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九十一章:鱼死网破

第六百九十一章:鱼死网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炮击彻底的葬送了所有人的幻想。

    三寸不烂之舌,笔锋如尖刀,yīn谋阳谋,种种这些平rì里大家所擅长的东西,在大炮响彻之后,一切都变得如此不值钱。

    是的,这就是规则,而显然,所有人都曾忘记了这个规则,仿佛武力奠定一切的基础根本就荡然无存,天下的兴亡,仿佛都掌握在了那些手握chūn秋笔的衮衮诸公们手里,大炮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幻觉,幻觉的意思就是,你们的花样已经行不通了。

    事实上,所有人无论站在什么立场,都曾抱着幻想,救驾的大臣希望自己大口一张,紫禁城中的禁军受到忠义的感染,立即倒戈相向。守城的禁军,亦是觉得对方不敢胡闹,只要自己态度坚决,谁也不敢造次。

    当幻想破灭,无数人yù哭无泪。

    城楼下的大臣们还好一些,因为他们虽然想哭,可是至少,炮口的方向对准的并非是他们,他们是幸运的,他们还有心里骂翻天的空闲,他们还可以愤怒,还可以鄙视,还可以怒发冲冠,可以后悔不迭,可以哭笑不得,因为他们毕竟只是旁观者,他们看到硝烟袅袅升腾,这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气息,看到火舌喷吐,看到血肉横飞,看到这世上最惨绝人寰的屠杀。

    而城楼上的禁军不只是希望破灭,连他们的血肉之躯,也都已危在旦夕,一枚枚开花弹在城墙上炸开,无数的石子、铁定乱飞,无数人发出绝望的呼救,无数人从城墙上栽下来,无数人哭爹叫娘。

    可是炮火无情,新军更加残酷,他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没有听到惨呼,更仿佛没有看到眼前的血肉之躯被撕成碎片,在命令停止之前,他们机械似得不断给炮管浇水,不断的装填火药,不断的shè击。

    徐谦眯着眼,显露出了冷酷的一面,他伫立不动,抿唇冷笑。

    一些大臣已经涌上来,这个道:“大人,不能啊。”“大人,此举已经形同谋反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的说?”“大人快快下令罢兵……”

    有人更是想冲向炮队,大呼道:“先打死了老夫……”

    徐谦眸光一瞥,道:“冲击炮队者,杀无赦!”

    十分简短的命令,却立即有皇家校尉握着短火铳冲上去,直接将这大臣打成了马蜂窝。

    所有人惊呆了,疯了,疯了,眼前这个,真是疯了。

    他们全都住了口,曾经不可一世的他们,突然发觉,他们连蚂蚁都不如,一下子,从高上云端的老爷,沦为了什么都不是累赘。

    他们显然感受到了徐谦对他们的蔑视,可是他们居然都住了口,谁也不敢造次,若是以往,他们早就骂开了,可是现在,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

    徐谦厉声道:“本官说了,陛下垂危,本官深受皇恩,奉旨救驾,谁敢阻拦本官,杀无赦,我没有兴致再说第二遍和第三遍!”

    午门的城墙已经炸出了一个缺口。

    两翼的新军在武官们的率领下,纷纷拔出了长刀。

    齐成眯着眼睛,亲临阵列之前,冷冷一笑:“杀进去,顽抗者,杀!”

    又有人补充:“入宫之后,不得造次,更不可轻易进入深宫闱院之地,一切都听从命令行事,敢滋事者,杀!”

    说罢,齐成率先听到向前,直接跃入了鲜血染红的护城河里,无数人毫不犹豫一猛子扎进去,泅水向前。

    城上的禁卫已经次序大乱,这些平时高贵的禁卫,在炮火覆盖之下终究还是不堪一击。

    此时提督太监已经赶来,上千禁卫集结在宫里,这提督太监乃是张天师的心腹,知道一旦让对方杀入了皇城,就一切都完了,因此嘶声揭底的道:“有人谋反,他们善用火器,不可和他们硬拼,全部下城楼,和他们近战,再坚持……坚持一下,城中的京营自然会来救援,这些反贼,猖獗不了多久,陛下又口谕,诛徐谦,拿下徐谦,无论死活,赏金千斤,敕国公,世袭罔替。”

    此时退下城楼的禁军已经越来越多,乌压压的一大片,见火炮够不着,大家也都定下心来。

    有人鼓气道:“他们擅长火器,近战必定不如我等,快,召集各门禁卫,在此与他们死战。”

    禁军们士气这才挽回了不少,对他们来说,也确实有一份骄傲,毕竟乃是禁卫,都是从军中挑选的jīng锐之士,此时被打得灰头土脸,又有人鼓气,再加上他们对新军的成见也是不少,新军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一群暴发户而已,一群暴发户,凭什么和禁卫相比,新军擅长火器,那么,就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近战。

    无数的新军,此时一个个**的从缺口处涌进来。

    “杀!”

