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七十九章:哭笑不得

第六百七十九章:哭笑不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杨一清致仕的消息传出,一时之间,舆论又是哗然。

    大家意犹未尽啊,本是痛打落水狗,谁晓得杨一清不如想象中坚强,这倒也罢了,天子居然同意了杨一清的致仕。

    国朝虽然有秋后算账的规矩,可是现在,宫里的态度已经表露无遗,就是现在,宫中不打算追究,至于那些弹劾奏疏,自然也不会去核实,不核实就是不折腾,想看笑话或是看杨一清问罪,只怕要失望了。

    可是无论如何,整垮了一个内阁学士,足以让大多数人弹冠相庆,人就是如此,参与其中了某一件事,虽然可能你的力量微乎其微,可是一旦成了,便不免飘飘然,觉得有自己一份功劳,朝中少了个jiān相,自家为社稷为江山做了许多贡献,当然他们不指望表彰,大家还是很有觉悟的,人人都是做了好事不留名的红领巾。

    只是接下来,却有两个消息让京师一片哀鸿。

    先是京师放出一个消息,说是南京刑部官员张璁,加南京户部尚书,太子少傅,准予入阁参赞军政。

    张璁是谁,许多人一头雾水,虽然这家伙声名狼藉,可惜毕竟只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人物,一个这样的人物,当然极少人关注,这其实也是小人物的悲哀,大人物有天然的优势,就算今儿清早喝了什么茶,早上几点到了值房点卯,都可以成为坊间的话题,大家纷纷猜测,大老爷清早喝着茶是什么用意。为何当值这么早,又或者这么迟。再或者这么准时。

    可是小人物呢,无论你再如何哗众取宠。再如何上蹿下跳不甘寂寞,基本上也无人会理会你,若你有本事,jiān杀一条母狗,这倒是能引起哗然,只可惜,大家只会记得有个丧尽天良的家伙丧尽人伦,和禽兽无异,可是大多数人。依旧不会记得你的名字。

    张璁就是如此悲剧,大家都晓得,有个大礼议时上书给嘉靖送温暖的王八蛋,但是极少人会注意到他的名字,注意到他的身份,就算一时记住,用不了几天,多半张璁就记成张三或者李四去了,再过几天。多半早就抛去了爪哇国。

    可是就这么一号声名不显的人,居然要入阁,这倒是着实让人目瞪口呆,后来有好事者一查。更是骇的无言以对,原来这个家伙,就是大礼议时和大家唱反调。前几月还上陈一本道经的张璁,这个王八蛋。居然能入阁。

    大家愤怒了,张璁都能入阁。还有谁不能入阁?天下这么多朝廷命官,就算是一坨牛屎,怕也比他有资格,论出身,他虽是二甲进士,可是排名靠后,论资历,他不过是南京刑部的一个堂官,连佐官都不算,论节cāo,那就更不必比了,这厮就是个不要脸的无耻之徒。

    可是偏偏,他入阁了,内阁首辅杨廷和没有反对,可能就算反对,多半也是无效,因为天子和杨廷和的权利,其实早在数年前就悄然发生着变化,此时的杨廷和,显然不如从前,再者,现在朝中一分为二,意见不能统一,而反对天子,必须要大家齐心协力,可惜的是,现在的时局,并不能满足这个条件。

    于是乎,除了许多奏疏递上去,然后宫中一点动静都没有,仿佛是铁了心一般,最后,大家默认了这个事实。

    当然,也有一些人玩起了古代先贤的把戏,有人就在午门外头撞墙,很不幸,宫墙比他的脑袋要硬,然后这位脑袋开花的家伙直接被人抬去送医了。

    更多人,突然变得谨慎甚微起来,因为这无疑是一个可怕的信号,而这个信号的传递者正是天子,天子显然已经不耐烦了和大家嬉皮笑脸的游戏,见时机成熟,已经决定展现自己的权威了。

    出身不好又怎样,没资历又怎样,不要脸又怎么样?只要朕高兴,他就可以入阁,可以把持国器,可以手握天下权柄。明白了吗?天子现在要的是听话的臣子的,听话的,你就算是三无人员,照样给你丰厚的待遇,可是不听话,便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嘉靖在不经意之间,显露出了自己的锋芒。

