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七百章:美人心计

第七百章:美人心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御马监事涉到了张显谋反一案,可以想见,这上上下下的都会彻底的清洗一遍,到时候不晓得有多少人人头落地。

    而对其他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徐谦许诺这春生的太监在御马监里任职,让春生大喜,他原本只是贵妃跟前的太监,说句实在话,在宫里屁都不是,黄锦这样的人,多半连瞧都不会瞧他一眼,宫里的贵妃多着呢,陛下根前的太监,两宫太后跟前的太监,还有皇后娘娘身边的太监,更不必说各监各司各局的大太监,谁都不是轻易好惹,可是现在徐谦直接许诺了御马监的差事,而且还是掌印或者提督。

    这对春生来说,意义就全然不同了。

    假若是御马监掌印,谁都知道,这宫里有两个最重要的衙门,一个自然是这司礼监,另一个则是御马监,司礼监负责盖印,拟诏,甚至是批复内阁的票拟,权力之大,足以让人咋舌,假若非要和外朝对比的话,司礼监就相当于内阁,不但在宫里一手遮天,而且大多数时候,对外朝的影响力也极其巨大。

    而御马监看上去和弼马温差不多,实则却是不然,因为御马监主持宫中的防务,监督天下的军马,比如边镇的监军,就都是御马监指派,除此之外,御马监还统领勇士营,乃是宫中第二权利机构,实力不小,因此,司礼监的大太监,往往都是宫中一号人物,而御马监的掌印,则是稳打稳的二号人物。

    春生自己晓得自己是什么东西,和徐谦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此时跑来传递一个音信,徐大人居然直接说是要替他出面谋一个御马监的重差,他顿时心花怒放,若是别人说这种大话,春生或许不信·可是徐大人是什么人,就算黄锦那边不肯卖徐谦的面子,只要徐谦直接去找天子打个商量,天子会不卖面子?

    春生连忙感激涕零的拜谢·道:“奴婢愿为大人上刀山下火海,皱一皱眉头就对不起大人的在栽培之恩。”

    徐谦微微一笑,道:“你要为刘贵人上刀山下火海,罢了,你回去吧,告诉刘贵人,就说她的话·我已经知道了。”

    春生忙不迭去了。

    后宫的某处侧殿里,刘贵人正焦灼不安的等待着消息。

    刘贵人家世并不好,父亲只是个秀才·和其他的嫔妃相比,娘家实在是寒酸无比,可是家世不好却是挡不住运气好,某日嘉靖临幸,她竟是有了身孕,嘉靖此前不知临幸多少女子,可是有孕的却是一个都没有,刘贵人算是撞了大运,此后·刘贵人更加争气,还生了个儿子。

    母凭子贵,刘贵人本是个宫中不起眼的角色·可是很快,就列为了贵妃。

    其实单单如此,就可见嘉靖对这个儿子的重视·嘉靖登基也有八九年,可是此前,一直没有子嗣,甚至于嘉靖自己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和正德一样生不出儿子,而如今喜得贵子,终于了却了一桩心事·大喜之下,便取名为朱载基·载基二字若是细心品读,其实就是承载基业的意思,当时的嘉靖,对这个儿子极为喜爱,取了这个名字,早已被各方猜测,甚至早有人认为,此子极有可能被嘉靖寄予厚望。

    而刘贵人从一个个小小嫔妃,却是一下升格为贵妃,成为仅次于正宫之下的人物,也可见嘉靖的心情。

    只是刘贵人却是深知,虽然如此,可是自家的儿子想要做皇帝,却是难上加难,大明朝的制度便是如此,大臣们的意思更不能忤逆,一个庶子,怎么可能成为太子?

    可是今天夜里发生的事,就好像做梦一样,先是传出炮响,吓得她花容失色,紧接着却是慈宁宫那边突然命人抱了朱载基去,再后来朱载基又去了大高玄殿,早有人从那边传报,将那里的事一五一十的禀告到刘贵人这里来。

    先是听到大臣们极力反对,刘贵人顿时脸色铁青,可是当听到徐谦率先拜倒,称呼朱载基为太子殿下,在他的带领下,一批大臣异口同声的向朱载基行礼,刘贵人眼眸一亮,机会来了。

    都是女人,谁不希望自己更得宠一些,同样,自己的儿子也是天子的血脉,凭什么就不能做太子?

