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六十七章:斗争不是请客吃饭

第六百六十七章:斗争不是请客吃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自从回京之后,连续两天,徐谦都是深居简出,仿佛无事人一般,不过暗地里头,却有无数人来访,有时甚至要密商到半夜三更。

    今天夜里,一个客人上了门。

    这个人乃是徐谦的老相识,自是王太后的亲弟弟王成。

    王成接到了邀请立即就赶来了,他还没到,徐谦已吩咐了家人:“今天夜里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惊慌。”

    旋即迎了王成进来,二人关系极好,虽然很少会面,尤其是这几年,更是一年到头都未必见得到的人,可是关系的匪浅,让王成一看到徐谦,便笑吟吟地道:“早就听说你回京,本来想来见一见,不过近来拜访你的人多,我便想着,少我一个不少,咱们的关系也没必要像邀功一样抢着来,等你的事都办成了,再过来和你说说话便好。”

    徐谦笑道:“我这一趟回来尽量低调,想不到你早已知道了。”

    王成夸张地道:“这还需要早知道?京师里头你哪点动静不是都在传,哈哈……听说你近来要整杨一清?杨一清那个老家伙,我早就瞧着不顺眼了,不过他是内阁大臣,我见了他都有点儿腿肚子打抖,还真有点怕他。”

    徐谦笑吟吟地道:“这都是坊间的流言,不足为信,杨大人是什么人,那可是四朝老臣,何等的贤明,我没事去招惹他做什么?””

    王成似笑非笑地道:“我看你在瞒我,现在谁不晓得你和杨一清是早有宿怨,这种事就不必再拿出来说了,罢罢罢,咱们不说了,晓得你肯定要藏着捂着,我来之前也没打算打听出来,这种事和我无关,你爱折腾谁就折腾谁去。”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王成又继续道:“是了,京师如意坊这边自从你去了浙江一趟,生意就开始回暖了,开始的时候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前两月的买卖居然不如从前的三成,这不是让人去跳楼吗?王家这么多银子都砸进了这里头,这要是出了事,难道让我吃西北风?”

    徐谦微微笑道:“你放心,往后再不会出这样的事了。”

    王成似乎想到了什么,道:“想要再不出这样的事就得杀鸡吓猴,让人晓得动咱们的厉害,所以这一次你才要找杨一清算账是不是?哈哈……我并非是有意要打听你的事,不过这事儿终究和我息息相关不是?方才老哥我说的话都是糊弄你的,这真不关心,那我王成不就是成了混吃等死的糊涂蛋吗?你给个准话,这姓杨的,整垮他有几分把握?他若是不除,我心里不安啊。”

    徐谦又好气又好笑,这个家伙说话实在没谱,方才还说不关心,可是话锋一转,却又如此。

    沉吟一下,徐谦道:“好吧,既然问到这个份上,却也不瞒你,直浙这事闹得太大,差一点,这数以百万计的人生计和身家xìng命就坏在了那杨一清的身上,若是不整垮他,杀鸡吓猴,以后若是再有人盯上新政,盯上如意坊,盯上钱庄,怎么办?”

    王成不由笑道:“若是整垮了杨一清,徐老弟有机会入阁吗?”

    徐谦摇头道:“这倒是不可能,毕竟太年轻了,国朝这么多年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就算杨一清倒了,肯定会有人入阁,不过这一次可能是我恩师。”

    王成不由冷笑::“其实还是你入阁好,不管是谁入阁,这都教人不放心,你入了阁,大家才放心不是?”

    说到这里,王成失笑道:“就算不入阁,从此往后也无人敢欺你了,这样也不错。是了,有件事得和你说,眼下是多事之秋,你动杨一清就好了,不要多事。”

    徐谦不由问:“这是为何?”

