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零一章:雌威

第七百零一章:雌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皇后也姓张,张皇后此时在正宫里,已是气得小手冰凉

    她的际遇和大多数皇后不太一样,她姿色美丽,肌肤白皙,属于后宫中的实力派。

    大明朝的后宫,成分复杂,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选美入宫的实力派,也就是张皇后这种,因为确实是国色天香,所以凭借自己的姿色,起先被敕为顺妃。

    这第二种,即所谓的人品派。要知道,选秀是太监选的,太监选秀,看得就是相貌,可是大明朝讲究的是德,因此,总会有一些官员塞那么几个人进来,告诉选秀的太监,此女大贤,这种女子,就是人品派,她们相貌并不顶尖,可是凭着大贤二字,便足以入选,绝不会有人诟病其他,就是天子,多半也得捏着鼻子认了。这第三种嘛,则是关系户,所谓关系户,就是太后、太妃们看上的人,甚至有不少,本身就是她们的亲戚,再加上一些地位超然的公侯,亦是在宫中说情走动,想着法儿的往宫里塞人。

    简单来说,实力派是太监遴选,国色天香,可见太监们还是很厚道的,绝不会给皇帝添堵,他们虽然已经不是男人,但是十分清楚天子要的是什么,因此所选的秀女,往往都是倾国倾城的美人。至于大臣就不太厚道了,人家压根就没有考虑过皇帝老子的感受,若是恰好有个远亲家里有个女儿,又恰好朝廷来选秀女,反正这女子看着也是添堵,还不如送进宫里去给皇帝老子添堵,不过大臣们显然深谙颠倒黑白的道理,他们会道貌岸然的告诉你,此女有德,这一下子,你能怎么说,你要是退了回来怕是人家就要打鸡血了,你娘的,你天天沉溺美色,采纳妃子只看相貌而不重德行你这是昏君啊,你还要不要脸,你再这样昏聩下去,大明朝要完蛋了。显然宫里也怕麻烦,既然如此,那就收了吧。

    而关系户就不一样,这也是硬塞进来的她们参差不齐,不过实力却是雄厚,便是天子隔三差五,都得宠幸一下他们。

    就比如嘉靖的原配陈皇后就是关系户。

    陈皇后的关系很铁,铁到什么地步呢,嘉靖的皇位,基本上可以说是张太后给的,张太后选择了嘉靖入京登基,初登大宝的嘉靖那时候还是个厚道人,不敢在张太后面前造次,张太后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死了而嘉靖不是自己的亲儿子,自然而然,觉得不够保险于是便张罗着嘉靖找皇后,终于,这位陈皇后入选陈皇后据说很贤惠,而且人品端庄,张太后喜欢,觉得将来可以拉近她和嘉靖之间的关系,所以就促成了此事。

    嘉靖当然不敢忤逆,乖乖娶了陈皇后。

    再然后,悲剧就发生了陈皇后有了身孕,一日和嘉靖喝茶你必须明白,嘉靖是个大尾巴狼,别看一开始还低眉顺眼的夹着尾巴做人,待地位稳固,自然而然也就有了其他的心思,戏剧性的一幕也就出现,当时候的张皇后只是顺妃,顺妃在陈皇后身边伺候,顺道呢给嘉靖斟茶,实力派和关系户的优劣其实一眼便知,陈皇后虽然端庄,但是相貌只是平平,而顺妃张氏呢,却是国色天香,举止妖娆,嘉靖一看,便来了兴趣,偶尔循视顺妃的手,怀孕的陈皇后见之大怒,投杯起立。嘉靖帝见状也大怒,陈皇后因惊流产,因此病死。三个半月后,嘉靖帝立张顺妃为皇后。

    关系户完蛋了,而实力派高歌猛进,成为了皇后的顺妃,稀里糊涂的成了皇后,就像做梦一样。

    事实上,在宫中,实力派一向是占据上风的,关系户和人品派就算一时侥幸得胜,可是迟早还是实力派大获全胜。

    当然,当上皇后的张氏没高兴多久,她就遇到了难题,这是所有实力派必须面对的问题,因为你的实力固然是来自于你的美貌,可是容颜终会衰减,实力派也不是你一个,在嘉靖的后宫里,可谓是群狼环伺,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氏就算能得宠一年两年,难道能拴住嘉靖一辈子。

    于是,实力派最终的目标,就是转入关系户,说起来可笑,当实力派战胜关系户的时候,她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成为关系户,什么关系最可靠呢?儿子!

