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八十四章:手握军权

第六百八十四章:手握军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徐谦彻夜翻墙出门,先是几个护卫攀爬上去,随即吊下来绳索,夜巡的几个官兵见了,想要阻拦,有护卫亮明了身份,倒是让这些官军犯了难,徐谦的大名,谁不曾听说过,得罪了他,只怕不太好说话。

    可是不拦人,显然有不好向上官交代,假若到时上官大怒,他们吃板子都是轻的,毕竟城防大事,不可小看。

    于是乎,便有人飞报城门守备,只是可惜,这时候,徐谦已经翻墙而出了。

    翻过了京师城墙,却还有一条护城河,自然也是护卫保护着徐谦游过,这京师城外毕竟不是荒郊野岭,也住了许多的人家,客栈、车行一应俱全,一干人浩浩荡荡直接在城外寻了十几匹马,便飞驰而出。

    夜sè之中,徐谦满脑子都是如何救驾,眼下其他人他自然都不放心,唯有皇家校尉和新军,还能完全信任,可是就算掌握住了皇家校尉和新军,又当如何呢?

    这一个个难题,摆在徐谦的面前,可是他也知道,既然要做,就事不宜迟,稍稍耽误一刻,都可能为时晚矣,于是快马加鞭,足足半个多时辰,终于抵达新军大营。

    新军的营房连绵一片,依旧是戒备森严,经过皇家校尉近两年的cāo练之后,这已是一支不容忽视的jīng兵,虽是夜间cāo练,却还是像战时一般,四处都游弋着斥候,营内更是数班的新军腰佩长刀,背着火铳来回逡巡。

    “什么人。”

    “户部尚书徐部堂到了。”

    “户部尚书……算什……是徐大人?是徐大人吗?卑下刘健,忝为新军左营游击,叩见大人。”

    一开始,黑暗中带队的武官还不以为然,管你什么尚书,这可是大营,谁的账都可以不买,可是仔细一想,户部尚书,不就是徐谦徐大人吗?徐大人的威名,他们自然是早已得知,在新军之中威望极大,一方面,是来自于徐谦平倭的事迹,另一方面,这新军本就是皇家校尉调教而出,而皇家校尉,却是徐谦调教而成,徐谦对新军来说,就是祖师爷了。

    更重要的是,这位左营游击,也是皇家校尉出身,皇家校尉已经毕业了两期,而刘健就是第一期的皇家校尉,cāo练新军之后,先任总旗,伺候升百户、千户、游击,因为新军大量武官裁撤,因此几乎整个新军上中下三层的武官都是皇家校尉的毕业生掌握,升官自是家常便饭,一年连跳三级的都有,却也不算什么。

    刘健身为皇家校尉,对徐谦自是不必说,几年来,学堂给他灌输的教育无非就是一个,一是忠诚天子,其二便是尊师重道,师是谁,无非就是徐谦而已。

    徐谦已闪身出来,亲自去扶刘健,道:“你在皇家学堂的时候,曾是第一大队第七小队的队官吧,我记得你,你和九队的队官是叫杨峰是吗,在平倭之役的时候,还起过争执呢,当时事情报到本官这里,本官还命人打了你们各自二十鞭子是吗?”

    刘健满是激动,道:“大人竟是记得。”

    徐谦含笑:“自家的弟兄,怎么会不记得,刘队官,你站起来,随我入营。”

    徐谦没有喊他的现在官职,而是以队官相称,可是却让刘健激动又骄傲,立即站起来,挺胸道:“学生遵命,大人请!”

    身后的军卒立即改后队为前队,拥簇着徐谦进营。

    一路进京,其他巡夜的官兵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看他们黑压压的进来,有人上前打话:“出了什么事?”

    立即有人回道:“总教习徐大人来了。”

    于是营里一下子炸开了锅,有人上前拜倒:“学生谷用拜见大人。”声音尽量压低,却是忍不住激动。

    “大人……学生周莫……”

    如此大的动静,已是瞒不住了,仿佛炸营一样,那些睡梦中的官兵也纷纷起来,有人甚至连军服都没有穿,打着赤脚穿着内衫四处问:“大人在哪里?”

    立即有人呵斥他:“就这样见大人吗?在学堂里的时候,穿着散漫,出了营帐军容不整,可是什么罪?”

    于是这些人又连忙跑回营房,乖乖去穿戴了。

    “呜呜……”号角也响了起来,这是夜间集结的信号。

    一盏盏灯火,自帐中亮起来,紧接着,无数的马灯悬挂在外,大营一下子灯火通明。

    “学生是第二大队的洪文正,大人还踢学生屁股……”

    “散了,散了,集结,不要惊扰大人,没有听到军号吗?”

