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一十四章:身不由己

第七百一十四章:身不由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嘉靖想杀人,而且现在也确实动了杀机,天子一怒,血!流杵,可是,这只是文艺上的夸张。

    天子表面上是可以随心所欲,其实是不可能随心所欲,徐谦一听,顿时皱起眉头,道:“宗室这么多,陛下杀得完吗?大臣们或许,只是投机取巧而已。”

    嘉靖满是病态的脸上,只是浮出若有若无的冷笑。

    他显然不会认为只是如此简单,不过徐谦说的也有道理,没有益王,就会有人勾结福王,没有福王,就会有赵王,说穿了,宗室这么多,谁不想做皇帝?而大臣们,又谁不想攀龙附凤,只要朱载基年纪还小,只要自己病入膏肓,那么就会有这个市场。

    可是对益王,嘉靖的戒备心很重,这个叔王名声很好,很会拉拢人心,至少朝廷命官们提及这位王爷,没有一个不是翘起拇指,甚至在宗室之间,益王也很有市场,理由嘛,其实只怪嘉靖自己,嘉靖不是个好东西,对他的那些个亲戚们一向不太友好,还曾经旨,减少宗室的俸禄。

    其实对宗室们来说,人家也不靠你的俸禄吃饭,毕竟人人都有王田,靠朝廷这点银子和粮食,早就饿死了。可是这事儿大家却很认真,因为这是个很坏的开头,历代皇帝,也没见这样的,很显然,当今天子不厚道。

    而端王呢,则是个很厚道的人,因为他那时候上了一道奏疏,奏疏是这样说的,陛下减俸,这是理所当然,毕竟国家岁入一向不多,而宗室子弟却是越来越多,这么做,是为了祖宗的基业着想,是以老夫是很同意的,甚至举双手赞成。只不过,宗亲之中,有好有坏比如我是亲王,就藩在较为富庶的建昌府,不愁吃不愁喝,陛下减少我的俸禄,是理所应当。可是有的宗室却在穷山僻壤之地,甚至有的宗室郡王和一些宗室子弟,生活并不好所以恳请陛下,要酌情的体恤他们。

    意思就是说,要减俸那就对着我来,我有的是银子,可是你得体恤其他人,尤其是那些远亲。

    收买人心,这绝对是收买人心,至少许多宗室就对他感恩戴德,交口称赞。

    嘉靖之所以忌惮益王,也是有道理的,别人或许不足为虑偏偏这个益王,却完全不同,这个人要嘛就是真正的有德贤王,要嘛就是个野心家,而嘉靖偏偏是从未将人往好里想的人于是早就断定,这个家伙,必定是个野心家。

    对付野心家,最好的办法是连根拔起,只是拔不起怎么办,要对付一个亲王,必要的程序是一定要走的一方面,要让厂卫去搜集证据另一方面,还要召集廷议讨论,这些步骤之中,更不必说还要遭致别人的反对,没有个一年半载,这套程序是走不完的,而嘉靖却并不相信自己能够坚持到一年半载。

    嘉靖看向徐谦,道:“此事,你得想个法子,不能再放任下去了。

    徐谦皱眉,沉吟片刻,道:“其实法子并不是没有,陛下,何不如现在就召益王入京?”

    入京?

    嘉靖哭笑不得,本来就是个麻烦,难道还嫌益王和大臣之间联系不够紧密吗?这个时候召入京来,岂不是放虎入山?

    徐谦正色道:“就以陛下身体不济的理由,召益王入京,负责宫中卫戍事宜,让他暂领皇家学堂,陛下,这皇家校尉,乃是陛下心腹的心腹,况且陆炳、王蛛二人也都在其中,到时陛下命二人对益王进行监视,岂不是正好?”

    徐谦确实不是好人,一个好人绝不会想出如此恶毒的主意,皇家校尉对天子绝对是忠心耿耿,这一点许多地方都得到了验证,而且两个主要头目,一个是嘉靖的伴读,另外一个则是嘉靖亲母的侄子,对这些人来说,管你是什么亲王郡王,也远不及朱载基当上皇帝更让他们利益更大,他们本就是天然的近臣,绝不是其他人可以收买。

    所以表面上,嘉靖对益王信任有加,好心将他招入京师,让他负责卫戍,显示出嘉靖对宗室的信任,可是益王一旦领了卫戍宫中的差事,只怕以后就得乖乖在宫中常住了,宫里有黄锦在一旁盯着,下头又有陆炳和王蛛二人监视,益王实际上是被软禁起来,完全控制在了支持朱载基一方的人手里。

    在这种情况之下,益王还敢勾结大臣吗?到时嘉靖一旦驾崩,皇家校尉也可以第一时间将他控制住,使他根本不要想有任何的作为。

    嘉靖不由微笑起来,道:“你呀,还是一肚子的坏水,就这么办吧,朕,倒是很想会`朕这王叔。”!