    禁卫们毫不犹豫,向新军发起冲刺。

    两军鏖战一起,很快,禁军便溃退。

    他们悲剧的发现,新军火器玩得转,白刃战实力更是不俗,不但勇不可挡,没命向前,而且气力也是极大,甚至有的新军,一刀能知己贯穿禁卫的胸口,这样的力道,只怕换了禁卫,绝大多数都不能做到,更重要的是,他们短兵交接起来,极有章法,绝不会擅自拖队,每个人上前冲杀,都会保证自己的两翼有自己的伙伴,而后队的新军官兵,也会十分默契和和前队进行更替,以保证所有在交战之中的人能保持最佳的战斗状态。

    禁军溃败,四散奔逃。

    和新军相比,他们似乎很不够看。

    一队新军的拥簇下,徐谦已经进宫,举目看着这一片狼藉的场景,他眯着眼,冷冷一笑,道:“集结起来。”

    乌压压的军马迅速集结,并不急于追击。

    而在这时,有人道:“内阁大臣杨廷和,已带一队人马入后宫救驾去了。”

    徐谦皱眉,道:“不急,先去慈宁宫。”

    选择慈宁宫,徐谦是有考量的,张天师能控制住皇帝,若是现在直接杀过去,难保他不会狗急跳墙,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是先去慈宁宫,无论如何,先得到了太后的支持再说。

    “所有新军,全部在这里待命,不得进入宫闱重地,遴选校尉千名,随本官进去!”

    …………………………………………………………………………………………………………………………………………………………………………………………………………

    炮声一响,嘉靖的脸sè一下子红润起来。

    傻子都知道,徐谦动手了。

    嘉靖绝不傻,他很快就清楚了张天师的嘴脸,但是他此刻不能翻脸,他心里清楚,张天师绝不会对自己动手,因为张天师还有一套程序要走完,比如等到自己垂危,表示已经无计可施,然后在司礼监里,找出一个心腹出来,再请内阁的翰林或者学士来,草拟遗诏。

    遗诏才是关键,只有拿到了遗诏,张天师才能多一道护身符,可是到底谁参与了张天师的谋反,嘉靖所知并不多,而张天师,显然也不可能透露,这是他的底牌,不到最后时刻,他绝不会轻易吐露出来。

    嘉靖既然明白了对方的居心,当然不会勃然大怒,他只能继续‘被骗’,表现出对张天师依旧信任有加的样子。

    可是他这种骄傲的人,又怎么能忍受这样的痛苦,他绝不允许自己被人像傻子一眼,随意的忽悠,更不必说,甚至还要搭上自己的xìng命。

    自己还能活多久,嘉靖已经不知道了,既然不知道,那么唯一的法子就是极力挣扎下去,并且报仇雪恨,他恨不得吃了张天师的肉,扒了张天师的皮,只是他明白,自己已经无能为力,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徐谦身上。

    徐谦带兵入京的消息,为了嘉靖极大的希望。

    可是他也明白,就算带兵入京,这紫禁城的禁卫就算还忠于自己,但是职责所在,也绝不会让徐谦带着军马进来,徐谦拦在外头,敢造次吗?

    将心比心,嘉靖就不敢造次,因为谁都明白,一旦造次,就和谋反没什么区别了,不管打着的是什么旗号,这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嘉靖在骄傲和自责中度过,每一分每一秒,时间过得很慢,可是他无能为力,只能在这里空耗。

    炮声一响,嘉靖眼中放光,徐谦……攻城了。

    徐谦竟然不负自己的期望,直接用火炮攻城,假若只是寻常的攻城,最多就是做做样子,可是一旦动了炮,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徐谦打算鱼死网破。

    “好气魄!”此时对徐谦,嘉靖满心的佩服,心中的期待重新燃起,他巴不得徐谦现在就带兵赶到这里,将这些乱党,统统杀个干净。

    炮声响起之后,张天师依旧第一时间离开了这里,显然,他要了解情况,同时也要做好应对之策。

    空荡荡的寝殿里,嘉靖呼了口气,心情更加复杂。

    …………………………………………………………………………………………………………………………

    第二章送到。(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