    王成压低声音:“前rì入宫去和家姐说话,得知这宫里近来闹得很大,到处都在拿人,那王公公你是晓得吧,就是御马监新任的那个掌印太监,据说也已经拿住了,何止是他,从尚膳监到神宫监,不晓得多少人倒了霉,就是宫里的一个贵人,刘贵人你知道不知道?曾经的时候在陛下面前多受宠啊,可是说拿就拿了,据说已经赐死,不过我觉得应当没死,这些死太监就晓得乱传消息,不过她肯定是完了,打入冷宫是肯定的。”

    顿了一下,王成又道:“还有那黄锦,你是知道吧,他现在虽然表面风光,可是现在呢,rì子却不好过了,陛下现在有什么事都不和他商量,据说是他想保一个尚膳监的太监;而如今,这宫里头,是那张天师的天下,他说什么,陛下就信什么,他在宫里拿的人越多,陛下对他就越是信任,便是我,有时入宫心里都发寒呢,那姓张的道士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此,徐谦也有一些耳闻,听说是宫里又发生了一件大案子,而一向敏感的嘉靖,自然而然越发觉得不安全起来,他这样的人,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开始胡思乱想,嘉靖可是想着长生的人物,一个想长生不老的人,自然是最爱惜自己的生命,而现在先有人刺杀他,紧接着又有太监不明不白的死了,而这个太监更是专门负责他饮食的太监,嘉靖能安心吗?

    所以嘉靖一定要揪出背后的人来,这个背后的人是谁,那只有天知道,他让黄锦去查,黄锦不敢查,之所以不敢,是因为嘉靖所说的查就是杀人,杀的越多,他就越心安。可是黄锦是司礼监的秉笔太监,又是东厂厂公,这宫里的人但凡是冒头一点的都是他的徒子徒孙,他不愿意对自己的徒子徒孙们下手,一方面是不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自己,你连自己人都杀,以后谁会服你?大家都不服气,你这位置坐得稳吗?

    在宫里做事,单靠陛下赏识还不够,还得会做人,若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三不五时的有人说你坏话,各宫的贵人都瞧着你不顺眼,你能混多久?

    可是张天师不一样,张天师根本就不是太监这个系统的,杀起人来,那可是果决得很,而且他还巴不得多杀一些,萝卜拔出来才会多一个坑,到时候顶替自己人上去,这岂不是最好?

    徐谦不由叹了口气,嘉靖这个皇帝,抛开自己和他的关系不谈,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人渣败类,这样的人自私到极点,甚至常人都难以理解此人的思维。

    一个永远猜不透的人才是最可怕的,这一点必须表扬正德同学,正德同学虽然不是个好皇帝,也不算是好人,但是至少还属于正常的范畴。

    徐谦道:“我说句实在话,说不定那尚膳监的太监,就是这姓张的杀的,可是又怎么样,人家这是要**,什么事不敢做,不择手段的人,我是见得多了,不过,王公公得想办法救下来。”

    王成摇头,道:“你不能出面,最好让太后出面,就说觉得王公公颇为伶俐,而且也觉得他不是什么jiān人,直接将他调去慈宁宫算了,我还不信,那张天师连我姐姐的面子都敢不给。”

    徐谦点点头:“那么就麻烦你了。”

    王成却是笑道:“你要我帮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咱们是什么关系。”

    这二人一直商谈到了子时,平时二人也没有这么多话,可是今天,却不知是什么缘故,这徐谦话头很多,王成只好耐心和徐谦扯淡。

    突然……

    有人大叫:“刺客,有刺客!”

    这一下子,却是炸开了锅。

    徐家占地很大,而且黑夜之中,突然有人大叫,实在恐怖。

    徐谦脸sè一变,站了起来。

    王成打了个哆嗦,脸sè铁青,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徐谦却是拍案,道:“不知是什么人,敢在我的家里放肆。”

    过不多时,便有家人进来,道:“大人,大人,东厢那里出了一伙刺客,被护院杨虎发现,已经调集人手和他们拼杀了……”

    东厢……

    王成松了口气,这里离东厢还远,可见刺客的目标不是徐谦和自己,小命算是保住了,再加上无数的护卫从黑夜中第一时间赶往以及内院,保护徐谦和女眷们的安全,看到了这么多人在,王成更加轻松。

    他不由瞥了徐谦一眼,见徐谦脸sè冷然,双目微眯,仿佛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那嘴角微微勾起,带着几分冷笑,这冷笑,冷酷异常。

    “为什么看他的样子并没有一丝畏惧,反而……”王成心里在琢磨。

    王成不由问:“东厢?东厢不是令府堆放杂物的地方吗?这些贼人既不去内院,又不去家里的库房,往那儿去做什么?真是怪哉。”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徐谦笑吟吟的看他一眼,道:“因为在那里有两个贵客!”

    一瞬间,王成彻底明白了。

    …………………………………………………………………………………………………………………………………………………………………………

    第三章送到。(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