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七十二章:列土封疆

第六百七十二章:列土封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列土封疆

    徐谦已经开始怀疑张天师的居心了,两个人本来就是勾心斗角,原本就是站在对立面,对方如此高高捧着自己,显然有些过份。

    若只是想要塞住自己的口,张天师大可以随便弄出点小恩小惠来,直接说自己乃是麒麟转世,这要求陛下敕封为公,而且形同三公的一品官,这显然超出了寻常。

    徐谦哪里知道,张天师早有图谋,对他来说,徐谦就是封个立皇帝,都和他没有关系,只要他和杨廷和的计划完成,所有的一切都可水到渠成,到时候按照朝廷的规矩,杨廷和必定要辅政,处在万万人之上的位置。

    就如当年的张彬,正德皇帝在的时候,那是何等的风光,手掌锦衣卫,加为威武副将军,统属数十万大军,便是内阁大臣在他面前,也不过成了跳梁小丑,可是又如何,正德一被弄死,一道旨意,就杀了他全家,最后什么都不是,只留下了笑柄。

    张天师的主意也是如此,先给甜头,无论如何先把人给稳住,至于其他的事,那都等到时候再说,反正并不急于一时,时间站在他这边,一切顺利的话,徐谦再显赫,也没有多大妨碍。

    再加上这个家伙毕竟不是正统的官员,说穿了就是个高级些的江湖术士,身为一个江湖术士,最擅长的就是东拉西扯,而且想象力要绝对丰富,这是妥妥的民科范儿,想当年民科们连永动机都能弄出来,对张天师这种‘体制外’的人来说,若是没有足够的创新,还好意思在江湖上飘吗。

    哄住嘉靖这种满脑子想要升天的人,靠礼教是不靠谱的,讲道理摆事实那也是白瞎功夫,真正有用的还是瞎扯,他连仙药这种东西都信,连长生不老也都深信不疑,自然也相信,天上到处都是仙人,真龙和麒麟之类本来是用来糊弄无知百姓的东西,他当然也照单全收。

    按理来说,天子这东西本就是来忽悠别人的东西,以此来确认自己的合法xìng,即所谓天命所归,可是历来忽悠别人的人,往往最后忽悠最大就是自己,嘉靖在其他方面jīng明,可是对着方面,却是深信不疑。

    嘉靖居然觉得很有道理,不断颌首点头,道:“虽是如此,可是朕却以为,此事只怕不易,就怕外朝纷纷扰扰,一件好事,最后成了坏事。”

    不得不说,嘉靖心动了,一方面,他确实是这宠信徐谦,既然张天师从玄幻的角度来阐述了自己和徐谦的关系,他不但没有怀疑,而且还觉得十分有道理。

    可是,问题有出来了,嘉靖觉得自己很高大上,也觉得自己很聪明,几乎已经开始理解上天的意思了,问题是朝廷里的百官是愚钝的啊,这此时的嘉靖心情多半是将自己想象成了一个读书人,到了某个光着屁股土著们盘踞的岛上,你跟他们讲道理,他们能领会能理解吗?自然不能。

    既然不能,人家肯定要反对,土著野蛮一些,多半牙关一痒,就把读书人烤成了七分熟,加点盐巴什么的拿去打牙祭。文武百官们倒还文明了一些,不过也进步不了太多,多半是要咬舌头撞柱子反对的。当然,主要问题是内阁,内阁那边假若是拼死反对,还不知会闹出什么。

    虽然这两年,杨廷和收敛了许多,可是嘉靖绝对相信,将徐谦直接冠名一品天赐公,肯定讨不到什么好,他杨廷和堂堂内阁大学士,加了个少傅和太子少傅,也不过是从一品而已,再加上一个二品的吏部尚书,一个五品的内阁学士,品级上真正管用的,也就是个少傅的身份,让徐谦骑在他的头上,除非他疯了。

    张天师神秘莫测的一笑,道:“陛下,其实这个简单,贫道以为,这是徐大人天命所归,和陛下恰好彰显合宜,君是旷古贤君,臣是古所未有的忠臣、贤臣,只要陛下下了旨意,便是老天,也会让此事水到渠成,陛下若是不信,不妨一试。”

