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八十一章:宫变

第六百八十一章:宫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徐家这样的豪富,其财富的积攒,可谓惊人。

    其实某种意义来说,徐家这父子,也算是暴发户的一员,有钱总是身痒,尤其这杭州,还是徐家老巢,所谓富不归乡,犹如锦衣夜行,这种东方的劣根xìng,彻底让这对暴发户父子身上显露出了原形。

    徐福听了徐谦的话,顿时道:“假若如此,那么直浙的建材必定要短缺了,我先让杭州如意坊事先囤积一点建材。”

    他是做买卖的心理,而且这种手法徐谦已经玩过几遍,如今被他学了去,可算是发扬光大。

    徐谦笑了笑,此时已是夜半三更,徐谦今夜去了赵梦婷的房里,睡不了多久,外头脚步急促,有人低声道:“少爷……少爷……”

    赵梦婷推醒徐谦,徐谦这几rì实在太困,事儿太多,此时略带几分怨言:“深更半夜,吵个什么?”

    外头的人道:“小人是门房徐九,外头有太监来,说是有急事,求见大人。”

    “太监……”徐谦抹黑点了蜡烛,却是疑窦丛丛。

    不对啊,现在是深更半夜,哪里来的太监?要知道,现在拱门都已经落了钥,进不得出不得,就算宫里有事,也该明儿清早再说,除非……出了大事。

    徐谦立即和衣趿鞋,对赵梦婷道:“我出去看看,你好生睡吧,不必理我。”

    从房里出来,夜里有些冷,徐谦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顾不得再回去加衣衫,问这门子道:“现在人在哪里?”

    “已经让他在花厅里等了。”

    徐谦点点头,踱步到后院的花厅,花厅里头已经点起了灯,这太监正心急火燎的在厅中团团乱转,见到了徐谦,宛如看到了救命稻草,连忙拜倒,道:“奴婢吴信,见过大人。”

    徐谦迟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对他有些印象,淡淡的道:“我认得你,你是黄公公的义子,怎么黄公公出了什么事?”

    深更半夜跑来,想来定是黄公公出事了。

    吴信连忙摇头,道:“大人,并不是黄公公,是陛下,陛下出事了……”

    听了这句话,徐谦顿时脸sè骤变。

    出事,能出什么事?就算出了事,怎么可能派吴信来?

    这吴信道:“昨个儿傍晚,陛下突然病倒,浑身的脓疮此时也发作,一开始,还以为只是旧疾发作,可是谁曾想到,陛下直接昏厥了过去,御医们去诊断,也是束手无策,竟然不知患的是什么病,后来张天师说,陛下中了毒,说是自会化解,命人不得将消息传出去,以免朝野猜忌,黄公公却觉得事情不对劲,一开始,也只能如此,可是后来,张天师直接命人封住了大高玄殿,不得任何人出入,连黄公公都不能进去,两宫太后也挡了驾,只说张天师在给陛下逼毒,不便相见,黄公公觉得蹊跷,于是便命奴婢连夜翻墙出宫,前来见大人。”

    徐谦脸sè顿时yīn沉无比。

    一下子,他脑子顿时变得无比空明起来。

    他早就觉得不太对劲,此前很多疑问在脑海之中,都说不清道不明,找不到答案,可是现在,他隐隐感觉到,自己的答案找到了。

    难怪张天师对自己如此吹捧,连天赐公,都怂恿着陛下敕封,这么做,绝不是讨好自己,因为两个人本身的立场就是相互敌对,自己的力量增加一分,在陛下心里的分量增加一点,对他张天师就是灭顶之灾,可是他依旧故我,这么做现在想来,是压根就不在乎陛下对自己是否更加信任,因为这个老家伙一开始,就不在乎这个,或者说,在那一rì之前,他就已经打定了主意,想要嘉靖的命。

    他为何要嘉靖的命?

    这一点,徐谦并不清楚,不过大胆来推测,可能他的仙药本身就有问题,能糊弄的了一时,但是糊弄不了一世,迟早,陛下会起疑,而一旦起疑,就是他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只是……他一个天师,敢毒杀天子,没有盟友,他有这个胆子。

    其实这一点,猪脑子都能想明白,若是没有人和他勾结,嘉靖一死,他就要倒霉,毕竟这种事绝不是开玩笑,最后大家肯定是要将责任推诿到他的身上。

    那么,还有谁是他的同谋,宫里有不少人确实是倒向了他,可是还不够,亲军呢,亲军有几个是他的同党?还有朝廷,朝廷有几个是他的同谋?

