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六十九章:入宫

第六百六十九章:入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徐家的大堂里,徐谦脸色阴沉的坐在这里,一声不吭。

    至于其他人,则是纷纷坐在两侧,王成坐在徐谦的下首,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脸色铁青。

    顺天府尹,本地的锦衣卫千户,西城兵马司的指挥,甚至连刑部和大理寺也都来了人。

    顺天府尹咳嗽一声,将事情的经过一一说了一遍,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是:“昨夜确有七八个贼人潜入,杀死王道中之后,立即向东城方向逃窜。此外,发现了脚印和血刀等等。”

    徐谦道:“那么这凶徒可拿住了吗?”

    府尹苦笑,连忙摇头,道:“贼人一看就是熟手,行踪不定,既已逃脱,虽然全城已经开始盘查,不过下官以为,他们必定留了后路,只怕……人是拿不住了。”

    他说的是实在话,虽然他可以忽悠说迟早要拿住,拿出点信心出来,可是府尹大人也不是傻子,若是这样说,那么朝廷必定会限令追出凶徒,可问题在于,你到哪儿找去?找不到,就是你失职,还不如现在渲染一下刺客的强大,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否则岂不是坑了自己?

    坐在一旁的王成突然狠狠拍案,怒道:“岂有此理,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们就是这么个交代?找不到刺客,死了人怎么办?幸好徐家的护卫发现及时,假若这些刺客杀死了王道中,又来杀徐大人和我,岂不是我们也要枉死?这京师里头这么多高官,往后岂不是人人都要风声鹤唳。你们……到底是做什么吃的?”

    几个人顿时冷汗直流,其实他们也是冤枉,夜半三更被人叫醒,稀里糊涂的办这么大的案子。而且刺客已经没了踪影,叫他们到哪儿找去?

    只是他们自然不敢再说什么,现在的情况是越说越错,谁说谁倒霉。

    徐谦幽幽道:“其实拿得住拿不住刺客都是其次的,这些不过是一群死士而已,都是给人卖命的。本官只是想知道,这到底是谁指使,若是无人指使,这些刺客为何行刺如此周密,他们的图谋是什么,难道杀死了王大人,就对他们有这么大的好处,他们并不劫财,可见他们是有图谋,所以本官以为。眼下当务之急,是揪出幕后之人来,这个事,你们非要调查清楚不可,否则到时候,这本官要寝食难安了。况且这王大人,现在还有官身,买凶刺杀朝廷命官,这本就是死罪,诸位……总得想个法子,到时我和王伯爷,也定然会上陈天听,让天子限期大家来办,办不出来,到时候诸位怕也不好交代。”

    在座的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个冷战。

    其实方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刺客身上。并没有想到其他,可是现在一琢磨,不对劲了。

    许多人顿时想到了坊间的许多传闻,什么王道中被徐谦带入京来,就是为了抨击杨一清。而且据闻,掌握了许多相关的罪证,甚至有一些,关乎杨一清诸多的重大罪证,这些罪证足以让杨一清抄家灭族。

    而且有据传,杨家已经开始布置,说是已经有人去了王道中的老家,原本这些只是坊间流言,只有无知百姓才会津津乐道,而身为朝廷命官,信这个就傻了。

    可是……现在……

    这是不是杀人灭口,杨一清杨大人怕东窗事发,怕王道中口无遮拦,甚至怕可能会祸及全家,毕竟人家状告你的是谋反和图谋不轨的大罪,人家千里迢迢的赶到京师来,还如此低调,难道还是来旅游的?没有确实的证据,不能一下子将杨一清整死,人家有这个胆子,有这个闲工夫跑来?

    可是现在……人已经死了,死人不会说话。

    众人越来越觉得可疑,假若这真是杨一清授意人动的手,那么……这将何其可怕,一方面是内阁大臣,一方面是户部尚书还有国舅爷,哪一头都绝不好惹,不能给徐谦和国舅爷一个交代,人家要办了你,可是假若你真的查出一点什么眉目出来,杨一清狗急跳墙,说不准也要办了你。

    这一次……怕是真的要命了。

    所有人脸色沉重,透着不安,可是徐谦既然说到这个份上,却都不得不道:“下官们尽力去办。”

    正说着,宫里来了个太监,宣读了太后娘娘的懿旨,随即道:“徐大人,王国舅,还请速速入宫吧,太后娘娘等候多时,不能耽误了。”

