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八十八章:伪诏

第六百八十八章:伪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宫外闹得这么大,若是宫中一点都没察觉那才是怪事。

    大高玄殿里,张天师此时此刻也是急的跺脚,事情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先是给陛下喂服了慢xìng毒药,陛下病倒,这一病倒,就有许多机会可趁,皇帝的生老病死,都是天大的事,甚至于皇帝老子长了个痤疮,只要宣传的得当,也保证能让宇内皆惊。

    而现在,嘉靖确实已经重病,病得很重,更可怕的是,他这病还不能见人,身上脓疮皆溃,恶臭难当。

    在这种情况之下,两宫太后自然吓了一跳,连忙来到大高玄殿探视,这两宫太后终究还是女人,一时慌了手脚,此时,却是张天师的机会,张天师声称,自己有办法能治好天子,这当然是骗人的,他最重要的是,要确保天子临死之前,自己能控制住局势,到时让自己的亲信在旁伺候,再请上阁臣杨廷和,准备好接受陛下遗诏,一切就都可以万事大吉了。

    什么都是假的,唯有这遗诏,才最是要紧。

    皇帝要死了,谁在皇帝身边,谁就掌握了主动,比如杨廷和在嘉靖身边,嘉靖的遗愿,谁来书写?当然是杨廷和,嘉靖神智未必清醒,就算清醒,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这些了。

    而且自己在旁监督,整个程序都已经完全布置好,最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因此历来皇帝大行,都是角逐最紧张的时刻,所有的核心人物。都围绕着即将病逝的天子,张天师要争取的。也就是天子大行之后,新皇登基的这个空档。这足够他对自己的后事,进行一个完美的布置了。

    只是……姓徐的居然带兵入京,居然到了午门门外。

    张天师有些慌了手脚,他也怕啊,谁不怕谁是孙子,毕竟他做的乃是抄家灭族的事,做好了,一辈子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做的不好。就是人头落地。

    可是这时候,他暂时还不能请杨廷和来,对杨廷和,张天师未必放心,他必须完全一个人掌握住主动权,要在内宫布置妥当,到时再把杨廷和请来,听嘉靖的遗旨就成了。

    他急匆匆的来到了偏殿,劈头盖脸的便向御马监掌印太监刘凤怒斥道:“他怎么就这么大胆。他是不要命了,还有,是谁走漏了消息,是谁?否则徐谦怎么这么快就收到消息。不是都说好了,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拿到了遗诏。再和姓徐的算账吗?只要有遗诏在,姓徐的想不死。都不成,怎么会这样。是了,肯定是有人传递消息,查,查出来!”

    刘凤道:“天师,或许是那黄锦,看事情不对头,所以……”

    张天师冷笑:“这个老阉货,早该办了他,想不到他竟敢通风报信。”眯着眼,张天师显得有些不耐烦,道:“现在怎么办,这么多军马聚在了午门外头……”

    刘凤道:“应当立即拟一道圣旨,让徐谦退兵,徐谦若是不退,这就坐实了他是谋反,军心肯定动摇,若是退了,到时候再和他算账。”

    张天师慢慢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不错,就该这么办。”

    说罢,他又摇头:“要有圣旨,得先让司礼监那边帮衬,这姓黄的,肯帮我们吗?”。

    刘凤沉吟片刻:“让人去请黄锦,就说陛下有事要交代,让他和掌印的太监一道来,大高玄殿都是天师的人,天师一句话,他敢不从?若是不从,就说他妄图弑君,料理了他。”

    张天师欣赏的看了刘凤一眼:“听说从前的时候,黄锦对你还算不错,不过你能深明大义,为贫道出谋划策,可见你还是晓事的,去,把事情办妥当,到时候,说不准你就该去司礼监了。”

    刘凤小心翼翼的看了寝殿那边一眼,听到天子传来剧烈咳嗽,刘凤点点头:“奴婢去了。”

    张天师也是看了寝殿一眼,点点头。

    随即,张天师出现在了寝殿,他脸上挂笑,轻轻去揭开宫纱,用发簪拨了拨灯芯,一面道:“陛下是不是觉得身子好了一些,方才贫道给你喂得药丸,名曰极乐丹,吃过之后,就什么都不痛了。”

    龙榻上的嘉靖面露笑容,道:“是好了很多,难为了你。”

    张天师的眼眸里掠过了一丝狐疑,瞄了嘉靖一眼,见嘉靖很是冷静,便笑起来:“贫道自然要竭力为陛下分忧解难,陛下放心,贫道一定会为陛下诊治的。”

    “嗯,很好。”嘉靖淡淡的道:“方才我听你在外头和人说话?”

