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九十五章:伏诛

第六百九十五章:伏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校尉通报了姓名,自称是蒋琛,蒋校尉脸色镇定,也没这张天师行礼,只是左右看了一眼,淡淡的道:“本校尉奉徐部堂之命,前来和你们谈判。”

    没有客套,也没有寒暄,直截了当。

    张天师抿了抿嘴,原本以为会有个朝廷命官来谈,谁晓得居然是个武官。

    不过无论如何,张天师也只能接受,他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至于身侧的党羽们更是一个个有些不安,各怀鬼胎。

    事情到这个地步,其实已经接近树倒猕猴散了,若不是现在被官军们围成了铁桶,怕是所有人早就跑了个一干二净了。

    张天师尽量显露出几分镇定,道:“好,你们要谈什么?”

    蒋琛道:“我们要天子,而且必须保证,天子安然无恙。”

    张天师道:“陛下很好,虽然拖着病体,却总算还活着。”

    “交出陛下。”蒋琛露骨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其他东西,都可以谈,但是这一点,决不能谈。

    张天师精神一震,道:“可以,只不过·`····”

    “只不过你要保障自己的安全是吗?”蒋琛冷笑。

    张天师道:“不错,只是要实现这一点,有些难。”

    蒋琛道:“徐部堂已经有了这布置,可以给你准备一艘船,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可以自天津卫出发,走的越远越好。若是你不愿出海,陛下也可以下一道旨意,专门下旨赦免于你,京师又一处道观,只要你隐匿在道观中不出来,保准既往不咎。”

    张天师摇头:“不可。

    他不是傻子,无论是坐船远遁还是所谓的赦免奏疏,都是空谈,现在皇帝还在他的手里·他们大可以空口下承诺,可是一旦把天子交出去了呢?就算他们肯遵守表面的诺言,可是谁晓得不会有其他阴谋诡计,就如坐船出海·船总得有人开吧,假若这些人途中将自己杀害怎么办?呆在道观里,难道坐吃山空,总得有人送伙食,假若不送呢?

    种种考虑,张天师当然不会答应,答应了就是傻子。

    蒋琛道:“既然如此·就是谈不拢了?那么本官这便回去,告知徐部堂,徐部堂已经做好了强攻的准备·半柱香时间,就可以将你们斩杀殆尽。”

    这一句话,吓了所有人一跳,大家都是人,人的弱点就是,谁都怕死,纵然是再不畏死之人,同样也有求生的欲望。

    张天师心里怕到了极点,表面却是道:“难道你就不怕我们杀死陛下吗?”

    这张天师也是有点急了·本来这句话不想说,可是既然谈不拢,张天师自然也不客气。

    “是吗?”蒋琛淡淡一笑·道:“徐部堂说过,待会若是强攻,陛下若是还活着·诸位至多也就是被砍为肉酱而已,可是到时强攻进来,一旦发现陛下伤了毫毛,诸位的族人,统统都要死。”

    这句话还真够狠的。

    现在我们就强攻,陛下没死还好,没死至多就是杀光大高玄殿里的人·可是一旦死了,你们所有人·都死无葬身之地,而且还要搭上所有有关系的人。

    纵然太监没有后代,可是太监也有父母,还有姐弟,有外甥和侄子,大家多少都会有一些顾虑。

    况且徐谦的手段,他们是见识了的,说炮轰大高玄殿就炮轰大高玄殿,一点顾虑都没有,似乎就算天子死了,那也没多大的关系,这种决然的态度,任谁都得掂量一二。

    “诸位,告辞!”蒋琛抱拳,旋身要走。

    张天师咬咬牙,道:“且慢。”

    蒋琛不耐烦的道:“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

    张天师心里叹了口气,道:“陛下下一道旨意,我愿保证陛下安全。”

    “不过,要先下旨,让司礼监和内阁来书写,然后盖印,之后,再传檄天下,三天之后,等到旨意天下皆知之后,我便放人,至于这旨意,必须得有一句,假若老夫二十年内横死,则朱家世代男为盗,女为娼。”

    这句话够狠,等于是让皇帝告诉天下人,自己为了保命,发下如此毒誓,这个毒誓,绝对算是一桩丑闻,只怕天下人看了,非要笑掉大牙不可。

    而张天师才不顾这么多,对他来说,只有这样才能保险,自己已经老迈,能活二十年也够了,二十年的时间,只要无人报复,他大可以四处云游,总比现在横死的好。

    蒋琛想了想,道:“好,只是司礼监的黄公公也在大高玄殿。”

    张天师道:“你去请杨学士来,黄公公我可以现在放人。”

    这黄公公就在大高玄殿,反正印玺也成的,现在缺的就是个内阁大臣。至于张天师和杨廷和的关系,张天师自然也不蠢,现在绝不会轻易透露出来,这本是极为隐秘的事,是他最后的底牌之一,眼下还没到透露的时候,到时候自己或许还可以仗着这层关系,敲那杨廷和一笔竹杠。

    蒋琛点点头:“很好,如此,就算是约定了?”