    有了儿子,就能母凭子贵,只要自己有了儿子,那么就是太子,太子的母亲必定就是皇后,嘉靖若是想废后,就必须废太子,而废了太子,大臣们肯定不答应,你既然废不了太子,你就废不了皇后。

    可惜……这,张皇后的肚子并不争气,粗俗一点来说,淡出了个张皇后并不灰心,他现在是皇后,自己也年轻,只要努力生出个儿子,那便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子,是太子。

    可是,昨夜一场宫变,然后噩耗传了来,张皇后惊呆了。

    转眼之间,朱载基就要立为太子,一旦下了旨意,那么即便将来她生出儿子,只怕也完了。

    不但太子地位要拱手送人,连自己这皇后,只怕也大大的不妥当。

    张皇后是决不能让朱载基立为太子的,即便是自己生不出儿子,即便是皇帝老子驾崩,这个太子也不能立。

    这里头牵涉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一旦立了太子,嘉靖明日就驾崩,那么不出意外,太子登基,和她张皇后,绝对一点关系都没有,再然后,新皇帝毫不犹豫的将她踢到一边,有多远滚多远。

    可要是没有立太子,且不说将来她还有机会生个太子来,就算不能生,嘉靖明日就完蛋,可是谁来做皇帝,却是个未知数,既然是未知数,那就得让她这个新太后来裁决,你朱载基做不做皇帝,不是别人说了算,是张皇后说了算,假若看你不顺眼,就以朱载基年纪幼小的名义,请藩王来做,看哪个藩王顺眼,把他请进京来,到时候人家不免要对你感恩戴德,因为没有张皇后,就轮不到你来做皇帝。

    问题很严重,一个个消息在往刘贵人那儿传递的时候,同时也有一个个消息传到张皇后这里。

    张皇后气得发抖,随即一个茶盏摔落在地,她豁然起来,对前来禀告的心腹太监冷笑:“那个贱人,怕是早已笑死了,哼,她想如愿,有这么容易吗?朱载基是什么东西,一个庶子,也能做太子?国朝的规矩,都忘了吗?还是这天下,根本就不必讲规矩了。”

    太监道:“幸得杨公力谏,陛下只是先封了个中山王,不过让他搬去东宫住,虽然还没有上尊号,不过…···”

    张皇后冷若寒霜,道:“是啊,多亏了一些大臣,可是姓徐的,不是极力支持吗?所以说,这才让人揪心,若是大臣们一面倒的反对,倒也罢了,现在却杀出了个程咬金,这就让人不安生了,若是朱载基那个小子做了太子,本宫还能活吗刘的那个贱人怕是早就想取本宫而代之了,这事儿,不能小看,不能小看。”

    太监道:“实在不成,奴婢出去寻杨公商量、商量?”

    张皇后摇头,道:“这个风口浪尖,不知多少人在盯着,姓徐的和姓刘的都不是省油的灯,没必要被他们抓住把柄。”

    太监乃是张皇后心腹,自然是为张皇后打算,若是张皇后完了,多半他也得被打发去神宫监去,此时也是急的挠墙,道:“可是娘娘若是不和杨公联手,只怕……”

    “急什么?”张皇后咬碎了银牙,道:“不急,不过眼下,也只能拜托杨公了,你去,让人出去传播一个消息,就说张显和刘贵人平素走的很近,极有可能,是她私通了张显,让张显谋反,而后扶立朱载基登基,不过小心一些,别让人晓得是咱们嚼的舌根。”

    这太监不由道:“娘娘,奴婢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这流言传出去,倒是无妨,可是呢,娘娘能指望陛下相信?陛下若是不信,就算再多流言,怕也没用。”

    张皇后冷笑道:“你懂什么,传出这些流言,不是让陛下相信,只是想告诉杨公,本宫是逼急了,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呢,他会明白本宫的意思,他在外朝,本宫在内朝,事到如今,最紧要的是默契,你等着看吧,杨公会有动作。”

    太监点头,道:“奴婢这就去办。”

    “回来!”张皇后笑的更冷,道:“记着,暂时不要和杨公接触什么,不过以后外朝有什么消息,都要及时禀告,还有两宫太后那边,本宫得多走动,你要跟慈宁宫那边的那些个奴婢,多这打一些招呼,能拉拢的就拉拢,银子什么的,本宫都不在乎。”

    “是。”

    第二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