    徐谦和王成对视一眼,自然准备入宫,至于这些官员,还得留在徐家,乖乖的寻找线索。

    这一路上,坐在轿子里的徐谦阖着目一动不动,王道中,当然是他自己杀的,贼喊捉贼的把戏,他并不觉得如何,现在牵涉到的矛盾太大,无论是王学之争还是旧学之争,还是徐党之争与杨党之争,甚或者是直浙的新兴利益集团和旧有的既得利益之间的斗争,都已经不可避免。

    徐谦代表的,是数百上千万的人,这些人有的在朝堂中埋首案牍之中,有在学堂里的大儒,有摇头晃脑的学子,有田地里种植桑棉的雇工,有工坊里劳作的工徒,徐谦若是失败,就意味着所有人的失败,一旦失败,绝不再是从前那般,几个人下台负责,几个人致仕回乡的问题,而是数百上千万人受到波及,新政官员们罢黜,王学门徒受到学锢,甚至除掉功名,种植棉桑的士绅损失惨重,商贾破产,无数的工徒失去生计,变成流民,最后饥寒交迫,饿死冻死。

    既然已经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那么此时此刻的徐谦,就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他的成功,就是千千万万人的成功,他的失败,就是千千万万人的失败,所以徐谦并不介意,不介意不择手段,不介意使用各种手段,他只追求结果,而成大事者,追求的也是这个结果,谁要做拦路石,那么就踢开他,谁要是站在徐谦的对立面,站在徐谦和他身后的千千万万人的对立面,那么就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手段,去干掉他。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所以此时的徐谦,心情极为平静,现在所进行的一切,都是他布置好了的,包括顺天府等衙门,包括王成,包括了现在的入宫,轿子里的他拼命想着是否还有其他漏洞,最后他确认时候,闭上了眼睛,打了个小盹。

    到了午门,二人下了轿,一起步行入宫,直接前往慈宁宫,拜谒了王太后。

    王太后盛怒未消,不过见到徐谦和王成二人俱都安然无恙,这才放下了心,不由道:“哀家担心死了,这些贼人真是胆大妄为,这天下看来是承平的太久,许多官员越来越敷衍了事,这才出了这么大的事,所幸,你们安然无恙,无恙便好。”

    王成笑呵呵的道:“太后放心,咱们福大命大,还要活一百岁,区区几个毛贼,怕个什么?”

    王太后嗔怒道:“休要胡说。”

    说罢看向徐谦,道:“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你速速说来。”

    徐谦也不隐瞒,将昨夜发生的事俱都说出来,他的逻辑很是清晰,有条有理,几乎是将昨天夜里发生的事俱都重现。

    王太后听得连连皱眉,不断的道:“贼人真是该死,天子脚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岂有此理,难怪宫里也会出这样的事,看看外头都乱七八糟成了什么样子?”

    徐谦道:“不过正如永丰伯所言,咱们福大命大,倒也无妨。只不过微臣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太后道:“你尽管说便是。”

    徐谦皱眉,道:“昨天夜里,微臣府上的一个客人被刺客杀死,所以微臣以为,这些刺客应当是冲着这个客人来的,可是是什么人,如此胆大妄为,居然敢到微臣的府上杀人,娘娘想来也是知道,微臣的父亲乃是锦衣卫指挥使佥事,府里几个堂兄,也在锦衣卫中公干,护卫云集,防备不可谓不严格,这些人到底为了什么,居然非要将府上的客人置之死地不可,现在人死在了微臣家里,微臣无论如何,也要给他一个交代,因此肯定娘娘,无论也要敦促各衙门寻出真凶,尤其是要找出幕后的主使者,否则一日没有答案,微臣心中不安,”

    这番话,自然有礼有节,王太后是女人,当然不会像的太深,可是经徐谦一提醒,也是戒备起来,道:“你说的是,谁吃了没事做,跑到你府里去杀人,除非是非杀不可,关系重大,你放心,本宫必定会敦促陛下,下达旨意督促锦衣卫和顺天府缉拿住真凶,这件事,一定要彻查到底不可,这不单单是为了你,也是为了以儆效尤,假若今日有人刺杀你,明日岂不是又有人要刺杀陛下吗?此风决不可长,非要有个交代。”

    ………………………………………………………………………………………………………………………………

    第二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