    张天师自然不反对,颌首点头。

    只是一下子,却是把他的党羽们急坏了,至始至终,双方根本就没有提及对他们的安排,圣旨只保障了张天师,可是他们呢?他们就该死吗?朝廷既然没有对他们立下什么毒誓,到时候要杀起他们来,会有什么压力?

    有个太监冷冷道:“且慢,张天师,你的条件谈完了,可是杂家的呢?陛下赦免了你,杂家怎么办?”

    另一个护卫冷笑道:“不错,我们怎么办?”

    人毕竟是自私的,对张天师来说,到了这个时候,当然是自己的性命要紧,先保住自己在说,现在这些人鼓噪起来,倒也愿意做顺水人情,看向蒋琛,道:“我还要加一个条件……”

    蒋琛冷笑摇头:“都已经讲定了,莫非你还要反悔?况且你自己也知道,现在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朝廷肯定要杀一批人,既然饶过了你,你还觉得不知足?在来之前,徐部堂就已经有了交代,若是尔等要求过分,就只能强攻,而且若是有人不断加码,那么就不必再谈,直接强攻,否则到时候,也无法和朝廷,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张天师沉默了。

    可是那些党羽却是绝望,他们见张天师不敢再吱一声,顿时明白了什么,眼眸中不由掠过了一丝怒色。

    这事儿本就是姓张的布置的,也是他自称什么天命如此,忽悠了大家,更许诺了许多的好处,说什么事成之后如何如何,可是现在事情办砸了,他只顾自己的性命,却是将大家王火坑里推。

    其实这些守在大高玄殿的心腹,大多都是张天师的信众,大多数人称呼张天师为祖师,皇帝修道,他们也对修道之事乐此不疲,只是现在,所有人都清醒了,什么狗屁神仙,什么狗屁天师,都是骗人的,这个家伙,就是个骗子。

    “不过······”蒋琛突然微微一笑,道:“其实办法也不是没有。”

    张天师道:“还有什么办法?”

    蒋琛道:“有一种办法,可以让天子对所有人既往不咎。”

    说出这句话之后,张天师的党羽们眼中猛地掠过了一丝求生的渴望。

    他们之所以跟着张天师作乱,一方面是相信张天师乃是神仙,对他深信不疑,另一方面,却是他们也有欲望,他们想要富贵,想要封侯拜相,即便是太监,也希望自己能够荣华富贵,一群欲壑难填之人,怎么会想死。

    此前那站出来质疑的太监连忙忍不住道:“快说,是什么办法,能让我们活下去?”

    “诛张显!”

    一句话说出,蒋琛毫不犹豫的拔出了腰间的佩刀。

    所有人呆住了,大气不敢出。

    这句话很明白,张显也就是张天师,张天师死了,大家才能活,朝廷才能既往不咎。

    这个时候,其实大多数人未必相信朝廷会守信用,因为很明白的是,朝廷不讲信用是经常的,讲信用才奇怪了。

    这不过是一丝的希望,可是一丝的希望,总比没有希望才好,若是在场的人冷静下来,一起坐下来琢磨一下对方的用心,显然最后会得出这是对方分化大家的结论,只是可惜,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蒋琛毫不犹豫,跨前几步,长刀直接送入了张天师的腹中。

    其实张天师身边,就有四五个带刀的侍卫,这屋子里,人数更有三十之多,这么多人,蒋琛想要发难,连一成的机会都没有。可是不幸的是,所有的侍卫和太监居然谁也没有犹豫,更无人出来阻止,大家的脸色,尽都是冷漠。

    呃…···

    张天师看到自己的鲜血泊泊的自自己腹中流出来,感受到腹中的剧痛,他愤怒的去看蒋琛,又愤怒的去看身边的党羽,他没有从他们眼里看到任何同情,看到的只有冷酷和狰狞。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