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七十五章:新星

第六百七十五章:新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与此同时,朝野已经炸开了锅。

    原本大家在津津乐道杨大人和徐部堂的明争暗斗,这种高层的争斗,其实最是吸引别人的眼球,可是一大清早,各家报纸传出消息,说是徐家遭遇刺客,直浙总督王道中被杀,凶徒杀死了王道中之后,在徐家放火引发混乱,随即趁乱逃之夭夭,顺天府、锦衣卫、五城兵马司以及刑部等衙门纷纷开始侦办此案,至今未有结果。

    舆论哗然,想到前几rì传出来的消息,说是王道中掌握杨一清图谋不轨的铁证,接下来王道中被刺,幕后指使之人昭然若揭。

    堂堂内阁大学士,居然买凶杀人,居然刺杀朝廷命官,居然如此无耻,居然如此堂而皇之,没有顾忌。

    一时之间,到处都在叫骂。

    偶尔有一些杨一清辩解之人,不得不跳出来:“谁能保证王道中当真有杨大人图谋不轨的证据,这些,本就是坊间流言,为何要相信流言?你我之间胡说八道就是了,可是具体情况,谁会知道?”

    更多人反驳:“胡说八道,若是没有证据,王道中堂堂直浙总督,为何要来京师。徐大人带着他,为何事先不敢声张,若不是他昨夜被刺,徐大人都不敢承认自己带着王道中来京,你真以为徐大人是傻子,王道中也是傻子,连证据都没有,不过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指证,他们就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莫非你以为,他们是来京师,是无所事事,学那些文人墨客,四处游学的吗?”

    这一句话,让人哑口无言,是啊,人家神神秘秘,堂堂部堂,堂堂总督,如此低调,像做贼一般,只是为了来弹劾杨一清生活作风有问题?这显然是让人理解不能,因为但凡是正常人都晓得,到了他们这种身份的人,怎么可能做这种无聊的事。

    况且事先,据传是杨一清传出了要收拾王道中的传闻,甚至有人还查出,杨家确实有人去了王家的乡里一趟,本来这只是杨一清做出来的假动作,吓唬王道中而已,而现在,却都成了证据。你没事,让你的人去王道中的老家做什么?莫非你不但要王道中死,还要杀人全家?

    又有人不禁辩驳:“杨大人要杀王道中,此前就有流言,而现在他动手,难道就不怕……”

    “怕个屁!”无数人跳脚,群起攻之:“这等无耻大jiān大恶之人,会在乎别人怎么说吗?王道中若是到时候跳出来指证他,他就是欺君大罪,是万死莫赎,死无葬身之地,而现在,他便是看准了没了证据,没有了证据,他还怕什么,他会怕咱们骂几句,朝廷没有证据,又能将他怎么样?这个老匹夫,罪该万死,无耻之尤!”

    痛骂声喧嚣尘上,在杨家,不少读书人吃了没事做,写了许多字报贴在杨家的院墙上,上书:“狗贼!”“无耻!”“jiān相!”等字样。

    还有人索xìng朝杨家砸石头、泼粪,之所以如此引人愤怒,一方面是杨廷和的身份敏感,历朝历代,未有雇凶杀人的宰辅,想到这么一个大jiān大恶的人在内阁里,决定着朝政大事,换做是谁,怕都寝食难安。另外一个原因却更是让人觉得可笑,因为在此之前,许多人对杨一清是抱有好感的,甚至有不少人根深蒂固的认为,杨一清乃是柱国之臣,乃是中流砥柱,那些信任爱戴他的人从前越是对他抱有希望,现在的失望就越大,人一失望,就会愤恨,愤恨起来,就难免做一些过激的行为。

    这就好像一个道理,所谓敌人并不可恨,可恨的是叛徒,对王学的人来说,杨一清本来就不是好东西,他做出这等事来,纯属是更加没有下限,讨厌的只是更加讨厌。可是对那些曾经拥护他,对他抱有希望,对他拥护爱戴,可是现在一转眼,发现自己被骗了,被他的道貌岸然骗的心都凉透,因此,从前对杨廷和有多拥护,现在就对他有多仇恨,在杨家之外,往往闹事的反而极少有王学门人,却是从前为杨一清说好话的人多。

    国子监。

    监生们骂成一片,再加上博士、教谕等人的默许,各种各样的叫骂连绵不绝,以至于祭酒都不能制止,因为谁都知道,这位阁臣已经臭了大街,你若是站出来不准他们骂,到时候被人扣了一个杨一清余党的帽子,多半到时候大家的矛头就不是指向杨一清,而是指向他了。

