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七十章:万死

第六百七十章:万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见了太后,随即便是陛下相召。

    嘉靖听说了此事,先是惊讶,随即是震怒,再之后就是深深的恐惧了。

    虽然嘉靖没有去慈宁宫,可是在大高玄殿里,他却已经在过问此事。

    此时在殿内,黄锦跪倒在地,张天师则是伫立一侧,黄锦絮絮叨叨的将事情的经过统统说了一遍。

    嘉靖眯起眼,却是陷入了深思,刺客……

    外朝和宫内都出现了刺客,而这些刺客犹如yīn魂不散,对嘉靖来说,两件事若是牵连起来,还真有点儿让人觉得恐怖。

    他冷冷道:“对这些刺客,东厂就一点消息都没有?”

    黄锦期期艾艾的道:“事情发生的太急,奴婢……奴婢……”

    “就算一时难以追查,可是事先,厂卫这么多侦骑,难道就一点都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太祖皇帝在的时候,只有锦衣卫,可是天下事无巨细的事俱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和耳朵,怎么到了现在,又是东厂又是锦衣卫,年复一年的扩编,却总是被动,宫里是如此,徐家也是如此,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一通训斥,黄锦是遭了无妄之灾,其实这事儿要怪就怪嘉靖,从前的时候,按照规矩,锦衣卫不但有暗探,还得有专门的坐班,京师里的官员,哪个家里没有一个锦衣卫蹲着,可是嘉靖登基之后,为了显示自己的‘贤明’,却是将这一条废止了,不只是如此。还废掉了镇守太监等机构,无论厂卫。在京师都是依托坐班刺探消息,而在京师之外。则大多依靠当地的镇守太监刺探情报,毕竟你不能做个没头苍蝇,得有目标,有了目标,还得随时能够改换身份,既要保密,又需要一个新的身份,没有当地的镇守太监帮衬,怎么可能轻易完成?

    可是这些统统废除。厂卫受损极大,既不能明目张胆的查探人家,就算是想要翻墙入室,或者是在人家的家里安插人手,那也费尽的很,最后的结果就是,索xìng厂卫放弃了侦查大臣的这一块业务,毕竟若是被发现,内阁可不是好惹的。这有的是你的苦头吃。

    只是黄锦再蠢,也不敢把真相说出来,只是唯唯诺诺的道:“是,是。奴婢该死。”

    嘉靖目光落在张天师身上,道:“仙长怎么看?”

    张天师笑吟吟的道:“贫道前些时rì与徐大人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候就觉得徐大人今年应有此劫。只不过冥冥之中自有天数,此劫又害不了他的xìng命。终究是没有提醒,现在既然渡劫。而且还安然无恙,所以贫道以为,这是大喜的事。”

    嘉靖不由来了兴致,道:“是吗?那么天师且看,朕可有什么劫数?”

    张天师道:“陛下乃是真龙天子,贫道愚钝,看不出。”

    张天师能在宫里混的如鱼得水,真本事却是有的,一句话,不但取信了嘉靖,而且还小小的吹捧了嘉靖一番,嘉靖连连点头,深信不疑道:“只是无论如何,这样的事在天子脚下发生,总是让人不安,仙长以为,朕应当如何反应?”

    张天师沉吟道:“陛下,此事不怪厂卫,人力终究又穷尽之时,而黄公公平时既要分担司礼监的职责,又要署理东厂,更要伺候陛下,一心数用,怎么可能事事都周全呢?”

    这一句话更是恶毒,表面上是一番好意,希望皇帝不要责怪黄锦,可是背后的意思是,之所以东厂不济事,主要的原因是黄锦的事太多,想要东厂济事起来,就得让黄锦专心的去办差。怎么专心?无非就是让你专管东厂,至于司礼监,至于伺候天子,就让别人来。

    东厂厂公的权利看上去大的吓死人,可是黄锦之所以能在朝堂里站稳脚跟,靠的却非是这厂公,这厂公至多也就和锦衣卫指挥使差不多罢了,可是指挥使朱宸在黄锦面前屁都不是,为何?只因为黄锦还是秉笔太监,每rì还陪侍在天子身边,假若现在让黄锦专管东厂,这就等于是直接将黄锦打入了冷宫,将他从一个坐镇一方的大佬,直接贬谪成了一个头目。

    黄锦吓得心都冷了,可是这时候,又辩无可辩,他目露凶光的瞥了张天师一眼,随即有可怜巴巴的看向嘉靖,只希望嘉靖千万莫要受了张天师的怂恿,否则,一旦自己从嘉靖身边剔除了出去,他就全完了。