    这是一个很朴实的想法,甚至朴实的有点不太像话,刘贵人就是这样想的,连陈胜都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呢,连刘说大丈夫当如此呢,刘贵人虽然不是大丈夫,如今却也是贵妃,若是一点野心都没有,那才傻了。

    现在徐谦极力支持刘贵人,刘贵人便觉得,事情有了眉目,因为徐谦不但和嘉靖关系匪浅,徐谦如此做,必定是受了嘉靖的授意,也就是说,天子是极力希望如此的,绝不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是为了防范未然的仓促动作。而另一方面,徐谦如今赐为国姓,又要加为郡王,身为户部尚书,又是朝中有数的几个大佬之一,号召力惊人,又有皇家校尉和新军作为他的武力基础,如此一来,自家的儿子,还真有极大机

    刘贵人是个很实诚的人,她二话不说,直接就让自己的心腹太监前去给徐谦转达意思,虽然只是表示一些谢意,可是刘贵人却是留着小心思,她想看徐谦会不会接受自己的谢意,通过他的举止,来试探他对自己儿子的支持力度如何。

    与此同时,又是一个个消息传来,先是有人报道:“徐大人去见了殿下。徐大人抱着殿下说,此子有大福之相,异日必定会是明君。徐大人还说殿下瘦弱,定要小心,还说太医院庸医太多,需延请名医,专程为殿下调理……”

    接下来,春生回来了,刘贵人激动的嘴皮子发抖,连忙问道:“天赐公说了些什么?”毕竟郡王的旨意未下,所以刘贵人也不敢坏了规矩。

    春生拜首道:“奴婢将娘娘的话都转述了,徐大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微一笑。”

    微微一笑……

    刘贵人愕然,有些急眼,这徐大人显然不太靠谱啊,你好歹给一句话才是,怎么能一点态都不表?

    这时春生道:“倒是徐大人突然问奴婢,问奴婢叫什么名字,又说御马监那边有缺,他会打招呼,尽量谋个掌印或是提督太监。”说到这里时,春生掩饰不住喜意,乐美美的道。

    刘贵人旋即恍然大悟,随即一个耳光抽下去,叱道:“为何不早说?”

    春生捂着脸,道:“奴婢……万死。”

    这就是做太监的悲哀,甭管你是不是要做掌印还是提督,贵人们打你一巴掌,你不但不敢反驳,还得乖乖的说一句该死。

    刘贵人咬着银牙道:“真是糊涂,你以为你凭什么能让徐大人给你谋差事,他哪一眼能看上你这蠢物,他之所以如此,就是给本宫表态,告诉本宫,殿下要谋大位,这首先,就得先保证保全,你是本宫的心腹,他替你谋御马监的差,其实就是希望御马监掌握在本宫手里,省的到时候一旦生变,不能自保,一则,这是向本宫表态,二则,则是为殿下着想,你真以为你能撞着大运······”

    “……”春生不敢吱声了。

    旋即,刘贵人喜滋滋的道:“本宫的心,总算定下来了,他虽然没有表态,可是这便是最好的表态,天赐公这是真心实意,也是竭尽全力的支持殿下,有他在,小殿下将来就有七成的把握,有他在,本宫也能高枕无忧,是了,你还得寻个机会出宫一趟,多备一些礼物,送去徐家,徐家的大小两个妇人,本宫也有耳闻,替本宫传话,本宫在宫中总是没有知心人儿,她们有闲呢,就进宫来,和本宫说说话,本宫素问她们都是娴淑的典范,正想聆听她们的教诲呢,还有天赐公的儿子,是叫徐恒道吗?这还是陛下钦赐的名儿呢,本宫也想见见他,他比殿下长了一两岁,凑在一起,做做伴也好,将来他们一起到东宫进学,也方便一些,陛下和天赐公相交莫逆,在寻常百姓家,这就叫世交,这一对哥儿,肯定处得来。”

    春生一听去徐家,心里早恨不得天天往哪儿跑,有空多巴结巴结,自己的地位才牢靠,连忙喜滋滋的应了,道:“娘娘放心,奴婢一定惦记着这事儿,绝不敢怠慢的,但凡觑见了机会,少不得都要出宫去代娘娘问候几句。”

    刘贵人颌首点头,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正宫的方向,淡淡的道:“尽量小心一些,不要被人看见了,不好!”

    第一章送到,不知不觉七百章了有没有′看来又找了个求月票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