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九十三章:万马奔腾(求月票)

第六百九十三章:万马奔腾(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王太后立即失态了。

    得知天子可能被叛贼挟持,而且情况危机,她立即软弱下来,垂泪道:“哀家不曾想到事情竟这般波折,只是皇帝被贼所趁,如之奈何?”

    徐谦拜道:“微臣愿效死命。”

    王太后道:“你细细说来。”

    徐谦道:“臣请调兵直入大高玄殿,诛杀贼人。”

    王太后却是摇头,道:“不可,陛下被他们挟持,稍有不慎,就为时晚矣。”

    别人王太后可以不管,可是皇帝他非挂念着不可,皇帝在张天师手里,一旦有差错,对她来说,决计是晴天霹雳,所以无论如何,对她来说,唯有救回嘉靖,其他的一切都可以牺牲。

    徐谦道:“那么太后以为如何?”

    王太后叹息道:“哀家正是无计可施,才求问于你。”

    徐谦叹息道:“陛下被挟,微臣肝肠寸断,只是既要保证陛下安全,又要诛贼,只怕不易,除非……与这张天师谈判。”

    “谈判?”王太后蹙眉:“可行吗?”

    徐谦苦笑:“这就不知了。”

    这个时候,他哪里敢把话说满,肯定是模棱两可,毕竟任何决策都会有风险,无论是强攻还是谈判,都没有十全的把握。

    王太后深吸一口气,看向张太后一眼,张太后倒是觉得可行,朝她颌首点头,王太后便道:“如何谈判?”

    徐谦正sè道:“调兵围了大高玄殿,拉来火炮,先轰开宫门,但是决计不能伤及寝殿方向……”

    王太后忍不住道:“若是伤了又当如何?”

    在这一点上,徐谦倒是并不妥协,道:“太后,要迫那张天师谈判,让他知道已经无路可走,唯有交出陛下才有一线生机,那么,就要断绝他所有的后路。”

    王太后动容,徐谦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这个决心她下不了,可是徐谦既然已经心意已决,她也只好点头:“那么,陛下便一切托付给徐爱卿了,徐爱卿,你好好把握分寸。”

    徐谦道:“请太后懿旨。”

    王太后倒也爽快,亲自手书了一份懿旨,加了大印,郑重其事的道:“若救回天子,哀家衔草相报。”

    衔草相报四字实在太重,徐谦接了懿旨,道:“微臣遵旨。”

    从慈宁宫里出来,当徐谦扬出了懿旨,官兵们顿时一阵欢呼。

    徐谦召集了武官,正sè道:“从现在开始,全面接管宫中卫戍,调一队军马去大高玄殿,把炮队也带上。”

    新军们开始涌入后宫诸殿,太监们得了旨意,事先将嫔妃们暂时看守起来,门外贴了封条,其他的禁卫,系数解除了武装,统统收押,而此时,大批的文武官员此刻也都被请入宫中。

    直到这时候,大家算是明白,在这拂晓之时,事情终于有了个结果。

    徐部堂已经稳住了大局,而接下来,就是如何收尾的问题了。

    赵高等人混杂在人群之中,此时许多人都兴致勃勃,得知徐谦得到了两宫太后的全力支持,他们自然再没有任何的疑虑,两宫太后既然支持,那么至少事情就有了个定xìng,昨夜发生的事,不是谋反,而是救驾。有了这个,大家总算解脱了,说不准还能捞到一个救驾之功。

    当然,徐谦炮击午门,这事儿极有可能最后秋后算账,不过这也和他们无关,毕竟天子就算秋后算账,那也断无可能一窝端,终究还是只惩首恶其余不论的把戏,毕竟人家忌惮的是徐谦,冤有头债有主嘛。

    大家的心情格外的好,又受邀到大高玄殿这里来,那就更加爽朗了,现在已经进入了最后一个环节,而这个环节才是真正的救驾,只要在这里站一站,到时候功劳簿上,肯定是有你的份,大家不是傻子,当然兴致盎然。

    “哎……方才实在捏了一把汗啊,不过幸好……”

    “赵大人,据闻逆贼挟了天子,就在这大高玄殿,徐部堂的意思,是要和他们谈判,不过这种事,却不是校尉和新军这些粗人能做的事,徐部堂请咱们来的目的,怕是想要共商大计了。”

    有人牛气哄哄的道:“这是自然,一群匹夫,让他们刀头舔血可以,可以其他的事,他们能做的好?徐部堂这是有自知之明,待会儿大家一定要群策群力,无论如何,也要让陛下安然无恙。”