    徐谦脑子一下子要炸开嗡嗡作响。

    现在想这些,显然已经于事无补,嘉靖是死是活,也只有天知道,而这个家伙借着这个机会,封锁住了大高玄殿,必定会和他的同党串联,以最快的速度控制住宫中的局面,一旦他和他的党羽控制住了紫禁城,这天下,还不都是他们说了算?

    比如嘉靖死了,遗命有没有?这遗命关系重大,假若遗命之中,让他张天师或者其他几个党羽辅国,又假若另立谁为天子,这种种的可能,都可能影响整个朝局的走向,这些人如此铤而走险,为的当然是权利,而一旦大权落入他们手里,一切,就都完了。

    只是……假若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呢?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假若自己的猜测正确,确实是有人在搞yīn谋,那么自己这时候立即出面,那便是救驾之功;可这要是空穴来风,要嘛会是什么?

    徐谦死死的盯住吴信,仿佛要一眼看穿他,他的目的,当然是要确保情报的绝对准确,他冷冷的道:“吴信,黄公公还和你说了什么?”

    “我……我……”吴信竟是不知该如何作答。

    徐谦大喝道:“你说实话,是不是黄公公命你来报信的?你莫要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事我会不知,锦衣卫里也有本官的人!”

    吴信吓得瑟瑟发抖,期期艾艾的道:“奴婢说的自是千真万……确。”

    徐谦冷笑,道:“是吗?那么为何,黄公公没有交代其他事?”

    吴信忍不住道:“什么事?”

    徐谦冷笑:“这是我和黄公公私下联络的暗号,唯有答了暗号,我才信你,可是为何,黄公公没有和你说?”

    这自然是试探,只是徐谦的大喝,已是让吴信慌了,最后他脸sè苍白,磕头道:“大人恕罪,恕罪,其实……其实这并非是黄公公叫奴婢报信,而是杨公……杨公现在还在宫里当值,觉得事有蹊跷,所以……所以……”

    徐谦不由倒吸口凉气,原来是杨廷和。是杨廷和命自己来报信。

    假若是杨廷和报信,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徐谦当然不信,杨廷和对嘉靖有什么忠诚,他固然是有忠诚的一面,可是忠诚的绝不是他眼中昏聩无能的嘉靖皇帝,那么……他假借黄锦的名义让自己去救驾,莫非是挖了陷阱,让自己钻进去吗?到时候自己以救驾的名义冲入宫中,岂不是坐实了造反。

    不对……不对……这样的小把戏杨廷和是不屑玩的,就算要玩,他的档次也应该很高。

    吴信哭着道:“是杨公许了奴婢一些银子,还说往后必定会关照,奴婢吃了猪油蒙了心,不过……陛下确实是病了,而且病得很重,方才奴婢说的那些话,也绝没有一句虚言,若是奴婢说错了一句,便万箭穿心……”

    徐谦更加拿不定主意,假若真是黄锦传来的消息倒还好,可问题是,是杨廷和传来的消息,他想做什么?

    自己是无动于衷呢,还是立即动作。

    这样的事,最怕失的就是先机,时间一旦过去,被人弄成了既成事实,那么到时候,一切都于事无补了,假若嘉靖已经死了,并且让这些人弄到了遗命,对慌张无助的两宫太后进行怂恿,到时候,一切就真正来不及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徐谦必须立即作出选择。

    他狠狠瞪了吴信一眼,道:“很好,不过,你就留在这里吧,若是果然千真万确,本官并不追究你,可是你敢胡说八道,本官剐了你。”威胁了吴信之后,徐谦脸面走出花厅去,那门子徐九还在外头候着,一见徐谦气势汹汹的出来,连忙道:“大人有吩咐吗?”

    徐谦道:“去把府里的所有人都叫起来,老爷,还有几个堂兄,除此之外,立即派人送信,去给几个国舅,以及陆家,要快,知道吗?”

    “是,是……”吴信当然不敢怠慢。

    过不了多久,徐家的内宅里点起了一盏盏的灯火,不但主人们纷纷被叫醒,仆役们自然也都得起来伺候,紧接着,徐家七八个骨干人物,又一次齐聚在了花厅里。

    事情经过讲了一遍,所有人都已是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

    大家不是傻子,这般严重的事,绝不是好玩的。

    这绝对算是徐家的一个天大难题,何去何从,甚至决定了整个徐家百年的荣辱。

    ………………………………………………………………………………………………………………………………………………

    第一章送到。(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