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九十七章:太子千岁

第六百九十七章:太子千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某反,对任何皇帝来说,都是十恶不赦之罪,这一点,!然没有任何的疑问。

    可以每一个皇帝对待谋反的态度,往往都有不同,可是偏偏,近代三朝大明皇帝性格迥异,对待这种事的方法,多半也会大不相同。假若是弘治皇帝,多半他会忧心如焚,然后呢?然后少不得下诏罪己,严惩逆党。可要是换了正德,多半这厮会一蹦三尺高,等了这么久,要的就是你们谋反作乱,不闹出一点事出来,皇帝老子的日子也不太好

    而嘉靖呢······这一次谋反对他来说,可谓锥心疼痛,因为这次谋反,让他对所谓求仙问道的长生术产生了绝望,让他的价值观彻底的改变,当然,也勾起了他心里压抑起来的最后一丝戾气。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从现在开始,要彻查所有参与此事的太监、侍卫、大臣,但凡牵涉此事的,尽皆处死。所有人,一个都不必留,不过······”嘉靖深深的看了徐谦一眼,淡淡的道:“你现在已经够多麻烦了,天下人的非议也已经太多,朕不会让你来办这件事,让黄锦来吧,杀人的事,他也在行的很。”

    顿了一下,嘉靖又道:“朕的身子不成了,也不知能活多久,现在虽然还没有到安排后事的地步,不过真尽量会做一些安排,你不必有什么顾虑,朕保你无忧。”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嘉靖似乎下定了决心。

    他不是个轻信别人的人,在这个世上,他怀疑他的那些亲戚,怀疑他的臣子,怀疑宫里的贵人和太监,每一个人,都在他的怀疑范畴之内。刻薄寡恩,本就是嘉靖皇帝的真实写照·而现如今,这种性格更是发挥的淋漓尽致,可是这世上有两个人,现在却归入了嘉靖绝对信任的人之列·一个是张太后,一个就是徐谦。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坏到了极点,长久的服食仙药,本就让他体内有些发虚,再加上张天师前些时日在仙药中又加了几味慢性的毒药,一个月不到,整个身子便垮了下来·虽然还没有到驾崩的地步,可是嘉靖有自知之明,所以·他已经有了准备后事的念头了。

    徐谦唏嘘一番,看着病入膏肓的嘉靖,心里只是摇头。

    不敢整个人再如何冷酷无情,但是这世上的道理总是如此,一个再十恶不赦的人,总也有温柔的一面,就比如那江彬,固然是人人恨之入骨,可是换做是江彬的子侄或者亲戚·多半就觉得江副将军是个厚道的大好人。

    对徐谦,就是如此,嘉靖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人·是个好皇帝,他全力支持自己的新政,为自己铺平了许多道路·几次徐谦遭受打击,新政遭遇挫折,都是嘉靖为他担待。

    人的角度和视野不同,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也不同,或许别人看到的是嘉靖最凶残的一面,可是徐谦所看的,却是嘉靖最人性的一面。

    嘉靖见徐谦不语·反而安慰他:“你不必替朕担心,朕暂时还无碍·去,把百官们叫来吧。”

    徐谦点点头,转身过去,随即,便有许多‘护驾,的大臣鱼贯而入,以杨廷和为首,众人一起行礼,道:“微臣见过陛下,吾皇万岁,微臣救驾来迟,还请陛下恕罪。”

    嘉靖的脸上,浮出几分似笑非笑,这些人所谓的救驾,以嘉靖的猜测,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现在,他并没有兴致来戳穿这个,微微笑道:“很好,诸位辛苦了,朕暂时无恙,尔等不必惊惧。”

    一番轻描淡写的话之后,嘉靖又道:“朕召你们来,为的是两件事,今日索性,大家就在这里讲清楚吧。”

    其实在来之前,所有人都曾猜测过嘉靖会有什么表情,又或者会有什么心思,可是很明显,大家都失算了,因为嘉靖并不如他们想象中那般大发雷霆,也不如他们想象中的后怕不已,而是一种很平静的态度,仿佛方才的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

    再加上又提及要讲两件事,这就更让人觉得怪异了,按理说遇到这么大的变故,陛下的条理还这样清晰。

    莫说是别人,就算是杨廷和此时也不由对嘉靖有些刮目相看,不过他面无表情,并没有露出什么不妥之色,心里却在思量,陛下莫非是要准备托孤了吗?

