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五十三章:破门而入

第六百五十三章:破门而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来了徐谦这里,刘瑜也不客气,直接在书房里找了个椅子坐下。

    徐谦笑吟吟的道:“本官看你红光满面,刘先生莫非又做了一笔大买卖。”

    刘瑜谦虚的道:“哪里,哪里,大买卖倒是没有,只是花了几十万银子,收购了一批货物,若是下月行情好,或许能挣个十来万两银子。”

    他说的谦虚,可是报出来的数目却是让人咋舌。

    转手之间,十万纹银的利润,这大明朝,有这样的买卖?

    若是让朝中的衮衮诸公们得知了,多半要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一个月十万纹银啊。

    可是徐谦脸上却是风淡云轻,似乎不足为奇,并不觉得惊异,他淡淡道:“你放心,下个月,行情肯定是看涨的,你这十万两银子,本官可以打包票,保准能挣到。”

    “那么……”刘瑜笑的更加灿烂,道:“就托大人的福了。大人既然有如此把握,莫非没有收购一批货物吗?”

    徐谦淡淡笑道:“倒是也做了一点小买卖,本官让如意坊那边,半个月之前,就在各处收了一批货物,也不多,两三百万纹银而已,若是行情好,下个月转手出去,想来两百万纹银是有的。”

    即便是财大气粗的刘瑜,此刻也不由目瞪口呆。

    和徐大人相比起来,自己实在是小巫见大巫,而且人家是半月之前出的手,那个时候,几乎所有的货物价格都是暴跌到了谷底,若是下个月行情好,这至少是双倍的利润,比刘瑜收购的价格。肯定还要低上不少。

    一转手,相当于国库一年的收入,这才是真正的大手笔,要不然,徐谦怎么叫做财神爷。这个世道,生产再赚钱,也没有靠政策赚钱啊。做官的要挣钱,实在是太容易了。

    不过,徐谦能赚这个钱,也是他的本事,他能保证行情涨,就必须拿出实力来,他及早收购货物。只不过是对自己有信心而已。有信心能让行情涨起来。就在所有人没有信心的时候,这钱还不是跟捡一样?

    刘瑜尽量使自己的表情平静一些,可还是平静不起来,此时唯有苦笑,道:“大人这才是大手笔,好手段。”

    徐谦叹口气:“这只是雕虫小技,顺手牵羊而已。算不得什么,接下来,对本官才是至关重要,钱财再多,终究是身外之物,有些东西,比钱财更加金贵。”

    这种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穿了,就是权力,权力带来的不只是心理上的快感,更重要的是,生命财产的安全。

    对此,刘瑜深有同感的点头,道:“只是不知,大人现在筹备的如何,听说总兵已经伏法,不过老夫以为,罪魁祸首,却不是总兵,大人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徐谦道:“能有什么打算,正如直浙的这些商贾一样,他们要活下去,就得闹事。本官想要继续下去,自然也要闹一闹。”

    徐谦对此,只是透露只言片语,并不愿意深谈。

    而刘瑜亦是不好多问,淡淡一笑,露出几分会意的意思,旋即和徐谦闲谈起来。

    接下来说的,无非是一些直浙的近况,信心提振之后,一切又恢复了从前,商贾们恢复了生产,工徒们又有了生业,现在各处都在大肆招募人手,而种棉、种桑的大户们亦是定下心来,一切,重新步入了正轨,和从前似乎再没有什么两样。

    徐谦微笑道:“只要在生产,这直浙就能稳下来,本官的使命,也就算是彻底结束了。”

    刘瑜道:“大人莫非即刻要回京?”

    徐谦摇摇头:“还有两件事,办完了这两件事再说。”

