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零四章:连人都做不成了

第七百零四章:连人都做不成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慎道:“说是此次宫变,怕是和皇子脱不开干系,有人急着想翻本呢。”

    “是吗?”杨廷和眼珠子一转,似乎听出了其中的意味,哂然一笑,道:“看来这位张皇后很不甘心哪,不甘心是对的,这种事落在谁的头上,怕也不愿意善罢甘休,都说无欲则刚,可是既然是人,怎会无欲?圣人不也才几百年才出一个吗?”

    杨慎道:“可是儿子听说,陛下那边心意已决,虽然没有册立,可是许多待遇都已是太子例了,父亲,依我看,陛下这是铁了心啊。”

    杨廷和淡淡道:“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陛下身子不成了,他得及早安排后事,有苦自知嘛,不过现在没有理由,此事暂时也只能耗着,张皇后那边,肯定还会有动作,她不是个肯干休的女人,肯定会想办法和老夫联络,不过现在···…暂时不必理她,她固然是有用处,不过做皇后的时候,用处不大,唯有做了太后,才大有卑益。”

    杨慎的目光中掠过了一丝骇然之色,道:“父亲,这些话····…”

    皇后毕竟是母仪天下的国母,和陛下等同,将皇后拿来当做工具,说什么有用处和没有用处,这简直是大逆不道。

    看着这个略带几分迂腐的儿子,杨廷和哑然失笑,道:“怎么,你害怕?还是你觉得为父已经疯了?天下的事,到现在你还看不明白吗?正德是什么人,嘉靖是什么人,天子无德,贻害无穷啊,为父要改正这些错误,天下要大治,就必须铲除奸佞,就必须扶立有德的天子,这是为了苍生好·也是为了大明的江山好,为父要的是结果,至于是什么手段,早就不在乎了。其实大礼议时·为父就已经萌生了退意,那时候为父想的和你一样,我们是臣子,做臣子的,岂可去做那些大逆不道的事呢,是该急流勇退和解甲归田了,可是这徐谦办如意坊·兴商贸,这是遗祸万年的事,为父是可忍孰不可忍·不能不站出来了。”

    其实有一个理由杨廷和没有说,大礼议的时候,他心灰意冷,是因为他已经明白,大势已去,想不急流勇退也不成,毕竟皇帝铁了心,大臣们一开始会跟着你去闹,可是能坚持多久?迟早会有一批大臣·最终倒戈,与其如此,还不如解甲归田·去做他的富家翁。可是很快,形势就发生了变化,新政开始·而新政触及到的,却是相当多的利益,这已经不再是所谓的礼仪之争如此简单了,而是赤裸裸的利益之争,敏锐的杨廷和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但凡涉及到了利益,那么就是你死我活·谁也不会轻易改变立场,而大家要争·就必须得有领袖人物,杨廷和自然而然,就成了不二的人选,在这种背景之下,杨廷和非但没有因为新政削弱了自己的权利,反而将大臣们团结的更加紧密,地位的巩固,让他生出了更大的企图。

    杨廷和突然和杨慎说起了许多不该收的话,让杨慎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候杨廷和叹口气,道:“世上的事,当然和书里不同,罢了,为父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拿手指头在书案上打着拍子,淡淡道:“原本以为,假若天子驾崩,皇子朱载基年纪尚小,必定要迎立藩王入京,到时新皇帝必然会忌惮于徐谦的权势,最后不得不依仗老夫,依仗外头所言的所谓旧党,遏制徐谦,压住新政,可是现在多了个皇子朱载基的变数,这就不同了。”

    杨廷和沉吟片刻,露出忧心之色,道:“徐谦要扶朱载基,而朱载基乃是当今天子的血脉,那么,他这郡王,便是摄政王,两宫太后确实对他信任有加,所以······这事儿,有些棘手。”

    想到这里,杨廷和喟然长叹。

    杨慎则是默不作声,心里挽起了惊涛骇浪,虽然作为儿子,杨慎多少页看出了点蹊跷,可这毕竟只是猜测而已,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父亲展现在他眼前的时候,却还是让他惊讶了不少。