    却听嘉靖道:“这第一件,就是皇太子的事,国不可一日无君,亦不可一日无储君,储君关乎社稷延续,不容小视,尤其是这一次宫变,更让朕明白,人有旦夕祸福,假若今日朕当真出了事,朝廷怎么办?国家怎么办?祖宗的基业又该怎么办所以朕左思右想,皇子朱载基虽然尚处幼冲,可是深得朕命其为皇太子,诸位以为如何?”

    立太子……

    许多大臣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不满之色。

    对大臣来说,有几条红线是不能触碰的,其中有一条,就是继承人制度。这个制度其中有一条最为重要,即是立嫡以长,何谓长?就是年纪最大,何谓嫡,即是正宫所生,通俗一些来说,皇太子必定是正宫皇后的第一个孩子,无论你皇帝喜欢不喜欢,又或者是这个人有多顽劣和可恶,但是为了保证政权的顺利接替,此人就是个傻子,也非他来做皇帝不可。

    曾经许多皇帝都曾打过绕过这个制度,立自己喜爱皇子的念头,比如文皇帝朱棣,他就曾想立幼子,但是很快,就遭到了大臣们的极力反对,连朱棣这样的人,都触碰不了这根红线,可见难度有多大,此后,又有许多皇帝动过这个念头,结果却大多是无疾而终,便是鼎鼎大名的万贵妃,在她权势滔天的时候,想要改换太子,都一点办法没有,不得不对百官做出妥协。

    而现在,嘉靖以人有旦夕祸福的名义,要求立皇长子朱载基为太子,嘉靖现在确实只有一个儿子,而这个儿子又不是皇后所生,按理来说,这只是庶子,按礼教的制度,庶子是不可能有继承权的,皇家如此,便是寻常的百姓人家,也是如此,一个侍妾的儿子,能得到家产的继承吗?假若如此,一旦有人效仿,岂不是要纲常混乱?

    所有人几乎第一个念头,就是反对。

    胡闹,简直就是胡闹,皇后虽然现在没有儿子,可是将来迟早都会有儿子,朱载基固然是皇子之尊,又是长子,但是他怎么可能立为太子,假若有一天,皇后娘娘生下了儿子,又怎么办?那这正儿八经的嫡长子,莫非要屈居庶子之下?

    大家脸色很难看,很多人突然意识到,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断不能同意。

    而且,许多人心中生疑,这天子有事没事,第一时间不是表示要铲除奸党,为何却在这立太子的上头打主意,莫非······

    许多人见嘉靖脸色并不太好,不过他们的态度倒是坚决,身体不好可以静养,嫡长子没有可以再生,但是现在就仓促的立皇长子朱载基为太子,却是大大违背了纲常,谁要是这个时候答应,就要遗臭万年。

    杨廷和淡淡的道:“陛下所言,不是没有道理,不过皇子殿下乃贵妃所生,并非正宫,微臣以为,此事,还要从长再议。”

    嘉靖态度有一种说不出的坚决,他冷冷道:“朕的心意已决·此事,就不必再议了,朕说的很明白,现在是非常之时,自然不能以常理来办。”

    杨廷和拜倒,道:“陛下,此事涉及纲常伦理,老臣万万不敢答应。”

    他这一跪,立即黑压压的跪倒了一片大臣,纷纷道:“请陛下三思。”

    早先的时候,嘉靖已命人抱朱载基过来,因此这时有奶娘亲自带了朱载基来,朱载基不过半岁,一进来便感受到严肃的气氛,吓得哇哇大哭。

    嘉靖朝奶娘挥手,道:“抱过来给朕看。”

    皇子抱到了嘉靖面前,嘉靖深深的看了朱载基一眼,道:“他也是朕的骨肉啊,骨肉亲情,莫非也有薄厚之分吗?”

    朱载基似乎感受到了嘉靖的浓浓爱意,立即不哭了,上下打量嘉靖,嘉靖微微抿嘴一笑,道:“朕登基的时候,朕的父亲要立宗庙,诸卿不肯答应,现在朕要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诸卿又不肯答应,莫非这天下,骨肉也有亲疏之分,也有三六九等之别?”

    徐谦这时候心念一动,道:“陛下,微臣也想看看大皇子殿下。”

    嘉靖点点头。

    那奶娘抱了朱载基到了徐谦面前,徐谦定睛一看,道:“我观皇子殿下有鸿福之相,异日必定是贤君。”

    说罢,他二话不说,拜倒在地,朝朱载基叩头拜首道:“微臣徐谦,见过太子殿下,太子千岁!”

    第二章送到,在外做客,一做就是一天,基本上隔壁在打麻将,老虎就在边上码,总算章节来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