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八十六章:全被坑了

第六百八十六章:全被坑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朝阳门洞开,无数的军马如cháo水一般涌进来。

    这么大的动静,各个衙门就算是装瞎那也不可能了。

    顺天府、五城兵马司、还有各部、都察院等衙门当值的堂官们收到了消息,一个个脸sè拉下来。

    其实本来,宫里再怎么样,只要不**,能和平过渡,大家能装糊涂就装糊涂,现在私底下已经有消息传出来,说是陛下病重,可是病重不病重,毕竟和诸位大人们关系不是很大。

    你想想,这嘉靖皇帝也并非是什么明君,实在不值得大家怀恋,况且嘉靖就算大行,下一个皇帝,终究还是老朱家的人,再坏,总不能坏过嘉靖和正德吧,说不准还能遇到个好皇帝呢,因此呢,大家都在装糊涂,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两眼一抹黑,无论宫里发生了什么,假若是陛下平安无恙,那自然是好,假若陛下当真出了什么事,到时候无非是说,我们是外臣,外臣怎么晓得宫里发生了什么,大家都被蒙蔽了,都不知道。

    因此,装糊涂很重要,这种事不能搀和,搀和了就有风险。

    可是现在,姓徐的把这大好的一锅粥给砸了。

    造孽啊造孽,这个家伙还是人吗,这是畜生啊,原本多好的事,歌照唱舞照跳,无论最后的结果是什么,都不会影响到自己,姓徐的一带兵进行,却等于是给了所有人一个难题。

    原本大家可以说不知道,可是现在呢,徐谦都带兵进京了,而且名义是宫中生变,陛下垂危,要救驾。

    于是乎,你还能无动于衷,还能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可问题又出来了,宫里到底是不是生变,假若当真是生变,大家跟着徐谦后头敲锣打鼓固然是好,反正就凑个热闹,说不准,大家还能混个功劳。可是风险也有,假若宫中没有生变,而徐谦贸然带兵入京,这就和谋反差不多了,不要忘了,方献夫是怎么完蛋的,他‘擅自’调兵去了南京城,而且还没有造成后果,几乎就已是大罪,而这位徐部堂,却是切切实实的带兵进的是běi jīng城,而且还缴除了城门官兵的武装,假若这是徐谦打着救驾的名义生乱,你跑去给他抬轿子,这是不是作死?

    于是乎,大家傻眼了。

    他们发现一个问题,你呵斥徐谦造反有风险;而同时,你高呼救驾,跟着徐谦**后头鼓掌叫好还是有风险;最惨的是,你就算想做缩头乌龟,想把脑袋埋进沙子里,想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是百分之百的有风险,无论结果如何,最后都会有人来问,那一天你在那里,徐谦造反或者救驾的那一天晚上,你身为朝廷命官,为什么不见你的人影,你这王八蛋,吃老子的喝老子的,关键时刻你不出力,要你有什么用?

    正是因为如此,当各衙还有各家老爷们听到徐谦带兵进京了,一个个哭笑不得,心里将徐谦骂翻了天,可是接下来,他们就必须得考虑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了,到底下注到哪一边,是去拦住进京的军马,指责他们没有旨意,图谋不轨呢,还是跑去做带路党,高呼陛下垂危,臣等当这以身报效。

    烦恼啊,正因为徐谦这个家伙,让大家进又进不得,退又不敢退,眼下还得拿自己的身家xìng命来做赌注,这个赌,未免也太大了。

    顺天府……

    顺天府尹赵高已经一脸烦躁的出现在了府衙里,他背着手,听着堂官禀告:“大人,皇家校尉和新军已经控制住了内城,神机营也已经戒备,态度不明,既不敢和新军硬碰,可是又不愿和徐大人一起‘救驾’,五城兵马司那边,倒是有人开始响应了,东城和西城指挥最先表态,说是要随徐大人救驾。还有……”

    赵高揉着太阳穴,苦逼啊……

    现在许多人都表明了立场,可是无论立场如何,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单项选择题,答案只有在天亮之后才能揭晓,一旦选错,你就得拿自己的仕途甚至是脑袋去做赌注。

    “吏部那边怎么说?”

    “吏部暂时没有动静,不过据说,已经有吏部的一些官员去阻拦新军了。”

    赵高眯起眼,道:“徐谦自称是奉有首辅杨公之命,这消息,准确吗?”

