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九十章:炮打紫禁城

第六百九十章:炮打紫禁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一见圣旨递来,所有的大臣纷纷涌上来,徐谦将圣旨展开来看,许多人也伸长了脖子,许多人压根就不去看圣旨的内容,而是直接去瞅那印玺的章记。

    在场的人可不是好糊弄的,看圣旨,其他都是假的,印玺的真假才最是重要,当有人看到那朱砂红印时,忍不住道:“果然是圣旨,千真万确,绝不是伪诏。”

    凑的比较近的几个人纷纷颌首点头,显然他们也看出来了,这绝对是真的。

    后世有一句话,叫所谓小资产阶级的软弱xìng,放在大明朝,则应该叫大臣们的软弱xìng。

    这些家伙本质上来说,就是时局的维护者,同时,他们又有不满,他们因为不能掌握中枢,所以经常对朝廷的政策不满,对皇帝不满,对权臣和jiān臣更加不满,这种不满的情绪,往往都出现在他们的嘴里,于是乎,骂朝廷最多的往往都是这些大臣,什么社会黑暗,什么jiān贼误国,什么社稷八成要完蛋了,什么国有妖人,必然祸及天下。

    他们什么话都敢说,而且分析起来还是头头是道,人人都有自己的道理。

    就比如大明朝的**,十有**都是致仕的大臣偷偷摸摸写得一样,这些家伙,最擅长的就是指桑骂槐,用各种yīn毒和隐晦的话去抨击时弊。

    但是,假若你认为这些家伙是那种口里说要诛jiān贼,要把某某内阁大臣拉下马,别看他们一副要和你拼命的架势,其实这些人最大的职责就是忽悠别人去拼命罢了,自己拼命?这是另外一回事。

    固然许多人都知道,这圣旨可能是张天师这些乱党伪造,并非皇帝的本意,可是圣旨就是圣旨,大家有了理由,一个个道:“陛下既然无恙,我等便是师出无名,还是按旨意行事吧。”又有人道:“散了,散了,一切等明rì再见分晓。”

    “徐部堂,你看,陛下无恙,为何不罢兵?”

    “是啊,是啊,圣旨已下,若是再围住午门,那便不是救驾,是谋反了,还请徐部堂三思,不可误了自己。”

    徐谦眯着眼,将这圣旨撕烂,冷笑道:“这是乱命,并非陛下本意。”

    赵高跳出来质问:“大人如何就晓得这是乱鸣,就不是陛下本意?”

    徐谦冷冷笑道:“因为旨意既非司礼监秉笔书写,也非内阁杨公字迹,更非陛下亲书,只不过印玺是真,其他都是假,若不是宫中生变,怎么可能他人代拟圣旨?”

    有人火了:“徐大人,你这是胡搅蛮缠,吴某不奉陪了,你要谋反,自管去吧。”

    正说着,有个校尉飞快跑来,道:“大人……大人,有人从城墙上抛下一份圣旨。”

    还有圣旨……

    所有人下巴都掉下来。

    徐谦正sè道:“拿来我看。”

    又是一份圣旨落入徐谦手里,徐谦展开,便见上头写道:“朕受jiān贼所惑,生死只在一发之间,社稷危如累卵……”

    所有人面面相觑,因为在这圣旨之下,也有一个大印,同样是皇帝之宝。

    徐谦扬起圣旨,大叫道:“看到了吗?看到了吗?陛下生死只在一发之间,社稷危如累卵,我等食君之禄,还等什么?”

    赵高傻眼了,其他人傻眼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徐谦怒斥道:“jiān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今rì竟敢祸乱宫闱,徐某人,和他们势不两立,谁敢拦我,杀无赦,城楼上的人听着,本官身负勤王诏书,你们速速开门,如若不然,则视为反贼,本官定诛杀你们九族!”

    赵高这些人乖乖退到一边去了,两份圣旨,而且两份都是真的,谁也说不清这两份圣旨哪一个是天子本意,不过徐谦现在拿了圣旨,胆气更壮,那就让他去玩吧,大家看热闹就是。

    其实大家心里隐隐在想,反正这午门便如一道深渊,姓徐的过不起,大家跟在后头摇旗呐喊,混着吧。

    混rì子,是大多数人的心态,所谓能过且过,至少事情还没有到大家rì子混不下去的时候,何必要像姓徐的打了鸡血呢。

    城楼上的人大叫:“徐谦,我等敬你为尚书,对你百般客气,现在你得了圣旨,还敢造次,可见你另有所图,莫非要造反吗?休要贼喊捉贼,再敢造次,我们便要放箭了。”

    现在双方各执一词,谁都不会让步。

    徐谦也没有再和城楼上的人多说什么,径直找来了几个武官,下达了命令:“攻城!”

