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五十一章:开足马力

第六百五十一章:开足马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老爷,老爷……涨了……涨了……”!

    王记丝绸作坊的王豪近来一直不顺,不顺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行情大跌,现如今,货仓里堆积着数千匹的丝绸却是一直兜售不出去。

    像王豪这样的商贾实在太多,工坊里生产了许多货物,还没转售,行情一暴跌,就无人问津了,固然是你的丝绸价格贱价出售也无人敢吃下你的货物。

    从前大家的预期是肯定还要暴跌,因此大家都在观望,再加上商税的yīn霾还缠绕在所有人的心头上,大家都是惶惶不可终rì。

    王豪的作坊一部分是自己出资,另一部分却是筹来的银子,因为上一年市场对丝绸的需求极大,几乎只要生产多少就能卖出去多少,因此王豪像大多数商贾一样选择了盲目的扩大生产,不但扩大了工坊的规模,连工徒的招募也增加了一倍。

    只是谁晓得中途会出这么一个变故,于是乎,丝绸价格暴跌,市面上无数的丝绸都兜售不出,在这种情况之下,王豪只能选择停止生产,并且每rì想的就是把堆在货仓里的货物兜售出去。

    这段时间实在难熬,停止生产就意味着要亏本,放着投入了这么多银子的工坊和工具在那儿发霉,而货仓里堆积的货物兜售不出,就必须大甩卖,这便是亏本,甚至还赚不回自己的生丝钱。

    可即便如此,依旧还是甩不出去,王豪不是傻子,别人也不是傻子,大家都堆积了货物,都不能让货物烂在自己手里,所以都是拼了命的贱价销售,可是价格越是暴跌,就越没有人敢接手。

    对王豪来说·更大的问题就在于,自己还有一身债务,原本是指望着工坊能够源源不断的挣来银子,到时候把债务还清·可是现在出了这么大的变故,他能还得清吗?

    还不清,可能连工坊都要失去,最后彻底破产,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穷光蛋。

    像王豪这种人很多,可以说,前一年·大家都在盲目的扩张,那时候行情太好,只要投入了银子进去·就百分百能挣银子,身价有一万两银子的,往往都投入两三万两,其余的银子哪里来?一方面是向亲友告贷,另一方面是向钱庄借钱,可是一旦遇到了跌宕,大家都现出了原形。

    王豪每rì都处在这样的不安之中,食不甘味,夜不能眠·若是再这样下去,他只有准备吊颈了。

    所以闹事的时候,王豪是最积极的一个·他四处联络了人,甚至还愿意拿出一些银子来,给闹事的人提供伙食·反正闹事还有一线生机,不闹事就只有坐以待毙。

    今rì一清早,自家的伙计就一阵风的跑来,大声嚎叫:“老爷……涨了……”

    若是以往,伙计这样没有规矩,王豪肯定是要怒骂呵斥,可是今rì·他先是愣住,旋即激动了。

    今天他起得迟·没有去如意坊,此时他从床榻上跳起来,趿上鞋子,也不穿衣衫,把门一开,踏上的侍妾花容失sè,连忙缩进被窝里去,生怕被外头的伙计瞧见,伙计则是在外头气喘吁吁,道:“老爷,如意坊传来了消息,涨了,都在涨,所有的货物都在涨,大家都在收货,都在收。”

    “丝······丝绸涨了没有!”王豪又是石化,随即几乎大吼:“涨了没有?”

    伙计点头,道:“已经涨了三钱银子,据说还在涨,到处都在收货。”

    王豪眼眶里泪水在打转·……终于……涨了。

    虽然只是三钱银子,还远远没有恢复到从前的价格,可是一旦开涨,就意味着买卖还可以做下去,他深吸一口气,道:“咱们····…咱们的货呢?是了,咱们的货还挂在如意坊,会不会被人买了,天哪,我可是挂了七两四钱银子一匹的,若是被人收了去,岂不是要吃大亏。”

    他急着跳脚,只穿着一件里衣,居然什么都不顾,大吼道:“走,走,坐车······不,骑马,骑马去如意坊。”

    他像是疯了一样,发足狂奔,飞快到了马厩里,也不叫人套车,直接牵了马就走。

    骑马到了如意坊,如意坊外头已经是人山人海,有人认得,有人不认得,可是这个时候,不管认得不认得,谁也没有闲工夫去打招呼,所有人都只有一个目标,冲进如意坊,冲到牌子底下,或者直接去挂牌处找伙计。

    如意坊里人声鼎沸,有人大叫:“又涨了,又涨了,棉花涨了二十文,是谁在大肆收棉花,这样的价格他们也要

    “快看丝绸,快看丝绸……”

    王豪到了牌子下头,几乎看到无数的牌子被人摘了下来,这意味着什么,着有人在规模的收货,有多少收多少。!