    …………………………………………………………………………………………………………………………………………………………………………………………………………

    官军们已经在徐谦的指使之下,拿住了近百人,一个个人被拿住,消息自然传到了总督衙门。

    王道中几乎已经不再办公,事实上也没什么公可办,树倒猕猴散,他现在不过是个光杆总督,又有谁有心思理会他。

    徐谦一到,动乱就平了,来的快去的也快,单凭这一点,他这个钦差就算是功成圆满,为朝廷解决了眼下的心腹大患。

    可是对于王道中来说,事情却是越来越复杂。

    杨彪已经拿住,以至于几个帮腔反对新政的文人竟也在清算之列,据闻是官军直接破门而入,直接动手拿人,提了人就去过审,非要你招供图谋不轨不可。

    徐谦的手段实在太过粗糙,可是这种粗糙的办法,却最是震慑人心。

    至少现在,王道中就彻底的震慑了,他不是没有胆魄,也不是没有担当,可是面对这么个动手就拿人的家伙,还实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非要给你栽一个图谋不轨又如何?现在朝廷要的是直浙稳定,要的是动乱弭平,这才是朝廷真正的心腹大患,是朝廷最为忧心的事,至于如何稳定,如何弭平,这就不是朝廷考虑的问题了,也即是说,朝廷要的是结果,不是过程。

    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意味着徐谦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徐谦现在就是砍了你的脑袋,到时候跟朝廷打个招呼,说这是为了稳定人心,朝廷也不会深究。

    现在怎么办,这姓徐的到处拿人,会放过老夫吗?

    王道中可不是傻子,这里头的事,他早就看透了,杨彪算什么,那些帮腔的文人又算什么,人家的目标一定是自己,绝不可能让自己安然无恙。因为在直浙,新政最大的敌人也是自己。

    想到这里,王道中不由轻吁了口气,一时不晓得怎么办才好。

    每日除了躲在书房里,无计可施,等一日算一日,更不知什么时候,姓徐的清算到自己头上。

    不过有一点是足以肯定的,那就是自己无论如何,也是总督,不管怎么说,也是三品大员,这个身份,或许可以保自己安然无恙,徐谦要对自己动刀子,虽然最后可以把事圆过去,可是接下来,还会有数不尽的麻烦。

    也就是说,自己身家性命,至少可以保全,除非姓徐的想要鱼死网破。

    这一点,真不知是该难过还是应该庆幸,为官这么多年,居然只是庆幸自己能暂时保住脑袋,想一想,就觉得可笑。

    在这种不安的情绪之中,该来的总算是来了。

    一队官军破门而入。

    还真是破门而入,为了防止宵小闹事,总督衙门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大门紧闭,毕竟闹事的人虽然依旧散去,可是谁晓得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这些人按理来说,是可以直接敲门的,就算敲门,总督衙门的差役也不敢不放他们进来,可是他们偏偏还是采取了最直接了当也是最无理的方式。

    大门轰然倒下,旋即一个千户按刀带着一队官军冲进来,有差役上前,不敢造次,带着笑道:“不知诸位……”

    啪……

    千户官扬手就给了他一个巴掌,然后喝道:“总督王道中,在哪里?”

    差役打痛了,但是并没有被打懵,看对方杀气腾腾的样子,惹不起啊,他只得乖乖道:“大人在后衙书房。”

    “带路。”千户官大手一挥。

    差役忍不住道:“军爷,是不是让小人先通报一声。”

    其实这差役也是为了这些官军好,毕竟你们是去见总督大人,事先通报一下,多少也……

    谁知千户官毫不客气,手中的刀柄往外一拉,露出半截刀身,大喝道:“带路!”

    差役吞了吞口水,再不敢造次了,乖乖领着官军去后衙。

    这总督衙门里的其他人也都惊动,他们纷纷远远在一旁悄悄观看,见到这个状况,俱都倒吸一口凉气,果然是来了,而且还如此嚣张,如此看来,总督大人是真的已经凶多吉少。

    几个幕友一个个不做声,从公房里看到这一幕,俱都皱眉,他们和差役不同,都是王道中从各地邀来的幕友,平时王道中的政令,都曾和他们磋商,也大多由他们执行,现在总督大人有难,自己能置身事外吗?

    想到这里,大家更是忧心忡忡,一个个神色黯然。

    啪啪啪……

    王道中的书房里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王道中惊了一下,忍住怒意,道:“进来说话,是谁如此放肆。”

    一个差役当先开门进来,朝王道中苦笑,道:“大人,有几个军爷要和大人说话。”

    这是什么道理,堂堂总督,岂是说见就见,王道中眉头皱的更深,断然道:“不见。”

    差役笑的更苦,道:“大人,人已经来了。”

    紧接着,一队官军如潮水一般涌入,所有人都目不斜视,一个个脸上带着冷酷无情。

    为首的千户官挤出几分笑容,道:“王大人,卑下有礼。”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