    “是。”张天师脸sè略略一冷。

    嘉靖叹道:“朕就知道,总有人不消停,天师为朕的长生大计,何等的cāo劳,可是总有人不明白,这是糊涂,糊涂倒也罢了,竟还敢带兵入京,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张天师盯着嘉靖,道:“陛下都听到了?”

    其实听到不听到,张天师都不担心,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什么都已经无所谓了。

    嘉靖颌首道:“自然是听到了,其实也不比逼着黄锦草诏,朕来下旨就好了。”

    “哦?陛下现在恢复身子要紧,就不必劳烦陛下了,一切,都交给贫道就好。”张天师笑了笑,上前给嘉靖掖了掖被子,随即在被上轻拍几下:“陛下只管静养便是。”

    嘉靖淡淡道:“为何不见太后?”

    张天师道:“两宫太后都在为陛下担心,不过还好,贫道已经保证,只要贫道施术,陛下便可无恙,只不过为了防止有人打扰,所以这大高玄殿在十二个时辰之内,任何人不得出入。”

    嘉靖道:“那么其他人呢?就只有你?”

    张天师道:“布置了百来个勇士营的护卫,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对陛下忠心耿耿的太监。”

    嘉靖点头:“很好,你布置的很是妥当,朕放心了。”

    张天师道:“那么贫道去忙一些事了,陛下歇一歇。”他告辞而出。

    冉冉的烛火之下,嘉靖闭眼假寐,直到完全没有了声息,他的眼眸陡然一张,眼眸之中,闪过悔意、杀机、恐惧,无数的感情交杂在一起,可是他的身子并没有动,他仿佛能感觉到在这个空荡的寝殿里必定有一个人在盯着自己,他随即闭眼,没有任何的动作。

    可是在被下,一只发簪握在了手里,他毫不犹豫的刺破了自己的食指,殷红的血自指点流出来,在他的内衣里,他笔画出了两个字:“诛张。”

    ……………………………………………………………………………………………………………………………………………………………………………………………………

    司礼监。

    黄锦彻夜未眠,得知陛下重病,黄锦自然不敢睡,几次想去大高玄殿,却都被人陛下正在治疗的名义挡驾在外。

    黄锦就是傻子也看得出来,陛下这一次怕是要凶多吉少了,他想去劝说两宫太后,请两宫太后下旨诛杀张天师,可是两宫尤其是张太后极为关心嘉靖的安危,御医们束手无策,唯有张天师说可以药到病除,又说秘法可以治病,张太后是情急之下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死都不肯撒手,自然而然,便将希望寄托在了张天师身上,张天师要如何,只能依着他。

    可是黄锦已经越来越感觉到,危机即将来临,等听到徐谦带兵入了京,他才松了口气。

    只要有兵在,谅那张天师不敢造次,可是接下来,却有人上门,请他立即去大高玄殿,说是陛下又事相召,可能要草拟旨意。

    遗诏……

    这是黄锦第一个念头,他吓了一跳,莫非陛下……已经不成了。

    一旦陛下死了,自己去了大高玄殿,那儿全是张天师的人,天子和自己,还不是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黄锦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是恐惧,他来回在司礼监里走动,那前来催促的太监再三唤他,黄锦却道:“你先在外头等候,杂家收拾一下。”

    收拾一下,自然是去拿印玺了,那太监倒也识趣,笑吟吟的道:“那奴婢在外头等。”

    这太监一走,黄锦立即叫来一个太监,郑重其事道:“王安,平时杂家待你如何?”

    王安拜倒在地,今夜的事他也能感受到,再加上黄锦如此不安,他立即明白了什么,哭泣道:“干爹对儿子恩重如山。”

    黄锦冷着脸:“杂家这一去,凶多吉少,可是,咱们不能让贼子得逞,杂家去了之后,他们定会逼迫杂家给他们草诏,所以,杂家有一件大事要托付你。”

    王安道:“儿子拼死,也要为干爹分忧。”

    黄锦点点头,随即在书案前奋笔疾书,一会儿之后,一份圣旨便写完了,而后拿了宝印来,盖上大玺,他松口气,道:“你拿着这份圣旨,且在这里候着,若是大高玄殿有变故,立即拿着这圣旨去午门,无论如何,也要将圣旨丢出午门去。”

    王安咬牙:“是。”

    ……………………………………………………………………………………

    第一章送到。(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