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六十五章:杀人不过头点地

第六百六十五章:杀人不过头点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夕阳西下,杨廷和负手而立,站在池边,略显佝偻的身体里似乎蕴含着巨大的力量,举手抬足之间,竟是从老人的身上发挥出无比强大的威势。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不可以舍弃的,包括他的密友,他的亲近同僚。

    他有他的理由,因为他自以为只要坚持自己的理想就足以了。

    谁若是成了他的绊脚石,谁就是他的敌人。

    正德如此,嘉靖如此,这甚至于杨一清也是如此。

    他微微一笑,笑容恬静,眼眸落在粼粼池水上,目光幽幽。

    淡淡的吩咐道:“去,办事吧,事情要妥当,他们做他们的事,我们做我们的事,他们铲除他们的人,我们铲除我们的人。”

    这个他们,指的就是徐谦,此时徐谦已经受到了杨廷和足够的重视,已经将他视为了最大的对手,甚至连嘉靖,杨廷和都未必放在眼里,可是一个户部尚书,却仿佛已经成为了杨廷和宿敌。

    “是,学生一定会把事情办妥。”

    ………………………………………………………………………………………………………………………………………………………………

    大高玄殿一侧的丹房。

    一个太监谄笑的侍立在一旁,道:“内阁那边,已经同意了,再加上徐谦离了京,这笔银子,工部批准倒是很快,新宫的修筑很是顺利,请天师放心,这事儿交给奴婢来办,奴婢保准妥妥当当。”

    丹炉一侧,盘膝而坐的张天师并没有感觉到轻松。

    银子已经批了,工部配合,宫里也很配合,可是张天师感觉不到轻松,因为徐谦这个‘监工’虽然去了直浙,可是迟早还是要回来,他一回来,若是非要揭这个伤疤,谁能拦得住?

    张天师感觉有些不妙,嘉靖皇帝固然一直信任他,可是近来嘉靖吃了他的仙药之后,一些后遗症已经显现,比如皮肤开始青紫,现在,张天师固然有他的说辞,无非是说这是正常的现象,过一些时日,就可无恙。

    可是谁都知道,有些事你能瞒得了一时,却是瞒不住一世。

    张天师眼眸微眯,淡淡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这太监不敢多嘴,碎步而出。

    过了片刻,又有太监小心翼翼进来,笑吟吟的道:“天师无恙吧?”

    张天师见了这个太监,倒是打起精神,道:“怎么,有什么消息?”

    太监笑道:“宫外是有消息传来了,外头的人说了,事不宜迟,要现在动手?”

    “现在吗?”张天师愕然。

    太监道:“方才,已经有一个太监暴毙在了尚膳监里,是勒死的……”

    张天师的目光更加凝重,不由叹口气,道:“他的动作好快,这莫非是要逼贫道吗?”

    太监摇头,道:“杨公这是为了天师好,事情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刻不容缓,给杨公和天师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既然如此,何不一不做二不休?何况……现在时机已经到了,听说徐谦随时都要回京,这一次回京,必定要收拾杨一清,届时他们龙争虎斗,咱们正好做自己的事。”

    “原来如此……”听到徐谦要回京,张天师的脸色掠过了一丝冷意,不由颌首点头。

    太监又道:“杨公说了,现在宫里又突然死了人,陛下肯定又要不安,这个时候,他必然又要开始疑神疑鬼,而天师若是能抓住这个机会,就能掌控宫中,至于外朝,只要有杨公在,就翻不起浪来。锦衣卫那边,亦有人到时主持大局,亲军各卫里也有咱们的人,勇士营的提督乃是天师举荐的人,想来不会出什么问题,至于五大营,那至少不必说了,唯一难办的,就是驻在宫中的一支皇家校尉,到时候可以以换防的名义,暂时支出去,接下来,就要看张天师的了。”

    张天师眼眸眯起来,却觉得不放心,道:“事情倒是好办,问题就是,杨公打算在事成之后,如何处置贫道呢?”