    而对此……杨廷和无动于衷,他只是看着一份户部递来的奏疏,脸带微笑。

    徐谦的心……太大了……已经大到杨廷和根本不能容忍的地步。

    这是一份户部的新税制章程,而这一次,比之半年前更加直接,也更加的意图明显。

    户部之下,设税局,税局首长为局正,从三品,其下设佐官二员,又设两京十三省科道税官,招募税吏九千三千员,于各省,各府,各县设税衙,专司商税收缴。

    也就是说,从此以后,地方官一边歇菜去,收税,让专业的来。

    此外,还有,为巡视税局,以防税员不法,又在户部之下,则监察,主官为左都监察,佐官三人,招募人员两百三十人,分赴各方,核查各地税收情况。

    这倒也罢了,还有更骇人听闻的,为防有人偷税漏税,又或者不法,所以必须设税军,效仿漕军,设指挥使一名,正四品,招募人员一万五千人,于各府设督税巡检衙署,专司稽查、查封事宜。

    说白了,就算是税员觉得有偷税漏税行为,想要进行盘查,也不比报知地方官员,直接单线和当地的督税巡检联络,然后带着税兵,就可以直接办理。

    当然,徐谦的理由还是很充足的,因为商贾、士绅和地方官员大多不清不楚,若是依靠官府力量进行盘查,只怕税员的公文一到地方官的手里,用不了多久就会泄露出去,人家听到风声,你还查什么?

    这还没完,同时,又要请设两京十三省钱粮局,招募人员九百余,专司负责审批各地报上来的钱粮之事。

    钱粮局的作用徐谦说的很明白,是为了贯彻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大家缴了税,要不要帮人家修桥铺路,要不要修筑河堤?要不要办学堂?此外,还要供养各地的卫生局和巡捕局,当然,你不能说要多少银子就要多少银子,钱粮局要负责审批,对一些不必要的用度,当然不准,而一些必要的花费,也要进行调查,然后再上呈户部,让户部进行最后审核,并且根据国库的收入,拨发银钱。

    这一点,徐谦也特意加了上去,钱粮局的功能等于是整个户部的大动脉,同时也是户部的工作重心,比如今年收了一万两银子的税,钱粮局是负责花钱的,可是花多少,最后报到户部,和户部沟通之后,再根据财政的状况,优先拨发钱粮。

    这样的做法,就杜绝了从前户部因为花钱的事做不了主,内阁说要拨钱,兵部也拿了批文要拨钱,大家根本就没有一个基本的出纳规矩,别的衙门整天想着的就是从户部那儿抠银子,而户部又不是金山银山,没有自己的审计和规划,最后上半年把大家都满足了,下半年却是大家一起喝西北风,朝廷这么多年年年亏空,和这种乱局也有很大的关系。

    不过这在杨廷和看来,徐谦这不是什么为了国计民生,分明就是为了揽权,等于是其他各部要花银子,甚至是内阁要花银子,还得先去钱粮局报备,让钱粮局折算所费多少,国库能否承担,再斟酌着拨发,钱袋子捏在别人手里,谁不要矮上一截。

    那么以后,内阁要讨论大事,比如说救灾,比如说战争,到时候,是不是要请户部尚书来商量?若是不请,那你说了也是白说,你滔滔不绝的说了这么多,制定了无数的计划,结果要花钱了,户部直接告诉你,没钱,你怎么办?

    这是一封让杨廷和哭笑不得的章程,不但哭笑不得,还让杨廷和满是头大。

    不过………若是半年之前,杨廷和还真要气得跳脚,可是现在,他依旧摆着一副淡然处之的心态,徐谦敢上这道章程,一方面,是宫里的极力支持,另一方面,是杨一清把事情办砸了,直接的后果就是,户部直接干预了新税制的事,也就是说,如果你不准,户部就让内阁再拿章程,内阁若是继续cāo持,那么接下来,若是又有人挑动整个直浙闹事呢?

    有了前车之鉴,杨廷和自然不会重蹈杨一清的覆辙。况且,再过一个月,至多一个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整个天下就要翻个个来,而那时候,无论你户部如何兵强马壮,无论你徐谦有多大的权柄,就算是和那江彬一般,节制大同、宣府、辽东数十万大军,又控制厂卫,又能如何?还不是内阁一个旨意,直接砍了你的脑袋。

    他沉吟了一下,最终在章程里批道:“廷议议决。”

    …………………………………………………………………………………………………………………………………………………………

    第二章送到,月底,求月票了。(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