    徐谦笑起来,道:“陛下圣明。”

    闲聊几句,徐谦告辞出宫,其实每一次见嘉靖,徐谦的心情都不是很好,一方面是见嘉靖病入膏肓,想到他意气风发之时,心里不由萧然,另一方面,是嘉靖为了朱载基开始布局,而且已经越来越不耐烦,显然,他已经越来越没有顾忌了,甚至于直接动手杀人,都已经成了他的手段。

    要知道,整人和杀人是不一样的,像嘉靖这种高智商的人,当然不会落于下乘,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这等事,对他来说显然太过粗糙,只有整人,才能显出他的智商。可是一旦一个自诩聪明的人到了毫无顾忌的地步,这显然就意味着,嘉靖自己已经越来越清楚,他命不久矣了,所以嘉靖越是如此,徐谦对嘉靖的寿数估计就不得不缩短几分,一开始,还以为能坚持一年,后来是半载,而现在,徐谦甚至认为,只怕连三个月,都未必能坚持过去。

    “徐部堂……”

    途径了崇文殿,黄锦不知从哪里窜出来,朝徐谦招呼。

    徐谦朝黄锦微微一笑,道:“黄公公也在

    黄锦笑嘻嘻的道:“方才见了陛下?”

    徐谦点头,上下打量他,近来黄锦的小日子不错,张显完蛋之后,他也算是从龙有功,虽然功劳只是被张显拿住,所以自然而然,就成了大大的忠臣,嘉靖改弦更张,所谓的改弦,其实就是亲近张显的统统干掉,而和张显有仇的,又都重新给予信任,黄锦自然而然,又获得了信任。

    只不过,好日子能过多久,却是黄锦眼下最关心的问题,因为陛下不成了,天知道能活多久,在这种情况之下,黄锦的日子并不好过。

    徐谦道:“黄公公有事

    黄锦道:“陛下身体欠安,这宫里头,有许多的流言蜚语,我觉得,宫里许多人都靠不住了。只是这些话,杂家不敢和陛下说,就怕陛下疑心发作起来……”

    徐谦其实很能体谅黄锦,宫里人心惶惶,一旦人心惶惶,自然会像大臣们一样,希望投机取巧,或者说,大臣们想讨好益王,无非是觉得益王有机会,而太监们其实也差不多,现在大家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人人对未来都充满了恐惧,假若这个时候,有人借机在太监们中间进行收买,很容易就让人死心塌地。

    另一方面,黄锦之所以不敢对嘉靖说,是因为嘉靖疑心很重,对付不了益王,还对付不了几个太监,到时候少不得,又要彻查和杀人,而且绝对是宁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人的那种,最后可能黄锦都要搭进去。

    其实很多事,都是嘉靖自己造成的,以至于身边的亲信,都不敢说真话。

    徐谦沉吟道:“在宫里盯着,若是有嫌疑的人,就暂时委派出去,你随时和宫里的侍卫联络,这些人眼下最是可靠,一旦有事,就放手去办事,不要怕担什么干系。”

    黄锦道:“杂家知道,只是知会徐大人一声,省的将来说不清。”

    徐谦叹口气,苦笑道:“是啊,眼下这个时候,忠奸难辨,各人都有各人的如意算盘,剪不断理还乱,可是你我二人,却是必须知道,咱们要做的是什么,要保的人又改是谁,知道了方向,一旦出事的时候,就不要有什么顾忌,事成,你我就是从龙之臣,也算对得起陛下的重托,一旦不成,无非就是身败名裂而已,到了而今,这又算什么?全天下的人都在赌,想要两头下注,或者是做个闲云野鹤,成吗?不成!既然不成,那就握紧拳头,随时准备拼命了。”

    徐谦的话,说到了黄锦的心底,他连连点头:“是这么个理,大人放心,外头的事,都得依着你周全,这宫里的事,杂家自然会注意。”

    徐谦笑了:“其实也不必紧张,有的人,比咱们都紧张呢,他们不怕,我们怕个什么?”

    黄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叹道:“杂家现在算是看透了,将来事成之后,杂家真想好好歇一歇。”

    徐谦抿抿嘴,触动了心事,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第二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