    嘉靖眯起眼,点了点头。

    黄锦心里更是凉透了,万念俱灰。

    嘉靖淡淡道:“天师说的不无道理,黄伴伴却是辛苦,兼了这么多的差事,才有今rì的疏忽,黄伴伴,这东厂,你就不必管了,往后专门在司礼监便好。”

    这三言两语,一个东厂没了,黄锦的心像是刀割一样的痛,不过幸好,秉笔太监还在,若是丢了秉笔太监,他才是完蛋,秉笔太监可以随时陪侍在天子身边,只要人在嘉靖身边,少了一个东厂,其实妨碍也不大。

    嘉靖又道:“至于这东厂,你举荐出一个奴婢来管,不知现在,有人选吗?”。

    黄锦想了想,道:“内官监的胡松,这颇为勤勉,做事也一向不含糊,奴婢以为,他可以顶替。”

    嘉靖淡淡道:“是那个说话有些结巴的胡松?”

    见嘉靖有点印象,黄锦有些紧张,生怕他对胡松的印象不好,于是补充一句道:“他平时倒是不结巴,只是见了陛下有些紧张,所以才……”

    嘉靖倒也无所谓,正要点头,一旁的张天师道:“贫道对着胡松也有印象。”

    嘉靖看向张天师道:“仙长不知有什么话要说?”

    张天师道:“此人在宫女作乱的事件之中,就曾被贫道调查过,只是并没有查出他有什么越轨之举,因此贫道才有点印象。”

    嘉靖皱眉。

    张天师的弦外之意是,这个人曾有嫌疑,只是因为没有证据,所以张天师放过了他。对嘉靖来说,任何有嫌疑的人,自然是不能重用,没有直接拿起来砍了脑袋就已算是他祖宗积德,怎么可能还让他来主持东厂?

    黄锦的心顿时跌落到了谷底,见嘉靖一脸凝重,于是道:“奴婢并不知道……”

    嘉靖却是不理他,道:“那么张天师以为,让谁来主持东厂为好?”

    张天师道:“都知监的刘凤在查探近来宫中几个案子的时候出了大力,检举了不少人,贫道以为,此人对陛下忠心耿耿,可以担当大任。”

    张天师的话说到了心坎里去了,他选人,最重要的是忠心,尤其是在这节骨眼上,没有忠心,什么都不必谈。

    嘉靖点头:“就他了。”

    至于黄锦,则是连个屁都不敢放,他倒是想要反对,因为这个刘凤曾经还是他的徒子徒孙,可是后来看张天师势大,便恬不知耻的成了张天师的‘仙童’,为了获得张天师的信任,检举揭发了不少人,如今深得张天师信任,皇帝敕命他为东厂厂公,就等于是让张天师做了东厂厂公,可是这又如何?黄锦此时此刻却不敢说个不字,他不傻,张天师现在在陛下面前的分量可比自己要重得多,若是这时候反对,这还不知道接下来张天师会说出什么话来。

    正在这时,有太监进来,道:“陛下,徐谦觐见。”

    嘉靖露出笑容,道:“总算是来了?请进来说话。”

    黄锦听到徐谦来了,不由安心了一些,徐谦的分量不轻,自己有这个盟友在,多少能给现在雪上加霜的形势给自己加点分。

    而张天师脸上依旧带笑,只是眼眸子显得有点儿冷,他和徐谦的过节虽然有点莫名其妙,可是根本上,却是势不两立,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鼾睡,一山不容二虎,而且徐谦在修筑新宫的态度上,显然是不想和自己为伍,既然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在这一点上,张天师的想法很单纯。

    “微臣徐谦,叩见陛下。”嘉靖阔步而入,向嘉靖行礼。

    嘉靖抖擞jīng神,道:“徐爱卿不必多礼。”

    徐谦倒也不客气,打蛇随滚上,立即起身,看了嘉靖一眼,却见嘉靖很是消瘦,脸sè青紫,乍眼一看,还真以为已经修成了大道,可是仔细一看,却满是病态。

    嘉靖笑起来,道:“方才朕正在说你的事,你昨夜受惊了,朕一定要彻查到底,这件事,绝不容姑息怠慢。朕现在想到宫中,再想到昨夜的刺客,越来越寝食难安,这些恶徒,真是越来越大胆放肆了,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趁机将他们一网打尽。”

    徐谦不由侧目看了张天师一眼,这张天师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再看看黄锦,黄锦一脸苦逼,好似是自己遭了什么罪一般。

    徐谦道:“托陛下洪福,微臣已经无恙,有劳陛下担心,实在万死。”

    ………………………………………………………………………………………………………………………………………………

    第一章送到。(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