    大明朝的叫骂文化,和后世相比也不遑多让,各种尖酸恶毒,各种yīn阳怪气,一句匹夫,一句无耻,其实都算是客气,而且既然没人制止,监生们每天都凑在一起,本来就想无事都要生非,现在就更加是嚣张无比了。

    而杨一清的不少本身,现在处在纠结之中,他们原本靠着杨一清混出来,拿杨一清当成参天大树,成为杨一清的党羽,关系之亲密,自不必说,可是一夜之间,恩师臭了大街,而他们,也即将成为过街老鼠,虽然现在,大家骂的还是他们的恩府,可是谁都晓得,到时候舆论扩大,必定要波及到他们身上,他们毕竟是杨一清最亲密之人,是杨一清的政治密友,一切都和杨一清息息相关,杨一清臭了大街,他们也绝对脱不了干系。

    事到如今,无论他们信不信杨一清是那种雇凶杀人的人,可是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确认,任何沾上恩府的,都要倒霉,许多人都是清流官,名声最是要紧,若是名声都没了,这一辈子,怕是要完蛋了。

    于是乎,一封封断交的公开书信开始出来,甚至有他的学生破口大骂,‘国朝狡诈者,莫不如杨,今rì识得真面目,师生之谊休矣’这等话出来。

    在天朝,师生的关系是非常巩固的,巩固到什么地步呢,学生就相当于是恩师的半个儿子,而大明朝最讲的是孝,儿子骂爹,这就是大逆不道,可是这种绝交信,却是博得了满堂喝彩,都说是深明大义,大义灭亲。可见这世上,凡事都会有例外,而这就是例外。

    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好在各个衙门里头,倒是平静,大家各做各的事,根本就无人谈及,一方面是因为杨一清还是阁臣,现在跳出来,谁晓得会不会枪打出头鸟,而另一方面,杨公的态度不明,大家更不敢轻举妄动。当然,最重要的事,这些人习惯了yīn谋诡计,处在这种环境之中,纵然是有太多的迹象表明杨一清有刺杀大臣的嫌疑,可是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在他们看来也未必是坊间和士林言之凿凿的那般。

    官老爷们的思维和大家是不同的,虽然许多思维都让人深痛恶觉,但是这一点,却值得表扬,至少他们绝不会人云亦云,不会血气一上头,就如何如何,因此大家茶照吃,政务照理,外间管他是风和rì丽还是乌云蔽rì,暂时都和他们无关。

    不过在当天的夜里,徐家已是门庭若市。

    虽然大家都晓得,杨一清可能是冤枉,也可能是更深层次的yīn谋,但是有一天必须承认,徐部堂胜了,而且是大获全胜,大家看的不是过程,不是谁更加yīn险,也不是谁更加没有人xìng,更多的人看的是结果,结果就是,朝廷风雨飘摇,内阁可能要易主,杨一清完蛋只是朝夕之间,而徐部堂就算不入阁,可是这一次的胜利,不但大大提振了生气,更加有问鼎内阁的实力,权利并不来自于官职,就算不入阁,可是你有绊倒阁臣的权利,有和首辅大臣分庭抗礼的手段,那么,大家自然而然,会赶来依附。

    徐家门外,已经停满了轿子,几乎从街头排到了街尾,这么多人,许多人自然不能指望徐大人能够亲自见他,不过最重要的是递名刺,把名刺递上,上书某某官某某人敬上,拜谒大人,然后就站在外头吃风,一直等的差不多了,就可以坐轿子回去,能见到徐大人自然是好,就算见不着,这些名刺就表明,自己希望来拜谒,这是态度问题,无关其他。

    徐家的门房此时咋舌,如今已收到数百封的名刺,而且数量还在增加,除了不少徐大人的‘老朋友’,其中还有不少,都是‘新人’,这些新人或许只是凑趣而已,大多数都是墙头草,可是至少证明,徐大人如今已经如rì中天,证明大明朝的朝廷里头,已经出现了两个太阳,而新生的太阳,很是耀眼。

    ………………………………………………………………………………………………………………………………………………………………………………………………………………………………………………………………

    快月末了,月票依旧悲剧,老虎想说,老虎泪流满面啊,老虎不逛街,不玩游戏,每天都在想着码字,都在想着剧情,想着让读者们满意,那啥,求点月票吧。(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