    这个时候,他不忘开始展现自己的‘神术’了,这就是江湖术士的牛叉之处,不但要会吹,关键时刻还要会装,毕竟天子身边的近臣,压根就没有几个不会吹的,哪一个都是吹嘘的好手,黄锦在这方面,其实并不比他差。而张天师的优势在于,总能神乎其技的表现出高深莫测出来。此时他自信满满,自然是相信杨廷和不会反对。理由很简单,此时的杨廷和和自己一样,都在筹办一件大事,这件大事非同小可,能稳住徐谦尽量稳住,另一方面,就算把徐谦捧到了天上也是无妨,反正到时候大事办成了,无论他是天蓬元帅还是什么天赐公,又或者是什么一字并肩王,最后要收拾他,还是易如反掌。

    基于这种心理,张天师显然很乐意表现出他那种随时能看破天机的能力。

    嘉靖见张天师信心满满,竟也信了几分,又带着些许的好奇,想看看张天师的预言是否当真有效,便不由道:“那么,不妨就试一试,黄锦,待会儿旨意下去,直接送去内阁,且看内阁是什么反应。”

    黄锦连忙道:“是,奴婢遵旨。”

    这个过程中,几乎没有询问徐谦任何意见,虽然这是好事,可是徐谦觉得不踏实,忙道:“陛下洪恩,微臣万不敢受……”

    张天师以为徐谦不愿受自己的恩惠,于是笑吟吟的道:“陛下,贫道以为,天赐公既要有别于常人,单单有个名号是不足的,贫道曾夜观星象,东南有星,分外明亮,此是大吉之兆,此后果然徐大人横空出世,为陛下分忧解难,这正应了贫道的大吉,以贫道之见,只要有徐大人在,陛下才能永寿,更能永享社稷,不若敕命天赐公世镇直浙,有徐大人一脉在直浙,大明社稷,必定与天地同寿。”

    徐谦这一下子真要吐血了,他的感觉怎么是,姓张的这是逼着天子怀疑自己造反呢,还世镇直浙,直浙是什么地方,虽然这个镇字只是如沐英镇云南一样,建立公府,掌握一定兵权,抽出一点儿税赋供养,其他也没福利,和藩王的福利差不多,可是自己在直浙的影响如此大,几乎直浙的所有文武官员都以自己马首是瞻,现在又弄出这么个名正言顺的东西出来,这岂不是列土封疆?

    这东西绝对不是好玩的,徐谦忙道:“微臣不敢。”

    张天师却是正sè道:“大明中兴始之直浙,而徐大人新政之功,更是功不可没,现在陛下投桃报李,正合了贫道君臣相互扶保的预言,陛下,这是大吉之兆啊。”

    徐谦吓得浑身冷汗,他有点预感,这所谓的大吉之兆,是要自己的小命,陛下这个人,一向疑神疑鬼,虽然对自己放心一些,可是关系到了列土封疆的问题,他会轻易答应吗?既然不能答应,就肯定会怀疑,怀疑这张天师是自己的同谋,想要图谋不轨。

    最后姓张的跑火车倒也罢了,自己也跟着遭殃,这算不算躺着也中枪。

    而且还很难理解张天师这种傻×怎么就突然如此殷勤,几乎把自己抬到了云霄里,仿佛天上地下,除了自己是臣子之外,其他人都成了乱贼。

    越是如此,徐谦越是不安,自然连忙推辞。

    嘉靖却也陷入了深思,他背着手,在大高玄殿的正宫里来回踱步,突然,他驻足,看向张天师,道:“张天师可以确认吗?”

    张天师长舒了口气,现在看徐谦的反应,似乎也没有兴致借着工部账目的事来抨击自己了,反正过不了多久,嘉靖也看不到这个语言是否正确,于是乎一副真挚的道:“贫道岂敢虚言,若有一句违心之言,愿遭天谴。”

    嘉靖淡淡道:“直浙那边虽然越来越好,可是近来,也确实总是闹出许多事,尤其是徐谦进京之后,更是麻烦不断,看来张天师所言,也不是没有道理。”嘉靖眯着眼,又道:“若如天师所言,或许世镇直浙,还真有效果,那么,朕就准了,徐谦依旧是户部尚书,不过准徐家在杭州开府建牙,设天赐府,世镇直浙。”

    徐谦吐血。

    开府建牙,意思就是说可以自行招募人手,合理合法,等于是一个凌驾于总督之上的设置,只不过,这权利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比如说总督看上去管的宽,可是收了税,那也是朝廷的,cāo练的兵勇那也是朝廷调遣,和真正意义的藩镇,却是差的远了,却似乎比藩王的权限要高一些。

    嘉靖……难道就一点都没有怀疑自己有图谋不轨之心,当真对自己如此放心?徐谦此时心乱如麻,疑云从生。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