    围在徐谦周围的人,顿时鸟兽作散。

    跟在徐谦周围的护卫们,都不禁咋舌,他们只知道徐大人在新军之中很有威名,可是想不到,竟是到这个地步,这些一个个肌肉隆起,满脸杀气的家伙,见了徐谦,都如见了小猫一样。

    新军指挥不是别人,正是齐成,陆炳那几个家伙继续在皇家校尉留用,聘为教习和学正,cāo练皇家校尉,而齐成却是毕业出来,好在他在皇家学堂的时候,就立了许多功劳,这个从前出了名的玩侉子弟,却成了名符其实的将军。

    没有得到他的允许,居然夜间突然传出号角,齐成吓了一大跳,因为出了情况,连忙披挂,飞快带着几个亲兵出了大帐,谁晓得直接就撞到了徐谦。

    先是看对方并非军中装束,齐成脸sè一冷,喝道:“是什么人?”

    对面的人背着手,似笑非笑的看他。

    借着马灯,齐成终于认出人来了,他倒是光棍的很,狠狠甩了自己一个耳刮子,随后单膝拜倒,行了个军礼:“学生齐成,见过大人。”

    “起来,你已是指挥了,怎的还这样冒冒失失,像个毛头小子一样,莫非在学堂的时候,惩罚还不够?”徐谦口吻严厉。

    话说这位齐少爷当年进入学堂的时候,还真是一个顽劣的家伙,一开始不服管教,不晓得吃了多少苦头,甚至有一次,徐谦亲自挥鞭揍了他一顿,一听到徐谦呵斥,这齐成仿佛有后遗症一般,立即吓得大气不敢出,道:“是,是,学生错了,还请大人责罚。”

    徐谦挥挥手:“暂饶你一回,立即召集官军,本官无事不登三宝殿,有话要说。”旋即,徐谦眯着眼,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按照本官的规矩,从号声响起的一炷香内,所有人就要集结,而且务必做到全副武装,嗯……现在已经过了半截香了,本官再等你片刻,明白了吗?”

    “学生遵命!”齐成倒也干脆,飞也似得去了。

    半柱香之后,整个校场没有声音,却已是队列整齐。

    新军是完全由皇家校尉一手cāo练,足足两年,而且是皇家校尉完全混编于新军之中,所有cāo练之法,尽都和皇家学堂相同,因此,新军和皇家校尉,本身就没有多大区别。

    所有人已经整装完毕,戎甲军服,刀剑入鞘,火铳挎在后肩,火药袋子系在腰上,夜风之下,一列列的队伍整齐划一。

    徐谦在一队护卫和高级武官的拥簇下走上了校台,他不吭声,谁也不敢做声,上万人的呼吸,仿佛要盖住呼啦啦的夜风。

    徐谦没有多言,只是扫视众人一眼,满意的点点头,然后道:“宫中有变,本官虽未奉旨,可是情势危急,此时必须要不得已而为之,现在开始,全军整装,奔赴城内,一切,都听本官号令,谁有异议?”

    无人吭声。

    徐谦大手一挥:“出发,本官务求做到,一个时辰之内,入城!”

    就是如此简单,没有多余的疑问,也没有人有多余的思考,一声号令,所有人呼啦啦的开始朝京师开赴。

    “王昌是不是在营里?”

    徐谦看着蜿蜒而动的队伍,已有人出了大门,左右四顾,问道。

    齐成跑过来,道:“王昌现在在新军中营任千户,不知大人有什么吩咐?”

    徐谦道:“这个家伙xìng子最是冲动,让他率部打头阵,告诉他,谁敢阻拦,杀无赦。”

    齐成拱拱手:“学生这就去传令。”

    徐谦又道:“再派斥候,知会皇家校尉,告诉陆炳,限一个时辰之内,至朝阳门与本官会和。”

    齐成道:“皇家学堂的大营就在不远,学生这就去办。”

    “回来。”徐谦看这着齐成,问道:“你难道就不问问,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本官为何要带你们入宫?”

    齐成道:“学生奉命行事,不敢质疑。”

    徐谦苦笑:“你现在已不再是校尉,而是将军,身为将军,还是要敢于质疑的。”

    齐成于是小心翼翼的问:“不知宫中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大人要带我们立即回城?”

    徐谦脸sè一板:“叫你敢于质疑,是让你敢于质疑别人,什么时候质疑你有胆子质疑到本官头上了,岂有此理,你不要忘了,学堂里质疑本大人是什么罪,你的皮又痒了吧。”

    …………………………………………………………………………………………………………………………………………………………

    第一章送到。(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