    其实许多人脸上,都一副死了爹的样子,毕竟天子被人挟持了,你要是这时候欢天喜地,一不小心被人**一下,死都不晓得怎么死的。不过这如丧考妣只是写在脸上,在心里和嘴皮子上,他们仿佛一下子又恢复了骄傲,昨天被打击的荡然无存的自尊心重新拾起,拍拍上头的灰尘,发觉还能用,自然没有嫌弃的必要。

    爽啊,终于轮到他们出场了,而且还是后顾无忧的出场,扬眉吐气,正好让那些匹夫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

    众人已经聚到了大高玄殿之外,这里已是里三层外三层的被新军和皇家校尉围住,宫门紧闭,里头一点动静都没有。倒是徐谦不远处的亭下,另一边,杨廷和也是来了,负手伫立,正在和几个先到的大臣低语着什么。

    大家聚在一起,站着不动了,现在等着徐谦来求他们,谈判这种高端的活儿,一般人玩不转,智商低一点你只能被谈判,其中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方,说了别人也不明白。

    “来了……来了……”

    见徐谦和杨廷和不约而同往这边走来,许多人心里那个美啊,可是脸上还得端着架子,得透着一股死了爹的矜持,于是各自的表情依旧是哀鸿一片,只是一双双眼神,却很是复杂。

    杨廷和先过来,众人纷纷给杨廷和见礼,杨廷和一夜未睡,显得jīng神不是很好,只是压了压手,这个时候,什么寒暄都是假的,况且人家没心情,反而显露出了杨公对陛下和社稷的忧心如焚,无可挑剔。

    紧接着徐谦便来了,他的声音略显嘶哑,道:“诸位大人来的正好,且看这乱贼能猖獗多久。”

    众人纷纷道:“是,是……”

    心里却再说,只怕马上要进入正题了。

    可是这时,有个校尉小跑过来,低声道:“大人,已经预备好了。”

    徐谦道:“办事去吧。”

    校尉点点头,飞也似得去了。

    大臣们则是看着徐谦,等待着徐谦下一句话,许多人纷纷猜测,这位徐大人会怎么开口。

    可是谁晓得,徐谦突然举起手来,捂住了耳朵。

    “咦,捂耳朵,这是什么典故?”

    大家正捉摸不透之际,突然,地动山摇,随着一团火焰升起,巨大的响声一下子连地上的灰尘都漫天飞天来。

    轰隆隆……

    卧槽……

    这一炮的威力宛如万马奔腾,因为事实上,又是一次一万只草泥马在大家的心里飞驰而过,无数人去捂耳朵,可是已经迟了,有的人还是没有长记xìng,被这炮声一震,又是吓得撅起**趴在地上,心里将徐谦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事实上,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是大家很难理解的,狂拽炫酷叼炸天的另一层解释就是尼玛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一点都不高端大气上档次,对于一个屁大的事,都得纠结个老半天,然后一二三四五六七弄出无数细则章程来的官员们来说,徐谦的这种所谓谈判方式,实在他娘的很让人费解。

    他们恨啊,炮轰午门的时候,姓徐的招呼都没打,就把城楼炸了,吓得大家裤子都要尿出来,生怕被这家伙拉上战车陪葬。结果这一次,依旧还是故技重施,你炸了午门,我们可以原谅你,现在天子就在大高玄殿里,你他娘的真的疯了,连大高玄殿也炸,这不是谋反是什么?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不过……大家还是忍了。

    惊魂未定的大臣们居然一个都没有吭声,眼睁睁的看着大高玄殿上硝烟弥漫,看到围墙被炸开一个个缺口,他们显然很不愿意原谅徐谦,但是见识到了徐大人这种粗暴的方式之后,却都默契的决定住嘴。

    这家伙是疯子,不要招惹他为好。大臣们招惹皇帝,隔三差五的痛骂一阵,是因为他们知道,皇帝是要脸的,只要不触到逆鳞,大家过了嘴瘾,天子也不能将他们怎么样,所以他们滔滔不绝的骂。他们骂内阁,也晓得内阁最讲究清名,绝不可能因为收拾你一个家伙,而被人诟病为不能容人,他们骂死太监,他们骂厂卫,可是大臣们都是很有原则的人,因为不讲原则的早就被人剁了不知多少回了,留下的人至少知道,有的人决不能骂,你骂他一句,难保他不会将炮口对准你,也或许是对准你家,然后让你尝一尝粉身碎骨的滋味。

    ………………………………………………………………………………………………………………………………………………………………………………

    第二章送到,两天增加月票四百张,但是……依旧还是有很多不确定xìng,距离这个月结束,还有七个小时,七个小时的变数很多,但唯一不变的,老虎会依旧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老实码字,当然,也希望大家能够举手投上宝贵一票,因为你的每一票,都是老虎在新年窜门之余,背着笔记本稍有空闲就噼里啪啦的动力。(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