    王豪的心都要凉了,自己挂牌的货物还在不在?

    他飞快到了挂牌处,这里也是人山人海,不少商贾在询问,他好不容易挤进去,大叫道:“我的丝绸,丝绸卖了没有?”

    柜台后的伙计问道:“货号是多少?”

    王豪道:“丑丁九七六三号。”

    伙计点点头,翻出丑丁号的账簿,随即道:“一千四百匹的丝绸,售价总计是九千三百七十两银子,半个时辰之前,已经兜售出去了,是了,你可以到东厢的财务房里取银子。”

    “都卖了······”若是前几rì,这些货物全部能卖出去,王豪肯定要欢欣鼓舞,可是现在······他居然哭笑不得。

    迟了,还是迟来了一步,可惜,若是按现在的市价,至少能多卖几百两银子,若是在手头多捂几天,甚至捂个几个月,至少能多卖几千两银子,现在……全部砸了。

    王豪的心情复杂,时而激动,时而遗憾,激动的是,现在总算有了希望,可是遗憾的是,自己亏了一笔。

    他去领了银子,足足一沓的银票,紧接着又回到了挂牌处,而在这里,有人大叫:“生丝又涨了,涨了……”

    王豪打了个激灵,又意识到了什么,丝绸虽然是亏了,可是生丝现在的价格还不高,以后作坊还要不要生产?要生产就需要生丝啊,这个时候不趁着低价买进,还等什么?

    他一下子打起jīng神,激动的到了牌子下头,许多挂生丝的牌子被人摘下来,兴冲冲的拿去付银子,他目光飞快扫视几眼,也打抢一般大叫:“甲申九四零三号,那个牌子的货物我要了。”

    “我也要,我也要……”

    气氛到了高cháo,开始大家还在搜寻最低价的货物,可是到了后来,几乎是什么货物都开始打抢,毕竟价格暴跌了一个多月,而且将来恢复生产,肯定有巨大需求,现在自然趁着价格还没恢复之前,能拿多少是多少。

    王豪来得迟,所以这一次亏了不少银子,足足数千两,他心里不由在淌血,若是今rì起早一些,若是按时来如意坊打听消息,又怎么会如此亏本,只是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好在现在有了希望,工坊还能运行,就算亏了一笔,那也无妨,做买卖的,考虑的是长远,不能计较一笔买卖的得失。

    一直到了正午,王豪才jīng神疲惫的从如意坊里出来,丝绸是全部兜售了,幸好低价收购了一批生丝,他出了如意坊,还意犹未尽,可是接下来,他猛然想起一件事来。

    他娘的,现在丝绸持续走高,市面上这么多货物都已经断货,这个时候,再不生产丝绸,难道还要等到什么?

    开工!必须今rì就要开始开工,现在不开工,这是赔钱。

    可是······

    王豪又猛然想到,自己已经裁掉了八成的工徒,现在要开足马力开工,人手怎么够?

    他二话不说,飞快跑回如意坊,向招工处狂奔。

    招工处里,照样还是人满为患,从前的时候,因为生意不好,几乎所有的工坊都在解雇工人,可是现在,当他们需要扩大生产时,才发现这些没有用处的工人的重要,有人才能生产,生产才能赚钱。

    “我要雇三百个熟手,对,是织工,价钱好说,好说······可以再议……”

    “有炼铁的铁匠吗?我要七十个……”

    如意坊的伙计们已经忙开了,无数的人分发出去,到处张贴招工的告示。

    生手、熟手,铁匠、织工、木工……但凡是有手有脚的,统统都要,价钱,自然都可以面议。

    而热cháo,也随着招工的开始,从如意坊蔓延到了整个杭州,甚至是整个浙江。

    有活干了,闹事的人该散的早就散了,人有了事做,当然是养家糊口为先,有饭吃谁愿意闹事,有活干谁吃饱了上街。

    到处都是议论,某某工坊,愿意多少银子雇佣熟手,哪个工坊出的价高,哪个工坊对人工的需求最低。

    死气沉沉的杭州又恢复了生气。

    感冒得难受,今天起晚了,总算更新了,希望没有让大家久等!亅