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六十一章:最最关键的问题

第六百六十一章:最最关键的问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眼看这会议要演变成诉苦大会的意思,徐谦看了赵明等官员一眼,赵明等人脸sè俱都拉下来。

    大家说的事,大多数都和直浙各个城市的一些政务息息相关,比如说脏乱的问题,比如说拥堵的问题,本来大家也不在意,官府呢,更是无人去理全,从古至今,这种事也不归商贾管哪,关我屁事。

    只是今天,大家畅所yù言,聊开来了,而随着城市的人口增多,城市的市民在满足了吃饱穿暖的问题之后,就开始追求更高一层次的生活了。

    以往,大家吃不饱,衣不蔽体,谁有兴致管这个,所谓饱暖知yínyù,也可以换句话来说,饱暖知卫生,因此,对城市的卫生问题,对城市的道路的问题,都有了新的要求。

    这是历史发展的进程。

    可是对直浙这些官员代表来说,却不啻是**裸的打脸,好在他们经过新政之后,视野也开阔了许多。

    况且徐大人都没有摆谱,你敢摆谱,脑袋犯抽了不是?

    赵明站起来,道:“关于诸位的建言,本官会和各地知府衙门洽商,比如说脏乱的问题,一方面是摊贩放肆,另一方面,也需官府委派人清扫,要解决,一方面,要打击一些无良商贩,另一方面,往后直浙的钱粮局再不负责修路搭桥,但是裁撤就没有必要,可以转换一下,让他们负责一下城里的街道清扫,可以让他们负责一下道路和码头的养护,总之,这件事本官一定会关注。”他说完了,小心翼翼的看了徐谦一眼。

    徐谦差点吐血,又是小贩,小贩招谁惹谁了,香港片里到处都是jǐng察追小贩,某天朝也是到处驱逐小贩,到了大明朝,还是如此,小贩伤不起,每一个苦逼人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小贩。

    不过对此,徐谦暂时没有干涉,只是满脑子觉得历史总是不谋而合,感叹老天爷他老人家实在有些开玩笑。

    大家热烈鼓掌,为赵明的态度叫好。

    如此一来,倒是让赵明和在座的官员生出奇异的感觉。

    其实你是多大的官,首先你是一个人,就如一个小学生,被戴上了红花,他会感觉骄傲和自豪,任何一个人其实都是小学生,他会贪婪,会抢掠别人的东西,会和人争吵,会愤怒,会露出笑容,同样,每一个人都喜欢受到别人的夸奖。

    况且在这里,得到那种最直观的夸奖,这种感觉,绝对不同寻常。

    这就是所谓的爽感,人有各种爽感,而这就是其中一种,感觉似乎还不错,有点飘飘然。

    一场会议,终于在天黑之后结束,晚饭是不提供的,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而在如意坊的其他各处厅堂,许多人还在焦灼等待,他们虽然不能与会,却都在焦急的等待消息,当散会之后,一些意犹未尽的与会之人,自然不甘寂寞,窜到了各个厅里,满脸红光,冇开始讲解徐大人的商税之策。

    “诸位,诸位……”王川在四海厅里,被上百个商贾注视着,却一点都不怯场,反而是满面红光,压了压手,示意所有人都安静,旋即道:“徐大人的税制是这样的,所有相关的作坊,俱都免税!”

    人群一阵欢呼。

    王川老脸一拉,道:“鼓掌,现在时兴鼓掌。”

    于是掌声如cháo,许多人拍的手都红了。

    王川又开始详解税制,这个税制,还是可以让人接受,所以在场之人,虽然一些矿主们有一些腹诽,不过想到自己的矿要征税,别人的也要征税,到时候,还是可以抬高一些价钱转嫁出去,只不过利润比从前少一些而已,倒还不至于让大家都没饭吃,因此大多数人还是松了口气。

    其实若是徐大人直接抛出这个税制出来,肯定大家都要喊痛,毕竟是让大家掏出白花花的银子,是人都不能接受。

    可是因为有内阁拟定的税制在先,那种纯属坑人,逼人去死的税制颁布之后,大家反而觉得徐大人的税制实在是业界良心。因此,这就很容易让人想到,徐大人顶住内阁压力,和朝廷据理力争,为大家争取来了如此大的利益,人家都到了这个份上,你还能说什么?感激都来不及,你还能叫骂吗?你一叫骂,这就不厚道了,只怕到时候,所有人都要骂的你抬不起头来。