    这才是张天师的关键,他虽然是个骗子,自知欺骗不了多久,迟早有一日,会被人察觉到他的仙药问题,再加上徐谦对他抱有敌意,此人又深得陛下信重,谁知道接下来,徐谦会在陛下面前说什么坏话。

    可是和杨廷和合作,未必表示张天师愿意相信杨廷和,谁能保证,在宫里的那位出了事之后,杨廷和不会第一个跳出来收拾自己呢。

    太监笑道:“杨公说了,天师放心,到时,必定会有人敕命天师为国师,天师亦不必担心其他,毕竟这勇士营,不是正好攥在天师手里吗?有勇士营在,宫里又有这么多羽翼,就算杨公想做什么,难道不要顾忌一下,这等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杨公是聪明人……”

    张天师才松了口气,淡淡道:“回去告诉他,接下来的事,交给贫道吧,你下去,贫道要炼丹了。”

    太监颌首点头,退了下去。

    张天师长身而起,在殿中来回踱步,良久,他突然驻足,吩咐人叫来道童,道:“明日开始,在仙药中再加一味药。”

    道童道:“不知师尊要加什么药?”

    张天师道:“到时贫道会命人送去给你。”

    道童点点头,道:“是。”

    ……………………………………………………………………………………………………………………………………………………………………

    大高玄殿的正殿。

    嘉靖这几日显得气色很不好,皮肤生出一些紫斑,一到夜里,便奇痒难忍。因此他的脾气,自然变得越来越古怪起来。

    此时的嘉靖正在盛怒之中,又死人了,死的乃是尚膳监的太监,这个太监嘉靖甚至知道,还曾特意夸奖他,说他的做的御膳可口。

    可是现在,这个人居然死了,死的不明不白,是谁杀的?

    嘉靖开始焦躁,开始不安,嘉靖猜测,这一定有图谋,为何要杀这个太监,莫非这些人,想趁机夺得尚膳监的大权,在朕的饮食之中下手段?

    想到这里,嘉靖毛骨悚然。那一次宫女时间让他至今心有余悸。杀了这么多人,到现在也没有一个结果,可是现在……又死人了。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可是问题在哪里?

    敏感的嘉靖越来越觉得不安,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一下子,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陛下……”黄锦小跑着进来。

    嘉靖眼眸微微眯起,冷冷道:“怎么,尚膳监那儿,到底怎么回事?”

    黄锦道:“奴婢已经去过了,那儿现在乱成一团,杨公公的死却是是蹊跷,是被人用白绫勒死的,死在他的住处,可是奴婢查了一下,并没有看到有人去他的住处寻他。”

    嘉靖怒道:“杀人之人如此小心谨慎,必定是小心翼翼,密谋已久,怎么可能一下子让你察觉出什么蹊跷?这件事,彻查,要彻查到底,朕觉得,这些人,和指使宫女的那些人是一伙,阴魂不散,他们这是阴魂不散哪,是了,尚膳监里,假若这姓杨的奴婢死了,谁会顶替他的位置?”

    黄锦不敢隐瞒,道:“按理来说,这不一定……”

    嘉靖脸色铁青,道:“不是按理来说,而是假若他死了,一般情况,是谁顶替?”

    黄锦咽咽口水,道:“是尚膳监里的邓公公。”

    嘉靖露出冷酷之色,道:“你去,立即带人去,拿住这个姓邓的,严刑拷打,一定要逼问出,他有什么同谋。”

    黄锦吓了一跳,这个邓公公可是他的人,假若姓邓的有问题,那么岂不是说自己有问题?他连忙辩解道:“陛下,奴婢以为,邓公公一向循规蹈矩……这件事,只怕和他没有干系……况且……”

    “是吗?”嘉靖的脸色变得无比的不同寻常起来,他笑吟吟的看着黄锦,似乎一双眼眸,已经彻底的看穿了黄锦的任何小心思,他淡淡的道:“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你下去吧。”

    “是,是。”黄锦并不觉得轻松。

    黄锦一走,这嘉靖的脸色更加恐怖,他眯着眼,手指头敲打着案牍,而后,他吩咐一句:“来人,请张天师。”

    黄锦刚刚出去,便看到殿里有个小太监飞快往张天师的丹房里疾奔而去,黄锦眼眸微微一冷,似乎明白了什么,他飞快的回到司礼监,吩咐一个太监道:“从今往后,所有人都在夹着尾巴做人,不可滋事,不可跋扈,谁要是敢在宫里声音大一些,这杂家都办了他,吩咐下去。”

    小太监小心翼翼的道:“黄祖宗,您这是咋了?”

    黄锦冷冷一笑,道:“咋了?杂家要闯过这个年关啊,过不去,杂家完了,你们也不得好死。”

    …………………………………………………………………………………………………………………………………………………………………………………………

    第一章送到,悲惨的求月票,差距太大,不忍直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