    堂官苦笑,道:“问题的症结就在这里,谁都不晓得,徐谦的话是真是假,锦衣卫有个千户,乃是徐谦的堂兄,他骗开城门的时候,还说有太后的懿旨呢,这种事,谁说得清,下官以为,姓徐的话,十有**未必可信。”

    赵高淡淡的道:“事到如今,也由不得你我了,若是现在不做声,明rì无论答案是什么,你我都要倒霉,所以,既然非要选一个,还是跟着派出三班差役出去,阻拦新军吧,当然,不要太激烈,意思意思就成,跟着姓徐的,假若这家伙包藏祸心,你我就都是谋反,谋反是要株连的;现在反对徐谦救驾,到时候至多说自己昏聩,不知好歹,无非就是罢官而已,孰轻孰重,想来你也分得清,就这么办。”

    堂官点点头,道:“下官这就去安排。”

    “大人……大人……”又一个堂官上气不接下气的冲进来,道:“大人,最新的消息,吏部……吏部那边一改态度,吏部左侍郎支持徐谦救驾了……”

    “啊……且慢,回来……”赵高又不得不将那准备去安排的堂官叫住,他晓得,事情有些不对,吏部可是杨公兼任了尚书的衙门,是内阁直属的部堂,消息往往比其他衙门更加灵通,现在吏部突然转了风向,很明显,他们肯定收到了什么风声。

    “大人是否改了主意?”先前那堂官问。

    赵高颌首点头:“老夫想来想去,这事儿不对,姓徐的也不是傻子,他敢冒这个险,肯定有不少的把握,吏部那边,或许杨公已经从宫中传出了什么消息也是未必,看来,徐谦说是奉杨公之命平叛,倒也未必是空穴来风,这事儿,还得再琢磨琢磨,罢罢罢……老夫亲自去一趟,新军现在在哪里,姓徐的在哪里?”

    “新军已经占据了城中的津要,主力已经奔午门去了。”

    没有去大明门,显然就算徐谦‘救驾’,也晓得忌讳,大明门虽然距离最近,可是那儿只有天子才能出入,非同凡响,徐谦还是很谨慎的。

    赵高道:“很好,备轿,去午门。”

    “大人,下官们要不要去?”堂官迟疑的道。

    赵高冷笑:“自是同去为好。”

    堂官们一个个面面相觑,本来以为,让自己的主官代为表态就好了,谁晓得赵高也不是傻子,或者说,但凡是做官的,就没有一个是傻子,这种事,当然就是拉人头,拉的人头越多,大家才安心,就算是姓徐的包藏祸心,假若大家都跑了去,朝廷怪罪下来,能把所有人都干掉,最后可能就是百官被姓徐的胁从而已,这种事,赵高当然掂量的清,巴不得大家都和自己站一起才好。

    坐上轿子,会同衙里的属官,在一队差役的拱卫下,赵高来到了午门之外。

    越是靠近午门,就可以看到越来越多杀气腾腾的新军官兵,御道之上,刀剑出鞘,人声马嘶,杀气冲天,一队队的官军明火执仗从轿旁走过,间或有人大喝:“什么人。”通报了名号,对方厉声大喝:“在这少待。”似乎通报之后,才有人道:“这边走。”

    轿子里的赵高晕晕乎乎,听到外头的声音,心惊胆寒,人家这显然是动真格的,待落轿的时候,赵高便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午门不远处,这里已聚了不少官员,看到他们,赵高便像见了救命的稻草,连忙上前,撞到一个认识的,连忙行礼:“吴大人,原来你也在。”

    这位吴大人在大理寺中任职,是出了名的王党,吴大人见了他,只是苦笑,道:“赵大人也来了?”

    赵高叹道:“不知吴大人可有什么消息?”他晓得,这位吴大人乃是王学门人,和姓徐的是一党,说不准,有什么确切的消息,这种事,消息最是重要,事关着自己的身家xìng命。

    “本官也是刚到,能有什么消息,不过方才听周大人人说,吏部那边似乎接到了宫里当值的杨公手信。”

    赵高打起jīng神:“确切吗?”

    “这周大人是听都察院的陈大人说的。”

    “……”赵高无语,这些消息,七拐八弯,他听他说,他又听他说,天知道,消息正确不正确。

    这时候,有人道:“徐大人来了,徐大人来了……”

    ………………………………………………………………………………………………………………………………………………………………………………………………………………………………………………

    第一章送到。(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