    因此,纵然是有人感觉自己被割了肉,觉得现在还肉痛,可是依旧还是大力拥护,王川说一句,大家就跟着鼓掌,提到徐大人三个字时,大家就**,掌声更烈。

    原本内阁是希望拿姓徐的趟雷,告诉天下人,征商税是姓徐的倡议的,一手拿徐谦去做挡箭牌,一手大把大把的往国库里搂银子。谁晓得这个时候,却被徐谦当成了排雷的工兵,这即是凡事就怕比,这一比,良心和王八蛋就都出来了。

    好在,徐某人成了良心的典范,而内阁的衮衮诸公嘛,或许在其他地方,或许在从前,大家都觉得几位阁老人品不错,乃国之柱石,可是现在,虽然还没有到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地步,可是和徐良心比起来,简直他娘的就是jiān商中的jiān商

    王川说完了税制,旋即又说了一些花边新闻,无非是下午开会,大家纷纷畅所yù言,而官老爷们悉心听取了意见,并且愿意对一些意见进行关注。

    又是欢声雷同。

    这仿佛成了了不起的胜利。大家突然发现,原来商贾也有了说话的权利,而且官府还肯悉心接受。

    这进入政协,似乎一下子成了所有商贾的梦想,这已经不只是单纯的面子问题了,想想看,当你在所有人羡慕的目光之中这坐进了政协听政厅,与官老爷,与士人们洽商着政务,指点江山,这是何等是痛快。

    王川自然也获得了他的**,因为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带着称羡和嫉妒,大家原来都是一样的商贾,没有高下之分,可是现在,王川一下子感觉自己的档次上来了,老子也是问过徐大人政务的人,是跟官老爷们提过意见的人,也是嘘过几个大儒的人物,这地位,怕是不比士绅们差了吧,档次,这就是档次。……………………………………………………………………

    从总兵衙门里回来,赵明回到了自己的巡抚衙门,一天的会议,让他显得有几分疲惫,不过疲惫归疲惫,可是他还是强打起了jīng神,今rì的会议,给了他很多思路和启发,也让他享受了不少快感,原来做官老爷,可不是自己把自己关在衙门里作威作福才感觉痛快,真正的痛快是在一个场合,这个场合的人几乎代表了各界的旗手人物,在这里,得到他们的称赞和惊叹,这才是真正的痛快。

    这就好像做皇帝的,把自己关在宫里,平时的感觉就是无聊。可是一旦来个大朝议,别看坐在銮椅上好生无聊,可是听着无数官员的称颂,那种舒服和惬意,那才是真正的爽。只是可惜,大明朝的皇帝上朝,大多都是各种这拐弯抹角的拍黑砖和yīn阳怪气的指桑骂槐,有人拍个马屁,都会被他的同类们视之为溜须拍马和身无直骨,这皇帝老子能坚持去上朝,那叫业界良心,三十年不郊不庙不朝那才是正常。

    赵明直接到冇了后衙的花厅,然后立即召集了幕友们来说话。

    “诸位,眼下这浙江各府,有几个重要的问题,今rì本官来和涛位商议一下,大家集思广益,拿出个办法出来,看看如何解决。”

    赵明顿了顿,看了七八个幕友一眼,他故意将重要二字咬的很重,意思就是告诉大家,本官很重视,大家得打起jīng神。

    这些幕友就是靠看人脸sè吃饭的,自然晓得大人是什么意思,于是一个正襟危坐,纷纷道:“请大人示下。”

    赵明倒也不含糊,将今rì听政厅里的一些问题尽皆枚举出来,随即痛心疾首的道:“咱们浙江如今乃是首善之地,两京十三省,浙江如今乃是翘楚,什么是翘楚,翘楚就该是典范,可是呢,本官发现许多街坊脏乱不说,还有人拥堵街道,这些问题不解决,别人会怎么看,这算什么首善之地。因此,本官以为,当下最是重要的,是先要让百姓安份起来,不能再让他们随意丢弃垃圾,浙江各城的垃圾,也要集中处理,不能随意堆放,此外……还有……”

    幕友们个个目瞪口呆,原来大人说的如此重要大风问题,竟然是…

    只是巡抚大人既然说重要,那么肯定是重要的,谁敢说个不重要,明天就没饭碗吃了,于是大家纷纷点头,似乎都是有了垃圾,大明朝社稷就要完蛋,似乎街道脏乱了一些,天就要塌下来一般。

    ……………………………………………………………………………………………………

    第三章送到,今天更新早,那啥,有月票赏不。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