    武官们略显几分不安,不过却还是一起抱手:“遵命!”

    传令兵立即骑马在各部之间穿梭,大吼:“大人有令,半个时辰之内攻破午门,挡我者,杀无赦……”

    军号响起,无数队官军开始做好战斗准备,靴子塔塔的震得地面仿佛都颤动起来,两翼的官军俱都拔出佩刀,中军一列列摆起了队伍,乌压压朝城门下压过去。

    城楼上亦是争锋相对,有武官大喝:“搭弓!上前一步者,杀!”

    无数的人头从女墙的缝隙中钻出来,无数柄长弓探出城墙,一排排锋利的箭锋闪烁幽幽锋芒。

    那些跟着徐谦来打酱油的大臣们早就退的远远的,有人吓得脸sè苍白。

    这种阵仗,在他们的笔头里倒是有不少,其中不少文采出众者,更是能将两军对阵的文章写得绘声绘sè,可是说和写是一回事,眼见为实是另一回事,大家很担心擦枪走火,一不小心,说不准就要酿成大祸。

    “不能打啊,一旦打了,无论是不是谋反,咱们都完了。”

    “是啊,哪里有官军攻宫城的道理,有理也讲不清了。”

    却也有不少胆大之人,轻蔑一笑,摇头晃脑的道:“诸公勿忧,想来这是虚张声势,无非就是看看,谁先被吓倒而已,这种事本官见得多了,本官在宣府督军之时,也经常见这样的场景,两营官兵闹了口角,双方剑拔弩张,可是放心,大家都有分寸的,谁都不会轻举妄动,这是虚架子,闹着玩的。况且徐部堂……”

    轰隆隆……一声巨响,打断了此公的话头。

    然后,有人都吓趴在了地上,一个个双手抱头,有人则是呆若木鸡,一点反应都没有,耳朵里隆隆作响,什么都听不到了。

    大家定睛去看,午门的城楼上一团火焰炸开,无数人血肉横飞,城墙这亦是炸开了一个口子,石头乱飞。

    卧槽……

    此时所有大臣的心里,足足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姓徐的你是个畜生啊。

    这是大家第二个反应,只是有人是口里骂出来,有人是在心里骂出来。

    无论在场的人是王党还是旧党,是真心实意想要救驾,还是那些打酱油的官油子,现在所有人的立场,居然出奇的一致了。

    畜生啊畜生,这家伙居然还真如此大胆,简直就是疯了。

    其实一开始,谁也没有料到徐谦有这么一出,大家原本以为,徐谦围住午门,不过是做个样子,至多也就是起一些冲突,大家跟着救驾,本质上就是打酱油,是给宫内的乱党一些压力,逼迫对方妥协,让陛下召见大家,摆平事态。

    于是他们一个个走马灯似得上前打话,义正言辞的告诉对方,我们不见到天子,是不会走的,你们倘若不让我们进去,我们是不会罢休的。

    阵前打话,讲的就是气势,很多人其实一不小心,说了一些很有王八之气的话。

    可是……徐谦居然开炮了,开炮啊,开炮是什么概念,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午门,是大明朝何等尊贵的地方,姓徐的开炮了。

    大家泪流满面,姓徐的坑啊,大家跟着他,酱油没得打了。

    新军的炮队这边,陆炳亲自督阵开了第一炮,这一炮政治意义实在太大,其实大家都不想,可是既然‘圣旨’在手,大家相信的只有陛下垂危,危在旦夕,又有徐谦下令勤王救驾,不计任何后果杀入宫中。这些久已服从闻名的校尉和新军,自然也不会客气。

    第一炮用的并非是攻击城墙的实弹,而是内填火药的开花弹,攻城效果不明显,可是杀伤力却是极大,火舌过后,城墙上叫骂不绝,惨叫声连绵不决,甚至许多血肉横飞的肢体直接自城墙上飞入护城河里。

    陆炳手按着刀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里,不过第一炮开着还有障碍,这第二炮,显然就没什么压力了,他大呼一声:“放炮,**散shè,一炷香时间。”

    三十余门火炮一字排开,并不客气,引信一个个引燃,随即所有人捂住耳朵,炮管通红,无数火舌喷出。

    轰隆隆……轰隆隆……

    午门城楼接二连三炸开,地动山摇!

    …………………………………………………………………………………………………………………………………………………………………………………………………………

    第一章送到,大家除夕快乐哈……(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