓足了勇气发难而已,一看徐谦脸sè不对,就想缩了。

    可是徐谦一走,大家就按耐不住了,一顿叫骂,整个廷议变成了诉苦大会,人人恨不得在徐谦身上踩上几脚。

    倒是一些和徐谦走得近,又或者是信奉王学的大臣此时也有点失态,他们当然不愿意跟这些一起骂,觉得在这里没什么意思,一个个向杨廷和告辞,灰溜溜的走了。

    杨廷和的态度其实并没有轻松多少,他含笑朝这些告辞的大臣点头,准他们出去,这场廷议,因为徐谦莫名其妙的一顿脾气,其实早就无疾而终,现在在这里还能议个什么?眼下唯一做的,就是把徐谦的种种不当言行,报进宫里去罢了,还能如何?

    可是杨廷和却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这个徐谦,别人以为是疯了,可是杨廷和却绝不会有这样的乐观,可是这个家伙,为什么这么放肆呢?难道他就一点顾忌都没有,有些事,没有证据就是没有证据,只要你否认,谁也奈何不了你,可是你自己跑到这里来承认,还放出这么多狂言,便是傻子都知道,这么做对自己没有好处。

    徐谦,是如此简单易怒的人吗?

    杨廷和突然觉得,这个家伙,越来越古怪了,让人摸不透,越是摸不透,杨廷和反而更加谨慎。

    ……………………………………………………………………………………………………………………………………………………………………

    第二章送到,含泪求月票。(未完待续。)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http://i./

    http://i./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