    杨廷和淡淡的道:“不过,我们还有机会,昨日老夫觐见,天子的身子确实是不成了,依老夫看,也就是这几个月的事,只要朱载基还不是太子,把此事压住,事情就大有可为,到了那时,少不了要有一番龙争虎斗,新党旧党之争,关键就是这几个月了,为父,是该提早安排。”他突然深深看了杨慎一眼:“为父之所以和你说这些,是因为未来几月,关系到了新党和旧党的利益之争,也关乎到了无数士绅和商贾的命运之争,更是关乎到了徐谦和老夫的荣辱,老夫若是输了,祸及的不是为父一人,而是杨家的兴衰,你也大了,为父从前总是将你当做是孩子,而今将这些心底话告诉你,是望你知道这些内情,将来无论如何,为父是成是败,你也莫怪为父。”

    “父亲······”杨慎眼泪崩出来,对他这种生在温室中的人来说,突然接触到了父亲险恶的一面,不由泪流满面,道:“父亲这么做,所为的也是天下苍生,徐谦误国,新党害民,父亲既是宰辅,自当挺身而出,儿子如梦初醒,只是不知,儿子现在该做什么?”

    杨廷和淡淡一笑,道:“你什么都不必做,老夫自有安排。眼下等的,就是一个时机,不急,慢慢来吧。”

    杨廷和的脸上,闪露出了几分决绝。

    徐府,荣升郡王的旨意已经颁发,按理说,徐谦成了国姓爷,不过倒也没有勉强改姓,该姓徐的还是姓徐,这一点上,宫中倒没有苛责。

    天子的身子越来越坏,让许多人多了几分担忧,尤其是徐谦,这几日三天两头入宫,连户部的部务都只能撒手不管。

    入宫的时候,徐谦觑见了机会,总算见到了传说中的刘贵人,或者从某种意义来说,见刘贵人,本就是嘉靖的安排,虽然只是一个巧合,不过这必定是一个精心安排的巧合。

    嘉靖本就是个心思很深的人,他当然清楚,官僚集团们不喜欢朱载基,而理由很简单,一是年幼,二是庶子,在这时候,庶子就好像是别人家的儿子一样,甚至许多人家,庶子的处境非常悲惨,连奴仆都不如,莫说能够争夺家产,便是在家族中,连一点说话的分量都没有。

    相对来说,许多大臣本就是这种制度和潜规则的维护者,他们自然而然,对此不以为然,对朱载基,固然认可他皇子的身份,但是都认为,做一个太子,显然不太够格。

    可是只有一个儿子的嘉靖来说,无论是嫡子还是庶子,都是自己的骨肉,自己没有嫡子,这天下,自然是要传给自己的庶子,这是理所当然。

    眼下时日无多,他想要旷日持久的和大臣们耗下去,显然不可能,最后唯一的希望,便放在了徐谦身上。

    因此他安排刘贵人和徐谦在‘巧合,之下见了面。

    刘贵人在慈宁宫拜谒两宫太后,而徐谦也被嘉靖唤了去代天子向太后问安,先是见了两宫太后之后,徐谦正要出慈宁宫,身后有人叫道:“徐大人……”

    徐谦驻足,便看到心神不宁的刘贵人。

    徐谦忙道:“娘娘好。”

    此前在两宫太后面前,徐谦已经认识了刘贵人,所以一眼就认出了

    刘贵人连忙上前,幽幽道:“徐大人扶保载基,才让咱们母子,有了立足之地,否则我们母子,真的没法儿活了,大人恩泽,本宫和载基,永世难忘。”

    说出如此低声下气的话,实在是让徐谦难以承受,不过想一想,也能理解,在外朝极力反对的情况之下,内里又有皇后娘娘虎视眈眈,刘贵人和朱载基的处境可想而知,虽然两宫太后那边,都属意朱载基,但是这并不代表,自己和朱载基能够平安无事,眼下情况不明,到时候天子一旦驾崩,就是多方博弈之时,若是没有徐谦这个中流砥柱,天晓得最后会是什么光景,一个不好,迎立了个藩王来,第一个收拾的,就是刘贵人母子,历来不都是如此吗?许多时候,你做不得天子,便连人都不必做了。尤其是朱载基这种有机会继承皇位之人,更是举步维艰,一个不好,就是万劫不复。

    徐谦连忙道:“娘娘何出此言,微臣不敢当。”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